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131.第131章 不敢相信

    闵若英瞪圆了眼睛,呼的一下站了起来。

    “你说什么?”他以不敢相信的语气,质问着站在他面前的新任内卫统领杨青。

    杨青的脸上阵红阵白,显然,他到现在也还没有缓过来。

    “公主殿下带了大批人去了诏狱,现在诏狱已经在公主殿下的控制之下了。看起来,公主殿下是想劫狱。”他期期艾艾地道,这个结论,他下得很有些不理直气壮。

    “荒谬。”果然,闵如英给了他两个字的评语。“你不去阻拦公主,将她抓回公主府去,跑到朕这里作什么?朕对于公主的安排,你还不清楚么?”

    “陛下,文老拦住了臣下,他,他不许我过去。”杨青咽了一口唾沫,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也大大地超出了他能控制的能力。一个公主,已经让他抓耳挠腮,再加上一个文老,他就更加无计可施了。

    听到文老这两个字,闵若兮的呼吸一下子沉重了起来,“这,这个老头子,怎么突然跳了出来,他,他想干什么?”

    现在他明白为什么杨青奔到他这里来了。文老,这个人,即便是他,也感到突然有如山的压力扑面而来。

    “若兮是怎么出的公主府?她什么时候去找的文老?”闵若英突然暴怒起来,瞪着杨青,“你这个内卫统领是怎么当的,朕不是让你好好地看住公主么?怎么会让她跑出去?”

    听着皇帝的怒斥,杨青郁闷得不行,心道公主内府都是宫中派出去的人贴身看守,连这些人都没有看住公主,内卫在外围的那些人,又怎么可能挡得住公主。

    但很显然,他是没胆子驳斥皇帝的,只能在心里腹绯一遍。

    “陛下,不知道公主通过什么手段,与霍光与瑛姑联系小了,这二人是集英殿的首脑人物,身手超群,他们出手,以现在公主府的防守,怎么可能挡得住他们?先前在诏狱之外,也就是他们出手,制服了诏狱之外的内卫,公主这才得以长驱直入。”

    “霍光,瑛姑!”闵若英从鼻孔里重重地哼了两声,这两个人他当然知道,集英殿里的佼佼者,都是九级高手,自己也不是没有花心思招揽他们,但两人却是油盐不进。“两个无法无天的江湖人物,当真以为国法收拾不了他们是吗?”

    “陛下,现在,现在怎么办啊?要是公主殿下当真将秦风从诏狱之中劫出来,可怎么办才好?”

    闵若英现在很生气,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说服了妹妹,现在看起来,那只不过是妹妹的缓兵之计而已,当自己稍一疏忽大意,妹妹的反击便到了,更为重要的是,她搬出了一个自己不得不重视的人物。

    “看来只有朕亲自过去了。朕不能看着兮儿如此胡闹。”闵若英怒气冲冲地道。

    “陛下,不可!”一直在一边静静听着的左相马向东站了起来,大声劝阻道。

    “朕不去,谁还能阻止她?”闵若英问道。

    “陛下,如果单单只是昭华公主,陛下亲自去,自然能水到渠成,那霍光,瑛姑再桀骜不驯,也不可能当面违抗陛下的旨意,但陛下,那里还有一个人啊!陛下您有把握让那人也遵奉您的旨意?”马向东向前一步,“那人,当年对先皇可也是爱搭不理。”

    听着马向东的话,闵若英的脸色一下子垮了下来。文老,文汇章,在上京是一个极其特殊的存在,他对于已经过世的老皇帝来说,亦师亦友,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则是不折不扣的长辈,更重要的是,此人在三十年前,便已经是堂堂一代宗师,也可以说是楚国的镇国大杀器,闵若英可是清楚,父皇当年为了将文汇章拴在楚国的这架战车之上,花费了多少的心力。

    “那丫头一向便比我讨人喜欢。”他有些颓然地道:“当年,文老便很喜欢兮儿。可是,他为什么要为兮儿出头,他不会不知道这件事情对于大楚的重要性。”

    “陛下,无论如何,您不能在第一时间过去,您是一国之主,如果亲自过去,那文老不买帐,当时候陛下可就尴尬了,对这个人,我们又不能将他怎么样?到时候损的是陛下您的威望,还是先派一个人过去探探文老的口气,看看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意思?”

    “文老的眼睛一向便长在额头之上,朕去,他或者还能看上一眼,还能有耐心听我说话,派别人去,只怕瞧都懒得瞧一眼。”闵若英恼火地说着,突然发起恨来,“杨青,集合内卫,再去通知火凤军,准备战斗!”

    “陛下,万万不可!”马向东大惊,这位陛下性子有些急燥,调集火凤军去对付文汇章,这完全是自折羽翼的行为,再说了,以文汇章在大楚的地位,只怕也根本行不通。

    闵若英其实也自知调集自己的亲军过去,除了激化矛盾,根本不能起到任何作用,那里现在的两个人,一个是自己的嫡亲妹妹,另一个却是地位超然的人物。文汇章连自己的老子都是爱搭不理,又怎么会搭理自己。自己总不成真的调动军队将他重重包围然后将他杀了。

    大殿之外又传来急骤的脚步声,一名内卫官员急匆匆地跑了进来。杨青不能过去,但现场的情况他必须清楚的掌握,所以仍然是派了麾下过去探听情况,现在,显然又有新的消息传来了。

    “若兮将那秦风劫出狱了?”看着进来的内卫官员脸上有些六神无主的神色,闵若英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

    “没有!”官员的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陛下,公主殿下带了很多人,还带了好几马车的东西,现在那些东西,全都被搬进了诏狱。”

    “东西?什么东西?”大殿中的几人,都瞪大了眼睛,闵若兮大张旗鼓,不但召集了霍光,瑛姑这样的江湖大拿,还请动了一个连闵若英都惹不起的人物,难不成不是为了劫狱?

    官员有些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迟疑了一下,“陛下,那些东西,那些东西看起来倒都是些喜庆的物事,如果那不是在诏狱,臣一定以为是哪一家要办喜事了。”

    他这话出口,闵若英的脸色更是变得煞白。他清楚妹妹想干什么了。

    想清楚了闵若兮想干什么,心下却是更急,一下子跳起来便向殿外奔去,“她疯了,她疯了,我一定得阻止她。”

    马向东此时也顾不得尊卑了,一把拉住闵若英,“陛下,昭华公主请动文老,必然就已经料到了您肯定会去,公主如此笃定,自然是得到了那文老的承诺,您去,起不了作用的。”

    “那我就动用大军。”闵若英黑着脸怒喝道:“我妹妹的终身大事,岂能由得她如此胡来,任由她这样乱来一气,皇家尊严何在?朕以后如何做人?”

    “陛下,您不能去,但您可以请太皇太后去啊。”马向东叫了起来。

    闵若英一怔,停下了脚步,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快去请太皇太后。”

    诏狱之中,文汇章缓缓地收回了手,秦风平静地躺在床榻之上,裸露在外的肤色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呼吸平稳,看起来便如同睡熟了一般。

    “丫头,你当真想清楚了?这秦风所练的功夫就是一条绝路,这世上没有谁能救得了他,他体内原来帮他束缚住他自身内力的那一股外力,应当是来自越国的卫庄,卫庄功力不在我之下,更兼精通医道,连他都只能想出这治标之策,那是任谁都没有办法了。”

    “文伯伯,他能支撑多久?”闵若兮脸色平静,走到床榻前,斜身坐了过去,伸手,将昏睡的秦风揽进了怀里,紧紧地抱着。

    文汇章摇了摇头,“卫庄的那股外在的内力,完全被此子体内的狂暴真气突破,现在混入到了他自身的真气之中,更加坏事,即便是我出手,也最多只能撑个一两天吧。”

    “一两天吗?也够了,一个清醒的秦风,一两天也就够了。”闵若兮平静地道。

    “丫头,你想清楚一些,这可是你一辈子的大事,这个人,当真值得么?你要清楚,你不是一般人,你是大楚的公主。”文汇章道:“你想过你这样做的后果吗?你总得为你哥哥考虑一下吧,虽然我不怎么喜欢他。”

    “当他陷害秦风的时候,怎么不为我考虑一下。”闵若兮惨然道。“我救不了秦风,还得替大哥遮掩那等丑事,我只能用我能想到的来报答他,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这便足够了。”

    “他就这几天的命了。”文汇章道。

    “便是一天的命也是好的。文伯伯,曾经沧海难为水,若兮谢谢您了。还要麻烦您为我在诏狱外守上一天,我希望这一天没有任何人能打扰我。”闵若兮安安静静地看着文汇章。

    文汇章看着那双平静的双眼,知道再说什么都是多余,摇摇头,转身走了出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