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15.第15章 嚣张、跋扈以及胡扯

    与林一夫一般无二,当昭华公主闵若兮,左立行等一众人等抵达敢死营驻地之时,都被挂在旗杆之上的那个人的模样惊呆了,闵若兮也是心中发冷,她想让秦风好好教训一下杨致这样的不知天高天厚的纨绔子弟,可万万想不到,竟然会是这种模样。从外表上看,已经完全看不出杨致的模样了。

    左立行的手有些颤抖,好像事情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之外,秦风下手太狠了。

    “放,放下来!”他声音颤抖地看着站在他面的和尚吼道。

    和尚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他不怕林一夫,可不能不怕左立行,林一夫说要宰了他,可能只是说说而已,但左立行说要砍了他,立即便会得到执行。

    “左帅,我,我不敢。”和尚嗫嚅着道。

    林一夫在一边冷笑道:“我先前让他放下来,他也不肯,说怕秦风揍他。”

    左立行瞪了一眼和尚,一挥手,对左右道:“去,把杨公子放下来。”

    “喏!”左右两兵亲兵大声应命,向着旗杆走去,但没走两步,便停了下来,因为守卫在旗杆之下的一百名大头兵手中的砍刀在这一刻齐唰唰地举了起来。这一下,所有在场的人都是被震惊到了。

    “你们想要造反么?”一名亲兵厉声怒吼道。“这是左帅的命令!”

    和尚偷偷往后退去,一步,两步,三步,尽可能地离左立行远一些,因为下一刻,左立行说不定便会拿自己出气。

    百人队列之中,一名士兵的声音传了出来:“我们不认得左帅。只认得秦头儿。没有秦头的命令,谁想走进旗杆,踩着我们的尸体过去。弟兄们,进!”

    “进!”百人齐齐怒喝,向前踏上一步,便是这一步,一股杀气便从这百人队伍之中开始弥散开来。

    左立行暴怒,秦风带的好兵,居然带得连自己也不认了。敢死营从来都没有省心的货,自己也任由得秦风在这里折腾,从来懒得管,只要敢死营能打硬仗便可,但万万没想到,这些家伙居然连自己都不认了。

    “秦风,我数到三,你还没有滚出来,我就杀光了你这些目无尊上的兵。一!”左立行的声音在营地上空如同天雷滚滚,一波接着一波地震响,旗杆之下上百名士兵如遭重锤一击,脸色齐齐红潮上涌,他们面对着左立行的暴怒,这霹雳般的吼声,是左立行夹杂着精纯真气的怒吼,这些小兵如果不是先前结成了军阵,这一声吼,便足以将他们震翻在地。

    “起!”队列之中又传来一声嘶哑的吼声。

    “起!”上百士兵齐齐嘶吼,铁刀高举过头顶,双臂蓄力,刚刚的颓势立时一扫而空。

    “扫!”撕吼之声再起。

    “扫!”上百柄铁刀齐齐胸前横扫,虽是空劈,但这一刀下去,前方包括左立行等人的衣袂毛发全都飘然而起,战马低鸣,竟是向后退去。

    这一下,不但是左立行,便是昭华公主与郭九龄等人也变了颜色。左立行是西部边军的统帅,更是南楚国内有数的高手,堂堂的一代宗师,这些普通的士兵居然单凭着一个军阵,一柄铁刀,汇众人杀气于一体,生生地逼退左立行,虽然众人并无防备,但这也太离谱了一些。这都是些什么兵啊,这个秦风是怎么磨练出这样一批怪物出来的。这只不过是百人而已,而敢死营中足足有二千人之众,假如这两千人列成军阵,一齐出刀,只怕是武学宗师也得避其锋芒了。难怪这些年来每提起西部边军,便必提敢死营。

    “好兵!”郭九龄脱口而出。

    左立行脸色难看之极,“二!”

    二字刚刚出口,前方密密麻麻的营帐之后,一个惊慌失措的声音已经传来:“左帅息怒,左帅息怒,秦风来了,秦风来了。”

    呼的一声,一个人影直接从一片营帐之后飞了出来,啪哒一声重重的落在地上,昭华公主大感兴趣地看着这位特立独行的校尉,如果说以前对这位校尉只是耳闻,在左立行的帅帐之中又见到了这位校尉的嚣张,现在,则是真正见识了这位校尉的跋扈了。

    副帅来了,连面儿也不肯露一个,直接气走了,主帅来了,还得先给一个下马威才肯露面,有这样的下属,真不知是左立行的幸还是不幸。

    秦风看起来很年轻,比左立行麾下绝大部分校尉都要年轻得多,一张脸谈不上英俊,但却轮廓分明,犹如刀砍斧削,这种面相,是典型的主杀伐的一种。

    落到地上,不是先向左立行等人行礼,而是先回头望着那百多名士兵咆哮:“干什么,想造反啊,认不得左帅啊,滚,滚,都给我滚远一些,一群不长眼睛的牲口,你们这是想要我的命啊!”

    哗啦一声,刚刚还杀气滔天欲与主帅左立行来个对决的百多名士兵瞬间作鸟兽散,顷刻之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这速度,再一次让众人瞠目结舌,也让左立行脸色更黑。

    “左帅,这帮龟儿子就是欠揍,回头我替您教训他们。”秦风谦恭地低头,向左立行行礼:“你今儿个大驾怎么到我这儿来了,这可是两年来第一次呢,敢死营上下与有荣焉。”

    “嘿嘿,我能不来么?”听到秦风的开场白,左立行老脸一红,敢死营是西部边军军功着著的一支部队,这****的居然说老子两年来第一次过来,这让昭华公主听去了,只怕对自己映象立刻要下跌一个档次,平时老子没事儿来你这里干什么,受气么?想到这里,语气不由更是不善了,“连林副帅来都给你的人赶走了,你的面子好大啊,副帅来了都见不着你。”

    “林副帅什么时候来了,我怎么不知道?”秦风一脸诧异,“和尚!”

    和尚立刻屁颠地跑了过来:“秦头,林副帅是来了,不过那时您不是晕了么?”

    “我就算晕了,你不能拿一桶冷水把我泼醒么?”秦风怒道:“你你你,居然把林帅气走了,简直无法无天。”

    林一夫在一边咳漱了两声:“我不是被气走的,我是听说秦校尉被气晕了,想着见了也不能说事,所以自己走了。”

    “林副帅大人大量,秦风这里先谢过了,改天必然登门谢罪。”秦风连连拱手。

    左立行这边越听越不是味啊,哦,林一夫这一表态,便是宽宏大量,接下来老子要是追究你,是不是就成了睚眦必报,心胸狭窄的小人了。

    “你真晕了?”他冷冷地道。

    “是,左帅,真气晕了,被人打到门前,连军旗也被斩断,能不气晕么,别说咱们敢死营了,就是放眼整个西部边军,那个营旗被人斩断过?”秦风一脸正重地道:“怒气攻心。”

    “怎么这会儿又醒了?”

    “左帅虎威啊,他们在我耳边大叫一声左帅来了,我就被吓得激凌一下醒过来了。”秦风一本正经地道。

    后方,郭九龄连连摇头,闵若兮眼中尽是笑意,而她身后,两个随行侍女已是尽力将头再低一些,实在是忍不住笑了,真是没有见过这样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统兵将领。

    “我在你心中,就有这样的威风?”

    “自然是有的,末将在您的麾下也有六年了,您的虎威那是浸到了我的骨头里的。”秦风道。

    “那好,现在我命令你,马上将杨公子放下来。”

    “放下来那是没问题的,不过左帅,此人断我敢死营营旗,不知左帅要怎么处置他?”秦风脸上笑意仍在,不过语气已经开始变了。“这事儿,可不仅是我敢死营上上下下看着呢?”

    左立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正想说话,身后脚步声轻响,闵若兮已是走了过来,站在左立行的身侧。

    “秦校尉!”闵若兮身子微微前倾,柔声叫道。

    “末将见过公主!”秦风立刻后退一步,双手抱拳,躬身一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