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4.第1104章 世界大碰撞,羽帝战元始!

    森森话音落下一瞬,肃杀之意漫卷而来,正欲遁走的赤精子顿时惊骇无比的发现,自己竟被一股庞然大力笼罩,生生定在原地,再也动弹不得分毫。

    羽帝冷然笑道:“也别说我欺负你们,咱们且先问问那两个孩子,他们愿意拜在谁的门下?”说话间,径自转向殷郊、殷洪兄弟二人:“好教你们知道,我名号羽帝,乃人族圣地太晨宫护法,与闻仲师父还算熟识,不知你二人可愿拜在我的门下?”

    闻得此言,殷郊、殷洪顿时双眼一亮,心中大喜,若说满朝中,纣王最怕的是谁,那无疑便是闻仲了,闻仲不但是三朝元老,更是当朝太师,手握兵权,又有先王所赐的打龙金鞭,曾经还是纣王的师父,和那首相商容一文一武。

    广成子暗叫一声不好,也不多说什么,传音赤精子赶紧带二人走,自己却祭出翻天印,半空显化,如天柱再现,峰峦重岳,携无穷威能,径直打向羽帝。

    赤精子在广成子祭宝之时,终于爆发一身大罗金仙顶峰的修为,勉力突破了羽帝的封锁,驾云带着殷郊二人逃走,转瞬便就消失不见,只余下空中隐隐传来殷郊和殷洪二人那句:“我二人愿意拜在羽帝门下。”

    眼见广成子二人竟敢公然抢人,羽帝心中一怒,对天上万丈大小的翻天印看也不看,抬手一掌劈出,霎时之间,掌力奔涌,将翻天印生生托在半空,另一只手微抬,顿时涌出一股庞大吞吸之力,将被赤精子带着已经跑出数千里之遥的殷郊和殷洪二人摄了个正着,伸手一拽,立时便将二人生生拽至战车之上。

    翻手一掌,微微一晃,澎湃掌力脸面汹涌,将翻天印刷的倒飞而回,骇的广成子直欲吐血,翻天印乃是不周山断石所炼,其重何止万钧?竟然被区区一掌就打了回来,怎能让广成子不为之震惊?

    羽帝可不管广成子这时候有什么反应,只是转过身来,看着被他摄回来的殷洪、殷郊二人,微微笑道:“你二人可愿拜在我的门下?”

    殷郊和殷洪急忙点头,羽帝哈哈一笑,刚要催动战车将二人带走,却见空间一阵晃动,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带着无尽的怒气:“要将这二人带走,需得先让本尊同意。”话音未落,虚空一颤,就见元始天尊坐着九龙沉香辇出现在场中,广成子二人大喜,连忙齐齐上前朝元始天尊施礼请罪。

    元始天尊心知此事怪不得二人,摆摆手让二人退下,转眼看向羽帝,羽帝自然是丝毫不惧,当即回声喝问:“天尊这是何意?”

    元始天尊满脸怒意难掩,口中冷然道:“把这二人留下,再向广成子二人请个罪,你就可以走了。”

    “哈!”

    一声轻笑,羽帝眉头怒挑:“要我向那两个废物请罪?天尊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元始天尊大怒:“既然如此,今日贫道就代太晨宫主教训教训你,好叫你知道,什么是圣人之威,不可侵犯。”说话间,只见他手中光华闪动,三宝玉如意无声浮现而出,一股浓郁神华之力顿时弥漫开来,充斥虚空天地。

    羽帝眼瞳一缩,继而心中大怒,这元始天尊口中说是教训自己,却将一身杀伐之意扩张爆散,分明是想借此机会打杀自己,想到这里,他当即大步踏出战车,手中赤光闪耀,一根古朴战矛凭空显化而出,正是他仗之以横行天下的湮灭战矛!

    “吼!”

    异兽嘶吼,拖拽着战车破空离去,对阵元始天尊这样的天道圣人,他可不敢有半点分神,因此,还是让殷郊、殷洪兄弟退远一点比较合适。

    元始天尊一身无上圣威,催开九龙沉香辇,离地二尺有余,祥云托顶,瑞彩千条,朵朵金莲簇拥,光华闪耀,掌中轻托着三宝玉如意,向前走来。随着元始天尊的缓缓前行,一股沉闷的磅礴压力弥漫开来,无形有势,迫的周围疾风呼啸,往来反复不断,激荡回旋!

    “好一个元始天尊,今日正要领教圣人之能!”

    羽帝狰狞一笑,湮灭战矛在手,凌空踏步向前,周身自有一股庞然气势爆发,好似那来自太古之前的战神,苍茫古朴,屹立如山。

    “殷郊殷洪,天意所定,乃我阐教三代弟子,你不知天意,不尊圣人,逆天而行,实属恶念临头,死不足惜!”

    口中淡漠出声,元始天尊当下手一抬,掌中三宝玉如意光芒照耀寰宇,携着无边的威势,如飞云走电,闪烁周天,轰然砸落!

    羽帝双目精光隐隐透射,将手一拖,湮灭战矛横空飞刺,径直迎向了三宝玉如意,血色光芒照亮了万古永恒,锋芒所向,雄力爆发,顿时撕裂虚空,震荡九幽,浩然如同天河倒倾,滚滚奔涌朝前。

    “轰!”

    至极一击,轰然交迸,纵然因为顾忌不远处的朝歌城,两人的力量已经有所收敛,但还是震荡的周围虚空几欲破裂,剧烈摇晃!

    元始天尊因为顾忌羽帝手中的湮灭战矛威力,怕自己的三宝玉如意受损。攻出去的十分力量倒有大半用来保护三宝玉如意,因而与羽帝交击碰撞的时候,竟是难以抵御,吃不住的倒退数步。

    “蹬、蹬、蹬……”

    天道圣人威仪,岂是等闲?羽帝纵是混元大罗金仙,也被生生震退了十余步,踏的虚空破裂,口中却是哈哈一阵大笑,道:“元始老儿,休要拿你那套说辞来诓我,所谓善我者为是。恶我者为非,人心天道,不外如是,既然你能以大欺小,那你阐教的弟子也不一定就死不得!”

    口中如痴大笑,手上连连不停,湮灭战矛时隐实现,锋芒流转吞吐,一股股毁天灭地一般的气息滚滚涌动。在湮灭战矛的纵横催动下,化作一道道恐怖的力量洪流,催山裂石,充塞霄汉!

    “哼!”

    元始天尊看似不屑的哼了一声,但心中却是已经把羽帝视为劲敌,轻轻一抬手,一道耀眼光芒在他的掌中绽放,却是一面三角小旗,黄橙橙,上面绘着山川大地,乃是传说之中的先天五方神旗之一的戊己杏黄旗,但见那小旗当空铺开,瞬间膨胀开来,化作一片遮天大幕,弥盖乾坤,笼罩八方!

    羽帝湮灭战矛破空突击,虽是威力无匹,但想要攻破先天五方旗这样专主防御的顶级先天灵宝,仍非一时可为。

    元始天尊拂须而笑,哧道:“小小护法,真当你是太晨宫主吗?你还差的远呢!”说话间,但见他将五指朝前一伸,微微一拢,手上有雷火闪动,但见雷火一现,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化而为无穷无尽,滚滚蔓延开来。

    “元始天尊,休要废话,天道圣人又如何,除了尊上,我无所畏惧!”

    羽帝狰狞一喝,气势完全铺展,再冲九天云霄,他无比强大,浑身璀璨,背后一对羽翼神圣无暇,屹立在半空之中,高高在上,来自天外异域的仙帝至强,初步展现其超然世上的无敌气韵。

    但同时,他手中的战矛却跟其风采有些不相符,太凶悍了,血色矛锋,散发妖异之光,像是可以吞噬人的神魂般。

    它发出的赤光,刺目之极,如同血色的骄阳横空!

    湮灭战矛,又名弑帝战矛,曾在完美世界,便就刺透了一位准仙帝的眉心,绞杀其神魂,最终致他殒落,而在降临洪荒世界之后,也曾多次刺穿混元强者,过往的征战中,更击杀过一位混元大罗境强者,是以,无论是在过去,还是在当世,亦或是未来,它都是天下最凶兵器之一!

    天穹之上,风起雷鸣,无尽无穷的深紫色混沌雷火从天而降,如同一条条愤怒咆哮的巨大神龙,闪耀着灼目的耀眼光华,盘旋舞动之间,连连砸落。

    “轰隆隆………”

    惊天动地的巨响之中,无上雷法,弑帝战矛,两股磅礴巨力撞击,顿时雷火交织,漫天风雷闪烁,震荡九天,威势浩浩荡荡,瞬息之间绞碎虚空,席卷怒翻!

    广成子二仙见状,不由得为之骇然失色,早知道太晨宫护法皆有着深不可测的大神通,没有想到,竟然强横到了这般地步,眼前这羽帝,竟然能够凭借一己之法力,与自己的师父抗衡!

    “可恶!”

    眼见羽帝战力竟如此彪悍,元始天尊一声怒喝,接引天道法则之力入体,顿时,他周身气势节节暴涨,一股浩瀚无边的磅礴压力弥漫压抑,缓缓波荡涟漪翻卷,三宝玉如意光芒大涨,耀眼刺目,卷动着无边的神光滚滚起涌,轰然砸落!

    巨大的玉清仙光浩荡席卷,奔腾不休,宛如一头来自太古混沌的鸿蒙凶兽,咆哮着碾压滚动,将周围的澎湃的力量都泯灭,疯狂的涌动向前,奔腾浩荡,朝着羽帝吞没而来!

    “诸天万古,凌空一羽!”

    羽帝冷喝相对,背后一双羽翼初展,双翅扇动间,激发出无穷威能,神圣光芒浩瀚,凝聚成两道劈天之刃,一击,划破了天地宇宙!

    “砰!”

    力量洪流,吞天噬地而来,全都打在羽帝身上,但他不管不顾,手中湮灭战矛携弑帝神威,猛然刺在元始天尊左肩之上。

    “噗嗤!”

    圣人法体,顷刻遭破,圣血抛洒长空,凄艳绝美。

    羽帝亦口吐帝血,一时间,双方竟是两败俱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