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9.第969章 生吞活炼,诸神世界!

    “不好!”

    口中一声惊呼,恐怖神王还来不及反应,惊遇此生最可怕的力量加身,饶是强如恐怖神王这样的太古魔神,亦难以抵挡,地狱世界破碎刹那,整个人不住往后倒退。

    “不好的还在后头呢!”

    江晨冷笑一声,抬手之间,五指摩弄虚空,牵引五行真元涌动,于半空之中,凝成一道五色神虹,呼啸破空,直奔恐怖神王飞射而至。

    这一刹,恐怖神王顿觉一阵毛骨悚然,灵觉感应,似乎有绝大的危险从天而降,那一道破空而来的五色神虹,令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大恐怖。

    “逃!”

    心中念头生起一瞬,恐怖神王急速后退,同时,在身前布下一道又一道的魔气屏障,意图挡下贯空来袭的五色神虹。

    “砰!”

    剧烈声响迸爆之间,五色神虹贯穿天地乾坤,一时风云翻卷,饶是恐怖神王一身修为强悍,层层魔气密布,仍旧挡不住五色神虹之威。

    逆转阴阳,轮回五行,贯穿虚空的五色神虹越来越明亮,越来越庞大,直将恐怖神王逼得步步后退,最终,彻底将他淹没在内。

    “你真要赶尽杀绝吗?”

    恐怖神王惊恐了,此时此刻,他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

    “非是江某要赶尽杀绝,而是从一开始,我们之间,就注定了会有一场死斗。”

    江晨冷然开口,言语之间,再催五色神虹。他又不是什么菜鸟,自然清楚地知道,太古魔神,作为曾经的天地统治者,他们奴役人族,甚至以人族为食,与人族之间,有着莫大仇怨,也正是因此,长生大帝才会建造五大丰碑封印五大太古神王。

    这是不可化解的种族血仇,此刻,江晨自然不会留手,强悍五行之力,宛若山岳镇压,只压得恐怖神王真身不住颤抖,口中尖声嘶吼,愤怒惊骇,却挡不住身上越来越重的压力,只觉得那股力量旋转不停,夹杂着撕扯的劲道,自己庞大的身躯似要被拉断一般,元神也被那股旋转不休的力道压制动弹不得,心中惊怖欲暴,连嘶吼都发不出了。

    “逆阴阳,转五行,道武吞天!”

    眼见着恐怖神王庞大真身已然被五行真元压制的缩小至丈余大小,江晨当即逆转道武秘殿,霎时,五行逆转,阴阳交泰,五色神虹绽放出耀眼无比的璀璨光芒,于半空之中不断扭曲,卷成一个庞大的五色漩涡,缓缓转动之间,释放出一股庞大吞吸之力,欲要将其彻底吞噬进去。

    面对来自江晨的吞天漩涡,恐怖神王脸上满是惊骇神色,值此生死倾危的时刻,他已顾不得太多,当下把心一横,连忙奋起余下力量欲要抵挡,但压境而来的五色涡云似是有着能够吞没一切的威能,他纵然豁尽全力,非但没有令自己脱离危险,还助长了五色涡云的威势,将他整个人都彻底笼罩在了其中。

    “啊——”

    紧接着,一声凄厉到了极点的恐怖惨叫,在五色涡云之中迸爆而出,恐怖神王在奋力挣扎,可惜,此时此刻,他已经无法挣脱眼前的危局,生死一刻,他想要舍弃肉身,但周遭天地虚空却已被如山巨压生生封锁,虽是有心,却无能为力。

    “到了此时此刻,你还想逃吗?你逃得了吗?”

    冷然开口出声,是江晨最无情的话语,随即,他自深吸一口气,再运玄功,霎时,吞吸之力再增三分,五色涡云伸缩膨胀,不断吞噬恐怖神王的本源,吐出一道道精纯无比的力量,自头顶注入江晨的身体,江晨就像是一个无底的黑洞一般,眨眼之间,将恐怖所有的力量彻底吞噬,容纳入自己的身体。

    “力量补足,肉身极限,粉碎真空!”

    生吞了一个太古魔神,江晨感受着体内翻涌激荡的莫大力量,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抹笑意,因为,这让他省却了不少时间的苦修,直接一步登顶,达到了肉身修炼的顶峰,正式拥有了匹敌阳神的强大战力。

    伴随着恐怖神王被吞噬,偌大广场上只剩下一块正在修复的不朽丰碑,屹立在江晨的眼前,古老的历史丰碑,再度见证了历史。

    “嗡...........”

    片刻之后,不朽丰碑修复完成,随即一阵震颤,绽放出耀眼曝光,霎时间,整个石碑离地腾空,同时整个广场都在缩小,朝石碑内坍缩,这块不朽丰碑已经完成了属于它的使命,灵性激发,似要破空飞去。

    “嗯?”

    吞噬了恐怖神王,回过神来的瞬间,江晨察觉到了不朽丰碑的异状,眼见着其要破空飞离,当即口中一声冷哼:“既已到了我面前,怎能让你走脱?”说话间,只见他缓缓探出一只手来,白青黑红黄,五行真元倾吐,齐齐迸发光芒,凝结一处,五色神虹再现,径直朝着不朽丰碑缠绕而去。

    神虹贯破虚空,速度之快,超乎想象,眨眼之间,便就拦在不朽丰碑之前,并将其牢牢困锁。

    “嗡..........”

    遭遇五色神虹困锁,不朽丰碑不住摇颤,偌大石碑之上,耀眼光芒盛绽,浮现出一个个的太古符文,星星点点,汇聚成流,组成一篇残缺的华章,欲要抵住五色神虹。

    “挡得住吗?”

    江晨冷笑,五指虚空一抓,浩世神力倾吐而出,五色神虹顿时光华大盛,将不朽丰碑牢牢困锁,任凭不朽丰碑不断挣扎,可惜,却始终无法突破封锁。

    就在这个时候,四周广场的大阵符文明灭不定,源源不断涌向不朽丰碑,不朽丰碑挣扎的力道越来越大,竟有突破五色神虹封锁的迹象。

    对此,江晨并不觉得意外,因为他很清楚,不朽丰碑去了镇压的恐怖神王之后,已经能够爆发出全部的威力,加上这上万年下来,不知道炼化了多少恐怖神王的本源元气。加上本身便属最顶峰的无上神器,加成的威能,威力恐怖,更在残缺的造化之舟之上。

    “很好!”

    眼见不朽丰碑即将挣脱五色神虹的封锁,江晨一声冷笑,自他体内,猛然涌出一股庞大无匹的力量,笼罩四周虚空。神力浩荡间,赫见他的身上,有点点荧光闪烁,每一点,都代表着一个窍穴,共十二万九千六百个,每一个窍穴中,都映现出一片天地,伴随着流光汇聚,诸多天地,争相辉映。

    “轰隆隆..........”

    好似乾坤开辟,鸿蒙再造,足足十二万九千六百个天地竟然融合为一,顷刻间,便就成了一个全新的大千世界:

    “魔劫万千,诸神世界!”

    以江晨的能为,来到这个世界二十年,自然不仅仅只是在修行人仙武道、阳神仙道,他早有计划的重修内天地,将体内的每一个窍穴,全都开辟,万千世界,虽然都在蒙昧初始,但融合一处,却可成为一方大千世界。

    世界之力,天地威能,无可计量的庞大力量,远非五色神虹可以相比,更非不朽丰碑能够抗衡,转眼之间,不朽丰碑便被镇压,纳入诸神世界。

    与此同时,偌大白玉广场凭空消失不见,四周恢复原样,到处都是地乳精华。但相比于之前,此时此刻,这里的地乳精华足足少了小半左右,方才恐怖神王恢复实力,修复剑痕伤害,不朽丰碑修复破损,都消耗了不少地乳精华。

    江晨看着眼前被消耗许多的地乳精华,想到上面的神风国,不由得眉头微皱:地乳精华如此被大量消耗,再加上少了不朽丰碑镇压,这里汇聚起来的地乳精华就会渐渐散去,未来的神风国恐怕会天灾不断。

    他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此事到底是因自己而起,江晨到底不能放任事情发展,置神风国万千黎民百姓于不顾。

    当下,他缓缓探出一只手来,顿时,五行真元倾吐而出,化作五道光芒冲天而起,却又在即将冲破地层的一瞬,轰然散开,散成漫天华光,充斥周遭千百里,点点荧光闪烁,相互交织,形成一个阵法雏形。

    “天地五行,阵法自衍!”

    江晨分拨五行,布下阵法,下接地心,上连大地元磁,护持大地脉络,稳住即将崩散的地乳精华。这阵法虽然只是一个雏形,但胜在可以持续运转,不仅能够汲取大地之力成长,同时还兼具稳固地脉的作用,可以说,有了这方阵法在,比起不朽丰碑更见效用。

    待得阵法稳固,他心神一动,便自进入诸神世界,不朽丰碑化作三寸高下,被他托在掌上,一切玄妙,都在此刻展露无遗。

    “这就是不朽丰碑么?”

    江晨的目光能够穿透一切阻碍,看透丰碑碑体,这一刻,他看到不朽丰碑中包含了许多复杂的阵法,阵法联结变化,纷繁复杂,极尽大道之繁杂。许多阵法蕴含着大衍天机,一元妙用,这些阵法完全合为一体,既可以分散,又可以聚合。

    这已经不是造物主的本事了,而是正宗阳神的手段。阳神高手的念头,突破一元,凝聚起来就是一枚,而散开足足有四亿八千万枚,而在不朽丰碑的内部,江晨感觉到细小的符文足有四亿八千万枚。

    以他的目光观察整个不朽丰碑,完全就是由四亿八千万枚极为微小的符文组成了不朽丰碑,而这四亿八千万微小符文个个不同,绝对没有相似或相同的,令他不禁出声赞道:“长生大帝的手段真是不凡!”

    他暗自猜测,既然这面不朽丰碑是由四亿八千万个微小符文组成,那么另外四面的不朽丰碑恐怕也同样如此,不过,五尊不朽丰碑不可能完全是不同的四亿八千万枚符,肯定是相同的符,只是里面的符排列组合不同而已,否则五尊不朽丰碑,四亿八千万枚符各不相同,日后想要合一恐怕会难度极大。

    心念既动,江晨当即运转目光,斗射而出,向着不朽丰碑的本源看去,此刻,他不但是在解析四亿八千万枚符的玄妙,更是在借此一窥长生大帝的实力和手段。

    “原来如此!”

    目光中亿万符文流转,江晨催动诸神世界伟力,不朽丰碑瞬间分解开来,化作四亿八千万枚符文,而后许多符文重叠融合,到得最后,仅仅只剩下十二万九千六百枚符文。

    原来,江晨发现,长生大帝虽然演绎出四亿八千万枚符,可是这些符虽然形态不同,但是许多符的根本意义相同,只是在一元符上加以扩展演化,虽然看起来多了,但究其根本,还是未能挣脱天地限制。

    “看来,长生大帝虽然修为强悍,但终究还是未能渡过苦海,到达彼岸。”

    江晨口中感叹,却也深知,彼岸境界,并不是那么容易达到的,即便是他,现在不也同样还差了一步吗?当下,他自沉下心思,一点一滴,炼化不朽丰碑。

    与此同时,外间世界,另外四面不朽丰碑与被镇压其中的太古神王,都感觉到了异常,他们惊诧无比的发现,恐怖神王消失了,镇压着他的不朽丰碑也消失了。

    “恐怖神王消失了!”

    冥冥之中,一股思维传达来,与另外三位神王讨论起来。

    “恐怖神王就算是被封印数万年,也不会这般轻易就被杀死!是谁?究竟是谁?”不朽神王发出恐怖的思维风暴,扫视天地本源,想要寻找出被杀死的恐怖神王。

    “仙界中唯一对恐怖神王有威胁的,只有号称天下第一的梦神机一个人,但是他想要杀死恐怖神王是绝无可能的!”大灭神王发出一股股思维。

    “不是他!”勾离神王也发出一股思维,“你们没有注意到么,一面不朽丰碑消失不见了!”

    “勾离,你是说……”另外一位神王的思维传达出一股凝重的意味。

    “还有什么人能切断五面不朽丰碑的联系呢?”勾离神王意味不明传达出一股思维。

    “不可能,长生大帝去了起源之地之后,就已经坐化了,连他的徒儿‘盘’也化成中千世界,他怎么可能还活着?”不朽神王此时发话了,他能感觉到长生大帝已经不再世间,否则自己等人怎么可能活到现在?

    “我没有说是长生大帝!”勾离沉默了一阵,方才慢慢说道,“长生大帝不会消灭恐怖神王,他的不朽丰碑还未完成,不会把我们消灭的。何况五面不朽丰碑少了一面就不再圆满,你们说长生大帝会这么做么?”

    “不会!”

    不朽神王沉声道:“所以,现在我们有可能被另外一个可怕的存在盯上了.........”此言一出,顿时,四大神王尽皆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森森恶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