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5.第965章 未来我主!

    转眼之间,距离那场震惊天下的巅峰大战已经过去数月之久,但烽火带来的影响却并未随着时间流逝而消失,反而愈演愈烈,大有席卷天下之势。

    神秘强者江晨横空出世,不仅以武道击败了大乾太师洪玄机、云蒙刀圣公羊愚,更以仙道击败了乾帝杨盘和太上道主梦神机。

    洪玄机、公羊愚、杨盘三人也还罢了,梦神机是何等人物,那可是号称天下第一高手的存在,威慑天下多年,甚至连皇朝更替都能主宰。但就是这样的一位顶峰强者,却在公平对决中败给了江晨,以至于天下第一高手的宝座就此易主。

    梦神机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

    属于江晨的新时代正式来临。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连挫强敌之后,江晨并未有任何大动作,反而在当天就彻底失去了音讯,天下之大,但却无人再能寻到他的踪迹。

    当然,凡事都有例外。

    对于江晨的行踪,别的人不清楚,但洪易却知道的一清二楚,因为,当日决战结束之后,他曾接到江晨的元神传音,所以他知道,江晨之所以销声匿迹,乃是因为闭关炼化乾帝杨盘的未来之主化身去了。

    未来之主,本身就是不次于六劫鬼仙的强大存在,再加上未来无生经的奥妙,能够预测未来,推演天地大势,这是连江晨也无法抗拒的诱惑,为此,他甚至放弃了夺取造化之舟,更放走了洪玄机和乾帝杨盘,为的就是拿下最完整的未来之主。

    如果是一般的神器法宝,以江晨的能为,直接将之强行慑服便可,但对未来之主,他却不得不小心炼化,务求不出一丝一毫的差错。

    待得他功成出关,已然过去数月之久,此番闭关,修为增长反倒在其次,最大的收获莫过于炼化了未来之主,未来大势衍变,尽都掌中在握。

    “帮我查查,我那徒弟现在在什么地方?”

    江晨心念一动,未来之主当即显化而出,得了他的重新炼化,这尊未来之主化身已然脱胎换骨,重塑身躯,看起来与他有七八分相似,但脸上却不见半点表情,正是天道无情一般的表现,修为更是足以与渡过九次雷劫的鬼仙相比,推演大势,演算未来,亦是远非以前可以相比。

    “是!”

    淡然应声过后,便是一阵沉默,随即,只见未来之主双目之中射出两道玄光,没入天地至深处,在无穷无尽的苦海中找寻,找寻属于洪易的那一条溪流。作为此方世界当世的命运之子,洪易的行踪并不难推算,很快,未来之主便就有所收获。

    原来,在五月初五大战过后不久,洪易就被玉亲王推荐,去了南边的靖海军建功立业。经过一路的杀伐,不知干掉了多少暗中袭杀之人,甚至还包括大罗派的圣女赵妃蓉,夺得一把阴阳桃神剑!

    之后,他又参与了一次围剿,得到了许多金银财物,势力大涨。

    此时此刻,洪易已经到了海上,身在靖海军中。

    这数月时间,洪易得到了不少锤炼,不但武学修为大进,渐渐逼近武圣顶峰,而且道术修为亦有突破,虽然尚未渡过雷劫,却已有了渡过一次雷劫的底蕴。

    身为江晨的嫡传弟子,洪易虽然修行日短,但对于修行之中的种种关窍,了解的并不比旁人少,他很清楚,根基底蕴的重要,所以,在渡雷劫之事上,他是一点儿也不着急。

    这一日夜间,洪易正在海边就着月色读书,心中咀嚼道理,心中渐渐有些明悟。突然之间,一阵笛声不知道从哪里传来,进入了他的念头之中。

    海中传来的笛声,开阔,悠扬,配合明月当空照的情景,当真有一种心境洗练,一尘不染的感觉。

    洪易心中好奇,猛地一运神魂,飞遁出去,顺着月色踏破而行。不过片刻,就飞出数十里。虽然,他如今正在神魂蜕变的关键时刻,一身鬼仙之力难以发挥三五成,但他自忖有师尊江晨赐下的一枚雷劫念头,倒也并不畏惧。

    深入海域不久,洪易抬头看着月光毫无阻滞的洒下来,心中开始感觉到笛声引人入胜,但随后心中却又渐渐地疑惑起来。

    “我乃是神魂飞来,已经离开岸边数十里,这无边无际海上怎么会有笛子的声音?谁人在吹笛?倒是要小心一些。”

    心中暗暗警惕,洪易念头一动,举目四望,寻找笛声的来源。他如今修为越渐深湛,目力自然也是与日俱增,一眼看去,便就发现,远处海面之上,似乎有一道月光从天下坠落而下,照落在一只大如舟船的大蚌上。

    大蚌漂浮在海面之上,张开蚌壳,好像在吞吐月光修炼。月光中,有一粒拳头大小的金色珍珠,在月光之中上下跳跃不定。

    “原来是老蚌吐珠!不过贝壳的珍珠都是银白色,这个蚌壳的珍珠........”

    洪易看见‘老蚌吐珠’拜月的情景,心中顿时想起这种珍珠的许多好处来。

    大海中有些上了年头的老蚌会孕育出特殊的珍珠,每每到了月圆之夜,就会浮到海面上借助月光淬炼珠身。而这种经过天长日久借助月光淬炼过的珍珠,本身就极为珍贵,磨成粉配药练丹服食之后,更能滋养全身筋骨内脏,使人武道修为大进。

    “海上果然是天材地宝,各种珍稀灵药众多,难怪许多修炼道术的人,都喜欢到海外的岛屿上寄居。”洪易心念一动,朝那巨蚌吐珠的地方飞了过去。

    “咦?那笛声,原来是那里传出来的。”

    洪易猛的一下飞近了,就看见那巨蚌不远处,居然有一个身穿黄纱衣裙,手拿一口玉笛,正咿咿呀呀的吹着的少女。尤其古怪的是,这少女身下,还骑着一头浑身洁白,两只角也是象牙一般颜色的大牛!

    “这白牛好像也是阴神所化?”多看了两眼,洪易终于看出来了,这头白牛乃是阴神化出来的,所以才能踏在海面上,载人。

    此时,那白牛载着黄衫少女正在抢夺大蚌的珍珠,每一吹笛声,那在月光之中沉浮的拳头大珍珠,就突然跳跃一下,渐渐的向少女飞去。与此同时,那海面上的大蚌,发出一声沉重的吼叫,猛烈吸气,海水翻翻滚滚,那珍珠又朝着自己飞去。想到此处,洪易心念一动,当即朝那巨蚌吐珠的地方飞了过去。

    “嗯?”

    察觉到有人靠近,黄衫女子猛地一抬头,“你是谁,莫非想抢夺这虎蚌口中的元牝天珠,这虎蚌是我好不容易从一千丈的海沟之中用笛声引出来的,你想乘机抢夺么?”说话间,只见他猛地一扬手,霎时间,周遭天地瞬变,月光顿失,海面之上乌云笼罩,紧接着,雷鸣电闪,纷呈乍现,携天威震慑,直劈洪易而来。

    “喝!”

    遭遇突袭,洪易猛地吐气开声,一声断喝,神魂一阵膨胀,头顶上有一股白气冒了出来。这气柔和刚正,浩然正大,此时猛地显露出来,顿时一道白茫茫的精光冲霄而起,瞬间破去黄衫女子的道术。

    “咦?没想到你接我一记风雷云动还能神魂不散,而且还能破去我的道术,果然有几分手段!

    黄衫女子见状,眉头顿时一皱:“既如此,再吃我一记道术!”说话间,只见她轻抬玉手,转而又施展出另外一种道术。

    “这少女是谁?道术深不可测,远远感觉起来,好像面对桃神之灵的感觉。”洪易发现这个少女的实力如海如狱,力量庞大得好像桃神剑之中的桃神之灵,丝毫不在自己之下,法力甚至犹有过之。

    只见那黄衫少女把手往海面一挑,海中立刻飞出一团晶莹流转,只有拳头大的水球,朝洪易飞来。

    “不好,这是道法水雷!”

    海水轻轻柔柔,但是在洪易眼中,蕴含着莫大的凶险。他自更不敢怠慢,神魂颤动瞬间,当中浮起一枚晶莹剔透的念头,这枚念头看似普通,内中却蕴含着无与伦比的庞大力量,伴随着他稍加催动,便就在他身前铸成一道光幕。

    水珠速度飞快,迎头撞了上来,撞在光幕之上,轰然爆裂,好似天雷炸响,掀起阵阵气浪滔天,但任凭风急浪惊,光幕却自巍然不动,好似半点影响也无。

    “这是.........雷劫念头?!”

    诧然惊变,黄衫少女口中不禁为之一声惊叫,当下她连忙停手,因为,就在方才交锋之刻,她清清楚楚的感应到,对方祭出的那枚念头之中蕴含着比自己所有神魂念头都要庞大的神魂之力。

    这是什么概念?黄衫少女知道自己是鬼仙,虽然底蕴不算超绝,但也足以渡过一次雷劫,法力更是多年积累,浑厚无比,而对方那一枚念头中蕴含的神魂之力超过自己所有的念头,可想而知,那枚念头的主人,该是何等可怕的存在?!

    “你是谁?”黄衫少女停住手,眼睛一面盯着洪易,一面把注意力放到了海面上的那只巨蚌身上。

    洪易此时才有闲暇思考这黄衫少女的身份,想起对方方才施展出来的那一手雷霆道术,他的心中猛地闪过一个人来,口中随之惊呼出声:“你是八大妖仙之一的银鲨王禅银纱?”

    “咦?你知道我?”

    黄衫少女,也就是禅银纱,闻得洪易言语,当即一挑眉头,奇怪问道:“不过你还没回答我,你究竟是谁?你手中的这枚雷劫念头是哪里来的?”

    洪易当然知道禅银纱,因为,他曾在玉京城外的西山幽谷与同为八大妖仙之一的白猿王白子岳相识,那时,白子岳曾对他指点过天下八大妖仙的名号,以及八位妖仙所修炼的大致的道术类别,所以就算没有见过,洪易也能凭借道术认出来认出身份。

    方才禅银纱一手雷霆道术,与消失许久的神霄道颇为相似,白子岳指点他说过,银鲨王禅银纱可能继承了神霄道的道统,所以,他才能在一番推敲之后,猜测出银鲨王禅银纱的身份来。

    “在下洪易。”

    先将自己的姓名报上,洪易当即笑着应声道:“至于这枚雷劫念头,乃是我师尊赐予我练法护身的。”

    “你的师尊?”

    禅银纱带着几分好奇问道:“不知你的师尊是哪一位,能够拿出这样强大的雷劫念头,想必,他一定非是凡人。”

    “确实。”

    洪易笑着道:“家师名曰江晨,想来,禅银纱姑娘应该听说过吧。”

    “江晨?!”

    虽然这个名字听起来很是普通,但禅银纱却在瞬间就变了脸色,她满脸惊诧道:“你的师尊居然是江晨,那个大败洪玄机、乾帝杨盘以及太上道主梦神机的江晨,传闻,他已经渡过九次雷劫,被尊位天下第一高手!”

    “禅银纱姑娘果然消息灵通,不过,那不是传闻,我师尊他的确已经渡过了九次雷劫。”

    闻得洪易言语,禅银纱心中更是忌惮,更加不想得罪洪易了。有江晨这位天下第一高手在背后撑腰,禅银纱可不敢下死手。要知道,那可是已经极度接近阳神境界的存在,也许自己上一刻把这少年杀死,下一刻就会被江晨给堵住,逃都没办法逃。

    更何况,不说洪易本身的修为几乎不在自己之下,他的手中还掌握着一枚九劫念头,虽然仅仅只是一枚念头,却比自己毕生修为来得都要厉害,因此,真要打起来,自己可能还不一定能赢。

    正当她犹豫之际,不远处,那只巨蚌忽地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狂吼,随即,海面上波涛横生,放眼看去,只见一道金光从蚌身中飞出,化为一只硕大无比的金虎,獠牙狰狞,凶煞之气惊天动地,张口便就扑咬而出。

    “你找死!”

    禅银纱把手一招,一团海水飞腾而起,形成一片晶莹的水幕,把这金虎围绕在其中,团团的包裹住。好像一只水晶大球,其中包裹了一条张牙舞爪的金虎:“你的魂藏在躯壳里面,凭借强大的气血保护,我还不好动手杀你,你现在出来幻化?不是找死么?”

    就在此时,突闻一声呼喊传来:“且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