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8.第938章 祖巫陨,天柱崩

    来自天外的异数,盘古遗存的真身,万古洪荒,最不可测度的两股力量,在天柱周山之畔,展开了惊天动地的大战。

    外围,已然合身天道的鸿钧老祖降临尘凡,稳住了差点破碎的洪荒天地,冷眼所向,关注着场中战局变化。

    赤血遍地,烽火连天,苦海生波,浪涛千重,黑云翻涌,飓风万里,江晨与盘古真身之斗,已然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轰!”

    终于,在又一次的剧烈碰撞过后,江晨身形跄踉后退的同时,十二都天神煞大阵终于出现了一丝破绽,而强者对决,争得正是这一线之机!

    “剑道:轮回!”

    一念起剑,一念轮回,江晨把握一瞬战机,功催极限,无上剑道衍生最强变化,天地轮回,应运而生,吞灭诸天万灵。

    “开天辟地!”

    与此同时,盘古真身亦是奋力一击反扑,重拳所向,打破混沌,粉碎虚空,直迎江晨轮回一剑,双方至极交锋,决出胜负。

    “轰隆!”

    一声炸响,天惊地动,江晨身形一颤,口中一口鲜血狂喷,整个人止不住的往后倒退,轮回剑前,十二都天神煞大阵亦轰然崩溃,显出十二祖巫的身形,纷纷摇颤不休,各个鳞甲破碎,鲜血淋漓。

    “看来,这一战,终究还是本座赢了!”

    虽然看上去是两败俱伤的局面,但实际上,不复盘古真身状态的十二祖巫,即便联手,也绝不可能是江晨的对手,是以,自十二都天神煞大阵被破的一刻开始,这场争斗,已经分出了胜负,再来,便是生死。

    “谁先死呢?”

    江晨环视一众祖巫,最终落在了共工的身上:“听说,屠杀人族,是你最先提出来的,那么,祖巫陨落,便也由你开始吧!”话音落下一瞬,江晨足下一步踏出,人已破空而出,掌中阿鼻刺破虚空,带着无尽的凌厉肃杀,锋芒所向,直逼共工要害。

    只这一剑,他要共工的性命!

    “不好!”

    眼见共工性命陷入致命危机,其余一众祖巫连忙齐声呼喊,随即,众人齐齐出手,向着江晨猛攻,浩荡力量洪流,径直将之淹没在内。

    赢了吗?

    众祖巫心中惊疑不定,不好的预感衍生一瞬,惊见一道身影,猛然破开洪流,眨眼之间,便就来到了他们的生前。

    “杀!”

    冷然喝声,肃杀无限,阿鼻剑锋凌厉,径直刺入了祖巫祝融的身躯,纵然不灭之体,此刻亦在瞬间,流逝了所有生命。

    “祝融!”

    不敢置信,难以置信,同为十二祖巫,谁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火之祖巫祝融,竟然会这么死在自己的眼前?!

    众祖巫忍不住的为之失声呼喊,但却挽不回祝融的死亡,难以言说的悲痛,萦绕在每一个祖巫的心中,其中尤以共工最甚。

    “不——”

    正所谓水火不容,十二祖巫之中,共工与祝融的关系最不好,时常发生争斗,但此刻,他却最为悲痛,他口中悲愤嘶吼,可是,身受重伤的他,此时此刻,实在是太虚弱了,根本提不起任何战力,更别说是给祝融报仇了。

    “别着急,你们今天,谁也别想跑!”

    江晨吞噬了祝融火元,随即,提着染血的森白古剑,一步一步,向着剩下的十一位祖巫进逼而来,肃杀气氛,充塞天地。

    “怎么办?”

    死劫在前,饶是一众祖巫,也不禁感到一阵绝望,就在此时,惊见共工奋起最后力量,口中一声大呼:“你们快走!”话音落下同时,他自强撑伤躯,直面江晨:“我要跟你同归于尽!”

    “凭你?”

    江晨不屑一声冷笑,足下步伐不停,“不是本座瞧不起你,莫说现在的你,就算是你全盛时期,也休想伤到本座一根毫毛,更遑论同归于尽。”

    “哈!”

    共工惨然大笑:“我知道,我的修为远不如你,但我既然说了要与你同归于尽,那就非做到不可!”说话间,只见他爆发潜能,燃烧生命,换来短暂的强大力量,但他却未直接与江晨拼命,反而一头向着旁边的周山天柱撞去,只听“喀嚓”一声,天柱破裂,半截大周山都被他生生撞得断落下来,直奔江晨当头砸落。

    天柱周山乃是盘古脊梁所化,本身就极为坚硬,比起首山之铜尚要硬上三分,再加上有着盘古大神遗留的稳压,实乃天地之柱,天地初开的时代,就算是混元境的强者都无法靠近,那时,别说共工只是一个祖巫,便是等同圣人的巫神也休想撞断天柱。

    可惜的是,随着无尽的岁月流逝,盘古大神的威压开始渐渐消散,到了今时今日,几乎消失殆尽,没有了盘古威压守护,便是周山天柱再怎么坚固,又如何能够经得起一个祖巫的豁命撞击?

    “不好!”

    眼见半截天柱倾砸而来,饶是江晨,亦不敢有半分大意,当下连忙奋力一挡,重伤之躯,难承巨力,止不住的往后急退。

    求仁得仁,祖巫共工则无力的随着随着周山倒下,坠落无尽洪荒,淹没在九天弱水的洪流之中,消失不见。

    “可恶!”

    挡下半截天柱之后,江晨踏空而起,放眼看去,只见那支撑天地的天柱已经自半截之处断开,周山不复,天柱断折,大地震动,天缺西北,地陷东南。

    原本大周山所在的天空之上,显露出一个恐怖大洞,滚滚不休的九天浑水源源不断的奔腾而下,数不尽的生灵被淹没其中。

    那九天浑水最是歹毒无比,侵蚀元神,融化筋骨。此刻大周山断裂,支撑天地的巨柱消失,一个硕大的窟窿出现在原本大周山所在的天宇之上。无穷无尽的九天浑水从九天之外倾泻而下,在洪荒大陆之上纵横肆虐,所经之处生灵不存,一片狼藉。

    人族所在,以人祖殿为中心,赫然可见,一道庞大的光幕浮现,轰然之间,笼罩了整个东海之滨乃至周遭地域,将人族护住,好在,这段时间的三族征战,人族收缩聚拢,都在附近,如此一来,却是正好借着人祖殿的防御,躲过了这毁灭灾劫。

    不过,巫妖二族可就不这么走运了,散落在洪荒大陆之上的巫妖二族。如何抵挡得住奔腾喧嚣的浑水冲击,转眼间便有数不清的巫妖两族被淹没在滚滚怒涛之中。大陆之上的生灵奔走相逐,以求生存。豺狼虎豹。毒蛇猛兽纷纷逃窜,却被身后的巨大浪头卷入浑水之中,顷刻便被消融。

    灾难降临,天道有缺,受天机牵引,但见天际之中六道光华闪现而过,正是那女娲娘娘、三清圣人以及西方两位教主。六人手中都抛出一道光华,太上扔出了太极图,元始抛出三宝如意,通天的诛仙阵图,接引的十二品白莲,准提的七宝妙树杖。女娲的山河社稷图,尽皆化作千丈大小,堵在天上那巨大的洞口之上,隔绝了浑水继续倾泻的势头,六位天道圣人合力,方才暂时将破损的天宇弥补上。

    通天性子最急,当即昂然出声问道:“众位,如今大周山倒塌,天柱折断,却不知天上这偌大的窟窿该如何是好?”

    望着天空之上那个硕大的窟窿,一时之间,就算是天道圣人,混元大罗金仙,此时此刻,也是束手无策,总不能动用法宝就这么长久堵下去吧,当下,他们齐齐将目光转向了江晨,欲要向这位太古大神求助。

    江晨亦是眉头大皱,就在此时,惊见一位道者手持竹杖,踏空而来,正是合身天道的鸿钧道祖,他直将目光看向女娲,口中道:“诸圣之中,唯你执掌造化之道,补天人选,非你莫属。”言罢,他翻手取出一古朴小鼎,正是那先天至宝乾坤鼎,待女娲接过乾坤鼎,他自身形消散。

    女娲持拿乾坤鼎在手,恭声言道:“谢过老师。”当下,她祭起乾坤鼎,那鼎在空中涨大到百丈大小,随之,又取出当日自分宝岩上得来的五彩石投入乾坤鼎之中。

    顿时,乾坤鼎中燃起熊熊烈焰,浑厚的鸿蒙混沌气息自鼎中透出,几百颗五彩石在鼎中急速转动,五彩光芒大盛,如此煅烧,七七四十九日之后,那五彩石终于全部融化,成为一团淡蓝清气,女娲招呼几人撤开法宝,挥手将那团清气送入巨大的窟窿之中。

    当初盘古大神开天辟地,便是以清浊二气演化天地,这至纯清气,正是补天的良才,伴随着清气渐渐弥漫,无形的力量将清气衍化,堵住了整片缺口,天空终于又恢复了往日的蔚蓝。

    女娲补天完成,见鼎中仍旧剩余了一小团清气,当下取出,那清气离了乾坤鼎,立时便就化作了一大一小两颗晶莹剔透的五彩神石,女娲随手扔了下去,那颗大的顿时落在了那十洲祖脉之上,而那颗小的,却直奔大荒山无稽崖落去。

    随后,女娲又去了那北俱泸州斩杀了一只硕大的巨龟,却是开天辟地后诞生的一只灵龟,以巨龟的四肢重立四极,代替周山成为那撑天的柱子。女娲还收集了大量芦草,把它们烧成灰,埋塞向四处铺开的洪流。

    只是,这场灾祸毕竟留下了痕迹,从此天有些向西北倾斜,因此太阳、月亮和众星辰都很自然地归向西方,又因为地向东南倾斜,所以一切江河都往那里汇流。而且,因为北极灵龟被杀,巨大的死气弥漫了整个北俱泸州,生灵一旦靠近,便被那死气侵蚀,全身腐烂见骨,久而久之,那北俱泸州竟成了整个洪荒生灵不敢靠近的死寂之地。

    女娲娘娘炼五彩石已补苍天,又斩杀巨龟立四极,天降功德,其余众圣因阻断浑水,也各自分得一份,从此以后,周山随之淹没在时间的长河之中,后人将那剩下的半截天柱称之为:不周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