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83.第83章 尽人事,听天命

    龙行虎步走到马车跟前,程务本双手抱拳,“老臣程务本,迎接公主回家!”

    一句迎接公主回家,顿时让车内的闵若兮热泪盈眶,这一段时间的酸甜苦辣涌上心头,鼻子里酸酸的,打开车门,弯腰从内里走了出来,看着老将程务本,倒如同在外头受了委屈的小姑娘看到家里的长辈一般,眼泪哗的一下便涌了出来。

    “程帅!”她哽咽着道。

    第一眼看到昭华公主容颜依旧,程务本便放下一半的心来,但一看到公主哭得稀里哗啦的,眼中顿时利芒一闪,抬眼看向远处的龙镶军方向,“公主,可是他们有无礼之处,要不要老臣替公主出一口气?”

    “不,不,我只是看到程帅,心生感慨罢了。”闵若兮摇摇头,“眼下时局,实在不宜多生事端。”

    “一切听公主吩咐。”程务本点头道。

    闵若兮跳下车来,却又转过身去,程务本一怔,接着便看到一个年轻的男子从车里钻了出来,尊贵的公主居然伸出手去,扶住了男子的肩膀,搀抚着他走下车来,“小心一点。”她柔声道。

    看到这一切,程务本不由得有些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程帅,这便是一路护送我逃出虎口的西部边军敢死营秦风秦校尉!”闵若兮看到程务本的眼神,不由小脸一红,小心地解释道:“秦风受了重伤,使不得力。”

    “哦,原来如此!”程本务作恍然大悟状,不过心里却是在嘀咕,即便是受了伤,公主也不是没有随行人员,这么如此不避忌,居然与一个年轻的男子共处一个车厢,而且行止异常亲昵,神态更是暖昧异常。

    他是千年的狐狸的成了精,自然不会去挑破这一点,只当没有看到。冲着秦风点点头,“左帅麾下第一悍将,早有耳闻,今天却是第一次见面,想不到竟然如此年轻,二十才刚出头吧!”

    面对着当今大楚统兵最多的一方大帅,秦风心里也是有些忐忑,抱拳行礼:“秦风见过程大帅!”

    刚刚弯下腰去,程务本已是伸出手去扶住了他,“不必多礼,秦校尉千里护公主归国,为国立下大功,程某要向你表示感谢才是。”

    这一扶之机,一股内力已是在秦风身上游走一遍,察觉到秦风体内的异状,饶是他见多识广,本身更是九级巅峰的实力,也是惊诧莫名地看着秦风。

    秦风苦笑,解释道:“最后一战,体内内息失控,人也昏了过来,本以为必死无疑,不想却又莫名其妙的活了过来,身体内还多了一股外来的内息,也不知是何人所为?”

    程务平恍然道:“原来如此,不过此人应当没有恶意,如果不是这股力量束缚住你体内失控的内息,只怕你早已经死了。你本身修练的功夫太过于霸道了,阳刚太过,失之偏颇啊!”

    “程帅高见。”秦风佩服地道,初次见面,就这样轻轻一试,立即便将自己的问题看了一个一清二楚,倒也不愧是天下闻名的高手。

    “程帅,您有办法治得了么?”一边的闵若兮立即关切地插嘴问道。

    看着公主一脸关切,紧张的模样,程务本却是爱莫能助地摇摇头:“公主,这个助秦风束缚住体内失控内息的人,功力远在程某之上,连他都只能做到这一地步,臣又哪里有办法?”

    闵若兮顿时失望之际,“原来连程帅也没有办法,我还以为到了你这里,就能想出法子来呢?”

    程务本一笑,“殿下,臣并不以武道见长,秦校尉这个问题非同小可,不过大楚也不见得就没有人能治?或者万剑门里高手能想出法子来。”

    闵若兮眼睛一亮,“程帅说得是,回京之后,我便带秦风去万剑门,不管怎么着,也得替他治好了这病。”

    程务本眯着眼睛看了看秦风,又看了看闵若兮,这两人的关系,怎么看怎么不一般啊,公主这可不是出于一般的对下属的关心。

    “公主,上京得到消息之后,皇帝陛下也是大为欢喜,内卫杨青将军带着御医,御厨一大帮子人日夜兼程到了昆凌关,现在正在关中等候呢,我们还是先进关吧!秦校尉的病,再慢慢想法子吧。”程务本笑道。

    “父亲身体还好吧?”闵若兮关切地问道。

    “皇帝陛下一切安好。”程务本点了点头,“公主,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还是请公主上车,我们回关再说。”

    “好。”闵若兮点了点头,“都快两个月了,与国内音讯不通,可真是愁坏了我。”

    转身,扶着秦风又登上车,看着两人亲蜜的模样,程务平眼中却闪过丝丝忧虑的光芒。上京剧变,太子殿下倒台,二殿下上位已是必然,皇帝陛下身体日渐恶化,杨一和去职,右相马向东升任左相,朝廷权力格局剧烈动荡,一场清洗已是必然。自己这个东部统帅,一向与太子殿下交好,只怕接下来,朝廷一稳定,二殿下就要向自己下手了。

    二殿下闵若英,一向是激进派的代表,主张以武力统一天下,目标自然是大齐,但作为东部统帅的程务本,与东齐交手多年,自然清楚东齐的实力,大楚虽然在杨一和这十几年的治理之下,养精蓄锐,国力大进,国力直追东齐,但也仅仅是追而已,与庞大的齐国相比,无论是兵力,还是国力,都要差得太多。守尚有余力,但如果想要主动进攻,无异于以卵击石,这也是程务本一向支持更务实的太子殿下的缘故。

    就程务本本人而言,对于两位皇子,并无个人感情之上的倾向,只是出于对国家战略的考虑,这才一直竭力支持太子殿下,只要能熬到太子殿下登基,一切便又能按照现在执行的国家战略,再平平稳稳地发展,只要大楚才好好地发展个十几二十年,而东齐又出点什么变故的话,方才是大楚伐齐的好时机,现在,的确不行。

    但西部边军的这一场惨败,却改变了一切。程务本到现在也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在太子殿下的主使之下完成的。为了彻底打倒二殿下,太子居然敢如此冒天下之大不讳,行此灭绝人性之举?

    程务本不相信。可来自内卫的杨青,带来的了完整的案情卷宗,却让程务本无话可说。就现在的证据而言,太子殿下根本辩无可辩,人证,物证,一应俱全。

    太子殿下,你怎么能犯这样的大错?我不是跟你说过,只要不犯错,别人就无可指摘于你,现阶段,什么事也不做,什么话也不说,才是上上之策啊!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你,只要一点小小的差错,都会被无限放大,更何况是现在这样错得无法原谅的事情。

    二殿下上台,自然是不会放过自己这样一个一直反对他的边军统帅的,二殿下要执行他的国家战略,肯定要剔除挡在他面前的一切障碍。程务本知道自己在东部边军的日子已经不多了,不过只在在一天,他当然要做好自己的事情。

    哪怕已经觉得无可挽回,程务本仍然言辞恳切地向皇帝上了一份奏章,直言眼下仍然以要守御为主。

    尽人事,听天命罢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