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1.第1091章 夺宝大战

    青莲重宝,鸿蒙之根,超越了先天四大灵根之上的造化至灵,诱发诸天大神通者强势争夺,顷刻间,烽火点燃,大战顿起!

    几只破空而来的大手,几道纵横破空的剑光神虹,毫无顾忌的破空席卷而来,轰然之间,就在巫支祁头顶不远处悍然交锋。

    “不妙!”

    巫支祁心念一动瞬间,鸿蒙之根微微一颤,顿时青光如炽,青色云烟宛若天河倒悬一般倾泻下来,冲击四方虚空,掀起浩瀚洪流,跟冲撞上来的余波风浪生猛的撞击一处。

    “轰隆隆.........”

    巨力撞击,伴随着一阵接连不断的大响迸爆,震得天塌地陷,各处空间不住摇颤,各种天地元气乱如煮粥,形成一片浆糊,破碎的虚空满目尽是漆黑。

    与此同时,诸神交战的余波如利箭密雨一般四面乱射,暴走地能量,灵气都带着强大无匹的杀伤巨力,在这片空间之中四下冲突,上冲云霄,原本如墨汁般翻滚地乌云被冲散成丝丝缕缕,天上星辰如水的光华流泻下来,柔和荡漾。

    往地面倾泻而下的能量也是强横凶狠,先是万里之内的洪水波涛,在激荡之下往更远处流去,隐隐可见几万里之外的一片平原上有点点灯火,显然有人居住,奔走的洪水似下山猛虎,出涧蛟龙,蜿蜒铺散,沿途的高山峻岭,不论是高耸入云还是宽广浑厚,都被激流冲垮,山峰崩倒,大地裂开,波涛中有大如山岳的碎石,摩擦碰撞的沙砾,就往人烟之地冲泻。

    眼见就要毁灭一方生灵,突然之间,洪水波涛之前出现了一道身影,但见其周身黄绿光芒璀璨。就如一点火星,在铺天盖地的滔滔浊流之前站立,也不躲闪。

    观战的众多修士或是三人一伙,或是五人一帮。一边联手发出修习的本命玄光,躲避抵御冲撞而来的暴乱灵力,一边盯着几万里之外的那点光华,心中都是一个念头,这人难道活腻了,想要找死?

    洪水本身并不厉害,虽有亿万顷,但在强大的修士看来,跟静流溪水也无甚区别。但这股洪水乃是被诸多大神通者的法力强行震荡而成,其中蕴含的力量之强大,不是可以轻易接受的。

    众人目光汇聚,只见那人身上黄光闪动,身后左右的大地好似流水一般泛起了一阵巨大的涟漪,虽然肉眼可以看见波动,但大地本身并没有任何震荡,尘沙不起,只有最为纯粹的大地元力聚拢,集中在那一点黄光身上。

    黄光之中,绿光也是暴涨几分,黄光冲起万丈高下,之上现出一棵托天巨树。顶天摩云,上下碧绿烟云缭绕,如云霞般飘渺灵动,氤氲成雾。绿光冲起,有几万丈来高,又倒泻而下,跟黄光一合。成为一道宽有几百里绵延宽大的光幕,洪水浊浪携天地巨威而来,撞击在光幕之上,倒卷起几百丈高下的浪头。

    “人参果树?”

    在场的人都不是什么平庸之人,众人看见那一株灵光闪烁、绿云缭绕的托天巨树,哪里还不知道来人的身份,当下都不禁为之一声惊呼,“地仙之祖,镇元子!”

    镇元子右手引动一股黄光,就地一划,脚下平原冲起有千丈来高,形成一道屏障,如山峦峻岭一般,横亘在洪水之前。

    滔天洪水虽然势大,但毕竟只是被苍龙、冥河诸人的法力余**波助澜,如今被人参果树崔成的光幕一挡,冲击的力量减弱,隆起的山峦上地气涌动,浑厚无比,便挡住了如崩倒山岳一般的洪水。

    “哈!诸位道友争相前来除妖,真是好兴致,倒是让得贫道平白得了一分功德。”镇元子说话间,脚踏虚空,如闪电穿越虚空,转眼就来到跟前。

    而就在镇元子出手阻拦洪水的须臾片刻之间,场中变化忽起。

    诸天大神通者强势一击碰撞,四散的余波上冲云霄,下彻洪水,中击观战修士,冲上九天的余波震散了乌云,消散在天地之间,重归为灵力,撞击众人的余波被众人或是挡下,或是避开。倾泻而下的余波先是逼迫驱净了洪水,仍旧势头不减。轰撞在大地之上,其法力之强横,也足以裂开大片地土地,将一大块大陆都洪荒之上拔起,就如洪荒巫妖大战时毁坏洪荒一般。

    只是,洪荒大地毕竟不愧是盘古大神所化,开天之时,曾有玄黄之气强化天地,受到震动,顿时浮现而出,如同大雾一般,飘忽游荡,虽然稀薄,却是坚韧无比,强横的法力被其一裹一收,也散化消泯,归做灵气元力,重回天地之间。

    巫支祁距离诸神征战的中心最近,虽然靠着鸿蒙之根挡下了余波,但浑身却如筛糠一般抖个不停,法力更是消耗一空!

    毕竟,他虽掌控有鸿蒙之根,但这些出手的人修为神通实在是强他太多,几乎每一个都不是他能够抗衡的存在,若不是众人心有顾忌,都自己留了几分力,只怕这一个照面之下,巫支祁就得彻底交代在这儿,形神俱灭,真灵也别想逃脱。

    几只大手跟剑光神虹稍稍一退,立时又围拢上来,诸位大神通者一击失手,更见恼怒,再出手时,手上都暗暗又加了几分力,还未逼近,便衍生出无边威压,巫支祁身处正中,感受这迫体而来的强大力量,心中一叹,闭上了双眼。

    “嘿,看来大家都认真起来了,那本座也要动真格的了!”

    见得此况,江晨终于不再保留,一声冷喝,体内的力量第一次完全爆发而出,先天戊土之力如同涛涛江海,转眼之间,铺就了半边天空,将一切虚空严密封锁,轰然一击,强势迫退元始天尊、通天教主、准提道人、紫微大帝、冥河老祖、雷神苍龙以及神秘黑袍人。

    七位大神通者,不是天道圣人就是混元大罗金仙,但此时此刻,面对一个江晨,却不由得为之同受震撼,顿时各自饱提法力,一道道的恐怖神光,在瞬息之间,冲破虚空限制,直上高天。

    “冥河老祖,你我好久不见,今日道左相逢,正要一较高下!”

    就这么一刹那光阴,镇元子已经阻住奔涌的洪水巨浪,跨过几万里的虚空来到跟前。镇元子目光闪动,紧紧盯着冥河,满含悲怒,此刻冥河老祖虽然正跟江晨对峙,无暇他顾,仍旧感觉到一阵发凉,不由紧了紧后背。

    “太晨道友,你且与其余几位道友交流,冥河老祖就交予贫道如何?”沉声开口,镇元子言语之间,一股莫名的肃杀弥漫,卷起风云浩荡。

    当初万寿山外,妖族血海围杀红云,致其身死。

    江晨早就知道,妖族帝俊、太一、鲲鹏三人既死,镇元子早晚会向冥河老祖报仇,当下淡然为之一笑:“既然道友盛情,那就先与冥河道友论论昔日恩怨吧。”他说话间,自有一股庞大力量勃发,于无声息间,便就将冥河老祖逼了开来。

    眼见着冥河老祖就在眼前,镇元子当即口中怒哼一声,右手上黄光一闪,两蓬黄尘涌起,漫天都好似起了一场大雾,遮掩了整片天地,黄尘涌动旋转摩擦,夹杂着无数地戍土神雷,齐齐向冥河老祖轰击而至。

    “好个镇元子,你也与我来为难!”

    冥河老祖见状,当即一声冷笑,修罗旗当空展开,无边黑气奔涌,杂着数不清的黑色砂砾,如滚滚长河东去,倾泻的淋漓尽致,又演变出无数玄妙的变化,穿过黄尘向镇元子缓缓的流淌过去。

    “从你当初害死我红云好友开始,今日一战,便已无可避免!”

    镇元子怒声相向,浑身真力爆冲元极,人参果树依旧高挂在头顶上,千丈高下的树身绿色烟云倒倾下来,被镇元子秘法引动,冲进漫天的黄尘中去,强势无比,已经被涌动旋转地黄尘阻住来势的黑气、砂砾经绿光一冲,齐齐溃散,聚拢不起来,只剩点点砂砾射出微弱的黑光,死死的被黄尘裹住,静静的悬挂在虚空中中。

    “也罢,今日老祖就跟你了断昔日因果!”

    冥河老祖也不是怕事的人,当下抬手之间,修罗魔刃再现,锐利锋芒横空一扫,虚空之中划出一道巨大的裂缝,携无尽凌厉杀意,豁然冲进漫天黄尘之中,得了这道刃芒助力,那漫天黑气、砂砾又自挣扎,掀起黄尘动荡,风云齐涌。

    镇元子见状,口中当即便是一声冷哼,手上用力,人参果树光华绽放,黄云翻涌更盛先前,化作无边云浪烟霞,不由自主地来回旋转起来,绞成太极之形,黑气、砂砾只微微一动,便又停了下来。

    几乎与此同时,江晨一人独面元始天尊、通天教主、准提道人、紫微大帝、妖师鲲鹏以及神秘黑袍人,大战终于掀起,只见江晨足下一步踏出,山摇地晃之间,先天戊土之力狂涌而出,一时玄黄剧变,大地隆动,拔起六条巨大地龙,逆冲九天,直扑六大高手,竟是要以一敌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