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0.第1090章 鸿蒙之根!

    “哗啦!”

    遭遇重击,巫支祁从天而降,落进滔滔洪水之内,但他却不怒反喜,三光神水搅动滚滚浊浪,在水中来去如电,分开水流,不顾一切的钻进自己的水中府邸之内。

    失了巫支祁的踪影,水面上踏波而立、正在僵持的众位大神通者都是一阵惊恼,齐齐展开法力,紫微大帝与元始天尊顶上云光急速旋转,就如一个硕大的黑洞,不断吞噬洪水浊流,神秘黑袍人翻手之间,顶上无名神书开合之间,脚下洪波冲起,顿时便如万川归海一般被吸纳进书中。

    伴随着众人施为,那不断滚荡汹涌的巨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泯下去,水位都降低许多,露出曾经的堤坝来。

    雷神苍龙本就是水中之祖,一声长啸,万丈巨龙真身,裹着无尽雷霆电光,一头栽进洪波中,神念铺天盖地的展开,循着巫支祁的一点气息追踪而去。

    冥河顶上冲起漫天血影,飘忽不定,密密麻麻的遮住了一方水域,腥臭扑鼻,血肉模糊,共计四四亿八千万之数,按人四万八千毛孔之数,搅动血云魔光,也纷纷扎进水底。

    血神乃是冥河采幽冥血海幽冥阴煞之力,穷亿万年时间所炼化身,血海不枯,血神不死,只要有一丝幽冥轮回血海之气,纵是亿万里之外,血神就能贯通三界,返回血海,在血海之内,除非顶级大神通者,就算是混元金仙,都杀灭血神不得。

    准提道人手中七宝妙树神光暴涨,通天教主一剑劈分,神光剑气破空,直将脚下的滔天浊流生生劈分开来、露出河床,依旧强势无比,不断向前推进,河流洪水往两边回缩,河床越来越宽,越来越大,看得观战的许多洪荒修士咋舌不已。

    唯有江晨背负双手、站在一旁,但看众人施法,袖手旁观,只有那一双灼灼的眼,静静的等待着他最佳的出手时机。

    而这个时候,作为引发了这场大能战争的巫支祁,却是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老巢,他匆匆开始水府的禁制,他深知来人不仅众多,而且各个都是实力远在他之上的大神通者,这水府禁制虽然是自己多年苦功加持,厉害非常,但也只能吓唬一些没见过世面的普通仙神,完全蒙骗不了外面那些大神通者,更遑论抵挡。

    穿过几道弄堂,进入自己平时修炼的静室,巫支祁双手连掐几道印诀,一阵黄光闪过,静室内多了一道侧门,巫支祁推开门,跑进其中,迎面而来的乃是以大片园圃,其中有不少的药草,在园圃中央赫然是一根奇异长藤,青光璀璨,光华跳跃不定,正是无上天地灵根,造化神奇之物。

    没有半分耽搁,当下巫支祁双臂上绚光鼓荡,三光神水铺天盖地,跟那奇异长藤连成一片,随着他的不断催动,那奇异长藤直直飞在空中,化作九丈长短,丈六高下,青光氤氲闪烁,仿似轻烟淡雾缭绕,径直落进泥丸宫中去了。

    “这些人,不是天道圣人,就是天地之间最为顶级的大神通者,如今一起到来,明显是冲这无上天地灵根而来,哼哼,我一身高超法力。三光神水都是源出于此,岂可轻易与人!说不得。今日要拼死一搏,度过去,就是天高海阔,渡不过,哈,大不了飞灰湮灭!”

    巫支祁正自乱想,就觉水府突然之间起了一阵剧烈的晃动,自己加持在水府上的无数禁法齐齐闪动,光华像乱箭一般四下乱窜,激荡起地水风火,汹涌威猛。

    “轰隆隆........”

    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巨响迸爆,水府内十几根五金之精铸就的梁柱坍塌崩倒,上面的一些加固的禁法尽数粉碎消泯,水府顶端都落下了半边,洪水从四面涌进,府内的无数明珠玛瑙都被浊浪卷起,不知随波流到哪里去了。水府后边园圃内的奇花瑶草,怪树修竹,统统被水浪淹没,被水中漩涡牵引拉扯。然后渺然无踪。

    见此情形,巫支祁哪里还不明白,是那些大神通者强行攻进来了!他不由得为之大惊失色,慌忙飞起身形。就看见顶上的水流渐渐分开,然后卷成一条十里粗细的水带冲在空中,隐没在几个大神通者的身后,水府也露出形体,完全裸露在空气中。

    所有变化都在瞬间发生,先是苍龙跟冥河血神发现府邸,两人联手破了水府上漫布的禁制。那些依托天地灵根布下的禁法虽然厉害,却也抵挡不住两个混元大罗金仙的强势轰击,不过转眼,那足以震慑仙神、横行洪荒的禁制就被破去了大半,强大的法力余波将水府内的梁柱的都震塌了。

    就在洪水灌进水府内的时候,准提道人与通天教主分开的水流越来越宽大。那水府也从水下转为露天,现出形状,紫微大帝、元始天尊以及神秘黑袍人各自汇聚法力神通吸纳洪水,直将无边大浪平复在转瞬之间。

    水府刚刚露出,就见一股庞大的先天戊土之力从天上急冲而下,重重轰击在府邸之上,水势既已没有,强大的力量倾落,劲风呼啸,激荡起河底的泥沙乱飞狂舞,弥漫天地。本就破烂不堪地水府哪里还禁得起这狂猛一击,顿时化为乌有,建筑水府的五金之精、赤铜紫金、神铁玉石尽都在强大的力量之下消失不见,仿似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尘沙飞扬中,显现出巫支祁的身影,赫见他头顶之上,悬着一根奇异长藤,绽放出耀眼青光,如同烟云一般将他笼罩起来,层层叠得,饶是倾泻而落的先天戊土之力厚重非常,竟然也没能伤到他分毫。

    “嗯?!”

    虚空之中,一声声沉吟响起,几位天道圣人与大神通者,全都目光灼灼的盯着巫支祁头顶上的那根奇异长藤,恨不得立刻就将之据为己有。

    “原来,当初那嗜血魔神所言非虚,这个世上竟然真的有这种东西存在,造化玄奇,鸿蒙之根!”

    这一刻,便是江晨也忍不住的为之呼吸一阵急促,因为,这正是造化青莲缺少的那至关重要的一部分!

    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才只大罗金仙境界的巫支祁就能够凝练出如此厉害的三光神水,大败三教七位法力不在混元真仙之下的精英弟子了,更明白,对方为什么能够挡住自己这具化体浩瀚如海的强大力量。只是,到底还是可惜了,如此无上灵根,却是明珠投暗,这巫支祁得了这东西千万年,只知道借助其精进法力,不知其中诸多妙用,到底是散门小户,土鳖之极。

    鸿蒙之根,顾名思义,其诞生于无尽鸿蒙混沌,是凌驾于先天四大灵根之上的大道灵根,比之混沌灵根还要神秘莫测,或许,论及威能,或许比不上盘古大神的开天斧,但其造化神妙,不可言说。

    在场众多大神通者与天道圣人,都知道这是超越了先天四大灵根的存在,但却唯有江晨一人清楚,这玩意儿可以即便是在强者如云的唯一真界,也是稀世罕见的至宝,因为它蕴藏着衍化大道神妙的纹理,可以助人直通大道道主境界!

    不过,即便不如江晨知道的多,众位大神通者与圣人也都知道了,这是一株超越了先天四大灵根的无上宝物。

    想想那地仙之祖镇元子,灵根之源流,圣人之下,诸般修士敬仰万分,不仅仅是镇元子自身法力高强,更是由于他拥有灵根人参果树。即便在这个牛人横行的远古洪荒大陆,镇元子也是名垂一方,声动于世。

    四大灵根之一的人参果树尚且如此,更遑论是超越了四大灵根存在的天地之根,众人看着巫支祁头顶上的那根奇异长藤,不禁都有些失神。

    冥河老祖目光闪灼,盯着天地之根,余光不由自主的瞟了一下江晨,想起自己昔日的惨白,又是气愤又是恼怒,心中怒火翻滚,再也忍受不住,连忙抖开修罗旗护住自身,修罗旗上涌出朵朵玄黑色莲花,将冥河护了个密不透风,血神也冲回自身,悬立在冥河顶上翻滚的血云之中。

    功体爆发,强势直冲极限,漫天血云翻涌之间,赫见冥河右手一抓,漫天汹涌滚荡的血色波涛“哗啦啦”响个不停,顶上的血神也张口一吐,一团斗大的血雷压进血海之中,血水稠密猩红,化作一只方圆万顷的大手,当头就向巫支祁抓了下来。

    眼见着冥河老祖率先动手,雷神苍龙口中一声长啸,龙吟之声惊动漫天风云,万丈真龙之身融入自身,瞬间雷霆电光大作,催发神光呼啸破空,携天地巨威,向巫支祁压去。

    元始天尊也不落后,顶上云光晶芒万丈,冲出自身,也化为一只清光缭绕的巨大手掌,其中还有一股隐晦的混沌气息波动,虽然并不明显,但是,可怕的威力显现,竟是还在冥河老祖与雷神苍龙二人之上。

    准提道人这位夺宝专家自然不会无动于衷,就在身旁众強出手之时,他挥手之间,七宝妙树绽放出一道耀眼的七色神虹,如长虹贯日,充塞虚空,化作一条巨大的匹练,龙蛇一般向巫支祁卷来。

    通天教主、紫微大帝、神秘黑袍人,自然都不会闲着,各自施展无上神通,一道凌厉剑气、一条紫色长虹、一直晶莹白玉一般的恐怖大手,携着无可言说的庞大威势,齐齐直扑巫支祁。

    众位圣人与大神通者一起出手,声势浩大,可谓是惊天动地,远处观战地修士中着实有许多神通广大者,见状纷纷摇头,自愧不如,随即,眼光一转,齐齐转向江晨,这位号称太古洪荒第一大神,直到现在还没有动静,让得众人都忍不住生出几分期盼。

    “哈!既然大家都开动了,那本座也要出手了...........”

    就在此时,但闻江晨口中一声轻笑,一股庞大到了难以想象的恐怖力量,随之如同惊涛骇浪一般轰然爆发而出,层层叠叠席卷开来。

    在场强者众多,还有人暗中窥视,江晨之前故意出手,以先天戊土之力击落了巫支祁,就是为了引其取出鸿蒙之根,才好引得众人争相出手,自己一方才好力压群雄,降服巫支祁,将功德灵根一起收取。

    眼下,时机既已成熟,他自再无半点顾忌,强横法力爆发瞬间,赫见他抬手之间,虚空凝结,无尽先天戊土之力迅速汇聚,形成一只庞大巨手,携无匹威势,同样直往淮水之下的巫支祁擒拿而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