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7.第1107章 闹海,杀劫!

    封神有记,娲皇宫中灵珠子,因逢天地大劫,犯了神仙杀戒,被女娲娘娘投入凡间,落入入殷氏腹中。殷夫人感而受孕,足足三年零六个月,生下一颗肉球,被李靖仗剑破开,蹦出一个稚龄小儿,右手套金镯,肚腹上围一块红绫,被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收为弟子,取名作哪吒。

    这一日,哪吒独自外出,到海边游玩,因把控不住一身神力、以及伴生的两件先天灵宝,搅乱东海,惊动了水晶宫,惹得东海龙族大怒,巡海夜叉李艮和龙三太子敖丙先后上来探查,一言不合,均被哪吒打杀当场。

    好一场热闹的闹海大戏,江晨看得津津有味,却并未有半点插手之意。

    龙子身陨,东海龙王敖广自是悲愤之极,当即找上门来,训斥了一通李靖,而后便要告上天庭,欲诛杀李靖满门。奈何被哪吒寻太乙真人讨了计谋,隐身在南天门外,阻拦住敖广,一番羞辱。敖广奈何不得哪吒,只得找老实巴交的李靖撒脾气,拂袖而去。

    李靖无奈,又听哪吒搬出师门玉虚宫来,自己也是道德之士,明白玄中奥妙,那玉虚宫乃是圣人门庭,仙神圣境所在,却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轻易招惹的,当下也不再多言。只是,却不曾想哪吒这不安分地主儿,才不过半日,便把陈塘关城楼上的震天箭射了出去,杀了骷髅山白骨洞中石矶娘娘的童儿碧云。

    这石矶娘娘可不比东海中那条老龙,好歹也是截教门下弟子,一身法力也是极为深厚。见了震天箭上翎花下的李靖名讳,登时找上门来。

    李靖好歹一番分说,承诺找回射箭杀人之人才得脱身,果不其然,又是哪吒所为!李靖怒火中烧,拿了哪吒就去了骷髅山见石矶。哪吒果然顽劣,还没见到石矶,就用乾坤圈又伤了彩云童儿,石矶怒不可遏,收了哪吒的法宝,哪吒见势不妙,先撤了,石矶随后赶来,一路往乾元山金光洞而去。

    两人踩离开,江晨就闪出身来,见地上脸色惨白的彩云童子,轻轻一笑,取出一枚金丹,用甘露化开,涂在被乾坤圈打中的地方。不过片刻。彩云童儿便就神采奕奕,站起身来向江晨道谢:“多谢大仙救命之恩!”

    “无妨,本座与贵教通天道友乃是故交,倒是不好看他截教门人无辜丧命。”

    江晨摆了摆手,当即破开空间往金光洞飞去。等他赶到时,正听到太乙真人那段至为经典的话,“哪吒乃是灵珠子下世,辅佐姜子牙而灭成汤,奉的是元始掌教符命。就伤了你地徒弟,乃是天数。你怎言包罗万象,迟早飞升。似你等无忧无虑,无荣无辱,正好修持。何故轻动无名,自伤雅道。”

    一句话说完,石矶顿时心头火起,当下口中一声怒喝:“你怎敢大言欺我,道同一理,怎见高低?”

    两人交战数合,太乙真人果然不愧是阐教最为杰出的十二位入室弟子之一,虽然因沾染杀劫不能突破混元真仙,但一身神通却不差分毫。先收了石矶的八卦龙须帕,而后祭出九龙神火罩,就要将石矶罩在其中。

    江晨见状,却是决意要救下石矶。毕竟,不管怎么说,他才刚刚让人族与截教结盟。再加上他与通天教主之间的交情不浅,却是不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通天的弟子死在自己的面前。哪怕,他此时此刻并不为人所知。

    之所以要救石矶。不在于她对截教、对人族来说有多么的重要,也不是江晨就跟她关系熟络对她有好感。原因很简单,只是因为石矶无辜,这次杀劫,完全是哪吒一手招惹出来的,她很冤枉。

    心念一动,就见虚空一颤,一道玄黄之气奔涌,瞬间化作长虹,轰然一声,击破了九龙神火罩的防御。

    见得机会,石矶身上光华一闪,已然脱出了九龙神火罩地范围。一双妙目中满是惊恐,这九龙神火罩庞大地威力,刚才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她已经感受到了,绝对可以将自己轰杀。劫后余生地感觉,死里逃生的恐惧,让她都有些失神。

    太乙真人看见那一道击破了九龙神火罩的玄黄之气,心中不由得暗叫一声可惜,待要收回九龙神火罩,却发现那一道玄黄之气盘桓如龙,光芒绚丽缤纷,紧紧的吸住了九龙神火罩,任凭他连施法术,却毫无反应,不由脸色一变,“那位道友驾临,缘何阻我阐教行事?还请现身一见。”

    江晨好歹也是跟鸿钧道祖同辈的大人物,号称太古第一禁忌大神,更在三清圣人之上,却也不好自降身价去与太乙真人为难,当下只隐于九天之上,只是这太乙真人说话,动不动搬出阐教来,叫他颇为不喜,“阐教就是这般行事的吗?”

    不见来人,摸不清楚对方底细,太乙真人当下只得强硬的回应道:“石矶恃强欺凌我门下,我不过是警告她而已。”

    “你这小道士当真不愧是阐教高徒,这一手颠倒黑白、妄言是非倒是比你的修为强上许多啊!”

    江晨高居九天之上,言语之间,丝毫不掩饰那一份调侃跟蔑视,飘忽的像极了天上的云气,变幻莫测。

    太乙真人脸热如烧,恼羞成怒:“阁下到底是什么人,你莫要自恃法力高强,便来羞辱与我,羞辱阐教!”

    高天之上,云气翻涌,朗朗大笑,传递下来:“太乙小道,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真是滑稽可笑。适才你不也自恃法力,欺负人家截教门下。你如此护短,好好的一颗苗子都让你骄纵成这个样子,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可笑阐教一向自夸根行深厚,资质上佳,也不过如此。今日本座便是欺负你了,你又能奈本座如何?!”

    “可恶!”

    虽然不知道对方底细如何,但是,闻得此番言语,太乙真人哪里还忍耐的住,当下口中一声大喝,手上射出一线白光,粗有杯口大小,如夭矫的白龙,九龙神火罩上红光猛然间暴涨,窜起的赤红光芒如跳跃的火焰,伸缩吞吐,灼灼逼人。

    罩内的九条上古神龙齐齐怒吼,释放出无与伦比的庞大火力,焚天煮海不在话下,掀起无边热浪,欲要吞没一切。

    这九龙神火罩乃是元始天尊擒杀了九条上古神龙所炼制,每条神龙都是远古神龙一祖遗留的正宗五爪神龙,而且都是精修离火一道的龙族,每一个都有不逊于太乙真人这等大罗金仙的修为。

    远古龙族,都是不可想象的疯狂存在。再加上元始天尊以玉清仙法祭炼,不可谓不强劲,凭借此宝,让太乙真人在整个阐教中都是顶尖的存在。

    只是若要充分发挥其中这些神龙的妙用,使用者非得有超越这些神龙几倍的功力不可。所以对修行之人来说,有时候超越自己能力的法宝反倒不是在自己手里最为厉害的法宝。但是越是顶尖的法宝,越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毕竟,天地辽阔,世界广大,但细数下来,也就那么多厉害的法宝,虽然仙人可以炼制,但毕竟先天法宝更能牵惹人心,虽然后天法宝比先天法宝更厉害地也不在少数,但只因为天地之间诸大圣人手中最厉害的,流传于洪荒之上的传奇中,那些曾经不可一世,笑傲大千的绝世强者。他们凭借的,也无一不是先天之流的灵宝,这才导致洪荒之上从者无数。

    法宝难求,纵然知道自己目前运用不得,也是费尽心力的要得到,现在不用,难保自己日后使用不了。要是自己日后能用了却没有,可就连争得机会都没有了。

    太乙真人虽然发挥不了九龙神火罩的全部威力,仍旧是威力非凡。九条神龙各自吞吐烈焰,似乎要炙烤一切地真火熊熊而出,就连远处的洞壁都纷纷龟裂,站立在一旁的石矶跟哪吒都只觉一股热浪扑面而来,长发为之焦卷,不禁骇然失色。

    仅仅是旁观尚且如此,那么身在局中、首当其冲的江晨又该会是怎么样的感受,承载的会是多么庞大的力量!

    “太乙小道,这九龙神火罩果然威力非凡,可惜明珠投暗,落在你手。若是元始天尊知道,怕是也会后悔将这等神物交待与你吧!”

    无尽云空之中,江晨淡淡然的话语缓缓传递而下,随即,赫见那一道玄黄之气扭曲转动,如同一条庞大神龙,翻搅风云色变,虽然仅仅只是江晨外泄的一缕玄黄之气,但威能强大,依旧不是常人可以想象,压制的九龙神火罩节节败退。九条上古火龙齐齐痛吼嘶鸣,身躯卷缩摇摆,蜷曲舒张。

    见状,太乙真人只是不言,心中恼羞之意迸爆如潮,充盈胸中,一张仙气盎然,飘扬古朴的脸容都因为全身法力急速运转,血气翻滚而绯红一片。两条臂膀上地道袍更是高高的鼓荡起来,玄光怒舞,气浪奔走,全身都被厚厚的一层白光笼盖起来,霓霞在头顶上翻滚激荡,旋转不休,形成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漩涡,漩涡之上忽然又浮起了万朵金莲,随着金光洞内的狂风摇摆,浮沉不定。

    “螳臂当车,自不量力,还不撒手么!”

    一声轻喝传来,如闷雷滚滚,在几十丈宽阔大小的洞内回响,太乙真人浑然不理,只是催动法宝,全身上下汗出如浆,一身道袍尽皆湿透,脸上神色由赤红转为酱紫,满脸的执著坚持。

    江晨见对方不理,拼死挣扎,心中忽然有些不忍,微微动念,玄黄之气豁然翻卷,化作一条夭矫腾挪的神龙,往前一冲,强行迫退了九龙神火罩。

    “噗!”

    难挡巨力,太乙真人当胸如遭雷击,轰然爆退,身形在空中跌宕起伏,重重地撞在背后的石壁上,一口鲜血愤然喷出,脸色也变得惨白无比,心中更是惊骇莫名:他堂堂阐教十二金仙之一,竟连敌人的面都没见到,就这么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