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7.第947章 巫妖俱灭,人族当兴!

    斩仙飞刀,元屠陨灭,太古双强,极致交锋,轰然一声巨响,掀起天烽烟尘浩荡,交迸之处,虚空顿时寸寸破裂,时间长河都在瞬间被截断了流淌,陆压道人势弱一筹,难敌江晨不世神魔之威,当下身形一颤,连连向后爆退:

    “噗!”

    爆退的脚步,摇颤的身形,再也支撑不住,陆压道人张口便是一股鲜血狂喷而出,与此同时,斩仙飞刀亦遭受重创,刀刃之上光泽黯淡,灵力欲散,显然,今日之后,这柄旷世杀刃,将再不复往日神威。

    “你........离开吧。”

    取得胜利之后,江晨并未对陆压道人赶尽杀绝,“日后,最好莫要干涉人族之事,否则,再次相见,那可真的要分生死了。”

    “哈!”

    闻言,陆压道人不禁自嘲一笑:“这么说来,我还真是要多谢你了,告辞!”说话间,他自化作一道飞虹,贯破虚空,远遁而去。

    “走吧。”

    见状,江晨淡然开口,随即带着后羿、星魂等人往人族圣地而返,这一战,不仅破灭十阳灾劫,更将妖族重创,东皇太一命不久矣,绝对足以算得上是一场大胜,回程的路上,自然人人兴奋。

    诸多暗中关注此战的大神通者以及那些天道圣人们,均是忍不住的惊骇太晨宫与人族的实力底蕴,短短时间,人族竟然已经成长到了这般程度,真是让人难以置信,当然,最让人震骇的是太晨宫的强大,四位混元大罗境强者齐出,再加上堪称无敌的太古第一大神江晨,放眼洪荒天地,根本无人能够抵挡!

    因此,此番妖族虽然死伤惨重,甚至连九位金乌太子都尽数陨落,但事后,天庭却并未向人族开战,而是选择了沉默。因为,如今的妖族最强者,东皇太一遭遇重创,已然时日无多,濒临死亡。不久后,便有东皇太一的死讯传出。

    得此讯息,人族尚未有所动作,巫族已然开启了战火,在九大祖巫与新生的第十三巫祖巫巫咸的带领之下,举全族战力攻向妖族天庭,果真杀了妖族一个措手不及。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当巫族大军穿过不周山上的古天路攻入天庭之刻,迎接他们的却是早就严阵以待的妖族大军,以及传闻中已然陨落的东皇太一。

    周天星辰大阵,十二都天神煞大阵,当世洪荒,最为可怕的力量,在天庭之中爆发了最激烈的大战,像是焰火一般,盛放出巫妖二族最后的辉煌。

    久年宿怨,存亡之战,这一刻,双方早已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战斗,杀戮,血流成河,尸积如山,量劫煞气蔓延,似是上苍欲要洗涤整个世界。

    “天道!”

    太晨宫中,江晨缓缓抬头,看向天穹最上,穿透时空界限,进入洪荒世界最本源之处,在那里,他感应到了一个无匹强大的存在,正在不断孕育,虽然蒙昧未时,却已散发出了可怕的气息波动。

    激烈大战,持续了数月之久,东皇太一已残魂之躯,点燃了周天星辰大阵,足足拼死了六五祖巫,妖后羲和、伏羲大圣,亦分别拼死了一位祖巫,但饶是如此,巫族依然有烛九阴、玄冥、巫咸三位祖巫存在,相比之下,妖族诸强,却是几乎陨落殆尽。

    这一战打到这种程度,胜负已分,虽然巫族取得了胜利,但损失极大,残余下来的实力,再也构不成对洪荒大势的左右了,妖族更是几欲崩灭,可谓惨烈至极!

    “终于赢了!”

    三位祖巫相互对视一眼,脸上满是笑容,然而,还不等他们收拾战场,确定自己的胜利果实,忽然之间,虚空一阵波动,接连着六道身影纷纷显现,大战既然已经完结了,接下来自然就要打扫战场了,当然,几个天道圣人不会真的是来打扫战场的,都是来抢便宜的。

    众圣所要捡的第一个便宜,便是东皇钟。随着东皇太一的死亡,东皇钟返本还原,重新蜕变为混沌钟,此等开天神器,先天至宝,谁不想得到?

    当下准提道人便道:“此宝与我西方教有缘,当为我带回西方。”接引也点点头,说罢,准提道人便要收取混沌钟。

    通天教主立马跳出来说道:“此宝乃我东方之物,怎会与你西方有缘,我为三清之一,盘古元神所化,三清自是该各掌一宝,此宝合该我通天得了。”说罢,也要收取混沌钟。

    女娲自是不肯,毕竟,这先天至宝乃东皇太一所留,算得上是她妖族宝物,自然不愿为他人所夺。

    “通天道友谬言了,这混沌钟乃是我妖族天庭镇运至宝,太一虽死,但此宝也不该为你截教所有。”认真起来的女人,一样可怕。

    元始亦道:“正是,此宝出自东方,自该为我三清所得,只是通天师弟已有诛仙剑阵,威力足够了,大师兄已有太极图与玲珑宝塔,我只有盘古幡,无防守法宝,想来,此宝应该为我所得。”

    太上跟通天见元始如此说道,顿时心中不快,通天见元始不帮他就得了,还想要得这混沌钟,要是真让他得了,谁还是他对手。

    当下太上径直开口道:“我为三清之首,此宝又是盘古开天斧所化,自该为我所得。”说罢,老子便取出太极图往混沌钟抛去。

    准提见太上要夺宝,哪里肯答应,取出七宝妙树挡住太极图,顿时惹得太上大怒:“准提匹夫敢尔!”提出扁担便向准提打去,半路去被接引以十二品莲台挡住,准提趁机径直向混沌钟而去。

    元始和通天见太上和接引干上了,准提又要去夺宝,也出手喝道:“匹夫尔敢!”元始取出盘古幡便向准提划去,准提见元始攻来,只得后退让开,以七宝妙树对上元始,通天见元始对上准提,趁机便往混沌钟飞去。

    女娲见通天要夺宝,抛出红绣球向通天砸去,又将山河社稷图往混沌钟抛去,太上不得已又将太极图挡住山河社稷图,转身却将扁担打向接引,被接引以十二品莲台挡住,书暗访缠斗起来。

    太上无法,见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当即便道:“元始,通天,我等三清同气连枝,谁得了混沌钟都没关系,万不可让他们得了去。”

    元始正跟准提对上呢,虽然他道行要比准提高出一些,但毕竟都是圣人,不可能一会儿将准提击败,听太上这么一说,心中盘算了一下,暗道可行,三清连手夺下宝物之后,他得宝的可能性最大,便道:“正该如此。”

    通天听到太上、元始的话后也想了想,也对,三清毕竟同气连枝,谁得到了都比外人得了好,便也道:“善。”

    元始见通天答应了,忙道:“通天师弟,快摆诛仙剑阵。”

    闻言,接引准提顿时大惊,这诛仙剑阵非四圣不可破,如果真这样,那混沌钟可就注定是三清的了。

    在场之人还来不及出声阻止通天教主,只觉得眼前的一切忽然失去了影子,而原地却多出了一座杀气腾腾的剑阵,正是那先天第一杀阵,诛仙剑阵!

    女娲与准提接引倒是看得清清楚楚,通天声音响起后,一张阵图便裹着四把奇古宝剑瞬间射到妖族阵营上空。诛仙剑,陷仙剑,绝仙剑,戮仙剑,四把宝剑分别挂在四角,布成四剑门。阵门之上,宝剑一闪便是一道惊天杀气射出,不论人仙,皆不可免。证所谓是:诛仙恶阵四门排.黄雾狂风雷火偕,剑光徒有吞神骨,遇劫仙神尽被埋。

    便在此时,虚空一阵波动,众圣只觉得眼前情景一阵变幻,已经处在了混沌虚空之中,那无边混沌之中,虚空波荡起伏,显现出鸿钧道祖的身影,众人一惊,只见鸿钧道祖挥出一道气流击在混沌钟上,混沌钟顿时被击飞出去,消失不见。

    “尔等身为天道圣人,不思教化众生,反而为争一件宝物,不惜大打出手,置洪荒世界众生于不顾,尔等当罚!”

    鸿钧道祖脸色几乎没有丝毫的改变,言语之间,竟有一股能够磨灭万物的可怕力量,笼罩在众圣身上,便是天道圣人,亦感痛苦万分,难以承受,令得众圣心中无比惊骇,不住惊呼:“天道无情,天道无情!”

    “尔等随我往紫霄宫,我有大事要说。”

    无情天道,冷然开口,说罢,径直转身离去,众圣见状,不由面面相觑,不知鸿钧道祖有何大事要说,但也只能暂时放下巫妖二族残部,往紫霄宫而去。

    与此同时,诸多太古大神也都接到了信息,江晨自然也不例外,他略作犹豫,终究还是应天道邀约,前往紫霄宫,路上,他遇到了望舒,因羲和之事,二人再见,不免有些疏离,但到底,二人还是决定结伴同行,来到紫霄宫前,早有昊天、瑶池等在一旁,恭恭敬敬的将二人迎了进去。

    入得宫门,随之,江晨便就发现,此时此刻,紫霄宫中,除了鸿钧道祖以及六大圣人之外,还有十数位太古大神来到,青衣、麻衣、西王母、紫薇大帝、青丘大帝等太古大神俱都在侧,除此之外,还有青龙、白虎、玄武、朱雀四大守护圣灵,俱都是大神通者。

    “虽然还是缺了几人,不过,诸位能应邀而来,今日也算得上齐聚了。”

    鸿钧道祖道:“此番巫妖大战,是为开天大劫,了却这一开天所留之天地大因果,却是可以暂缓洪荒安定。”说话间,他望了一眼江晨,方才继续说道:“此番巫妖两败俱伤,却是需要重立天庭,恢复天地大秩序,进而教化万灵。”

    “敢问老师,巫妖失势,洪荒当如何安排!”太上出声问道。

    鸿钧道祖应声道:“巫妖大战毁天地,巫妖败亡,洪荒不存,故而人族当为主角,洪荒大地当由人族而兴。”

    女娲见太上所问,鸿钧尽皆作答,也就起身问道:“敢问老师,巫妖争斗,洪荒星空破碎,迷失星空深处的巫妖当如何?”

    “巫妖争斗毁坏洪荒星空,自有一番因果。”大劫之间,天机是一片混乱,连天道圣人都算不出因果来,不过鸿钧合身天道,却是能知晓一二。

    其余人等见了鸿钧今天如此好说话,也都起身发问,想要求证一些心中不解的大道难题,鸿钧不再讲道后,这些个圣人、大神通者却是连问道之处都没有了。

    准提问道:“敢问老师,西方教创出八百旁门,可当得鸿钧一脉?可能传道?”他日思夜想的都是西方教能够大兴,此刻逮到了鸿钧道祖这个有问必答的万能博士,自然想要问个清楚。

    鸿钧道祖淡然出声,应道:“西方教八百法门俱是鸿钧大道一脉,自然能够传道。”

    这都回答,太上当下也不顾忌了,连忙问道:“人教能否大兴?”

    鸿钧应道:“能。”

    元始天尊眼珠子不由的一转,瞧了瞧旁边的通天教主,出声问道:“阐教与截教,谁为鸿钧正宗?”

    元始天尊这一问,问的乃是两教教义之事,通天心里自是紧张异常,怕鸿钧说出对自己不利的话。

    “通天窃以为,截教广纳生灵,有教无类,当为鸿钧正宗。”也不待鸿钧回答,通天教主便起身向鸿钧说道。

    “通天,你........”元始天尊的面皮瞬间便拉了下来,心想我问我的,居然还敢踩着我肩膀爬上去了,当下狠狠的头视若不见。

    “日后还须做过一场!”低头的几圣不禁为之一愣,开始还以为是鸿钧所说,转瞬方才明白,竟是江晨在说话。

    鸿钧望了望江晨,口中道:“巫妖二族不顾洪荒亿万生灵,数次大战,终引发天地量劫,造下无边恶果,乃不赦之罪。而今大战已止,二族气数已尽,无德无能再掌管天地,今后洪荒以人族为主角。另外,吾已合道,从此只取天道,不问世事,此间却还有两件事,需你等商议:一则洪荒破碎,虽大体完好,却有无数碎片散落星空之中,上有无数生灵仍存活于其中,今后如何约束其中生灵以遵天道;二则如今天庭无人掌管,周天星辰无人镇压,天庭可镇压洪荒气运,代替天道职司天下,然妖族失德不可再管天庭,还需再立。此三题,你等可在商议之后再跟我说。”

    说罢,鸿钧道祖静坐高台之上,仿佛已经神游太虚去了,诸位太古大神似乎真的只是来见证一下天地变更,并无插手的迹象,唯有江晨一声冷笑,目光所向,着落在六位天道圣人身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