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4.第894章 黑暗天地

    黑暗世界,一具又一具倒落尘埃的尸体,他们乃是亿万载以来最强大的一批生灵,有的是为平黑暗动乱而来,有的则是为了突破极限,晋升仙帝,但终究都只是消散在轮回中的一抹风烟。

    江晨踏步向前,这是一片幽静的大地,黑色的死气弥漫,如同幽冥地狱,无边森罗。

    突兀,前方一座磅礴大山映现眼前,这山体太庞大了,比之平日里所看到的星辰都要大很多倍,矗立在前方,挡住了去路。

    江晨踏着虚空,登临此山,他看到了一颗又一颗巨大的星球在围绕着山体转动,密密麻麻,而在山上,有一些神药漆黑如墨,早已被侵蚀了。

    连神药都如此?若是其他生灵踏足,又会怎样?可想而知!

    随后,他看到了一株长生仙药,可惜,也是通体乌黑,并散发着一股诡异的气息,显然,已经彻底被侵蚀黑化。

    挥手将这座大山收入寰宇世界,继续向前,沿途之上,有不少的发现,能看上的,基本都被他收取,削弱黑暗,对此方世界来说,是一件好事。

    路上,骸骨越来越多,到了最后,眼前赫然已是一片无边骨海,数不清的骸骨,大多为雪白色,如同铺天盖地的大雪淹没了世间,在黑暗之地格外的刺目。

    当然,骨海中也有其他颜色的骨,比如金色,比如黑色,比如紫色,但跟白骨比起来,毕竟只是少数。

    这些骸骨都很不简单,不是说他们生前的修为,而是天资,这种根骨非常适合修道,可结果却都陈列在此,骨质中,早已侵蚀上了浓郁的黑暗之力,成为了劫灰。

    跨越骨海,继续前行,浩瀚黑色疆土,大到无边,接下来的路途上竟然再无植物,光秃秃,见不到点滴的生机。

    无边无垠,亿万里疆域,在江晨的脚下消逝,直到,他来到一片成片的建筑群前,亭台楼阁,殿宇匆匆,恢宏而庞大,不知道建于哪个纪元,气势磅礴,震慑人心,但凡生灵走到这里都会被压制,忍不住要臣服,要叩拜下去。

    天庭!

    在这片恢宏殿宇之前,赫然高耸着一块巨碑,上面血淋淋的书写着两个大字,那血是黑色的,那石碑带着时光的符文碎片,流动着黑暗本源的力量。

    事实上,眼前整片浩大的宫殿群,也不知道方圆多少万里,也都在弥漫着浓郁的死气,以及无穷的黑暗之力。

    江晨踏步进入这片黑暗天庭,这里空无一人,直至凌霄宝殿前,才突兀传来一道声音,古老、沧桑、而又迫人:

    “朝圣者,虔诚而真挚,自海的那一端而来,一步一叩首,只为觐见本帝,你为何带着杀意而至?”

    那声音太骇人,如同一尊盖世帝王在质问,在俯视,足以让世间万灵颤栗,形神都会在他他的一念间化成齑粉。

    “朝圣?就凭你?”

    江晨说话间,已自踏入凌霄宝殿,步伐所向,一时间,整个黑暗天庭,所有的殿宇都在跳动,仿佛要腾空而起。

    殿宇内十分残破,地面上随处可以见到一些尸骸,已不知死去多少岁月,此外,整座古殿中,尘埃遍布,一些塑像上都覆盖满尘土,地上的遗骸也快被灰尘淹没了,看起来无比的荒凉。

    “遇帝不拜,真命已失,轮回碑上有汝名。一步一叩首,往生路中罪削半,护你真灵。”

    眼见江晨竟毫无顾忌的直入大殿,殿中生灵再度开口,声音宏大,跟天地一起共鸣,震的苍茫大地都在剧烈颤抖,仿佛有一尊仙帝降临,威压人世间,若是换做一般生灵,哪怕是仙王,都有可能会被被震出神魂,再入轮回。

    “蛞噪!”

    面对殿中生灵威压,江晨口中一声冷哼,顿时,一股庞大铺天盖地的气息怒涌而出,直接镇压向殿宇深处。

    “放肆!”

    就在这时,那布满灰尘的古老殿宇中,传出这样一声呵斥,带着震怒,还有杀意,以及无穷的黑暗符号,那个生灵出手了。

    一只灰色的手掌,近乎干瘪,皮包着骨头,缓慢而沉重的向前拍击而来,带动起滔天的帝者威势。

    在那掌指中,日月转动,星辰无穷,宇宙在开辟,混沌在缭绕,更有一条轮回路若隐若现,真可谓是骇人之极。

    “放肆的是你!”

    江晨口中冷喝,声音不大,却蕴含着无穷无尽的磅礴伟力,强势震破轮回,崩开了那只手掌,偌大殿宇轰然坍塌,一时之间,巨石横飞,粗大的支柱断开,黑暗仙金瓦片碎断,并四散飞舞。

    江晨岿然不动,衣衫不染尘埃,黑色发丝飘舞,他整个人虽然清秀,但是双眸却越发的凌厉了。

    对面,殿宇倒塌,尘埃扬起,地上一具又一具尸骸露出真形,在虚空中漂浮,溃灭,而后又消散。在更远处,在那些倒塌的殿宇中,还有这样的遗骸,都穿着甲胄,手持着兵器,原本被尘埃覆盖着,现在露出。

    天兵天将,在岁月的侵蚀之下,都已经成为尸骸,今日虽然再现人间,可却也紧接着毁灭,尸骨无存。

    在帝者力量的对击下,没有什么可以长存,没有生灵可以不灭,就是有准仙帝法阵守护的黑暗天庭都崩坏了。

    这里曾经很强盛,辉煌无边。

    当年,也曾有诸多天兵天将镇守于此,守护天庭,但是,不知道因为什么,那些生灵都被击杀了,被尘埃埋葬。

    整片殿宇都化成了黑暗之地,就连那所谓的天帝也毫不例外。

    再不复曾经的高大伟岸,如今身体已经枯朽,且很灰败,有些不正常,皮包骨头。

    只有一双眼睛是那么的慑人,如同两盏金灯,或者说更像是黑暗轮回中的两轮太阳,可接引迷失的神魂。

    他满头灰发,就连眼白都是灰暗的,但瞳孔是金色的,犀利慑人,发出的光泽,足以撕裂仙王。

    一身帝衣,陈旧而古老,穿在他那瘦骨嶙峋的体魄上,显得宽松、肥大。

    在他的头上,带着帝冠,流动九色光彩,普照众生,但是在九色中也纠缠着黑色的气息,浓郁的骇人。

    凌霄宝殿,就只剩下他一人还活着,显然,他是强大的,无敌的,高坐在玉石椅上,面色冷漠,俯视过来。

    江晨见状,满脸淡然的与他对视,眼神中满满都是趣味,话语中自然也不例外:“一个堕落的准仙帝,真是稀罕!”

    “帝者无上,岁月更迭,纪元轮回,哪怕诸天尽灭,万物皆凋,我身亦永恒长存,谈何堕落?”

    玉石椅上的堕落天帝,声音平淡,冷漠,带着一种惟我独尊的气概,藐视万物,天下间唯有帝者永存。

    “看你的模样,恐怕也活不了多久了,谈何永恒长存?”

    江晨嗤笑道:“不如这样,你乖乖投降,让本座将你度化,跟随本座去征战诸天万界,说不定永恒长存的机会还更大一些。”

    “笑话!”

    闻得江晨言语,堕落天帝勃然大怒,一双凛眼,杀机肃然:“你是什么人物,竟然妄想让本帝投降于你,真是天大的笑话!你可知道,冒犯本帝,等若犯下滔天大罪,今日,本帝誓要将你打入无间轮回!”

    “有意思。”

    江晨看着眼前已近乎完全枯朽的堕落准仙帝,脸上满满都是笑意:“既然如此,那就来吧,尽展你的能为,让本座好好看看,所谓的天帝,在生死劫前,能够做到什么地步,可千万,不要令本座失望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