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6.第1126章 决战前夕之诛仙祭!

    穿越了空间,穿越了时间,溯游在时空长河之中,江晨如一道流星飞坠,重回昔日故地,在此生最难把握的一战到来之前,他要解开心中的牵挂。

    流云飘散,山峦在望。

    江晨飞速下落,下方,就是此界风云大势之所在,古往今来,无数次正魔大战,天地浩劫,俱都牵系在此:

    青云山!

    过往大战的一幕幕,那个令他魔心悸动的人..........此时此刻,犹在心头,若隐若现的画面,幻灭前沿,一切一切,好似就在昨天一般。

    他不是魔,魔却是他!

    江晨下意识的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悸动,向着青云山飞临,就在他即将越过通天峰之时,心中一动,快速降落,直直朝着通天峰后山的一座奇古楼阁飞去,那里.......正是青云门的祖师祠堂。

    在那里,江晨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强者气息,他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狂猛的透发出了自己的元气波动,向着那祖师祠堂涌动而去。

    祖师祠堂内,一道静坐的青年身影顿时被惊动,脸上神色大变的同时,猛然立身站起,他惊疑不定的看向窗外。

    “张小凡,亦或者鬼厉,故人相见,不打算请我喝杯茶吗?”

    突如其来的话语,蓦然浮现的身影,江晨看着眼前满脸惊骇的青年,陌生又熟悉的过往记忆,纷纷浮现心头,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戏谑笑容。

    “啊!”

    惊骇莫名,难以言说,鬼厉,亦或者张小凡,猛然往后退了数步,靠在祠堂内的贡案上:“魔主........江晨?!”

    “呵呵......”

    一声轻笑,江晨脸上的戏谑之意更浓:“是我,许久不见,没想到你还记得我啊!”

    看着眼前满身血煞的大魔,纵然张小凡如今修为精进,已然达至不可思议的地步,也不由得满心惊骇:“你........没死........”

    “哈!”

    江晨伸手一捋额前染血长发:“说起来,你勉强也算得上是我的弟子,你应该很清楚,修为到了我这样的境界,便是想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张小凡脸色渐沉,眉宇之间,凝现一抹坚毅,虽是难掩心中惊悸,但他还是出声问道:“消失百年,再度出现,你来青云山,有何目的?!”

    “百年?纵然时间流速不同,也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吗?”

    闻言,江晨不由得为之一愣,但很快,他就回过了神来,笑着应道:“放心。我不是为了报复而来,也不是为了毁灭世界,那些过往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我今次来,仅仅是想看看老朋友。”

    “你.........”

    张小凡感觉到了江晨与往昔的不同,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般。

    江晨却饶有兴趣的问道:“碧瑶那个小魔女呢?”

    “她带忆晨回狐岐山探望幽姨去了。”

    下意识的一声回应,张小凡随之惊醒,苦笑着道:“忆晨是我和碧瑶的孩子。”

    “这很好。”

    江晨没问当初青云山大战之后的事情,已经发生的事情,多说无益,而他此番前来,也不是为了这些琐事。

    眼见着江晨确实不像是为寻隙报复而来,张小凡紧绷的那口气总算是松了开来,下意识的抬手擦了擦额上的冷汗,随后,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道:“走,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是她吗?”

    闻得张小凡言语,江晨心头蓦然浮现出一道身影,白衣如雪,冷如冰清,一时间,心头千愁万绪,一起涌现。

    “她一直在等你。”

    张小凡说着,疾步走出祖师祠堂。

    江晨无言,默默地跟着后头,两人俱是修为惊人之辈,须臾片刻,便就来到小竹峰,其间未曾惊动任何人。

    山风吹过了青翠竹林,带起了阵阵竹涛,在空谷幽林中回荡着。

    此时,已是深夜,小竹峰内一片安静,张小凡带着江晨直往望月台而行。

    望月台,乃是小竹峰上最有名的所在,与青云山通天峰上的“云海”、“虹桥”并列为青云六景之一的“望月”。

    与大竹峰一样,小竹峰后山也是遍布着茂密的竹林,但与大竹峰后山上的“黑节竹”不同,小竹峰上盛产的是另一种奇异竹子.......泪竹。这种竹子颜色翠绿,竹身细长,比一般竹子少了近一倍的竹节,但竹质坚韧之极,号称天下第一,普通樵夫都无法砍断。但泪竹最著名的地方,却是在竹子翠绿的竹身之上,遍布着一点一点粉红色的小斑点,宛如温柔女子伤心的泪痕,极是美丽。

    而小竹峰的名字来历,也是由此而来。

    至于望月台,其实是个孤悬在半空中的悬崖,除了后半部与山体相连,大部分都悬在高空。据说当月色明亮的夜晚,月光会慢慢从山下升起,缓缓爬上望月台,而在月光完全照亮望月台的那一刻,也正是月正当空的时候。

    望月台最美丽的时候,月华清辉会突然灿烂无比地洒下,从光滑的望月台岩石上倒射开去,顷刻间照亮整座小竹峰,那一刻站在望月台上的人,几乎就像是站在仙境中一般;更有甚者,传说当一甲子方才出现一次的满月之夜那天,竟会让人觉得自己站在明月之上,令人无限向往。

    据张小凡所说,这过往的百年中,陆雪琪便时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此对月舞剑,而今晚,正是满月之夜。

    “望月台就在前方,你自己去吧。”

    在接近望月台的地方,张小凡忽然停下了脚步,昔日木讷呆笨的少年,如今早已成为震慑天下的神州第一强者,经年风雨,百年修持,心智自然也非一般。

    “多谢。”

    江晨越过张小凡,独自向前。

    往前,山路两旁的竹林愈加茂盛,饶是江晨闹动的心绪,但走在这条小径上,听着道路两旁竹涛不绝于耳,仍是忍不住心底为之一空。

    不知道雪琪她是不是也是因为这种感觉,才特别喜欢这个地方呢?

    江晨默默前行,半响之后,终于踏上了望月台,抬眼望去,只一眼,便就望见那个熟悉的白衣身影,此时此刻,正静静地伫立在横空而出孤悬崖边的巨石之上,无尽深渊里山风呼啸不停的吹来,她身上的白衣也随风猎猎飞舞。

    天琊就插在她身旁的地上,静静散发着淡蓝色的霞光瑞气,映着天上明月,散发出一股难以言说的孤寂伤怀。

    孤寂的剑,孤寂的人,孤寂的夜,月光下,酝酿着一段久年沉淀的思念,萦绕心中的........不知是爱,还是恨?

    她就这么一个人,在这夜深无人的时分,在僻静无人的地方,慢慢地,张开双臂,前方,就是无边的黑暗,仿佛天地苍茫。

    风这么急,冲入怀里像是要把人扯碎一般,脚下的黑暗蠢蠢欲动,从不知名处伸出黑暗的手,缠住她的身躯,想把她拉入深渊。

    只是她竟是痴了一般,默默凝望着,风吹着她此刻单薄的身体,就像是,黑暗中飘零的百合花。

    “呛啷........”

    一声锐响,在黑夜里突然响起,远远回荡开去。

    天琊神剑出鞘,在黑暗里绽放出灿烂的光芒,白色的身影随之腾起,在半空中接住天琊,凛冽的山风席卷而上,伴着那白色身影,在望月台上,开始了美丽的剑舞。

    秋水如长天落下,化作无边银河,在纤纤素手中婉转腾挪,在黑夜里欢畅奔流。时而冲天,时而落地,时而化作银衣流光,眷恋那绝世容颜;时而又散作漫天繁星,闪闪发亮。

    她就在这望月台上,深深咬住了唇,闭上了眼,身子仿佛随风飘荡,如飘絮,如冷花,舞出了这世间凄美的身姿。

    她化作白色浮光,用尽了所有气力,脸色那般苍白,仿佛还看到淡淡汗珠,可是她竟然还不停下,也许身体倦了,才能忘却所有!

    “叮!”

    轻轻的一声脆响,天琊神剑缓缓地从手中落了下来,那锋锐的剑锋根本无视坚硬的岩石,如刺雪一般,无声无息地刺进了石头之中。

    灿烂而美丽的白色身影,渐渐低伏,黑暗悄悄涌上。

    谁在黑暗中,低低喘息?

    夜风冷冷吹来,将她一身如雪白衣,轻轻吹动,鬓边,发丝早已被吹乱,乱了一池春水,乱了一颗仙心,只有那最深沉的悲伤,兀自在夜风之中悲鸣。

    江晨静静的看着她的背影,那个熟悉的背影,抬起的脚步始终不敢落下,不敢轻易往前一步,他没有踏出这一步的资格,他终究不是自己的心魔。

    就这般沉默着,他的眼中似乎有某种复杂的情绪,眼光也闪动不停,半晌之后,他才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叹息。

    “唉........”

    寂静深夜中,这叹息来得如此突兀,霎时间,山中疾驰的夜风,猛然停止不动,天上的皎皎明月,也变得黯淡失色。

    蓦然起身,回首,她如惊幻梦,映入眼中,赫然一道熟悉又陌生的身影,曾无数次在梦中见到,而现在,就在她的眼前,一时,不由得为之一愣。

    “是你吗?”

    如月下仙子,她一步一步走过来,来到江晨身前,伸出一只手,颤抖着,抚向了江晨的脸颊。

    她是那么小心翼翼,害怕眼前只是梦幻泡影,她稍稍一用力,所有的一切,就会破碎,消失不见。

    手掌触摸脸颊,熟悉的温度,熟悉的气息,仿佛惊醒了江晨森藏心内的魔,霎时,瞳孔中血色翻涌,莫名的愫念衍生,让他不自禁的呢喃开口呼唤:

    “雪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