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126.第126章 秘辛

    千年之前,李清大帝的生死到现在为止,依然是一个谜。那时的大唐,威震四海,大唐旗帜所到之处,四夷宾服,大帝李清执政六十年,享年九十六岁。但最让朝臣和诸藩国震惊的是,大帝的容貌似乎从他登基之后,就再也没有怎么变化过,即便到了执政的最后一年,九十六岁高龄的大帝,看起来仍不过三十余岁而已。

    生老病死,人之常态,但岁月的痕迹,却似乎没有在大帝的身上留下任何的沉淀,大帝登基之前,便已经是武道宗师,执政六十年,再也没有人见过大帝出手,大帝最后到了何种程度,也无人知晓。

    而最为蹊跷的是,在最后的那一个月里,似乎大帝一直在准备着什么,好像他能准确地预知自己已经将要离开这个人世。

    而大帝离世的那一夜的所有卷宗,都已经无影无踪,而伴随在大帝身边的侍卫,宫女,也在那一夜之后,全都离奇消失。

    没有任何的档案可查,没有任何的知情人可以询问,只余下口口相传的那一夜异常的天象。千余年过后,这些传说已经面目全非,传得神乎其神。根本让人不敢相信了。

    百余年前,曹氏篡位,长安剧变,更多的绝密档案在那场血流飘杵之中,不是消失无踪,便是毁于战火,使得很多事情,更加扑朔迷离。曹氏成功上位之后,数百年来一直都在探寻那一夜的秘密,但始终都无所得。

    但比起世人不同的是,他们终究还是控制着长安,手里仍然握有不少当年的档案,虽然残缺不全,但却能从中窥出一些端倪。而其中最有价值的便是大帝长子留下的一些笔记。

    根据这些笔记推断,大帝当年应当是没有死,而是去了另外一个地方,而这个地方,则被大帝长子称之为异时空。

    可这个推论太过于震憾,让当年成功夺位的曹氏一直都惴惴不安,半信半疑。如果大帝当真没死,那对于夺位的曹氏来说,简直就是灭顶之灾。数百年来,曹氏一直滋滋不倦的追杀李氏子弟,除了那个千年传说之外,更多的也是想从当年逃散的李氏子弟之中追索这个秘密。数百年过去,虽然到现在已经淡了下来,但仍有极少数人对此心有疑虑。曹冲便是其中一人。

    曹冲,曹氏的武道奇才,不到四十岁便跨入武道宗师行列,当年本该是他继承大齐皇位,不过痴迷武道的他,自认为不是一个好皇帝,而且他的心思,也完全不在治国之上,他想要追索的是当年大帝李清走过的路。

    宗师之上,到底是什么?

    近年来,曹冲自觉已经站在了武道宗师的巅峰之上,无论自己如何努力,却再无半分寸进,但根据当年唐宫留下的许多残档,他清楚地知道,当年大帝的能力,远在自己之上。宗师之上,必然还另有出路。

    迷茫的曹冲在数年之前,悄然做出了大不讳的举动,孤身潜入了李清大帝的陵墓。即便是曹氏成功上位之后,大帝李清的陵墓仍然是这个世界之上最为神圣的所在,没有人敢于对他不敬,曹冲悄然破墓而入,但在大帝的墓中,他什么也没有发现。

    金棺之中,空空如也,没有大帝的遗骨。

    这让曹冲更加相信,大帝当年在突破了武道宗师的桎梏之后,必然到了一个崭新的境界,对于这片尘世,再无任何留恋可处,所以才弃位而去。不然根本无法解释当年的那些让人匪夷所思的秘密。

    这让曹冲兴奋。

    探索数年,毫无进展,这让他不得不生出找些同道之人一齐来参详的念头,可这个世上,能与他比肩论道的人实在是屈指可数,算来算去,也不过二三人而已,而越国卫庄,正是其中之一。

    他也相信,只要卫庄与他一起开始探寻这个秘密之后,这个尘世之上的所有俗事,都将无法再让他动心,没有了卫庄,越国便少了一株卫护的大树,对于大齐一统天下也是有好处的。一举而两得的好事,为何不做?

    落入陷阱,无奈随曹冲而去的卫庄,无法再顾得越国,而曹云指挥的齐国大军,旬日之间便攻下昭关,越国驻昭关大将洛一水,仅率数百亲卫突围而去。昭关一失,越国门户大开,齐国十万大军,纵横捭阖,余月时间,便占了越国小半领土,直到此时,越国才终于组织起了像样的反击,免强稳定下了战局。

    到了此时,秦国终于勉强派出了一支军队进入齐境交界之处,做出攻击秦国的举动,以减轻越国的压力,但糟糕的国内经济形式,却使得秦国色厉内荏。

    而在楚国,对于是不是要出兵攻击齐国,却是争论不休。以回归朝廷的大将军程务本为首的主战派,力主东部边军要在此时全力进攻,力保越国,而以马向东为首的另一派却认为齐国已经无力再向越国纵深进军,此时此时,楚国应当先稳定国内形式,平息西部边军惨败带来的后遗症,不益新生战事,万一东部边军在与齐交战之中,再吃败仗,只怕国内便要乱起来了。

    两派争论不休,而继位不过月余的新皇帝闵若英却一直保持着沉默。与之相呼应,一直以来的主张应当向东齐大举进攻的新任东部统帅罗良却也默不作声。

    这两人的态度,基本上便表明了楚国现在的方针政策,那就是坐观齐越交战。越楚并不交界,反倒是越秦有着极长的边界线,一旦越国不保,秦国便将陷入齐国的半包围之中,所以最焦急的,反倒应当是秦国。楚国最想看到的便是秦国大举援助越国,从而让齐国与越秦形成僵局。

    当然,楚国不发兵,并不代表着不能援助秦国,所以最后的解决之道便是楚国提供给秦国大量的粮秣,武器等,以使得秦国能够在这场援越之战中,不至于太不给力。

    彭武走在上京宽阔的街道之上,归国已经数月了,再经过内卫的审查之后,他被重新分配了职位,当然,已经暴露了身份,而且娶了齐人女子为妻的他,再也不能再内卫任职,但作为第一个发现公主便跟随昭华公主一齐归国的人,他被分配了一个不错的职位,诏狱的监狱长。前一任监狱长,因为西部边军案被牵涉,已经以渎职罪被剥夺了官职,正在等待有司堪问责刑。

    昭狱监狱长,是一个不错的职位,虽然没有多少外快,因为楚国的诏狱大半时间被空着,即便偶有人被关进去,但也是不屑于向狱卒们行贿的。但是薪水高啊,普通狱卒的薪饷便能与五品官看齐,监狱长的薪饷,那可足足能与二三品官员一比高下了。这份薪水已经让胖子彭武很满意,在落英县七八年,他也攒了不少体己,足以让他在上京过上体面的生活。

    不过现在他的心里充满了阴霾,在昭狱,他遇到了熟人,就是那个在落英县,他一力巴结的秦风秦校尉。

    秦校尉现在的状况极其不好。在彭武看来,几乎每天都挣扎在生死边缘之上,而在阅读了秦校尉有关的一些案卷之后,彭武第一反应便是不相信。

    当时昭华公主被救的场景,那可是最近的知情者。更重要的,当时的秦风,已经在死的边缘了,说秦风是秦国的奸细,彭武怎么也不敢相信。

    但他不敢多说,甚至不敢多去看秦风一眼,当了这么多年内卫的他,知道这里头的水有多深,他一个小小的监狱长,根本就无足轻重,说出去的话不但不会有人理会,甚至还能将自己搭进去。

    走在街头,他心里有些痛苦。秦风秦校尉是一个不错的家伙,可这样被丢在大牢里,看起来快要被人遗忘了。

    朝廷的判决早已经下来了,凌迟处死。只不过因为现在老皇驾崩,新皇继位,接着又是齐国侵越,天下大乱,朝廷之中一时之间还没有来得及理会这件事罢了,或者,也是朝廷想将这件事情再冷一冷,当没有人再关注这件事情之后,再将秦风处死而已。

    只是秦风真能坚持到那个时候吗?彭武表示怀疑,在他看来,现在监狱之中的秦风,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死去。与秦风在一起相伴了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对于秦风身体的隐患,他也知道了不少。

    也许秦风伤势发作就此死去是一个更好的选择。他在心中闷闷地想着。

    猛地驻足,他抬头看着前方一幢宏伟的建筑。

    昭华公主府。

    那是昭华公主府。如果说现在还有人能救秦风的话,便只有昭华公主了。昭华公主与秦风两人在落英县的是唧唧我我,彭武可以说是最清楚不过的了。难道说现在昭华公主当真对秦风不管不顾,任由他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吗?

    他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迈步走向昭华公主府。

    “在下彭武,是随公主一齐从落英县回来的,请代为禀报公主一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