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130.第130章 想要对你笑

    长长的红裙裙摆拖在地上,昭华公主缓缓地在幽长的甬道之中向前走着,脚步声在通道之中回荡,在她身后,一群人拔下甬道壁上笔笔剥剥烧烧着的几支松明火把,取而代之的是一盏盏的红灯笼悬挂了上去。石壁之上挂灯笼的位置并不多,他们却好整以暇地从身上掏出锤子,钉子,咣咣几声,便又是一盏红灯笼挂了上去。片刻之间,甬道里便亮了起来,红艳艳的光芒侵染了诏狱之中的每一个角落。也染红了所有人的脸庞。

    “殿下,就是这一间。”彭武站在天字一号房的门口,躬着身子,低声道。他的脸庞也是艳红的,上面挂着滴滴汗水,就算他再傻,看到这场面,也知道昭华公主想要干什么了,心中又是惶恐,又是激动,又是不安。

    斜对面,一直疯疯癫癫的另一个重要人犯刘震,在这个时候居然没有犯病,而是在听到动静之后,将一张脸庞贴到了门上小小的窗子上,瞪大眼睛看着站在一号牢房前方的昭华公主的侧脸。

    “真漂亮啊!”他大声的赞扬起来。

    昭华公主转身,看了他一眼,居然给了他一个笑容。

    “彭武,将他给我拖走,哦,不要难为他,他也算是我今天的宾客呢,给他弄点酒肉,瑛姑。”昭华公主吩咐道。

    “公主放心。”瑛姑点点头。

    彭武小跑着过去,打开刘震的牢房,两个大汉奔将过去,将刘震小鸡一样的拎了出来,夹着便往外走。

    路过昭华公主的时候,刘震突然大笑起来,“恭喜恭喜,祝你们百年好合,举案齐眉,早生贵子。哈哈哈!”笑声从爽朗渐渐的变得有些刺耳,有些碜人,突然又变成了大声的嚎哭,没有嚎哭几声,却又转了一个调调,变成了破锣嗓子开始吼起了山歌。

    “是西秦人的歌。”霍光低声道。

    昭华公主站在门前,侧脸看着疯疯癫癫的刘震被拖走,手按在面前的牢上,却是微微颤抖起来,“彭武,他怎么疯了?”

    彭武低声道:“公主,他被关在这里时间不短了,在这样的地方,神经不强悍的人,根本是撑不住的。”

    “彭武,殿下问你什么你听不出来么?”一边的瑛姑冷冷地道。

    彭武身子一震,瑛姑只不过看了他一眼,他却觉得一股寒冰一样的气息,一直侵蚀到了自己的心中,“秦校尉是什么样的人,当然不会像这个刘震一样,他好得很,不不不,也不能说好……”

    彭武有些语无伦次起来,秦风神智清醒得很,但的确也算不上好。

    昭华公主挺直了身子,脸上慢慢地浮起笑容,但在彭武看来,这笑容,只不过是强自堆砌上去的罢了。

    喀嚓一声,并没有招呼彭武开门,昭华公主伸手,硬生生地拗断了门上的铁栓子,哗啦一声,牢门被推开了。通道里艳红的光芒,从打开的铁门中,一下子涌了进去。

    看到内里的情形,昭华公主的身子晃了几晃,险些便跌倒在地上,身后的瑛姑眼急手快,一把便将昭华公主扶住,从昭华公主的肩膀上看进去,瑛姑也是吃了一惊。

    一个人戴着手铐脚镣的人倒在地上扭曲着,挣扎着,铁铐铁链相击,发出哗啦啦的声响,两只手死死地抠着石榻,石榻之上,血痕宛然。外面透进来的光是红色的,这个人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也是红色的,但此红非彼红,打眼看去,便如同体内的鲜血,尽数要迸体而出一般。

    瑛姑没有见过秦风,她原本以为让公主如此倾心的男儿,一定是一个俊郎伟岸的男儿子汉,但现在,呈现在她面前的人,却宛如从九幽地狱之中爬出来的一个恶鬼。那扭曲的面容,鲜红的皮肤,让瑛姑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噤。

    秦风再一次的发作了。比昨天发作的时间提前了不少。大牢里,他听到了昭华公主的声音,心神激荡,体内肆虐的真气立时便暴走,他死死地咬着嘴唇,不想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大声痛苦的嚎叫,但那宛如千万把小刀割裂肌肤的痛苦,却让他整个脸庞都扭曲变形。

    听到牢门打开,他努力地抬起头来,一片模糊之中,他仍然能分辩出那张艳丽的面孔,看着无数的泪珠正从那张面孔之上掉落,他想咧嘴笑一笑,想以笑容来迎接他心爱的女人,但嘴巴一张开,发出来的却是痛苦的哀嚎。

    “秦风!”昭华公主一声哀鸣,甩手挣脱了瑛姑的扶持,猛地扑了过去,扑倒在直,两手想伸出,想要抱住在地上痛苦挣扎的秦风,双手刚刚接触到秦风的身体,却是骤然一震,一声闷响,秦风体内的真气似乎找到了一个渲泄的渠道,洪水般的汹涌而出,将昭华公主一下子震飞。

    大惊失色的瑛姑张开双臂一把抱住了昭华公主,霍光则是飞扑而上,大手箕张,猛地抓向秦风,两手一合,卡住了秦风的双手。

    瞬息之间,霍光的脸色便变了。秦风的内力在他面前,并不显得如何强劲,但却异常怪异,如同千万根钢针,齐齐刺向霍光,饶是霍光九级的身手,也感觉到自己的内力屏障,在对方的攻击之下,似乎有被刺得千疮百孔的趋势。

    “古怪!”霍光大叫一声,不敢有丝毫怠慢,体内真气层层涌出,在自己与秦风身前布下层层屏障。

    如果双方是敌人,霍光自然便是全力轰将过去,以绝对的实力将对方轰成渣,但眼前这人,却是公主的心上人,不能进攻,只能防守,虽然布下层层防御,但那千针密如飞蝗一般的刺扎,却仍然让他心中骇异。

    “秦风,你怎么啦,是我,是我啊!”昭华公主芳心尽碎,在瑛姑的怀里挣扎着,想在再一次扑将上去,却被瑛姑死死的扣住。

    “公主,他的伤势发作了,现在他根本无法控制,您不能上去,先等一等。”瑛姑心中也是骇异非常,她能看出,霍光看起来似乎有些吃力。

    秦风觉得自己这一次根定是撑不下去了,体内肆虐的真气,如果没有外力来袭,即便发作,也没有现在这么厉害,但现在霍光的外力便如同一杯热油倒在火堆之上,轰地一声便燃起了熊熊大火,似乎体内所有隐藏的真力,都在这一刻被尽数激发,原先那本来带稍稍能束缚住暴虐真气的那一股外力在这一瞬间,便被燃烧殆尽,这些被束缚了太久的霸道真气便如脱去了牢笼的猛虎,如同洪荒猛兽一般,扑向了霍光。

    霍光怪叫一声,再也无法保持先前的仅仅防御之势,脸上青气微闪,被迫开始反击,对方的真力太过于古怪,不但如同烧红的细针一般,细细的蠕动着,寻找着任何一点点的缝隙,向自己展开进攻。

    这怎么可能只是一个不到六级武道者的内力?霍光听昭华公主说过秦风的修为,但眼下,事实却活生生的摆在面前,对方的真力,几乎能赶上一个八级好手,而且还是那种豁出命不要的家伙在尽情地攻击自己。不能尽情反击,只能被动防守,这一时刻,霍光只觉得别扭之极。

    秦风不过二十出头,就算在娘胎里开始练功,又怎么可能练出如此浑厚的真力来?而且真力还如此古怪?霍光敢断言,这是自己见过的最霸道无匹的真力,现在的自己,就好像在跟一块烧红的铁毡在较量。

    “瑛姑!”他大叫一声,如果再相持下去,他不敢保证自己不会伤害到对方,这种在遭到危险之时的反击,几乎是一种本能反应。

    听到霍光的叫声,瑛姑吃惊之余,却也是松开了昭华公主,飞身而上,两手搭上秦风的身体,一接触到秦风的身体,瑛姑亦是如同霍光一般,身子微微一震,顷刻之间便明白了霍光为何如此为难。

    杀死秦风对他们来说容易,但这样只守不攻,还要顾忌到不伤害秦风,以霍光一人之力,的确是难以完成。

    瑛姑的真力偏向阴寒一路,她这一上手,霍光倒是感到一阵轻松,但马上就发现,秦风体内的火焰一般的内力,尽然大半转向扑向了瑛姑。

    昭华公主看着眼前的景象,秦风现在不能动弹,但一双眼睛却瞪得大大的,一直在看着他,他脸上的肌肉在扭曲,在跳动,但她却能分辩出,他在对她笑。他不能说话,但她却好像听到对方在声声呼唤着她。

    “秦风!”她低声哀鸣着,举步向前。

    肩上一紧,一只枯瘦的手搭上了闵若兮的肩,似乎并没有用力,但闵若兮却再难前进分毫,转头,便看到一张苍老的脸庞,此时,那张脸正表情复杂地看着秦风。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他低声喃喃地道。

    “文伯伯,快救救他。”闵若兮大叫起来。

    文老叹了一口气:“丫头,没有人能救他,便是我,也只不过时暂时能缓解一下他的病情而已,这世上,本就没有人能救他。”

    “文伯伯,就算只能让他像个正常人那样过上一天,我也满足了。”闵若兮哭道。

    “丫头,你当真不后悔吗?这可是你一辈子的大事。”文老转过头,目光炯炯地看着闵若兮。

    “文伯伯,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闵若兮斩钉截铁地道。

    文老叹了一口气,举步向着秦风走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