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4.第1064章 石昊飞升长生界!

    “可恶!”

    身为祖神强者,向来高居九重天上,红袍剑祖什么时候被人这般威胁,当下勃然大怒,“九州不过是我们的手下败将而已,你居然妄想让我臣服?!”

    “既然不肯臣服,那就去死吧。”

    淡淡然的话语,森森然的杀机,江晨目光所向,三恒曌世轻轻一挥,霎时凌厉剑光倾吐,破空破空斩出的刹那,整片最邪之地都在颤抖,而整片天宇更是剧烈摇动。

    红袍剑祖周身炽烈血光冲天,人如其名号,以剑通天,千万道剑芒从的身体中爆发而出,全部向着一个方向扫杀。

    “嗡..........”

    像是无尽飞虫在振翅一般,刺耳的声音让祖神的耳朵都剧痛无比,漫天都是血色剑芒!

    瞬息之间,双剑交锋,三光剑气破空划断乾坤,如同摧枯拉朽,直接破开了漫天血色剑芒,直接洞穿了天地,径直刺在了红袍剑祖的身上。

    “噗嗤!”

    一声轻响,无可阻挡的锋锐凌厉,直接就再一次的洞穿了红袍剑祖的身躯,带起一蓬猩红血花,抛飞在半空之中。

    巨大的实力差距,令得红袍剑祖感到了死亡的威胁,中招的刹那,他当即冲天而起,浮现在高空之上,口中一声大喝:

    “亿万星辰,听我号令,星宇天剑一降临!”

    浩瀚星空中,无尽星辰闪耀,一道道璀璨夺目的剑光,从一颗颗星辰****而下,以星辰为剑源,漫天杀气激荡,整片天宇都是红袍剑祖的后盾,亿万星辰都是他的掌中神剑,罕世无比的大神通,足以抹杀世间一切,是他对江晨最直接的强势反扑!

    星光闪烁,漫天星辰尽化利剑破空,耀眼的璀璨光芒充斥了天地虚空,面对这种可怕的神通,纵然是后方的死界超级祖君都露出了凝重之色,威力太强大了。

    不过,纵然是面对千万道剑光临身,江晨也不见半点畏惧,目光所向,三恒曌世虚空一划,凌厉无比的剑气顿时粉碎一切阻挡,生生在漫天剑雨中开辟出一条通道。目标明确,集中全身剑气于一点,攻向红袍剑祖。

    既然亿万星宇天剑都是红袍剑祖召唤而来的,那么只要直接击毙他,所有恐怖的天剑自然会溃散。

    “轰!”

    一声巨响,剑气冲破异界超级祖神大神通,飞驰的过程中不断极速旋转,将天宇中无尽天剑全都绞的粉碎,冲到了红袍剑祖的近前,轻而易举的便就洞穿了他的护体神光,破开了他的血色龙鳞甲、贯穿了他的身体,留下一个恐怖的血洞,卷起一蓬鲜血飞溅,抛洒在半空之中,猩红凄艳。

    红袍剑祖一声惨叫,整个人当即化作一道血光,瞬息之间远遁出去数十上百里之遥,才手捂胸口停下来。

    见状,死界的超级祖君以及一众死界祖君全都忍不住的为之骇然。不管怎么说,红袍剑祖也是一位八重天的超级祖神。竟然在交锋瞬间就如此崩溃败退,不得不说。江晨的实力强横,着实是超乎想象。

    神秘女子同样为此感到极度的震撼,她虽然感应到江晨的实力恐怖,却没有想到,竟是到了这般地步,连超级祖神在他的面前也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

    “无上祖神吗?亦或是传说之中跨过最后一步的强大王者?!”

    远处那名死界的超级祖君似是被勾起了久远之前的记忆,脸上流露出了无比凝重的神色,他虽然还没有出手,但自始至终都被一股可怕力量压迫着。

    “能够在瞬息之间就将我逼到这种地步。至少也是无上祖神级别的存在!”

    红袍剑祖修复了伤体,在虚空中大步走回。

    超级祖君闻言,不由得为之目光一凝,江晨固然强大,但要他臣服,却是万万不肯的,此时此刻却是不得不与红袍剑祖联手了,不然他绝对无法独自面对前方的可怕对手。

    骨刀在手,体雪白,杀气瞬间洞穿了天宇,可怕的力量与无尽星辰凝结为了一体。虽然是一把白骨刀。但是却比一般的祖神兵还要可怕,这是他从小小的火种生物觉醒时,就一直在祭炼的骨刀,进化到现在早已成为了真正的无上凶兵。

    “我名原罪,刀名沉沦。”

    死界超级祖君自报名号,随之,抬手之间。骨刀斜斩而下,暴涨到了三千丈长。雪白的骨刃锋利无匹,像是一条山岭所般挥落了下来。死亡大地在猛烈摇动。无尽煞气从草木间升腾而起,凝聚到了骨刀上,名为原罪的超级祖君可召唤死亡世界的力量。

    “天宇星剑!”

    就在这时,红袍剑祖双手划动虚空,在他的掌指间竟然出一片朦胧的光幕,一片星海在他手掌间缭绕着。爆发出璀璨夺目的光华,星海飞快放大,向着江晨笼罩而来,千万道剑芒冲出,每一颗星辰都化成了星剑。

    两道九重天的超级祖神联手,再加上原罪手下的八名祖君一起出手策应,十大祖神级别的存在,力量连成一片,形成最为恐怖的可怕杀招,铺天盖地,封锁虚空,欲要彻底吞没江晨,在这样的强势力量下,就算是无上祖神也要饮恨。

    江晨却自一声冷哼,挥手一剑划破虚空,轰然之间,先后与天宇星剑、沉沦骨刀强势交锋,震天巨响爆发而出,三恒曌世,将长达三千丈的骨刀震飞而起,万千星辰利剑也被生生斩破,化作漫天荧光飞散,乱舞在半空之中。

    “噗嗤!”

    血雨漫天迸溅,凌厉剑光在刺穿红袍剑祖的瞬间,剑气一化千万,将他的身体绞碎在半空之中,红的鲜血,白的脑浆,一下子将那片虚空侵染成可怖的一片。

    一道红光冲天而起,那是红袍剑祖的神识,他疯狂咆哮着,恢怒到极点的同时,亦充满了恐惧。

    就在这个时候,白骨祖君原罪冲了过来,手中那把名为沉落的骨刀长达三千丈,像是一条白骨山岭一般横贯了过来!

    “拼命了吗?可是,这样的力量,不够啊。”

    江晨一声轻笑,三恒曌世剑锋不停,径直斩在了骨刀之上,只听得‘铿锵’一声巨响,长达三千丈、绵绵如山岭般的白骨刀,竟一下子被斩出一个巨大的豁口,同时快速龟裂了开来。

    “嘣!”

    名为沉沦的骨刀一下子断裂为两截,就算是无上凶器,也挡不住江晨剑气的侵袭,一击之下,刀剑交锋的瞬间,彻底崩溃。

    “遁出天外,逃向永恒未知处!”

    两大顶峰祖神联手,一招之下,便就彻底败阵,这一刻,红袍剑祖本能的想要逃遁,但很可惜,他觉悟的太迟了,现在根本不可能了!

    “死吧!”

    对于不肯臣服的对手,江晨自然不会手下留情,目光所向,抬手之间,直接将红袍剑祖的神魂抓在手中,用力一握,便就将之崩碎,崩碎的神力以及破碎的神识,全都被他死死的抓在手中,寰宇世界,透发出一股恐怖的吞吸之力,将红袍剑祖残留的力量尽数吞噬。

    异界超级祖神红袍剑祖,陨。

    白骨祖君原罪早已看出不妙,已经先一步冲天而去,但江晨既已出手,岂容他逃遁,抬手之间,便将白骨祖君原罪生生的从远处摄了回来,同时,无尽威压,震慑在场众多死界祖君。

    神秘女子与八卦盘两人看得目瞪口呆,纷纷为江晨的恐怖神通震惊。

    能够击杀超级祖神强者,本就已经是无上大神通,但是,能够活捉超级祖神级别的强者,同时镇压这么多的死界祖君,这可就更让人为之吃惊了,简直是难以置信。

    “你们应该庆幸,庆幸自己不是异界祖神,所以你们现在还能活着。”

    江晨说话间,一股宏大威压,覆盖了原罪以及众多的死界祖君,将他们全都镇压:“再给你们一个选择的机会,臣服或者死亡?!”

    “臣服!”

    虽然很无奈,但在死亡威胁下,原罪等一众死界祖君,却不得不做出最无奈的选择。

    “算你们识相,哼,若不是正在用人之际,又考虑到你们这一股战力不弱,平常时候,你们可没有这么好运,还有选择的机会,努力自省吧!”

    江晨说话间,径直将他们度化,然后转眼看向神秘女子和八卦盘:”能够跟随本座来到这里,便是你们的机缘,等一下,本座会给你们一些永恒之光,让你们完成自己的彻底蜕变,走上一条全新的道路。”

    八卦盘狐疑道:“你真的愿意给我们一些永恒之光,让我们完成蜕变?”

    “为什么不?”

    江晨笑着道:“最邪之地的深处,有着永恒之光的光源,只需要一道永恒之官就可以帮你们完成蜕变,而完全蜕变的你们,拥有着不俗的战力,未来对抗异界,或许能够用得上,本座帮了你们,也就是帮自己,何乐而不为?”

    “原来如此。”

    冷冷的面容,神秘女子踏步上前,口中的话语,亦带着一丝说不出的冷意:“说到底,你还是为了我们的战力。”

    “如果你非要这么认为的话,那也不是不可以。”

    江晨不可置否的道:“未来的战局,将会搅动天地为之异变,你们虽然并不完全算是九州一方,但毕竟是九州的祖神兵进化而成,所以,异界不可能会放过你们,本座这么做,增强的战力,也算得上是为你们增加一分自保的机会。”

    闻言,神秘女子不由得为之一怔,她口中忍不住喃喃自语出声:“此时此刻,我真的能够相信你吗?”

    “你可以选择不相信,但很可惜的是,在本座的面前,你没有选择不相信的权利。”

    江晨说话间,径直向着永恒光源逼近,伴随着他的脚步,永恒光源在不断颤动,随即,一道光芒贯穿了天地虚空,向着无尽时空未知处延伸,扭曲的时间与空间,不断堆积,竟尔形成了一条永恒之道。

    “咚!咚!咚...........”

    就在此时,道路尽头,永恒未知处,一股可怕的波动透发而出,初始时候还很模糊,但很快就变得清晰起来,狂猛的气息,翻涌的气血,如同海涛大潮,层叠如山,携无匹威势,一举打破了天地枷锁,冲破世界障碍,惊涛骇浪一般怒涌而来。

    “嗯?”

    江晨诧异的转眼过去,不是因为这股气息强大,而是因为:“这股气息,感觉好生熟悉,难不成,是他?!”

    似在应证他的猜想,浩瀚气息中,一道高大身影跨越永恒之道而来,还未降临,威赫声势,以然滔天而起:

    “横八荒,战四海,独断万古,荒帝独尊!”

    来人赫然正是..........荒天帝,石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