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112.第112章 生机

    杨义主持对东城最大一股敢死营的攻击,经过精心选择的这个军营,同样在地形之上来说,处于绝地当中,身后是安阳城内最大的一个湖泊,两侧,则是一个个深宅大院,高高的围墙如同一堵堵城墙一般,矗立在军营的两侧,杨义在这两个大院之内都布署了重兵以及弓弩,居高临下可以对军营内实施攻击,而唯一的通道之上,自上京而来的一百内卫骑兵则冲当这一次进攻的排头兵。

    对付这一个军营里的士兵,火攻显然是行不通的,因为这里有湖,而且这个军营四周因为风景优美,居住的多是达官贵人。而像剪刀那样对自己的士兵下毒也自然不行,两人一直就不怎么对付,根本就没有这个机会。

    唯一剩下的便是强攻,安阳城中有一万五千余郡兵,整整是这个军营的敢死队人数的十五部,从兵力上来,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之上,但从战斗力上来说,又完全无法比较了。

    杨义是极有信心的,起初,他准备了五千人,但后来在具体的部署之上,部下的互相推诿与逃避让他意识到,郡兵对于边军的惧怕当真是发自内心深处,更何况于是凶名卓著的敢死营呢?数次增加兵力之后,在这个军营之外,兵力已经增加到了一万人,就是这样,在战前抵达各自的目的地之时,还是出现了不少的偏差,不少将领甚至于故意延误时间以期在最后一个抵达现场,想到时候在友军和敢死营拼个精疲力竭之后再来捡个现成的便宜。

    这种状况,让程平之和来自上京的一名内卫将领再一次见识了郡兵的糜烂,堂堂的郡兵统领,对于麾下根本就没有有效的控制,现场的内卫将领愤怒之极,差一点便直接下令让麾下的内卫去拿人,当然,他的这个举动被程平之拦了一下,在看到程平之写出来的一个个名字和他们背后的人物时,这名内卫将领也沉默了。

    他在内卫之中,只是一个不起眼的牙将,在外头还算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但在上京城,就只能算是一根豆芽菜了。

    整个军事行动计划是由剪刀亲自作出来的,从纸面计划上来看,整个行动毫无破绽,但剪刀唯一忽略了的便是郡兵与边军在执行力上的误差。

    在敢死营中,命令下达,稍有延迟,立即便是军法侍候,轻则打得下不来床,重者当场就掉了脑袋,对于军事命令从来不敢稍有懈怠,在敢死营中呆了多年的剪刀在制定计划之时,下意识地便以敢死营为模板来制定了整个计划,环环相扣,在时间之上要求达到极为默契的地步。

    但他忘了,现在他面对的是郡兵,一群由公子哥儿们率领的浪兵。

    当南城西城两座军营发动,南城陷入一片火海之中,映红了半边天的时候,本来该在同时发动进攻的东城兵营,却因为兵力不到位而迟迟无法发动,准备率马队冲锋的这名内卫将领脸都气得青了。

    杨义是脸都白了。

    这支郡兵在行动上的迟缓和贪生怕死的作风,给了东城兵营里的一千敢死营士兵宝贵的时间。

    当南城告急信号扶摇直上高空炸开的时候,东城兵营里的士兵终于发现了异常,兵营之中,虽然没给他们留下任何的军械,但有些东西是不可能拆除的,比方说望楼。现在的军营之中,秦风不在,野狗不在,剩下的能服众,能作主的,便没了人,这让所有士兵在瞬息之间陷入到了慌乱之中。敢死营士卒,习惯了来自上锋准确而明白的命令,可现在,他们没有了领头人。所有人穿上盔甲,提起武器,却惶乱地左顾右盼,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十余个小队长们却是意见不一,有的要杀出去,有的却要固守,互相之间,谁也不服气,只差先拔刀拼个你死我活了,这也是敢死营的传统,在没有更高一级的将领在场的情况下,谁的拳头硬,谁便有道理,不过现在,肯定不是时候。

    一片混乱之中,谁也没有想到,站出来的居然是一个只有十六岁的娃娃兵。秦风的贴身卫兵,小马猴。

    这个十六岁的少年,在所有人陷入慌乱的时候,手里捧着秦风的令牌,走出了营房。稚嫩的脸上,满是坚毅之色,跃上高台,高高举起秦风的令牌。

    喧嚣的军营,本来乱成一团的军营,片刻之后便安静了下来,然后,一队队,一排排地聚集到了马猴的面前,向着他高举着的腰牌跪倒。

    马猴年轻很小,到敢死营时只有十四岁,他是因为一刀捅死了虐待他的继父而入狱进而到了敢死营的,他是秦风亲自召来的,一入营便成了秦风的贴身卫兵,平素除了与其它人一样的训练作战之外,还要担负起照顾秦风日常起居的生活。

    秦风并没有因为他年纪小就给他格外的通融,但凡士兵要完成的训练,马猴都要一样不落的完成,有时候秦风还甚至会给他加量。秦风可怜他,但正因为可怜才对他要求严格,因为在敢死营中,上至校尉,下至士兵,自身不过硬,唯一的下场便只有死路一条。

    两年地狱般的训练,换来的是马猴一身的伤痕和不输于任何一个敢死营士兵的本领,瘦小的身躯之内蕴藏着的是巨大的杀伤力,而与一般士兵不同的是,常年呆在秦风身边,耳闻目濡,他对于军队指挥并不陌生。

    凭着秦风的腰牌,他取得了军队的指挥权,强自压上内心的惶恐,他开始安排部队的防御,现在外部情况不明,马猴自然不敢随意地向外冲击。

    他的这一小心的举动,取得了意外的效果,如果他们就这样乱哄哄的冲出去,迎接他们的将是上百骑兵的狂暴冲击,这一百人,可全都来自上京内卫,单论个人战斗力,远超任何一名敢营士兵。

    士兵们登上了望楼,对于外面的郡兵的布置有了一个明确的了解,因为乱哄哄的郡兵和无数汇集而来的火把,已经明确表示出了敌人的身份和一个最基本的数量。

    马猴作出了对他来说,目前最为保险的安排,防御,等待。

    所以当小猫湿淋淋的从湖水里钻进来,出现在军营里,出现在马猴面前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井井有条的一千敢死营士兵,他们已经作好了一切战斗的准备。

    小猫的突然出现让马猴激动的差一点哭了出来,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一个只有十六岁的少年而已,即便是秦风在十六岁的时候,也还只是作为敢死营的一员普通士兵在一线拼杀,而刚刚,他却举着秦风的腰牌,控制住了一千名凶残的士兵。至少在马猴的眼中,这一千人都是极其凶残的。

    现在小猫来了,他终于可以卸下身上的担子,重新当回那个卫兵了。

    章小猫没有废话,立即召来了所有的小队长。马猴要凭着秦风的腰牌才能让他们慑服,小猫则不然,老资格的敢死营士兵都认识小猫,知道这是从敢死营走出去的前辈,而即便是后来的,也在前不久的西秦人来袭之时,认识了小猫,那时的章小猫,也是作为他们的最高指挥官出现的,所以当小猫拿出了野狗的腰牌,又人马猴手里拿过来秦风的腰牌之时,在场的十位小队长,无一对章小猫取得军队的控制权表示任何的异义。

    “现在,我们站在了悬崖边上,朝廷将西部边军覆灭的黑锅扣在了我们敢死营的头上,说我们里通秦国,叛国投敌,他们要将我们斩尽杀绝。”章小猫言简意赅地将情况向所有人通报了一遍。

    愤怒在所有的敢死营士兵之中漫延,这些年来,他们冲锋在前,陷阵于后,死伤无数,伤痕累累,到头来,却落得这样一个下场,他们来到敢死营,本来是抱着九死一生的念头,但却不想这样死去。

    “杀光他们,杀光他们。”怒吼之声在军营之中响起。

    “杀光他们是不可能的,城内有足足一万五千余郡兵,另外,还有数目不祥的内卫人马,我们第一步要做的,便是逃出城去。”小猫道,“现在,所有人听我命令。”

    兵营之中,从先前的混乱到刚刚传来的整齐划一的怒吼之声,让杨义的脸更白了一些,而那员牙将的脸更青了一些,这代表着兵营之内的敢死营士卒已经有了统一的指挥和新的核心,也意味着接下来的战斗将异常残酷。

    “来人,快去通知辛大人。”牙将唤了一名内卫过来,低声吩咐道。

    “将军,我们能拿下这群罪囚的。”杨义白着脸道。

    牙将翻了一个白眼,看着这些郡兵的模样,他可真是没有了信心,而单凭自己,显然是镇不住郡兵之中的这些人的,辛师爷也不见得能行,但别忘了,安阳城中,还有另外一尊大神,那就是内卫副统领,郭九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