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96.第96章 堡垒总是从内部被攻破

    辛渐离提起面前的酒壶,放到了剪刀的面前。剪刀红着眼睛,提起酒壶,含着壶嘴,咕咚咕咚地一口气将壶里的酒喝了个一干二净。

    “秦老大在公主身边,他是护送公主一路平安的大功臣。”剪刀瞪着眼睛看着辛渐离。

    辛渐离点点头,“这一点你放心,秦风一抵达上京,就会被秘密逮捕,他不会成为你的障碍。”

    剪刀长出了一口气,垂下了头,看着面前空空的酒杯。

    “你很怕他?”辛渐离笑问道。

    “不但怕,而且敬。”剪刀抬起了头,“我从秋水城来到敢死营,完全是一个新嫩,如果不是秦老大的话,我活不下来。在敢死营里,他教会了我怎么作战,教会了我怎么带兵练兵,也教会了我怎么像一只狼一样活下来。”

    辛渐离点点头,理解地看着他,“我明白你的感受,他就如同你的再生父母一般,现在要背叛他,心里自然是有些难过的,咱们都是爹生娘养的,谁能心里不怀一份感恩之心。不过段副尉,你要明白,你对秦风的那只是小恩,而现在我们要求你做的,那是大义,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太子殿下做的这些事情被暴光,会不会让皇室威信尽丧,皇室如无威信,怎么统御天下?怎么带领大楚一路向前。所以,皇室是绝不能丢了这个颜面的,所以只能委屈敢死营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更何况,为陛下而死,也没有什么委屈可言,普天之下,莫非王臣,率土之滨,莫非王土,为国,为君尽忠,是我们做臣子的本份。”

    剪刀嘿的冷笑了起来。

    “你们找我来,当然是明白凭你们是无法搞定敢死营的,你们想怎么做?”

    “敢死营上上下下,除了你之外,一个不留。”辛渐离的眼神从感伤又骤然转化成为冷酷,“相信你也不愿意在以后的日子里还看到往日的同袍。”

    剪刀倒吸了一口凉气,“你们要栽赃敢死营,只需要拿几个最主要的校尉和副尉就好了,为什么连普通的士兵也要一并杀掉。”

    “这基于我们内卫对敢死营整体评价之后得出的结论,段副尉,如果仅仅是要拿几个最主要的人手,你觉得我们还有必要找你吗?”辛渐离冷冷地道:“你应当感谢二殿下的这个决定,否则,你也是将死亡名单之中的一员。”

    剪刀沉默片刻,“敢死营的战斗力在西部边军之中如果自称第二的话,那就绝没有人敢说自己是第一。现在在安阳城,并没有足以匹敌他们的军队,就凭安阳郡兵这些战斗力几乎是渣的军队,双方开战,就算我给你们当内应,这些郡兵也只有被屠宰的份儿。”

    剪刀直言,丝毫不顾一边的杨义一张脸已经变成了煮熟的大虾,尴尬地坐立不安。

    “我们知道这一点,而且我也可以很诚实地告诉你,二殿下不可能调兵过来,四周也没有兵可调。我们只能靠这些战斗力是渣的兵,这也正是我们倚重你的原因。”辛渐离笑道:“我相信你的能力,你一定能找到办法是不是?”

    屋内安静了下来,只余下几人沉重的呼吸之声,剪刀拿着筷子,无意识地在面前的盘子里扒拉着,半晌,他才缓缓地道:“想要全歼整个敢死营,就必须做到两点,一是将敢死营三个大队分开,使之不能互相呼应。第二个,便是把他们诱到一个不能让他们展开的地方,一个绝对有利于郡兵的环境,再配以相应的弓弩等武器,才有可能成功。如果发生近战,则郡兵必败无疑。”

    “你是说,必须先将敢死营调进城来才有机会?”杨义终于有机会插了一句嘴。

    “不错,现在敢死营在帽儿山上构筑了完善的阵地,在城外所扎的营盘,也是机关遍布,别说是你们郡兵,便是西秦雷霆军,不付出惨重的代价,也不可能全歼敢死营。唯一的出路,便是将他们调进城来,分散安置。”剪刀低声道。

    “这个好办。”杨义喜道:“调他们进城,可以让郡守大人出面,至于安置的地点嘛,我们郡兵可以给他们腾出几个地方来,我能保证,腾出来的地方,绝对可以让他们在遭到进攻之时,根本无法展开反击。”

    辛渐离微笑着轻轻拍起手来,“好,很好,不过想让他们进城,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吧?敢死营与郡兵的关系好像并不大融洽,这一点,你能办到?”

    “能办到!”剪刀长吸了一口气:“秦老大不在,舒大夫不在,敢死营只余下我们三个副尉,野狗在城中章小猫那里养伤,不在大营之中,和尚整天泡在青楼相好哪里,也不在营中,整天呆在大营中的便只有我。所以将他们调到城中,这并不是问题。”

    “很好,很好,看来我们找你,的确没有找错。”辛渐离笑道:“你刚刚提到了舒大夫,还有章小猫是何许人也?”

    剪刀看着对方,“这两个人,也必须在你们的必杀名单之中。章小猫本名章孝正,是西部边军追风营校尉,本身却是出自敢死营,是秦老大的死忠,这一次因为意外受伤而没有随军出征因而幸存。”

    辛渐离的眉头皱了起来,“内卫办事当真疏漏,这样重要的情报居然漏掉了,要不是你,只怕便要放跑一个重要的人物,那舒大夫呢?”

    “此人是一个江湖大夫,医术高超,是我平生所仅见,就算是我,也蒙他多次相救,说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并不为过。不过现在他已经离开了敢死营到上京去了。”

    “那你还要杀他?一个江湖游医而已,有那么重要?”辛渐离不解地道。

    “那是你不了解他。舒大夫在敢死营的威信之高,可以说是除了秦老大之后的第二人,他对于敢死营的感情,是你们所无法了解的。这一次敢死营驻扎城外,面对十几万秦人军队,就算知道是必死的结果,他也不肯离去。你只道他是大夫,却不知道他杀起人来,可比一些武道高手厉害多了,当真是无声无息,无影无踪,让人防不胜防。留下他来,只怕有一天,我们都将死得不明不白。”剪刀阴沉地道。“既然已经决定要当一个叛徒,要丧心病狂了,自然要做得更彻底一些,将所有可能潜在的敌人,一并解决了。”

    “很好!”辛渐离哈哈大笑:“你果然是一个狠人,我现在相信你当初是真的用剪刀一寸一寸地剪了那家伙的命根子了。那个舒大夫到上京去了么,这是自投罗网,你放心,他跑不了。至于那章孝正嘛,既然在安阳城中,那就一并解决掉。”

    剪刀看一眼辛渐离,“郭九龄郭大人还在安阳城中。”

    “不错,不过这一次我来,还并没有与他会合,他那里人杂了一些,我怕走漏风声,等一切计划妥当,我便准备去拜访他,他可是二殿下的心腹手下。又是军中老将,有些事情让他来主持更好,免得出现疏漏。”

    “万万不可!”剪刀霍地站了起来,“郭大人这一次在落英山脉之中身受重伤,被西秦人送到了敢死营中,是舒大夫将他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他在敢死营中养伤月余,对敢死营上上下下可是感激得很。你将这个计划告诉他,万一他心中有所不忍,泄漏出去,到时候死的可就是我们。”

    “郭大人是二殿下心腹,岂会坏了二殿下的大事!”辛渐离不解地道。

    “郭大人出身军中,我看他是一个极重情义之人。”剪刀冷冷地道:“此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你不能做到这一点,只怕我就不能奉陪了。”

    辛渐离看着对方半晌,点了点头,“好,你心思缜密,所思所虑,也不是没有可能,既然如此,这件事情就在我做完之后,再知会郭大人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