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5.第1045章 师徒再见

    夺宝之战,烽火高涨,天空之上,通天四剑、七宝妙树、安拉巨手、武圣孙武已经沉入一片混沌之中,展开激烈大战,那里的波动恐怖无比,随便迸溅出点滴混沌力量,都有无与伦比的毁灭之力。

    万幸,四大绝世强者似乎心有顾忌,并不敢妄造杀孽,封困了那片空间,毁天灭地的力量完全被近禁锢在了他们化开的混沌中。

    而在他们的下方,修者们为了争夺十几件异宝,正在进行着激烈的大战。虽然威力比不上通天等人,但就惨烈来说,却是丝毫不逊色。

    睚眦,传说中的龙子,形似豺狼,周身墨色鳞甲森然闪光,血雾缭绕,在几名堕落天使间纵横冲杀。

    堕落天使,天生战力强大,只要成年,就有半神以上的修为,被有些弱小的种族视为神灵,黑色羽翼展动,无尽冥雾翻涌,天空中黑漆漆一片。

    “吼!”

    一声巨吼,天摇地动,睚眦躯体虽然庞大无比,但是速度却越来越快,最后竟然化成了一道血光。

    十丈兽身如一道血刀一般,刹那间扫过几名堕落天使。“噗噗”几声,血光迸溅。嗜杀的睚眦竟然截断了两名堕落天使的身体,黑羽纷飞,血花飘洒,天空中飘起一片血雾。

    另一边,五色神光照耀,孔宣根本没有显化出真身,隐在神光中就横扫了一片修者。他比之凶猛的睚眦还要可怕很多,五色神光就像是绞碎机一般,所过之处,不断有修者粉碎,无人能挡他。

    似乎在发泄着心中的不满,他无法争夺祖神至宝,现在出手毫不容情。刷地一声,孔宣出现在一头几十米长的庞大翼龙身旁,青、黄、赤、黑、白五光齐扫,天空中顿时响起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

    龙鳞片片,崩飞在天空中,血浪喷涌,血染长空,庞大的翼龙躯体,刹那间四分五裂,巨大地龙头带着不甘的神色,坠落下高天。

    一头战力强大的翼龙,刹那间就被斩了。

    如此杀人魔王般地孔宣,让所有人都不断躲闪,再无人敢靠近。

    天空中剑气纵横激荡,鲜血长流,祖神宫殿出现的异宝,让许多修者舍生忘死的争夺,天空中杀气冲天。

    就连地面上的众人也都蠢蠢欲动,数万人仰望高天,奈何他们本领低微,根本不可能上去争锋。最后不少修者开始翻动自天空中坠落在地面的废墟,希望能够有所获。

    萧晨看得眼热,不知何时自己才能够达到这样的境界。虽然曾在龙岛之上得到那个便宜师父的无上传承,但想要顺利修炼到顶峰,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话说回来,他现在还真的有些想念那个便宜师父!

    虽然相处的时间短暂,甚至,除了一个名字,他根本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历,但却是他心中除了父母之外最敬重的人物,

    是江晨,在他进入长生界不久孤身一人、孤独无助的时候,将他收入门下,传他无上玄功,帮他提升修为,他才能够在短短时间之内,便拥有了足以令绝大多数人都为之倾羡的强大修为,让他能够一步一步的走到现如今。

    “唉,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他?”

    心中的感叹,好似惹动了冥冥之中的感应,萧晨心念方落,耳边突兀传来一声轻笑:“你想见他吗?他是谁?”

    略带戏虐的话语,陌生又熟悉,萧晨闻言,整个人不由得为之身子一颤,口中失声道:“师尊?!”

    “可不正是为师。”

    一声轻笑,时空扭曲,如梦似幻间,一道陌生又熟悉的身影缓缓浮现而出,赫然正是萧晨心中念念不忘的授业恩师:江晨!

    再见江晨,萧晨心中有着难以言说的感怀。

    这一刻,他想起了龙岛之上的相遇拜师,想起了自己纵横龙岛的豪情岁月,想起了昔日天帝城中的那场大败,那一次,那真的败的很彻底,也因为那一败,他失去了太多太多,心中空空落落。

    失落的是对人性的认知,名、利、权、情、爱、恨、仇是为何物?

    失落的是情谊:友情如海云天,拔剑反刺,冷漠相对;亲情如珂珂,身死魂灭,死的是兽身,但凋零的却是神心。

    失落了一个半步跃空强者近乎九成的岁月,相当于普通人数辈子的人生。但却没有点滴刻入生命中的不灭历程中,那不过是一个空洞的符号,一个苍白无比的数字,仅仅记述了那一夜地惨败。

    败走天帝城!

    萧晨失去了很多,有一股撕心裂肺的痛,不想幼稚的发誓,不想喝出豪言壮语,心痛唯有自知,他在默默反思,他在冷静反省。年少轻狂,个性张扬。他曾经对于人性的认知,太过流于表面了,名、利、权、情、爱、恨、仇……交织成了一面巨网,在这个世间没有人可以躲过,他需要磨砺。

    那意味着将要隐忍与逃避吗?

    不!青春飞扬,无需压抑自己的本性,他是一个自由洒脱的人。让枷锁困缚己身,只会扼杀他的灵性与生命。

    要做的是反思,他需要更加地老练,甚至可以说是老辣,让以往的稚嫩变得成熟,让昔日的棱角稍有些光滑。

    不是妥协,不是气馁,而是蜕变,为了让生命更加精彩。

    所以,他在惨败中汲取了经验,老练并不意味着失去锐气,正是风华正茂的年岁,梦想不会熄灭,激昂的情怀,让奋斗进取的信心变得更加坚定。

    改变的只是手段,心永远不会变!

    只是,虽然走出了伤痛,从失败中重新崛起,但留下的伤疤却难以消除,如今再见江晨,他便如漂泊天涯的浪子归乡,见到了久违的亲人,一瞬间,鼻头有些湿润,心中涌起万千感怀,驱使着他来到江晨身前,俯身下拜:“弟子萧晨,拜见师尊!”

    “起来吧,乖徒儿。”

    江晨看着眼前的萧晨,口中叹息道:“以为师给你的传承,再加上脱胎换骨后的天资,现在的你,就算没有踏足长生,也该步入涅盘之境了,为何你还停留在跃空之境,从你身上残存的颓败气息,来看,看来,这段时间,你在长生界过的并不如意,遭遇了近乎难以挽回的失败,回想过往人生,是非成败,你…….可有领悟到了什么?”

    迷离的话语,令得萧晨心神震动,人间界一幅幅温馨的画面,重现在他的心间:他看到了白发苍苍的父母,看到了一群儿时地伙伴,更看到了那个永远错过了的女孩........

    “我以为长生界是一个出尘地世界,我以为长生界是一片众仙普洒光辉的祥和净土……可是,那只是我理想中国度啊,梦想永远不可能在现实中显现........”

    残酷地长生界比之人间的江湖还要险恶与现实,实力、背景代表着这一切,最后的刹那间萧晨想到了小倔龙与珂珂。在这个世界总地来说他是孤独的,除了杨逍这位短暂相处的师尊,唯有这两头小兽与他风雨同济,陪他一路走来,可是,如今,小倔龙已经与他离散,珂珂更是命丧黄泉,虽然残存神魂,也不知何时才能恢复,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此刻,跪伏在江晨的身前,萧晨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宁静!

    心灵像是一艘遭遇了暴风雨的船只,在漫无前路的迷途之中,终于寻找到了可以停泊靠拢的港湾。

    自从借着天之骄女兰诺的便宜班车,意外的破碎虚空来到了长生界之后,他就像是一个孤独的游魂,整个长生界之中,再没有任何一个亲人。

    江晨是他来到长生界遇到的第一个人,是他的师尊,也是他在长生界之中唯一的一个亲人!

    人在最无助的时候,总是希望找寻到能够让自己倾诉苦楚的人,纵观整个长生界,似乎也只有江晨,是他最好的也是唯一的倾诉对象。

    萧晨缓缓地将自己与江晨分别之后的事情一一道来,自从当日在龙岛之上分别之后,萧晨与来自长生界各大势力的青年才俊们一番角逐,结识了一真、柳暮以及牛仁、燕倾城等好友,也结下了不少仇敌。

    龙王之争后,龙岛龙族集合小龙王召唤祖龙船,众人才得以逃脱,然而,就在出岛之时,萧晨还是挨了一把算计,最后只能与龙岛之上的魔鬼交易,乘坐祖君船离开了龙岛,也开始了他闯荡长生界的道路。

    长生界,并不是他想象之中的神仙世界,但他还是凭借着江晨的传承、天碑秘法和自己的能耐闯出了一番风云,可是,直到他遇到来自蛮荒龙族的龙腾,他才知道,对于这个世界。他还是了解的不够,自己,到底还是未能够班!

    天帝城中,因蛮荒龙族龙腾的一场算计。一场玩笑般的联姻,令得萧晨这位来自人间界,自龙岛而出、风头正盛的青年才俊被海家和虎家逼上了绝路,那一天,是萧晨进入长生界后,最为绝望的一天,就在那一天,他亲眼见证了珂珂的死亡。

    纵是萧晨心坚如铁,也在珂珂死去的刹那间失声痛哭了出来。撕心裂肺的痛,自小便很少落泪的他在这一刻,泪如雨下,他从来没有想到过有这么脆弱的一天。

    “咿呀……咿呀……”那稚嫩地声音仿佛依然萦绕于耳。

    从龙岛之上的一次偶遇,倒后来的生死相随,可爱地小兽,贪吃的小兽,天真地小兽,活泼的小兽。生死与共的小兽……竟然这样死了。

    远方,一缕凄凉的笛音,飘飘渺渺,随风呜咽而来。似残阳下的杜鹃啼血,又如黄昏中地狱镇魂曲凄凄悲鸣。

    “我不要这个结果……”那一天,萧晨心如刀绞。泪如雨下,在血泊中仰天嘶吼。他像是个孩子一般放声大哭。

    馨香阵阵,五彩缤纷的花瓣。纷纷扬扬,漫空飘洒,片片晶莹如玉,天空中竟然下起了花雨。

    接着佛唱禅音响起,天空中吟诵古经的飘渺之音,真实的笼罩了整片空间。随后末世圣歌也同时响起,苍凉久远如自上古年间悠悠浩荡而来。最后又有祭祀之古音,仿佛划破时空而来,悲凉无限。

    七彩霞光笼罩了整片天地,漫漫花雨在飘洒。

    传说,唯有半个祖神级别的佛陀、老子等少数几人,成佛、悟道前那一世被杀时,才出现过这种天地异相!

    “不愿长生,只愿共生,不争百世,只争一世,不求永恒,只求今生……以我灵魂献祭,千世困苦,百世磨难,只愿换小兽一命……”

    恍惚中,天地间似有声音在回荡,那是萧晨发下的誓言,向那不知是否已殒落的祖神祈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