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督军

690.第687章 富贵兵团

    自松江发出的火车,沿津浦路一路北上,直奔济南。山东社会风俗调查科的七成力量,都被临时派遣出来,沿途明查暗访,确保火车安全。要知这列火车如果出了什么问题,整个共合的经济,怕是要发生一场巨大变动,影响力,未必比扶桑的关东大地震小多少。

    头等车厢内,除了正元的女董事长陈冷荷以及戴安妮、杜小小两名重要助手,尚有数十名衣冠楚楚的富商同行。这些人,差不多囊括了整个东南的顶尖富豪。其中既有民族资本的佼佼者,也有与洋行打了多年交道,自买办起家的新兴富豪,甚至还有两名金发碧眼的异国银行家。

    这些人在各自的省份,都被尊为财神,南洵四象八牛中,就有两象五牛列席。在自己的地盘,皆能呼风唤雨,不管是筹粮又或是筹饷,都离不开这些人的帮衬。

    各位手握兵权的大帅想要练兵,就得靠着这些人支持,于政坛、军界,这帮富翁都有自己的关系或是代言人。两位异邦人则是扬基花旗、旗昌两大银行的代表,其地位更非同小可,连共合官员,也要看他们的脸色。

    可是今天,包括两位扬基银行代表在内,所有商人无一例外,都在言语或举止间,不露痕迹的恭维着陈冷荷,尽量拉近与她的关系。这其中,陈冷荷个人的魅力固然占一定比重,但更重要的原因,实际还是在他们此行的目的:分蛋糕。

    在潍坊会战期间,这些商人或是捐款或是捐物,更组成商业联盟,对扶桑金融业展开狙击,让扶桑商人在东南地区采购军需的计划破产。乃至组建义勇军入鲁作战,他们也出了不少力量。像是那支松江的洋兵队,就是这帮商人出钱并找门路品拼凑而来。

    现在战争结束,他们也到了该收获的时候,胶东的恢复建设,以及普鲁士退出后,留下的大量矿藏、铁路股份,就是这些商人的目标所在。

    经济低迷,生意难做,山东这笔大单子,保守估计也有几千万。那些矿产的价值,就更是难以估计。恢复建设的工程,肯定会以招标的方式,决定具体的承建方。富翁们私下里已经达成协议,在这次竞标中,大家要联手行事,绝对不能自己砸自己的价。一定要通过这笔生意,把损失的财富都补回来。

    在路上,中国商人已经就各自承包的领域,达成了初步共识,大家或组联盟,或划分领地,确定不会自相残杀。下一步,就是如何对付山东本土商人的问题。

    孟思远、邹秀荣夫妻,是这些商人最有力的对手。他们肯定不会参加价格联盟,偏生又有大帅金兰手足这个优势,跟他们竞标很难有胜算。要想对抗这对夫妻,就只能用大帅的枕边人。

    众人或是恭维,或是套交情,努力的把双方关系拉近为多年世交,目的只有一个,让陈冷荷明白,自己这些人,和她是同一战壕的战友。即使是赵家姨太太,也得为自己的家人乃至亲族考虑一下,该争的东西,总是要争。只要合作可以达成,属于她的一份好处,不会少一个子。

    一向在商场上进退自如,表现出色的陈冷荷,今天的情绪显的有些恍惚,敷衍的态度很明显,大家都看的出来。寻了个机会,陈冷荷叫上安妮与小小,直奔了卫生间。来到里面,连忙从随身的皮包里翻出化妆盒,对着镜子打扮着,还颇有些焦虑的问另外两人

    “你们看一下,我的妆怎么样?”

    戴安妮笑道:“我的冷荷姐不管打扮不打扮,都是最美的。你是东南第一美财神,怎么变的这么没自信了?和姐夫分开几个月,就害怕自己人老珠黄了?”

    “呸!再这样说,当心我回头收拾你。”陈冷荷笑着瞪了她一眼“话不是这么说,最近为了山东的事情,我一直没有睡好。人的精神差,脸色就难看。他身边……现在一定围绕着很多年轻的女孩子,这次他厉害了,打赢扶桑人的大英雄。每天给他写求爱信的女孩都不知道有多少,如果没有点危机意识,是很容易被人取代的。”

    杜小小不服气道:“姐夫怎么可以这样?冷荷姐为他筹措军饷,准备资金,恨不得一个小时当三个小时用。他倒好,不但不领情,还去外面勾三搭四。要是他敢嫌弃你,我就去骂他。”

    “得了,你这个小笨蛋,骂人也不会骂,到时候不疼不痒骂几句,什么用都没有的。”陈冷荷摇头微笑,又叹了口气“能为他做些事,我其实很开心。你们想想,这次打赢扶桑人,我们也是出了力的,这说出去有没有面子?一想到我嫁给的是共合最年轻的元帅,打赢扶桑人的大英雄,我就有点后怕。如果当初我就这么逃婚了,是不是就错过了一个最好的丈夫?所以现在为他做点事,我很开心的。当然,要是有一些不知死活的女人要凑上来,跟我抢丈夫,我也不会饶了她们。我很厉害的,你们也知道的哦。我现在把自己打扮的漂亮些,就像是打架以前,要带好武器一样,这都是为了赢做的准备。”

    “好好,我们都晓得你冷荷姐最威风了,白相人嫂嫂都不如你凶,松江小阿姐么。”戴安妮与陈冷荷既是手帕交,又是磨镜子的关系,胆子也就大。说笑几句,又用手指指外头“那些人,怎么办?”

    “我管他们去死!”陈冷荷哼了一声“我只是按冠侯电报里说的,把东南的有钱人带到山东去。至于生意怎么谈,那也是冠侯做主,我不介入。居然想要收买我?简直不知所谓!这次山东花了这么多钱,恢复建设虽然不能省,但每一分钱都要精打细算,他们还想要发国难财,简直是做梦!我这次到山东,就要长住一阵子,正元,你们两个要费心。”

    杜小小笑道:“冷荷姐,你终于决定要生BABY了?你这么漂亮,生的孩子一定也很可爱,到时候一定要给我抱。”

    “恩,我决定好了。我这次要在山东住很久,至少要住一年。如果有特殊情况,时间会更久。听到冠侯在潍坊一线指挥的时候,我每天都睡不安稳。一闭上眼睛,就梦到他被枪打中。我已经决定了,不管怎么样,这次我也要放下工作,陪在他身边,给他生个孩子。也许还不止一个……那些内宅的女人,都在努力的生孩子,我也不会输给他们。”

    戴安妮摇头道:“冷荷姐,你原来不是这样的,你以前可是很反对女性以生孩子,守着老公转为人生目标的。将来,你会不会还要找丫鬟来邀宠、固宠?”

    “会啊,到时候你第一个逃不掉!”

    三人笑闹做了一团,良久之后,才从卫生间走出。商人们再次围拢过来,努力游说着陈冷荷。陈冷荷的脸上,洋溢着甜蜜的笑容,随着火车离山东越来越近,她脸上的笑容就越盛。富翁们心情也因此而变好,想来是冷荷太太终于想通了,决定跟自己合作,以她的美貌此事一定能成。只有戴、杜两个女孩心里有数,这个笑容,跟车上的富翁或是社会贤达都没关系,只和车站里那个接站的人相关。

    接站的,除了赵冠侯,还有就是简森太太以及四恒的锦姨娘为代表的山东财政代表。孟思远、邹秀荣则以山东总商会的身份,迎接这些来自东南的同行。

    一如拳击手搏斗之前,总要先行礼一样,生意场上的敌人,此时却先要谈笑一番以示礼貌。等到礼貌性的寒暄结束,商人们却发现,陈冷荷和赵冠侯都失去了踪迹。

    在接待厅的密室里,久别重逢的热情,吞噬了这对男女,以及他们身上的衣服。良久之后,陈冷荷才借着电灯的光亮上下检视着赵冠侯的身体

    “让我看看,你受伤了没有。我在松江,每天晚上都在做噩梦,每次都梦到你中弹了,然后吓醒。那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并不是合格的爱国者。我支持葛明,支持为了国家民族流血牺牲。在整个会战期间,我在松江不遗余力的奔走,鼓励着青年到前线搏杀。可是当自己的最爱,为了国家民族而拼命时,我却希望他可以回来,离开前线,回到我身边。你说,我是不是很虚伪?”

    “不,你只是很正常而已。我们大家都是普通人,当然会有这样的想法,没有这样的想法,那就不是凡人,而是圣人了。你不是圣人,我很高兴。说真的,我也一直在担心你。扶桑人跟你争航线,用了些卑鄙手段,炸了我们两艘船。这没什么,炸就炸了,一点钱而已不叫事。可是如果你有了什么闪失,那可是万金难挽。我都想好了,你如果真受了伤,我就亲自到扶桑去,就算拼个同归于尽,也要叫扶桑尸堆成山,血流成河。”

    “不许说同归于尽!我知道,我嫁了一个好丈夫。我不会让你冒险,所以我一直很注意自己的安全。扶桑人也不敢在松江租界里乱来,所以我始终没什么意外。就是我们的工厂和仓库受了损失,但总算防备的充足,没出大乱子。”

    陈冷荷在松江宣传与扶桑打经济战争,也遭遇过几次扶桑人的刺杀。如果不是赵冠侯手下一个排的特战队,始终在暗中担任护卫,安危也难预料。过程中的惊险,并不是一两句话就可以描述,但是陈冷荷依旧努力的,把过程介绍的有惊无险。总之自己没受伤,又何必让丈夫为自己担心,更何况是去扶桑拼命?即使这话只是骗一骗自己,她也觉得高兴。

    “扬基的那两个银行家,是自己找上门来的,不知道为什么,也会对山东的建设有兴趣。现在泰西各国,经济都很紧张,想有从洋人银行贷款,是一件困难的事。扬基虽然经济情况略好一些,但是也没阔到可以随意挥霍的地步。想要找他们贷款,都是一件难办的差事,没想到,他们会主动放款。我总觉得,这里有其他的问题,但是却猜不出他们的真实用意。又看他们不像有恶意,就把他们带来了。”

    “冷荷,从你在松江了解的情况看,扬基人对我国是什么态度?”

    陈冷荷想了想“扬基人高深莫测,始终不肯就泰西战争问题明确表态,总是摸棱两可,奉行孤立主义。他们的总统,一直在呼吁双方尽快停战,回到谈判桌前解决问题。对于正直我了解不深,按照租界里一些上流社会人物的看法,扬基如果出兵,肯定会支持普鲁士。从这个方面看,我们袭击了青岛,肯定和扬基是敌对状态。但是从正元的业绩看,却又并非如此,扬基跟我们始终保持正常的商业往来,没有特殊针对过我们。”

    赵冠侯点头道:“我想,他也不会故意针对我们。一个统一泰西的大国,不符合扬基的利益。所以他要么不出手,要出手,也是站在协约国一边。根据我从扬基那得到的消息,他们实际,也是和协约国站在一起。但是国内也有强大的亲普鲁士势力,所以暂时不方便出战。他们是在等机会,等一个可以获取好处,自己又损失不大的机会才会出手。这次来,估计也是谈生意的。”

    陈冷荷笑道:“你如果参加松江上流茶会,一定是贵妇们最喜欢的那种人,侃侃而谈,见识过人。”

    “这么说?你在茶会上遇到过这样的家伙?告诉我名字,我立刻带人去砍死他。”

    “野蛮……社交场合遇到所谓的才俊越多,却越觉得,当初自己差点错过了最好的。这次我要长住山东,你赶,也赶不走我。不过我不想到内宅去,我们就去济南的别墅,等到生了孩子,我再回去。”

    “这好办,你真的决定生孩子了?那我可要多用点力气……”

    就在两人即将再次陷入近身拼刺状态时,房门忽然被推开,冷荷尖叫了一声,才发现进来的是简森。

    三人行的事都做过了,简森对这种场面并不会害羞,反倒是笑着看看陈冷荷“我听安妮向我介绍,你做好了生孩子的准备。真该死,我原本也打算趁这段时间要孩子的,现在,不得不把计划延后。总要有人在你生孩子期间,管好银行的事,只有我代劳了。”

    “随便你好了,反正正元的最大股东也是华比。如果你就是为了这个进来,现在可以走了。”

    “哦?什么时候开始,你的胆子也变的这么大了,这可真是让我刮目相看。之前,就连三人一起的时候,你也是那么的……羞涩。现在的你,倒是成功吸引了我的兴趣,等冠侯忙碌的时候,我想我可以跟你多交流一下……好了,我来是来通知冠侯,扬基的那两个人要找你。他们不是什么银行家,而是为正府工作的秘密人员,他们有生意和我们谈。你是现在过去,还是告诉他们等两小时?”

    陈冷荷问道:“他们为什么不跟我说这些?”

    “很正常,他们的上级,秘密从我这里购买青霉素,却不需要从你那里贷款。”

    赵冠侯一笑“让那两个扬基佬等下去,亲爱的,把锦姨娘也叫过来,让我们享受一下这难得的重聚时光。至于生意……那是做不完的,不必着急。我们先开个财政会议再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