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150.第150章 重建西军第一步

    新任的安阳郡守谭俊今天极是高兴,到安阳郡上任的时间不短了,今天是他感到最轻松的一天。

    磋砣了大半辈子,临到老了,官运反而来了,从一地知县连升数级,直接成了一群之守,这本来是一件极高兴的事情,但他的任地,却不是什么善地。安阳郡,这个刚刚遭受了秦人荼毒,百废待兴的地方,成了他郡守生涯的第一站。

    如果是在几年前,安阳郡这个地方还算是一个肥差,因为左立行的存在,安阳郡稳若磐石,广阔的平原,富饶的土地,让安阳郡成为大楚除开南方那些郡治之外最富有的郡治。但现在,却成了最苦的苦差。

    因为秦人随时会来。

    当然谭俊也明白,如果不是安阳郡变成了这个样子,又怎么会轮到自己这么一个没有朝廷后台,没有家世背景的人来作主呢?这些年来,自己勤扒苦挣,可不管在任上作出了什么样的成绩,朝廷考评之上得过多少上加,最终也只是在各个穷县之间打转,好不容易做出了一些成绩,立马便有人来接任,而自己,又要到另一个苦哈哈的地方去打磨。

    本来已经死心了,但官运却在这个时候来了。大楚的官场风暴席卷全国,前左相杨一和的人马被一扫而空,全国官员奇缺,而二殿下的嫡系们,自然是怎么也不愿意到安阳郡来的,这个时候,自己这个二边不靠的家伙,终于被某些人想起来了。

    愁!这是到任的谭俊唯一的念头。府库空空如也,交接之时,前任郡守程平之告诉谭俊,当时为了让秦人退兵,府库里的存货全都搬空了。一个乱得不能再乱的摊子。

    没钱,还可以撑着,最让谭俊心惊胆战的是,秦人距离安阳城近在咫迟,从落英山脉出兵,到安阳城,不过三数天功夫而已,而新任的安阳郡郡兵统领段暄明确地告诉他,如果秦人来了,甭指望这些烂到泥里的郡兵能作出任何有效的抵抗,唯一的办法,还是前任的老法子,花钱消灾。

    谭俊以前一直在内地为官,那里体会过这种架在火上烤的滋味,当真是食不知味,寝不安枕。生怕什么时候贪婪的秦人又挥兵杀过来。

    到任不过月余,却已是瘦了十多斤,原本合体的官袍,现在竟然是松松垮垮了。

    好在秦人还很给面子,这段时间以来,居然没有丝毫动静,而今天,谭俊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朝廷任命的新的西部边军统帅要到了。

    大名鼎鼎的大将军安如海。

    对于谭俊来说,这可是一尊真正的大神,先帝时期的老将,深得先帝信任,有他来西部坐镇,很多自己根本无法解决的事情,在他哪里就算不得什么事情。

    他来了,至少在兵事之上,自己再也不用这么着急上火了。

    站在东门处,负手而立,翘首西望,他是真心地盼望着安如海快快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早出现一刻,自己便早放下一半的心思。在他的身后,是郡守府的官员以及安阳郡治下的十数个县的主官,今天都齐聚安阳城,欢迎西军新的统帅到来。

    而在另一侧,站着的却是安阳郡新任的郡兵统领段暄。对于这名将领,谭俊还没有多少了解,只能凭着他最直观的感受来观察这个未来的搭档。从级别上来说,自己要高郡兵统领半级,自己也是他的直接上司,但从文武殊途上来讲,两人更多的是合作的一种关系,在这种边境城市,如果文武不合,那是根本做不了事情的,甚至还可能坏事。

    总体上来说,他还是觉得这个段暄是很不错的,至少,比以前的那些郡兵将领要强出太多,从他们出城到现在,这个段暄一直保持着笔挺的姿式站在那里快半个时辰了,居然连动都没有动一下,谭俊不懂军事,但是只消看一眼段暄身后那些原郡兵将领们扭来扭去的身体,还是能一眼看出两者的差距来。

    希望这位新上任的段统领能够练出一支强兵来,不管怎么说,这支郡兵名义上还是自己麾下的,在安阳郡这地方,手里有兵,心里不慌啊!当然,等一切安定下来,自己还是要想法与这位统领搞好关系,有时候,良好的私人关系,可比官面上的正常秩序还要有用得多,在底层主官位置上转悠了很多年的谭俊深深的明白这个道理。

    耳边传来隆隆的马蹄之声,谭俊收慑心神,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官服官帽,让自己的仪态显得更端庄一些。回头扫了一眼身后的那些属下,果然,那些人也一个个都站直了身子。

    安如海,是真正的大神。

    地平线上,先是出现了一面大旗,紧接着,数百匹战马依次从地平线上跃出,在这些战马的正中间,是数辆马车。

    从早前接到的通报中知道,这一次安如海可不是单人独骑来上任的,与他一同前来的,是他的家眷,堂堂的当朝大将军,先帝最信任的将领,显然是准备在西疆扎根了,单是这一点,便让谭俊感到很惭愧,因为在接到来安阳郡上任的圣旨之后,他是独自一人来的,安阳郡现在情形严峻,他不想让家人跟着自己担惊受怕。

    自己比起安大将军来,在一心为国为民之上,还是差得太远了,安大将军带着家眷来上任,对于安阳郡的官员百姓来说,不谛于是吃了一颗定心丸。或者,自己也该将家眷都按来,以显示与安大将军共进退。

    显然是看到了城门口迎接的人群,马队骤然加速,只余下了数十骑在后护卫着马车,奔腾的战马顷刻之间便到了城门口,随着第一人猛勒战马,数百骑战马几乎在同一时间整齐划一的停了下来,训练之有素,让迎接的官员和看热闹的百姓们齐齐喝了一声彩,对于这些刚刚经受了惊吓和苦难的人来说,能在这个时候看到自己国家的军队有如此强悍的表现,自然是大为高兴。

    剪刀听到身后郡兵将领们的倒抽凉气之声,脸上微微抽搐了一下,这种阵势,于他而言,并没有什么稀奇的,与秦国人打了太多仗的他,深知一支军队能不能打仗,并不在于这些花架子之上,只有直面生死的时候,才能真正分得出一支军队真正的战斗力。安如海带来的这支骑兵,现在充其量只能说训练有素而已。

    秦国的那些边军,衣不蔽体,兵甲不全,看起来就像是一群难民,但打起仗来那种不要命的劲头儿,却是让人思有余悸。每一次和他们作战,都如同在鬼门关上转悠一圈。他很有些因为身后将领们的失态而恼火,文官和百姓们不懂军事,惊讶,欢呼那是自然而然,但你们如果也是如此,除了证明你们根本不懂得作战之外,还能证明什么?

    看到谭俊迈步向前,段暄落后半步,也走了上去,安阳郡一文一武两位巨头,向着安如海走去。

    高大的战马背上,安如海目光如电,扫视了一下眼前,谭俊,一位在底层转悠了数十年的官员,政绩一大把,特别是在发展地方经济上面是一把好手,他能上连升数级到安阳郡,便是自己点名要来的。在内卫干了这么多年,别的什么先不说,对于大楚的官吏的能力,安如海还是清清楚楚的,现在的安阳郡百废待兴,正需要这样实干的官员。闵若英答应自己要什么给什么,自己的第一个要求,便是将这个谭俊弄来。当然,安如海并不打算让谭俊知道他能连升数级是因为自己的缘故。

    眼光扫过谭俊身后半步的武将,安如海的眉头却是皱了起来,段暄,绰号剪刀,这一次剿灭敢死营的行动,如果不是此人的参与,根本不可能完成。对于剪刀的履历,安如海也是一清二楚。强将手下无弱兵,秦风带来的部将,在气质之上便与身后那一帮郡兵将领截然不同,不得不说,这个段暄是一个有能力的将领,但安如海却不喜欢他,很不喜欢。出卖,背叛,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像安如海这样的人,都不喜欢。

    他翻身下马。

    “谭俊见过安帅!”谭俊抱拳,一揖到地,笑道:“安帅,您可算是来了,你来了,我这颗心终于落回到了肚子里。”

    安如海抱拳还礼,对于像谭俊这样几十年如一日勤勤恳恳的官员,安如海还是相当尊敬的,因为正是有了这些人的存在,大楚才有了如今的天下第二的实力。“谭大人,安某人奉旨意重建西军,以后需要安阳郡配合的地方太多了,还请谭大人到时候能一力支持。安某人就感激不尽了。”

    “安帅说哪里话来!重建西军,是为了安阳郡百姓的安全,也是为了大楚的西陲安全,只要安帅需要的,安阳郡便是砸锅卖铁,也得支持安帅,如果没有一支强大的军队来保护安阳郡,其它说什么都是空的。”谭俊正色道:“所以安帅不必担心安阳郡的态度,下官的态度就是,全力支持安帅。”

    “多谢!”安如海微笑道。虽然从影响力,官阶之上,自己远远不是谭俊能比的,但大楚文武分治,边军与郡治完全是两个系统,真要是扯起皮来,可不是容易处理的事情,现在看起来,自己把谭俊弄来,是走对了第一步。

    “安阳郡郡兵统领段暄见过安帅!”剪刀踏前一步,向安如海施以军礼。

    虽然郡兵不属边军序列,便终归还是军人,安如海可就没那么客气了,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段统领,我知道你。这一次你立了大功,大义灭亲,当真是令人敬佩。”

    面对着这带刺的称赞,段暄脸色不变,微微躬身:“为国效力,自当如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