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115.第115章 和尚在放火

    宿迁走得不紧不慢。上万人围攻一个千余人的敢死营,而且还是在对方全无准备的情况之下,在他看来,这完全便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唯一的问题,就是郡兵要死多少人而已。对于杨义将自己调开来收拾这里的残局,他很清楚这不过杨义对自己的报复而已。

    前段时间,这家伙看起来已经完全仆街衰到家了,杨一和的倒台,使得整个安阳城里的头面人物都不待见他了,生怕与他沾上一点关系而受到连累。至于自己,因为在安阳城多年任副将,而且武道修为又比杨义要高出一大截,一直以来便是杨义忌恨的对象,排挤的对象。而且自己也毫不掩饰对于杨义要倒霉的喜悦之情。而那一段时间,程平之也明显地在拉拢自己了。

    不过杨义这个家伙倒当真是属猫的,眼见着已经奄奄一息,居然又咸鱼翻身,不知怎么的就搭上了辛渐离这条船,那可是二殿下,不,现在已经是太子殿下的大船了。

    宿迁苦笑,自己那一段时间做得可是太明显了,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以及明目张胆地对杨义的蔑视,现在开始遭到报复了。眼下,不过是小小的一点微不足道的警告而已,相信随着杨义攀上这条大船,在站稳脚跟之后,还会狠狠的收拾自己。

    看来自己得重新作些打算了。想法子调走才是正经。

    这让他有些懊恼,有些事情,还真是强求不来,不是自己的,再努力也得不到,就像这安阳城的郡兵统领一般,自己努力了多年,还是镜中月,水中花。

    东城方向火光照亮了半边天,隐隐有喊杀之声传来,宿迁耸了耸肩,不让自己去也好,敢死营即便只剩下千把人,可也不是好惹得。自己在安阳郡城这几年,拢共也就攒了现在这千把心腹人马,能让自己指哪打哪,真要折在敢死营手中,于自己而言,得不偿失。

    急骤的马蹄之声打破了宿迁的自怨自艾,也将他拉回到了现实之中,看到奔来的马匹身上的人是谁之后,他心里不禁一跳。

    “宿将军,程大人命令你马上前往东城增援。”骑士没有下马,而是急切地对宿迁道。

    “东城兵营?”宿迁大为奇怪,“上万人马围攻千余敢死队士兵,还需要我去增援?我这千把人去了,都没地方摆吧?”

    骑士咽了一口唾沫,“宿将军,程大人是让您一个人敢紧过去,至于士兵们去不去倒没什么打紧。”

    “为什么?”宿迁反问道。

    “敢死营余部在章孝正的带领之下,凶猛反扑,郡兵挡不住,杨义统领上前与章孝正交手,也被击伤了,程大人让你过去,拿下章孝正,擒住首恶,余部则好办得多了。蛇无头不行嘛!”

    “章小猫!”宿迁惊叫一声,“他怎么会在哪里?他又不是敢死营的人,他不是有老婆在城里么?”

    “这,我就不知道了。”骑士看着面色骤变的宿迁,摇头道:“宿将军,我们马上过去吧,要是让敢死营突破了围堵,那可就不好办了。”

    宿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脸色复杂地看了一眼东城方向,点了点头,“走吧!”

    马儿刚刚踏出一步,北城方向之上轰隆一声,突然冒出了熊熊的火光,火势起得太快,众人似乎刚刚看见起火,那火势便已经冲天而起。

    “那是府库!”宿迁看着火光冒起的地方,惊呼起来。

    众人转头看着那火头烧起的地方,都陷入到了凝滞当中。

    “敢死营还有其它人漏网,这是蓄意纵火。”宿迁大叫起来,“府库重地,万万不容有失,你马上回报程郡守,就说我赶去府库救火擒凶了,哪边,我去不了啦!”

    丢下这句话,宿迁一拨马头,对着麾下大叫道:“走,去救火,快,快!”

    不等马上骑士反应过来,蹄声得得,宿迁已是一溜烟儿的去得远了,他身后,上千名士卒一齐转身,向着火势燃烧的地方奔去。

    和尚在屋脊之上飞驰着,两只手臂之上,各挽着一个大桶,桶里不是别的,而是油脂。他原本就是一个采花贼,一身轻功独步江湖,此时全力施展开来,犹如鬼魅一般,时隐时现,现在安阳城中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围剿敢死营身上,稍有本事的人都去了哪边,而随着战事的不顺,原本就已经不多的用以警戒的士兵也在源源不断地赶赴哪里,整个城中,除开东城,几乎成了一片真空。这给和尚的纵火也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脚下又是一片木质的房屋,和尚也不管这里住着的是一些什么人,直接将一桶油脂尽数倒了下去,伸手入怀,掏出一个火折子,用力一晃,一丝火苗闪现,弯腰,点燃脚下的屋梁,他身影一晃,又向着远方奔去。

    片刻之后,在他身后,熊熊大火冲天而起。

    闻香楼上,程平之站在楼上,呆呆地看着远处冲天而起的火光,两个方向上都燃起了大火,那都是要命的地方,一个是府库所在,那里集中了安阳城几乎所有的粮食储备,如果那里烧光了,只怕用不了几天,安阳城中便得闹起粮荒,到时候几十万人缺起粮食来,可是会要命的。而另一片,是安阳城中贫民聚集的地方,那里,几乎都是木质的或者茅草搭成的房子,火势一起,必定会漫延开来,如果坐视不救,明天摆在自己案上的,便是令人恐怖的伤亡数字,真到了那个时候,自己不是这个官儿还当不当得成的问题,而是脑袋还能不能安坐脖子上的问题。

    “辛大人!”他霍地转过身来,“我不能给你太多人了,你们的计划中,到处都是漏洞,这火肯定是敢死营余孽做的,我现在要派人去救火了,不论是府库的损失,还是百姓的无辜死亡,都是我这个郡守牧守不力的罪责,很抱歉,我不能陪你们玩儿了。”

    辛渐离勃然大怒,“程大人,这是太子殿下亲自下达的命令,事后有什么问题,自有太子殿下担当,现在绝不能撤人走。”

    程平之冷笑,看了一眼远处疯狂战斗着的敢死营,心道这便是自己活生生的殷鉴。自己可不想步其后尘,再成为下一个替罪羊。

    转身,下楼。片刻之后,一队队的郡兵迅速离开了这一片地带,向着起火的方向跑去,对于这些郡兵而言,去救火,自然要比与敢死营战斗好得太多太多了,虽然他们还没有投入战斗,但前方战斗的惨烈,已经几乎让他们吓得腿都软了,不过内卫副统领郭九龄摞下话放在哪里,却又让他们不得胆战心惊地等候着随时投入战斗。郭九龄不是程平之,对他们背后的靠山无可奈何,也不是辛渐离,在外头算是一个爷,可回到上京,不过就是一条哈巴狗,这位爷走到那里,都是顶级的,说是要砍他们的头,那绝对会砍的。

    可现在有个子高的人顶着了啊!程平之是郡守,他下令离开去救火,这些郡兵自然跑得比谁都快,那速度,可比来时强得太多,那军容,自然也整齐得多了。

    程平之一下子撤走了五千人,但撤走的可不仅仅是这些人,撤走的还有郭九龄好不容易聚拢起来的人心。先前还能仗着人多,但现在,人数上的优势可就没有那么明显了。

    郭九龄叹了一口气,往后退了几步,离开了窗子,坐到了桌边,端起早已冷了的茶,一口饮尽,在他看来,已经结束了,这些郡兵无法挡得住敢死营的冲击。不知为何,他的心里,却没有什么失败的感觉。

    “结束了!”他看着剪刀,和血糊糊的杨义,摊了摊手,“拦不住敢死营了。”

    杨义不甘地咽着唾沫,如果拦不住敢死营,不能全歼对手的话,他的功劳,可就没有了,到现在为止,名单之上的重要人物,只拿住了一个野狗。

    剪刀脸上肌肉抽搐着,于他而言,章小猫的走脱以及如此多的敢死营士兵的脱身,意味着他的后半辈子,都将在惶恐之中度过,只有在敢死营中生活过的人,才会知道敢死营的恐怖。整个计划是他设定的,在他看来,整个计划应当是天衣无缝的,他不明白,为什么章小猫会突然离开了家去了东城兵营?他不明白为什么东城兵营没有按时同时发动攻击。

    他突然走了出去,一把将绑在外头的红儿抓了下来,拖着便往楼下走。红儿大声惨叫起来,伴随着野狗愤怒的嗥叫。

    杨义楞了一下,突然也扑了上来,一把叉住野狗,紧跟着剪刀向楼下走去,看着他们的身影,郭九龄的手举起,却终于又放了下来,叹一口气。

    郡兵潮水一般的向后退去,剪刀提着红儿,站在东城大街的尽头,他的身旁,杨义叉着野狗,恶狠狠地盯着对面。

    敢死营停了下来,小猫横刀而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