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4.第1024章 神火煅魔影,过去的自己!

    空旷虚无,一片寂静,蒙蒙混沌通道中,江晨带着辰南,化作流光飞驰破空,向着永恒之路的尽头快速进发。

    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无法看到新奇的景象,仿佛飞出去了千万里,仿佛飞行了千万年,永恒之路上是孤独的,是死寂的。

    前方,突兀的传来了一阵可怕锁链声响,在这诡异的永恒之路之中,打破了寂静幽谧,诡异莫名。

    满是锈迹的铁锁,没有任何光泽,但是却透发着恐怖的波动,让人忍不住的为之心惊胆颤,巨大的锁链能有人体那般粗细,在这混沌通道中,拦住了去路。

    这巨大的铁索,密密麻麻地盘错在这里,显得非常的怪异,似乎封锁了混沌通道。

    小心的穿越巨大的、充满锈迹地铁索,前方温度越来越高,江晨虽然不惧,但是,辰南却是忍不住的感觉到了一股灼热到难以想象的高温。

    这片铁索盘错的区域,竟然有熊熊燃烧的大火,是无比璀璨的混沌之火,仿佛已经燃烧了亿万年!

    随之,在永恒之路的前方,突兀的传来了一阵庞大的生命波动。

    空间通道到了这里,变得非常广阔,如一件巨大的殿宇一般,人体粗细地巨索,在空旷的大殿内盘绕成与蛛网一般无二地大网!

    而在铁网地中央,竟然牢牢的锁着一条“魂”!

    无尽地混沌大火,就在巨网的下方,焦烤着的那条魂影!

    那条魂影,没有任何声息,寂静不动,能够烧死天阶高手的混沌神火,仿佛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痛苦一般。

    璀璨的混沌神火,已经燃烧了无尽岁月了,也就是意味着魂影一直被这样火烧!

    这人实在太可怕了,居然被混沌火如此烧烤无尽岁月,也是只魂影虚淡了而已,并没有真个灭亡,实在让人震惊。

    辰南不禁心生骇然,然而,就在此时,他忽感浑身剧痛无比,仿佛在被被混沌火烧烤一般,仿佛铁索上的人是他一般,仿佛是他在被火烤。

    这......绝非幻觉!要知道,此时此刻的他,可是有着洪荒大旗护身,应该是不会被混沌火所伤的,而且,直到现在为止,他根本还没有接触到混沌火呢,这实在有些不可思议。

    江晨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双目之中,跳动的混沌神火,粗大的铁索,似乎全都不存在,唯一剩下的,只有那一道魂影。

    蜕魂之法,在此方世界,虽然说是一种逆天的大神通,但是,却也有着让人难以想象的凶险,而且,修炼的条件也是相当的高,不能达至逆天境界,根本无法涉及。

    蜕却灵魂,就等于蜕却了前身,了断了曾经的一切,恩怨情仇,因果纠葛,等若是一个新的生命的开始!

    当初的他,便也正是借助了此法,蜕变道身,转劫重修。

    铁索之上传来阵阵生命波动,辰南颤抖着身体,忍不住的为之高声喝道:“你是谁?快快醒来!”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不管他喊得多大声,那一道魂影都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生命波动却更加强烈了,而辰南也感觉身体更加疼痛了,就如没有洪荒大旗护着灵魂一般,仿佛直接处身于混沌火中。

    辰南大吃一惊,难道是那道魂影在施展通天手段————换魂秘诀,让自己替他受死?他惊异之间,连忙死死抓住洪荒大旗,猛力的抖动起来,顿时,洪荒大旗爆发出一团璀璨地光芒,轰杀向魂影,但是在刹那间,辰南感觉自己遭创了,身体仿佛要碎裂了一般。

    为什么会这样?!

    辰南惊心无比,洪荒大旗不可能会攻击自己啊?他再次尝试,大旗猛烈地抖动,古星空出现,一道道星辰之光,浮现这片空间,激射向网中央的寂静不动地魂影。

    剧痛!被星辰之光轰击的剧痛感!发生了辰南的身上。

    辰南感觉邪异无比,心中真的有些发毛了,怎么会这样,难道这个条魂影真的那么可怕吗?难道对方真的在使用换魂秘诀,想让他替死?

    无尽前方,混沌神火明灭不定,亘古燃烧不熄,魂影依然寂静不动,但是强大的灵魂波动。却如浩瀚的巨海般在颤动着。

    恍惚间,辰南感觉自己仿佛被困缚在了蛛网般的铁索正中央,已经代替了魂影,错。应该说是与魂影重合了。

    这感觉太奇怪了,奇怪的让辰南感到有些惊恐。

    “唉.........”

    口中止不住的为之一声叹息,江晨踏步上前。伸出一只手来,缓缓地压在了辰南的肩膀之上,看似轻缓的举动。却似蕴含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恐怖力量,镇压的辰南神魂一颤,不自觉的安定了下来。

    江晨看着他,淡然出声道:“难道说,你对他,就真的没有哪怕一丁点儿的熟悉感觉吗?一点儿都没有吗?”

    “我对他?熟悉的感觉?”

    辰南闻言,脸上满是疑惑,混沌神火,不住的灼烧着,灼烧着那魂影,也灼烧着他。

    江晨叹息道:“当初,独孤败天和魔主他们真的是下了狠注,只是,如此,却未免有些太绝了。”

    辰南强忍着剧痛,忍不住的出声问道:“江兄,我知道你一定知道很多,请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江晨并不回答,却反而淡然出声问道:“还记得之前在山崖之上看到了那一具血色的悬棺吗?”

    辰南身形一震,随之紧张出声:“什么意思?”

    江晨淡然出声道:“你不是已经打开了血棺吗?说说看,你再血棺之中,看到了什么东西?那里面,都有些什么!”

    血肉,魂影,刹那之间,脑海的深处,似是有了某种不为人知的明悟,像是想起了什么,但却又像是什么都没有想起。

    他缓缓地向前,庞大的魂影,就伫立在那里,完全没有感觉到杀气,魂影没有任何邪恶气息透出,似乎没有伤害他之意,只是当他一接近,他发觉魂影的灵魂就会剧烈波动,而这个时候他就浑身剧痛无比,仿佛与魂影合一了。

    实在太怪异了,就像是他与魂影之间,能够共鸣,仿佛被一根无形的绳索串联了起来,能够感受对方的一切,辰南出道以来,从来没有害怕过,从来没有过恐惧之感,但是就在今日,他发觉自己的内心,似乎在战栗,他有些惊恐,灵魂中有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仿佛,他与那魂影重合了!

    江晨话语之中,虽然没有明言,但意思已经十分明显,这庞大的魂影,那诡秘的血棺,似乎关系到自己的前世,只是,他还是有些难以相信,这,就是自己的曾经,曾经的自己吗?那古老的曾经,到底生发了怎样的变故?!

    “你在想些什么,为什么,面对曾经的自己,你会害怕,”

    江晨沉声开口:“哪怕,你不记得这一切,但是,你也不能否认曾经的自己,没有曾经的他,就没有现在的你,你们,本来就是一个人!”

    一个人?一个人!辰南如遭雷噬,整个人呆呆的立在了当场,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江晨忍不住的为之一声叹息:“既然,现在的你还没有决定好怎么来面对曾经的你,那么,就先随本座离开这里,本座相信,用不了多久,你会自己回到这里,拿回曾经属于你的一切,开启一个新的时代。”

    辰南心里感觉很乱,明明自己就站在这里,为什么,在久远自己,自己还会又一道魂影在这里,承受着混沌神火的烧灼。

    那道魂影强大的超乎想象。被能够烧死天阶高手的混沌火,炙烤了无尽的岁月,居然依然没有毁灭,他心里猜测那应该是一个可怕到极点的人物,可是,从来未曾想到过,这个人就是自己!

    如果,这个人是自己的话,那么,自己又算是什么?过去与现在,他必须一个决断,至少,还没有想通这一切之前。

    江晨安慰道:“不要迷茫,也不要试图去求证什么,一切,都跟着自己的心去走,曾经,本座也有过这样类似的情况,但是。当你真的了解这一切的真相之后,你就明白,曾经的自己,自己的曾经。那都是过去,即便是有着再多的辉煌,再多的遗憾,也都是过去。再也找不回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