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144.第144章 他活过来了

    舒畅心中很郁闷,说是出去散步,还不如说是去发泄,在山中拼命地虐待了自己一番,回到小木屋的时候,不仅满身是泥,而且浑身酸臭。站到小马猴牵来的竹筒之下,将自己脱了一个精光,让那冰凉的泉水,从头到下将自己淋了一个遍。

    水流的声音立时便惊醒了屋里正在打瞌睡的马猴,提着刀走出时,看到的却是赤条条的舒畅,不由得一下子睁大了眼睛。与敢死营的那些兄弟们比起来,舒畅可是比较讲究的,秦风经常在大庭广众之下脱光冲洗,但舒大夫在敢死营数年,至少马猴从来没有看到过。

    舒大夫真白!马猴情不自禁地赞了一声。

    舒畅白了一眼马猴,将地上的脏衣服团了团劈面扔给马猴,马猴嘿嘿笑着接了过来,走到水下搓洗了起来,在敢死营中,这些事儿,本来就是他干得。

    那一头,舒畅湿淋淋的,边走边滴着水,进了小木屋。

    屋里点着一支小火把,屋里显得有些昏暗,一屁股坐在床头,第一时间,舒畅便去摸秦风头上的那根银针,这可是他探测秦风还活着的标志。

    一摸之下,不由一楞神,针不见了。

    马猴是绝不会去拔针的。舒畅两手在枕头下一阵乱摸,手再拿起来时,一枚闪闪发亮的银针已是出现在手中。

    转头,瞪着仍然活死人一般的秦风,舒畅突然伸出手去,一把拉开盖在秦风身上的被单,被单之下的秦风也是赤条条的一丝不挂,舒畅伸出手去,放在了秦风的下腹位置。

    此时如果有一个不明内情的外人突然闯进来,一定会因为他看到的情景而惊掉下巴。因为场面实在是有些太过于暖昧了。

    一丝丝内息从掌心吐出,慢慢地钻进秦风的下腹,那里本来应当是秦风丹田所在,所有内息的大本营。

    他的眼睛越睁越大,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错愕。

    “这是个什么情况?这是个什么情况?”舒畅不停地喃喃自语。

    秦风丹田没有了,闵若兮的那一掌将其摧毁的干干净净,但现在,哪里多了一样东西,一个小小的,宛如漩涡一样的东西。在舒畅的感知之中,正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在旋转着。每转一圈,便有一丝内息被从秦风的身体抽出来,融入这个小小的漩涡,而那个小小的漩涡便似乎大了那么一丝丝。

    被抽离出来的气息虽然微弱,但舒畅却对它极其熟悉,这几年来,自己一直便在与他斗争着,自己是屡败屡战,屡战屡败,当真是它虽虐我千百遍,我仍待他如初恋,稍一接触,舒畅便察觉出这一丝内息,便是一直让秦风********的狂暴的内息,混元神功。

    当真是阴魂不散啊!秦风都这样了,你居然还不放过他!舒畅在心中哀叹着,这个小小的漩涡是个什么东西,如果让这些内息全部融合进去,会不会又死灰复燃,将已经是活死人的秦风,彻底地弄得死翘翘?

    舒畅心里有些发凉,试探着将自己的内息触手向着那个小小的漩涡探过去,直刺中心。小小的漩涡在舒畅的内息刚刚刺进中心的时候,陡然加速,在舒畅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将他探过去的那股内息吞噬得无影无踪。

    舒畅大吃一惊,闪电般的缩回手。

    眨巴了几下眼睛,舒畅再一次伸出了手,再一次地慢慢地向内输进内息,刚刚,他似乎发现了什么,但那转瞬即逝的感觉,却又让他有些琢磨不定。

    刚刚接触到那个小小的漩涡,果然那种吞噬的感觉再一次出现,舒畅这一次强忍着没有缩手,而是持续不断地向内输着着真气,漩涡每转一圈,便将自己的内息吞噬一点点,同时,舒畅更清楚地感知到那个小小的漩涡正在从秦风的体内抽取着丝丝内息。

    原本狂暴无比的秦风原有的真气,被一丝丝抽离出来之后,融入这个小小的漩涡,每转一圈,便将那阳刚之气消融一些。

    舒畅的眼睛越睁越大,自己的内息正在被丝丝吞噬都完全不在意了,这个小小的漩涡看起来很小,但却似乎幽深不见其底,而且它对于秦风体内那狂暴的内息似乎有着天生的克制修复作用,丝丝剥离,股股修复,然后融入这个漩涡之中。

    好像天上的星河,舒畅心中忽然有了一丝明悟,漩涡之中,似乎有无数的小星星在其中闪烁,这是一个正在运动着的星河。

    咚的一声响,那是秦风的心脏突然跳动了一下,很轻,很单调,但在舒畅听来,却不谛是仙音一般,他将整个脑袋贴在了秦风的胸腔之上,过了好半晌的时间,他终于又听到了那美妙的咚的一声跳动。

    虽然间隔时间很长,跳得很微弱,但跳动的心脏却代表着秦风终于要回来了。

    舒畅的整个身体都颤抖起来,双手抱头,大滴的眼泪掉了下来,他成功了,他的坚持终于得到了回报,现在他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置之死地而后生吗?难道这混元神功要真正练成,当真需要先死一次吗?可是丹田毁了,经脉毁了,这人是怎么生存下来的?是因为这门本功夫本身的玄妙么?那个旋转的星河替代了秦风的丹田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经脉里?秦风全身的经脉怎么办?

    一时之间,舒畅想不明白,这些超出了他的认知,现在他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着秦风体内的变化。现在唯有时间才能所有的真相大白于舒畅面前。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秦风活过来了。

    马猴洗完了衣服,走进屋内,看到舒畅坐在那里抱头痛哭,顿时如同钉子一般扎在了那里,手臂抬起,颤颤微微地指着床上的秦风,手臂抖了几抖,大嘴一咧,放声嚎哭起来,两腿也随即一软,瘫坐在了地上。

    他看到舒畅在哭,他以为秦风死了。

    巨大的希望之后,得到的却是巨大的失望,这一回的打击,比前几天在城内知道秦风会死的消息时更加让他感到痛苦。

    以手捶地,两腿乱蹬,马猴哭得凄惨之极。

    突然屁股之上传来一阵剧痛,翻过身来,瞪着一双泪眼模糊的大眼睛,看到赤条条的舒畅双手叉腰,正站在他的身边。

    “马猴,你哭什么?”

    “秦大哥死了!”马猴哭嚎着道。

    “谁说你秦大哥死了?”

    “秦大哥没有死,你哭什么?”马猴反问道。

    “我哭,是因为我确认,你秦大哥终于活过来了。”舒畅看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马猴,放声大笑起来,“他活过来了,哈哈哈,小马猴,高兴不高兴?”

    噌的一声,马猴一下子跳了起来,鼻子几乎顶着了舒畅的鼻子,“活过来了,活过来了吗?”

    “当然,我是谁?我是舒神医,我说秦风活过来了,他肯定就活过来了。”舒畅昂起头,骄傲地道,丝毫不以自己说了谎话为耻,这一次秦风活过来,当真跟他一毛钱关系也没有。

    “啊哈!”马猴狂喜,两只手臂一伸,给了赤条条的舒畅一个熊抱,一下子将他悬空搂了起来,原地猛转着圈子,“活过来了,活过来了。”

    “放下我!”舒畅伸手猛敲马猴的脑袋:“你这只小马猴!”赤条条的被另一个男人死死的抱着,这种感觉,可不太舒服。

    这一夜,两人都再也无法入睡,小马猴兴至勃勃地将白天打来的野味架上火堆,哪怕只是烧烤,厨艺娴熟的马猴也能将其做出独特的味道来,两个男人笑着烤肉,笑着唱歌,笑着跳舞,笑着大口大口地吞吃着香喷喷的烤肉,尽情地次癫狂着,欢喜着。直至精疲力竭,这才倒在月色之下,第一次安安心心地,毫无心事的大睡起来。

    日上三竿之时,舒畅被灼热的光线晒醒,懒洋洋的翻了一个身,伸长了四肢,在地上蹬弹了几下,这才慢吞吞的爬起来,一边的小马猴蜷缩成一团,还睡得正香,舒畅一笑,翻身坐了起来,走进了木屋,再一次将手放在了秦风的小腹之上。

    果然与他的估计一模一样,秦风体内那个星河一般的漩涡在一夜这间,竟然又壮大了不少,而且随着他的壮大,旋转的速度也开始加快,从秦风体内抽取真气的速度也更快,舒畅已经能清晰地感受到那个过程。而让舒畅惊讶的是,这一次那个星河漩涡不再仅仅是抽取,从他的中心,探出了一股股内息,如果枝蔓一般,漫延向秦风的体内,如同人的血管,真气往来循环,从体内被抽出,经过那片星海,然后又延着那些枝蔓输送到秦风的四肢百骸。循环往复,永远止境。

    没有了丹田,便由这片星海充当,没有了经脉,便由这些真气枝蔓来替代,再也没有了人体先天的束缚,这代表着什么?心中想到的结果让舒畅震惊之中又充满了狂喜。

    原来这就是李清大帝当年无敌天下的秘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