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26.第26章 不得不作出的牺牲

    山间,涧边,昭华公主从溪水之中捞起手帕,慢慢地擦去脸上的汗渍,在她的身边,只余下了不到十名卫士,而且其中,还有三名是左立行身边的亲卫,左立行返身去堵截李挚,将身边最后三名高手全都留给了昭华公主。

    郭九龄在不断地咳漱着,每一次咳漱都带出一抹令人惊悚的血红,昭华公主脸色亦是苍白无比,擦干净了汗渍,她盘腿坐下,试着主调运内息,十成之中倒是去了七八成。

    “公主,左帅对上李挚,能有几成胜算?”丁一将腰间的皮囊灌满了清澈的溪水,站起身来,眼睛却看着来时的方向,不无担忧,他是左立行的亲卫营校尉。

    昭华公主沉默半晌,却没有立即回答他,如果左立行能在与李挚的对决之中胜出,那他们这一行,就再没有任何忧虑,即便不可能改变战斗的结局,但有左立行的护送,他们也可以安然返回楚境,而一旦左立行失败,他们的形式就危险了。

    昭华公主没有回答丁一的话,是因为在她看来,左立行并没有多少胜算,如果左立行有信心,早在李挚开始追击他们的时候,就已经迎上去而不是在最后逼得没有办法可想才不得不孤独一掷。

    这一次大战的失败,损耗了左立行太多的精神,连场大战,虽然毙敌无数,但左立行自己的消耗却也一直没有缓过劲来,李挚选择的时机非常准,当他出现在左立行的视线当中的时候,正是左立行最为难过的时候。

    “我们走吧!”昭华公主低声说了一句,李挚紧追他们不放的原因,正是在自己身上,而左立行最后不得不去堵截李挚,也正是因为不能让自己被西秦捉住,只要还有一口气在,自己就绝不能落在西秦手中,否则,左立行就白白地作出牺牲了。

    看到昭华公主的反应,丁一的脸色又白了几分。

    一行人沉默地在崇山峻岭之中穿行,他们所行的方向并不是往安阳郡去的,在那条道路之上,现在密布着无数的西秦兵马,他们唯一可走的便是横跨落英山脉,进入东齐,然后从齐国取道回楚。

    问题是如果左立行输了,他们这一行,又岂会是那样容易的事情,跨越落英山脉,直线距离有数百里的路程,如果考虑到落英山脉的地势,真走起来,绝对要超过上千里路,这么长的一段旅程,志在必得的西秦人焉会容他们轻松走过么?

    远处,传来一声中气极足的长啸之声,一行人相顾失色,这必然是追击他们的西秦人发现了他们的踪迹,正在向同伴发出信号。

    丁一停下了脚步,紧跟着,他的两个同伴也停了下来。

    “公主,您一路保重。”丁一深深地向昭华公主行了一个礼。

    “你们?”昭华公主心如乱麻,看着丁一,眼中不自觉地涌上热泪,眼圈霎那之间便变红了,这一路之上,为了保护她,已经有无数的人倒在追击的秦军高手之下,而丁一现在想要去做什么,她自然是心知肚明。

    她想开口拒绝,可话到了嘴边,却又吞了回去,她明白,西秦人的目的就是拿住她,如果自己当真落到了秦人手中,先前的牺牲便全都白费了,而且那样,会给大楚带来更大的损失。

    “不知左帅现在安危如何?我等奉左帅之命护送公主,即便自己性命不要,也是要护得公主周全的,可是公主,现在敌人势大,我等亦只能阻得敌人一段时间,还请公主前路小心。”丁一再施一礼,与两个同伴,转身昂然而去。

    看着三人的背影,昭华公主终于忍不住热泪长流,“我会记得你们的。”她大声叫道。

    丁一三人没有回头,顷刻之间便没入到了密林当中。

    昭华公主不管武功如何高强,手腕如何高超,这一辈子她终是第一次走出京城,第一次见识到大军对垒之时的生死较量,那种人命如草芥的场景,给了她极大的震憾,而那些普普通通的士兵视死如归的精神,更是让她心神颤栗。她终归还是一个十八岁的,未当真经历过风雨的女孩,在一个个熟悉的人为了她悍然赴死之后,她觉得自己的心终于碎裂开来,看着丁一三人的背影,她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公主,我们走吧,丁一他们顶不了太久的。”郭九龄轻声劝道。

    与昭华公主一行人背道而驰的丁一三人在山道之上急速向前奔进了数里,在一片陡坡之上停了下来,几乎在他们停下的同时,坡下,出现了一个人影,紧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

    “三对三!”丁一笑看着两个同伴。

    丁一是七级高手,不管是在军中或者在江湖之上,都算得上一流好手了,毕竟八级九级这样的人并不多,宗师级的高手更是凤毛麟角,即便是大楚,宗师级的高手也不过廖廖四五人而已。

    秦军之中的大高手因为左立行的返身堵截而都停留了下来,追在前面的反而都是一些六七级的家伙。这也是丁一有信心为昭华公主挣取一段时间的原因。

    “我与廖世忠近攻,小刁,你远程掩护。”丁一取下了后背上的两支短枪,往中间一合,卡的一声,变成了一支长枪。

    左侧的廖世忠向前踏出一步,被丁一称作小刁的年轻人则取下背手的长弓。手指一挽,一支长箭已是出现在两指之间。

    两人沉默着向下冲去,下面的三名秦人也是毫不犹豫地迎了上来,两人冲向丁一与廖世忠,另一人则冲向坡顶的小刁。

    箭啸之声骤然响起,这一箭,小刁射的却不是冲向自己的秦人,而是丁一面前的敌人。向下疾冲的丁一根本没有担心身后小刁会不会误射中自己,长年在一起作战,彼此之间已经养成了绝对的信任,羽箭带着风声从丁一的脸郏旁飞过,刮得丁一脸庞阵阵刺痛。

    面对都会丁一的那面秦人显然没有想到这一箭竟然是从这个角度飞来的,他看到的便是丁一的脖颈旁突然就出一了一支羽箭,目标正是自己,顿时手忙脚乱。

    坡顶的小刁第二箭再一次射出,此时冲向他的秦人,距离已经不过数十步之遥,他却似乎没有看见对方。

    丁一跃起,长枪犹如毒龙出洞,波的一声轻响,破空而出竟然产生音爆,可见这一枪的速度。而就在丁一长枪出手之际,小刁的第二箭恰恰从丁一的两腿之间射来。

    丁一面前的秦人刚刚击飞了小刁的第一支箭,箭上的劲道即便是他也感到手腕一振,长刀挥动,舞起重重刀影,准备去封住丁一的这一枪,虽然此时已经落了后手,但他还是极有信心挡住这一刀。他看得很清楚,眼前的三个敌人,只有自己面前这个使枪的,功力大致与自己相当,剩下两个都要弱不少,只要自己支撑片刻,同伴获胜,局面立时便能逆转。

    但他没有想到,小刁第二箭射的仍然是他。

    听到箭风呼啸的声音,他的眼中闪过绝望的神我,是挨丁一一枪,还是挺这一箭,他需要马上作出决策。

    他选择了挡枪。

    小刁这一箭,准确地命中了他的丹田,他惨叫一声,沿着斜坡便滚了下去。

    丁一看都没有看他,一侧身子,厉吼声中,长枪侧击,与廖世忠合击另一个秦人,正大占上风的秦人立时便左右支绌,难以招架。

    坡顶之上,小刁的第三支箭再也没有机会射出,扑来的秦人已经到了他的跟前,同伴的惨叫让这个秦人勃然大怒,手中长剑一振,丝丝寒芒扑出。

    百忙之中,只能以长弓迎敌,崩的一声脆响,弦断,长剑继续前进,直插小刁胸膛,小刁只是侧了侧身子,右手疾挥向前。

    哧的一声响,伴随着敌人的痛呼。长剑没入小刁的胸膛,但小刁的右手羽箭却也插进了对手的左肩胛。

    秦人震惊地看着小刁,因为对手是能闪躲开他这一剑的,在计划之中,他将连绵不绝的攻势将小刁完全压制然后杀死,但小刁的反应,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他看到临死的小刁却在笑,看着坡下在笑。

    抽剑,小刁重重倒地,秦人回过头来,一颗心顿时凉了下去,坡底,武功最好的同伴躺在地上生死不知,坡中,另一个同伴也倒下,一个敌人正从他的身上抽出刀来,而使枪的那一个,一双眼睛正死死地盯着他。

    一个照面,秦人二死一伤,丁一三人一死一伤,廖世忠胸前挨了一刀,但他却同丁一一样,正恶狠狠地瞧着对手,一步步稳稳地向着坡顶走来,似乎胸前正在流的血是水一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