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91.第91章 臭不要脸

    哪怕是做足了心理准备,也作了最坏的打算,但当杨义跨进自己的家门,踏入自家的大堂,看到那个坐在椅子上端着茶杯的瘦瘦小小的老者还有他身手负手而立的四名壮汉的时候,仍然是忍不住两腿一软,险些便瘫坐在地上。这是内卫抓捕官员的标配啊,身着便服,带了人便走。

    “杨统领回来啦?”看到杨义进门,老者放下手里的茶杯,微笑着道:“统领还真是一个大忙人,我这茶都已经喝了第三水儿了,快成白开水了。”

    “下官不知大人今日会来,迎接来迟,当真是罪无可赫!”杨义急赤白脸,手脚颤抖,抖抖索索地道。

    老者眼中闪过一丝鄙夷的光芒,淡淡地道:“杨统领这可错了,我可不是你的上官,我只是二皇子府中一个小小的师爷而已,即便是这几位内卫,论起级别来也比统领低了好几级,这声下官可是称呼错了。”

    “皇子殿下那是天上星宿下凡,高在云端的人物,您是二皇子身边的人,那自然也非同凡响的神仙般的人物,在您的面前,我这种俗人下官这一声自称倒也不错。”杨义谄媚地连声道,丝毫不顾忌那老者身后几外内卫眼里的轻蔑,都什么时候了,要命总比要脸重要。

    老者被杨义的话逗得大笑起来,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他摇着头道:“老夫姓辛,名渐离。王府之中一介小小书吏,奉二皇子之命来安阳城办差,杨统领,老夫到安阳城已经是第三天了。”

    “三天?”杨义又是一哆嗦,“辛大人,下官一向是奉公守法,兢兢业业,从来不敢违法乱纪啊?”

    辛渐离脸上笑容渐渐敛去,拖长了声调:“真得么?”

    在对方眼神的逼视之下,杨义不由得垂下了眼光,这年头,当官儿的,又有几个是干净的,不查都是清官,一查个个都是一裤档屎。可自己现在不比往昔,腰板不硬啊。

    “杨统领,你那些贪赃枉法,吞没军饷,虚报战功等等事情,我就不一一提了,其实在二皇子眼中,这些都是小事,不值一提,根本就不可能摆到他老人家的面前去。不过你是前左相杨一和大人的亲戚,这个嘛,嘿嘿嘿!你还一直宣扬与杨左相关系相当的密切啊!”

    唰地一下,冷汗立马就下来了。怕什么来什么,现在只要与杨一和扯上关系,那就是原罪啊,即便是清得如小葱豆腐一般,也能给你鼓捣出一屁股事儿来,更何况,自己本来就是一身烂泥。

    “大人,大人!”卟嗵一声,杨义竟然跪了下来,“下官该死,下官该死啊,那都是下官胡扯的,下官虽然姓杨,但实则上与左相,不不不,与那杨一和一点关系也没有啊,平时也只是扯着虎皮做大旗而已。是下官猪油蒙了心,现在下官知道错了。”

    辛渐离眯起了眼睛,杨义堂堂一个统兵上万的武将,一个七级的武道大家,竟然这般没有骨头,当真是出人意料之外,不过也好,这样没有骨头的人,才更好控制,也能为了一根救命稻草,将二殿下交待下来的事情办好。

    “杨统领起来吧,这些事情,二殿下当然是清楚的,不然的话,到这里来的就不是我这个书吏,而是只有捉拿你归案的内卫了。”辛渐离伸手虚扶了一下。

    “真,真是这样吗?二殿下当真没有怪罪下官吗?”绝处逢生,杨义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当然。”辛渐离道:“不过这些年来,你打着杨一和的旗号也做了不少事,对于他的党羽也有不少接触,也帮他们做过不少事情,接下来要怎么做,我想你清楚吧?”

    “清楚清楚,当然清楚。”杨义鸡啄米一般点着头,“在下一定挺身而出,揭发杨一和及其党羽这些年来所做的不法之事,将其大白于天下,让天下百姓都能看清这个白脸老儿的大奸大恶。”

    辛渐离抚着胡须,点头微笑,软骨头都是怕死的,但同时也是聪明的,响鼓不用重捶,收拾杨一和那是迟早的事情,现在当然要开始收集他的黑材料了,有杨义这个杨一和的亲戚出面,那效果自然是事半功倍。

    “起来吧杨统领,别跪着了。既然你肯做这件事,那二殿下自然也会对你另眼相看,不是吗?”辛渐道,“像杨一和这种大奸大恶,大奸似忠的家伙,我们自然不能让他蒙骗百姓一生一世。”

    “大人说得是,小的一定用心。”杨义从地上爬起来,脸上露出喜色,看来这条小命是保住了,而且还能借着此事攀上二殿下的大腿,当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呢,看来自己这官运还没有到头呢。

    “这件事情呢,你慢慢做着,倒也不急在一时,毕竟杨一和当政数十年,党羽遍及天下,想要肃清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得慢慢的来,才能不伤了我大楚的根本,你说是吧!”

    “是是是,大人虑事周全,我这个莽汉哪里想得到这么多,一听到要揭发杨一和这个老贼,就忍不住热血沸腾了。”杨义厚颜无耻地道。“不过下官一切都听大人的吩咐,大人叫我干什么,我就去干什么。”

    “不是我,是二殿下叫你做什么。”辛渐离认真地纠正着。

    “是是是,是二殿下。”

    辛渐离挥了挥手,身后的四名内卫大踏直走出了房门,砰的一声将房门关紧,四人按刀立于门外,看到这架式,杨义又惊又喜,看来二殿下是有大事要交给自己去做啊。

    “你知道西部边军覆灭一案的事情吧?”辛渐离眯起了眼睛。

    “知道一些。”杨义点头道。

    “我是说真正的案情。”辛渐离冷笑,“你大概和很多人一起,都只是猜着此事可能跟太子有关是不是?所以太子才被皇帝以行事乖张,忤逆不孝的罪名关在了东宫对不?”

    “这种事情,大家也只敢悄悄地猜测一番,谁也不敢拿到面上来说啊!”杨义老老实实地道。

    “那我现在告诉你,这件事就是太子殿下做的,他在二殿下制定出兵计划之始,便刺探到了具体的计划并将其泄漏给了西秦人,目的就是要让左立行失败,让二殿下主持的这一次军事行动大败亏输。其更险恶的用心就是直接将老皇帝气死,他好直接上位。”

    杨义嘶嘶地抽着凉气,这种事情,他连搭嘴也不敢了。

    “不过陛下英明,岂能被他这种小伎俩瞒过,没用几天,皇帝陛下便查明了案情。不过虎毒不食儿,更何况是我们英明的皇帝陛下啊!陛下没几天活头了,不想带着这个名头架鹤西归啊。所以这个罪名,是万万不能安到太子殿下的头上去的,这样才能保住皇室的颜面。”辛渐离淡淡地道:“所以,这件事情,便需要一个替罪羊,而且足够份量,理由充足。”

    杨义迷惑地看着辛渐离,不知道这事儿跟他有什么关系?

    看着杨义的神情,辛渐离提醒道:“你好好想想,我到安阳城来是为了什么?安阳城谁能与这场战事搭上关系,而且最有可能有出卖情报给西秦人。”

    听着辛渐离的话,杨义脑子中电光火石般的灵光一闪:“敢死营!”

    “不错,你当真是足够聪明,我这一次来,就是要将敢死营全部拿下,处死。这事儿,自然得着落到你身上,这也是二殿下的明示,办好了这件事,不但你过望的罪孽都可一笔勾销,以后荣华富贵自然也少不了你的。你这可是为皇室做事情!做好了,飞黄腾达,做差了,粉身碎骨。”

    杨义的脸唰地白了。

    “这是殿下给你的机会,希望你不要记他老人家失望。”辛渐离淡淡地道,起身站了起来。“你有一天的时间考虑,如果一天,没有拿出让我满意的方案,那我就去找找宿迁,看看他有没有办法?”

    “不不不,我一定能想出办法。”杨义大叫起来,如果由宿迁来做这年事,就代表着自己彻底完蛋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