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7.第917章 首阳开,诸强动!

    此番巫妖大战,持续的时间极为短暂,但是,巫族千万大军杀入天界,妖族几乎倾全族之力抵挡,一番大战,死伤之大,简直不可计量。

    虽然,中途有鸿钧老祖强势干预,强行终结了战事,但是,巫妖二族,可谓是损失惨重,巫族千万大军,几乎损失大半,妖族更是凄惨,先被巫族杀了个措手不及,又遭遇盘古真身的强势冲击,死伤何止亿万?

    随后,两族便都安静了下来,不过总体来说,还是以前的老样子,虽双方都不敢主动挑起大规模的战斗,但下面还是争斗不停,不过都是些小鱼小虾,倒也难以引起重视。

    鸿钧道祖威严,不可侵犯,有了他的金口玉言,巫妖二族万年之内,却是再也难以掀起什么大规模的争斗,纵然仇怨再深,却也只能老老实实地各归天地,一边休养生息,一边享受那付出巨大带价换来的权利与地位去了,倒是四海。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大战,使得妖族对其的约束,不自觉的放开了。

    巫族先是在各地大修山神土地庙。派巫人出任,监管洪荒。妖族则是大封各路妖神为那周天大神,各自执掌有司。妖族得了那天庭重地尚且不足,眼看既然洪荒大地不能下手了,那就抢占水道,于是在各处河川大泽,大封河神河伯。

    洪荒世界经过此次巫妖大战。除却生灵涂炭,环境却是受损不大,毕竟此时两族争斗。是为争那洪荒大地。任谁也不愿破坏那洪荒,毕竟如果抢到手的是一片废墟,任谁也不愿意,是以多以肉搏。毁天灭地的手段倒是极少使用。少了这些巫妖满天下的厮杀掠夺。洪荒生灵却是得到了一个良好的发展环境。

    多有那灵物得道或者来历不明者开始出现在洪荒大陆,行走游历,却是为了拜师之事。原来巫妖大战,普通修行之人虽没有亲见,却也有所耳闻,那等惨烈场面,倒是吓坏了不少人心肝。

    于是开始有人四处寻访名师,一来,是为那玄奥的修行法门。洪荒世界不同以后,众多修行法门还没出现。而那些大神的道法也没有以后外传的那么泛滥。很多人都是靠本能修行,朝吞暮吐,采集天地灵气,洪荒灵气充盈,法力增长倒也迅速,只是那道行却是不见长进,修大道,却不入道之门者,不知凡几。

    二来,却是想要寻得一处好的庇护,免得日后大难来时遭了无妄之灾,若得高人庇佑,倒是可以安心参那天机大道,长诵黄庭。

    巫妖大战对众神的影响却是更为深远,两族的强大破坏力,却是真个让那些大神通者们都为之惊骇,那盘古真身的强大威力,让当世大神通者都有种滨临身死的错觉,便是那些太古大神,也大受感触。

    应对危机,诸人各有谋算。

    太古大神们纷纷感应大道,占据一方天地业位,虽然不比天道圣人,却也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自是非比寻常。

    但江晨却没有这么做,因为他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贸然接受此方世界的天地业位,纵然有一时之利,可时间久了,终究会成为他的牵绊,禁锢他的修行。

    况且,巫妖大战之时,他曾趁乱盗走了妖族亿万年积累的宝藏,这是一笔庞大到难以想象的财富,足够让他的寰宇世界得到进一步的成长。

    事后,他直接放弃了周山洞府,改在首阳山开辟新的道场:太晨宫!星空战魂、苍帝、鸿帝、羽帝等一众寰宇世界强者,纷纷被他召唤出来,汇聚太晨宫中,隐隐然间,形成一股庞然大势。

    洪荒世界浩瀚,而且是个新生的世界,未来衍变,有着无限可能,江晨此举,乃是想要在此占据一方气运,这样一来,不仅有助于他的修行,更能壮大他麾下的实力,未来,必将会成为他重要的臂助。

    相比于太古诸神,当世的大神通者就苦逼多了,功德不足,修行未满,天地业位不是那么好证的,无可奈何,如镇元子、红云、冥河之流,大多隐匿不出,参悟大道,尽可能的避免因果加身,沉沦量劫。

    其他人则恰恰相反,先是三清之首的太清道人下凡,路过一座大山,见一人面山而跪,好奇之下一询问,却是一苦行拜师之人。此人倒也是灵物得到,天资非凡,一直苦寻明师,专往那大山名川跑,每至一处,也不管山中是否有明师,必定跪拜三月,三月无功后,再去下一处。

    太清道人修行之法,倒也讲究些无为,须得大恒心,大毅力者方能习得。乍遇此人,掐指一算,却是正与自己有那师徒之缘,而且其心智弥坚,倒是一璞玉。于是,太清道人随即便就收下他为徒,赐名玄都,也不再游历,径直回转昆仑山去了。

    玉清道人的做法倒与太清道人不同,他直接传话洪荒,凡是有缘之人,除去巫妖二族,皆可来昆仑山拜师。一时间群情激奋,不知其数的人冲往昆仑山。众人到了那昆仑山,却是不能悠然而入,与早前想象的所差甚远,原来那昆仑山却是布了一大幻阵,能过者,才可为玉清之徒。最后一共十三人过了幻阵。玉清道人倒也爽性,立刻便就收了其中十二人为徒,尽皆赐了名,正是那日后阐教十二位金仙主儿。最后单单留下其中之一人,却是一个面貌似慈善者。

    “敢问大仙为何不收小人为徒。”面貌似慈善者有些忿忿不平,自己也算中规中矩地过了那考验,怎的却不能拜师?

    “你毕竟也是昔年紫霄宫中的听道之人,与我有师徒缘,却无师徒分,不过,你终归过了那考验,不与你个交代,终是不好。”玉清道人想了想,道:“你也就暂且为我门下记名弟子,也不用敬爱师门,随时亦可离去。”

    那人也不再强求,当即应声拜道:“燃灯徒儿拜见老师!”

    上清道人行事却不似那般麻烦,直接在洪荒大地上选了处地头,略施神通,摆下道场,****讲那鸿钧大道,凡来听者,有缘收之为徒,无缘却也计入名下。顿时,洪荒又掀起了玉清道人收徒后的一阵狂澜,各种灵物得道抑或妖族散修,齐齐去拜入了门下。

    上清道人见得自己讲道,万人来朝,却也高兴莫名,最后却是收了数十位弟子,其中倒也有几人颇让上清道人颇为自得,正是那三宵,三母和那多宝等人,其余人等全部纳为记名弟子,一起带回来了昆仑山。

    上清道人一回山门,玉清道人老脸立刻便就拉了下来。

    “上清,你却是好生不明道理。收徒也罢了,怎的胡乱一气,带回万人弟子,最不该地却是巫、妖掺杂,多为飞禽走兽类畜生。天道有序,收徒讲究资质与机缘,怎似你这般。”玉清道人一看偌大个昆仑山,如今却是搞得乌烟瘴气,哪里还有半分仙境福地的景象,当即劝道:“莫不如遣散大部,留下少许,传得道统,却也够了。”

    “玉清,你莫欺人太甚!大道之下,千条皆是道,我愿让我的道传给这洪荒众生,却不似你那般敝帚自珍。平时我不与你计较,今次我收徒你也要指手画脚,真个以为我怕了你不得。”上清道人也是老大阵火气,本以为自己收徒众多,必然把两位师兄比了下去,却不想刚回山,便遭了玉清教训,心里老大一阵不愿意。

    闻言,玉清道人顿时勃然大怒:“你,你牵强附会!我所说全是正理,你此般言语,却是欺我。”

    “你二人也莫再争吵,各人有各人的道,道不同,无甚稀罕。”太清道人看着殿外上万人等候安排拜见,却也头大,这昆仑山看来是不得安宁了,“只是这许多人,倒是不好安排。昆仑山怕是无了清宁!”

    “哼,大师兄,既然你如此言语,那我便带门下另寻安身,也不占你这区区昆仑山。”上清道人脾气一上来,那是说走就走。

    “哼,甚好!”玉清道人一听上清道人所言,心中暗自高兴,早看你不顺眼,此番却是要顺路送瘟神,免得扰了自己清修。

    “既然如此,那我也另寻道场,天道之下,无甚永恒,三清一体,却是再不复存在了。”太清道人见得两人争吵连连,毫无半分三清一体的情分,顿时有些心灰意懒。

    “如此甚好!”意见很快就统一了,道理也简单,当你看不惯一个人,却又不能出手教训他,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躲得远远的,眼不见为净。

    太清道人当即带着自己唯一的徒儿玄都下了昆仑山,一起游历洪荒去了,闲暇时候,便与玄都讲讲道,或是炼制一些丹药。

    上清道人则带着一众弟子门人去了海外,寻得昔日东王公统治洪荒男仙的道场蓬莱岛,见了碧游宫,****召集万仙讲解鸿钧大道。

    玉清道人送走了两位师兄弟,随即大施手段,在那昆仑山顶建了玉虚宫,****开宫讲道,过的倒是比往昔自在了。

    而西方的接引准提二人也多次前来洪荒大地的东土世界蛊惑生灵前去西方,开始宣扬无生无灭的寂灭之道,少许生灵被其渲染的极乐世界所吸引,倒也入了其门下。

    众大神通者对此虽然有所知晓,但拜师之事,你情我愿,却也不好多管。

    而就在众人都忙着收徒之际,首阳山中,江晨也也开始熔炼天庭宝库之中那无数的天材地宝,加助寰宇世界成长,麾下一众高手,不少人开始尝试着冲击混元大罗境,轮回无尽,洪荒大势,不过只是开始而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