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76.第76章 婚礼

    新娘子穿着自己一针一线缝出来的嫁衣,坐在梳妆台前,听着房门之外传来的喜庆的锣鼓之声,已是哭成了泪人一般,边儿上,坐着她当年在楼子里最好的几个朋友。与她们比起来,她并不是最漂亮的,但无疑却是最幸运的。

    她的幸运,就在于他碰上了那个叫章孝正的男人,他的朋友们都叫他小猫。

    仅仅是一次的相遇,这个男人便慷慨地拿出了银子为她赎了身,将她带到这个小院子里。从此她便过上了最为普通的倚门望郎归的日子。男人是军人,一个月中能回来的日子有限,但只要在一次的时候,她总是曲尽温柔地让这个男人过得更舒服一些。

    她本是楼子里从小培养出来,棋琴书画样样精通,基本没有沾过粗活,但跟了这个男人之后,她挽裙下厨房,洗手从羹汤,男人不在家的日子,她连梳妆打扮都懒得去做,只是********地琢磨着怎样将这个小院儿布置得更温馨,更像家一些。

    是的,像家。

    她从来没有指望过能风风光光,堂堂正正的嫁给那个男人,只因为自己是一个青楼女子,年青貌美之时,自然有人捧着,呵护着,供养着,而一旦年老色衰,终归免不了黯淡的下场,这也是她们这一行最为普遍的命运。命运已经眷顾了她一次,她并不指望还会有第二次。

    更何况,男人是个有身份的人,是一个将军。虽然男人告诉她,他还不是将军,但在她的眼中,能指挥几千人的大官儿,怎么不是将军呢,即便现在不是,将来也会是的。这样的人,正妻必然是名门闺秀,怎么也轮不到她,所以他也从不奢望,现在能过上这种日子,她已经非常满足了。

    手粗糙了一些,腰也丰腴了一些,现在的她看起来也更像一个居家主妇了一些。她一直安于现状地生活着,直到那一天,男人提着刀,与他的朋友出了门,临走时的那一句话,将她彻底击晕了。

    巨大的幸福和喜悦之后,却是更大的恐惧。男人从来不说那些情啊爱啊的话,对她的关心和喜爱,更多的体现在行动之上。但那一天,男人突然说出了活着回来就会娶她。这说明男人这一去异常凶险。

    她哭了,很想告诉她,自己已经怀上了他的孩子,想求他不要走。但几年的生活,她深深的了解这个男人,绝不会因为这个而改变他的主意。如果自己说了,只会让她的心中更添一份牵挂,她虽然不懂打仗,但也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该帮的就是让男人无牵无挂的走上战场。

    不信佛的她,去买回了一尊观音像,日日在佛像之前祈祷着男人平安归来,坐在佛像前,她开始一针一线的绣着自己的嫁衣,以前她没有做,是因为她觉得自己根本不配嫁个这样一个男人。

    战争如期爆发了,十余万秦人将南阳城围了,城外难民如潮,城内流民如梭,她将自己关在屋内,哆哆嗦嗦地绣着自己的嫁衣,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喧嚣,多少次针刺破了指头,鲜血染红了嫁衣。

    她终于在惶恐之中度过了最艰难的日子,当她绣完最嫁衣的最后一针的时候,城内传来了巨大的欢呼之声,西秦人走了。

    城门开了,她却依然不敢出门。她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不知道男人是不是还活着。直到一天,男人特有的敲门节奏之声和那魂牵梦绕的声音响起,她像一只快活的小鸟一样飞了起来,飞到了门边,拉开了房门,不顾街头之上行人的侧目,投身到男人的怀里,紧紧地揽着男人的脖子,泣不成声。

    “我回来了,我要娶你!”男人说话,永远都是这样简洁有力。

    “红儿,大喜的日子,哭什么啊,你该高兴才是。”身后的两个女人搂着她的肩头,低声安慰着,脸上是抑止不住的艳羡之色,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她那样的好运的。

    “我就是因为高兴才哭。”红儿仰起脸道。

    锣鼓之声已经到了门前,屋里的女人用红盖头蒙住了红儿的头,将她扶了起来。外头已是传来咣咣的敲门声,“新郎来接新娘子啦!”粗犷的声音响起:“新娘子开门啦!”

    门缓缓打开,章小猫满脸的笑容,胸前被和尚套上了一朵大红花,手晨拿着一长段红绸子,这都是和尚掏摸来的。

    “乐起!”看到一对新人手牵红绸向着前堂走去,和尚开心的跟自个儿结婚一般手舞足蹈,跑前跑后的忙活着。司仪当得着实敬业。

    “一拜天地!”牵着红绸的一对新人望天而拜。

    “二拜高堂!”这一次拜得的却是供在桌上的两声灵牌。

    “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简洁明快的婚礼,颇有军人之风,三拜完后,这仪式便算结束了,不过小猫却没有带着新娘子进洞房,而是径直将新娘子揽了过来,伸手揭开了新娘子的红盖头。

    “小猫,这不合礼节啊!”司仪和尚大声提醒。

    小猫微微一笑:“今天在场的都是好朋友,好兄弟,却没有这么多讲究,红儿,来,我给你介绍,这位是舒大夫,多次救过我的命,是我的救命恩人。”

    女人裣裙弯腰行礼,舒畅微笑着侧身相让。

    “这个大喊大叫的光头,叫和尚,不过是个花和尚。吃喝嫖赌样样精通。”

    听到小猫如此介绍,和尚顿时拉长了脸,“小猫,可不带这样的,你在嫂夫人面前诋毁我的名声啊,这让我以后如何在嫂夫人面前做人。”

    野狗大笑,“实话实话而已,和尚,反正你的脸皮比城墙还厚,难不成还害臊么!嫂子,你便叫我野狗好了。咱们这些人,真名儿倒是没人记得,我们和小猫都是打出来的交情,那个阴沉沉的像别人都欠他钱的家伙叫剪刀,上一次你家男人就是被他打得爬不起来的。待会儿敬酒的时候,嫂子别忘了偷偷给他放点巴豆。”

    “嫂夫人好!”剪刀走上来,抱拳为礼。

    女人红着脸,一一向众人施礼。

    “各位,今天我让红儿与大家正式见面,以后她就是我章小猫的老婆了,今天,当着兄弟和我老婆的面,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小猫的脸色郑重地道。

    屋里安静了下来。

    “这一仗,西部边军没有了,我的追风营也没有了,我的心也冷了。今天我娶了媳妇儿,媳妇儿还怀了我的孩子,所以,我要正儿八经的过日子了,接下来,我会告别我的军人生涯,我将辞去官职,不再当兵了,以后就陪着老婆孩子过小日子了,请大家多多见谅!”小猫一揖到地,女人则是又惊又喜地看着他。

    众人先是默然,接着又都是理解的点头,小猫已经洗白了自己,他可以辞职,可另外三个,现在想要不当兵,便只能脱逃,但这样一来,却永远也无法洗白自己了。

    想起现在自己的境遇,众人又都是有些黯然,接下来的日子,还不知怎么过?

    “等秦老大回来之后,我们再说其它吧!”野狗拍了拍桌子,“如果秦老大不回来了,我是肯定要当逃兵的。这仗打得窝囊,憋气,再呆在这里,迟早被折腾死。”

    “今天小猫大喜的日子,说这些个干什么,来,喝酒,喝酒。”和尚高举着双手,“野狗,你不是千杯不醉么,让我看看人的本事。”

    “今天的正主儿是小猫,你们可别搞错了。”剪刀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难得的笑容,“不把小猫灌趴下,今儿个谁也不许出门。”

    “摆酒,摆酒。”众人一阵大呼小叫。

    (这章写得很满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