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6.第856章 时空宝藏

    小六道深处,江晨、辰南二人探寻时空宝藏而来,一声钟鸣,敲响时空回荡,令得二人尽皆有所收获,尤其是辰南,修为大有进展,已然进入了天阶中期,不得不说,命运之子的气运、进步,这是令人难以想象的,就算是江晨,都为之感到惊异。

    向前,两人徒步向前,没走多远,虚空之中突兀的掀起了一阵神异无比的波动,紧接着,两人的眼前,莫名浮现出了一幅画卷,一副跨越千古传来地画卷!

    隐隐约约之间,他们似乎听到了时空大神气壮山河地一声悲啸,自毁百世修为,逆转乾坤,颠倒阴阳,以形神俱灭的代价,为诸神打开一条血色通路。

    彻底消逝前地时空大神,曾经拼却最后剩余的一点力量,在这片空间显化而出,将他两个弟子带到了这里,与他们话别。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地是,时间之神与空间之神竟然在那最后关头,抢走了他那暗淡地时间之心与空间之心。

    时空大神愕然、心痛无比,一声愤怒的悲笑,瞬间他白发三千丈,在那一刻时空大神老泪纵横,颤抖着道:“我想给你们更多,但是......没想到.......没想到.......”话语未尽,他就此悲伤消逝,只留下最后地一句:“你们会后悔的.......留待有缘人.......”

    从那画面中可以清晰无比的看到,时间祖神与空间祖神懊恼无比,他们互相愤恨的抱怨着,口中辱骂不休。

    辰南悲愤的道:“狼子野心,真是该杀!”时空大神舍己为人而换来的结局让他感到悲愤!

    “唉......”

    江晨亦叹道:“时空大神真是空有百世修为,却没有一双锐利的择人之眼,不过辰兄,现在重要的是要让你得到时空宝藏,在这之前要委屈你了。”

    在辰南疑惑之间,却见的江晨突然伸出一只手来,猛然击在了辰南的身前,刹那之间,一股可怕到了极点的恐怖力量,生生的将辰南禁锢。与此同时,也将他体内的天阶力量禁锢,紧接着,恐怖的力量勃发,疯狂的涌入辰南的体内,瞬间破坏了他的筋骨和经脉。

    “啊!”

    突如其来的变故,巨大的痛楚,顿时便是让得辰南止不住的咆哮出声,脸色也变得苍白无比。显而易见,此时此刻,他遭到了莫大的重创,是他无法抗衡的强大力量,剧烈的痛楚直入骨髓,鲜血染红了他胸襟,然而比之更让他恐慌的是浑身的天阶力量和恐怖的生命之能在这一刻完全的不见了!

    是的,不见了,自己的力量,竟然完全不见了,只是,却没有流失出去,而是被封印了,封印在他的全身上下的各处隐秘之中,他再不能调动一丝一毫的力量,俨然已经成了废人,残废的人。

    在他疑惑和有些慌乱的眼神中,江晨却自后退一步,口中笑着道:“时空大神的宝藏只有身残体废的人才能得到,江某可是动用了不小的力量,才能将你的力量封印的这般完美,要骗过这个老家伙可不是谁人都可以做到的,你不用这么看着江某,江某回害羞的。”

    “咚——”

    就在这个时候,两道神秘的钟声同时响起,刹那之间,一股神秘的力量出现在辰南周围,饶是江晨,也情不自禁的远退开来,时空大神那跨越千万年传来的精神烙印,居然出现在了辰南的附近。

    悠扬地钟声、沉闷地鼓声不断鸣响,回荡在天地之间,辰南周围的空间突然慢慢破碎了,无数的光华缓慢透发而出,像是一道道涟漪一般,以辰南为中心向着四方慢慢波动而去,四周破碎地空间,仿佛是无尽的空间之门,正在打开,祥和的圣音在那一道道空间之门内传出,比之最好的仙乐还要优美动听。

    蓦然,一道道霞光如彩虹般,从里面洒落了出来,许多小天使飘然飞出,围绕着辰南飞舞起来,洒下漫天绚烂的地光辉。

    几乎与此同时,梦可儿自辰南的内天地中脱身而出,吞噬了七绝天女残魂的她,纵然只是融合了其中一部分的力量,此时此刻,也已经有了天阶顶峰的强大实力,比起辰南,都要强横几分,这本来就是属于她前生的力量,此时此刻,顺利归于她身,倒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刚刚脱困而出,便即看到了眼前则震撼的一幕,梦可儿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为什么此时此刻居然会担忧的看着那被神秘力量笼罩的辰南。

    江晨脸上微微一笑,漠然出声道:“放心好了,这是时空大神惠赠的宝藏选择了辰南,此时此刻,辰南就是那传说之中的‘有缘人’。”

    梦可儿奇怪的问道:“可是为何没有见到那宝藏出现?”她已然是天阶顶峰强者,然而,却依然没有丝毫所得,这让她不由得心生疑惑。

    “时空大神的力量就是时空,他最擅长的大神通,就是操控时间和空间,以他的能耐,怎么可能会简单的将宝藏留在这片时空呢?重宝存放在未知地时间与空间内,这是跨越时空地宝藏,在另一片时空中,也许在过去,也许在将来!”

    江晨忍不住的为之一声轻叹道:“不得不说,这老家伙的能耐确实不小,就算是江某,也无法精准得知,只能够靠这个笨方法,才能够骗过时空大神,能否得到时空宝藏,还要看辰南自己的机缘福泽。”

    他的声音清晰的传进辰南的耳中,令得辰南不由得为之脸色一苦,他忍不住看了江晨一眼,难免有些抱怨,却也只得出声应道:“原来江兄竟然是在赌我的人品,早知道这样,这时空大神的宝藏,我就不要了.......”

    “哈哈.......”

    闻言,段岳口中一声大笑,扬声道:“辰兄,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那么,其他的应该都不重要了,你早已经没有了退路,还是想想,怎么利用时空宝藏吧,到底,辰兄自身的福缘深厚,还是得到了传说之中的时空宝藏啊!”

    “咚——”

    就在此时,再闻一道悠悠然的钟声响起,带着一股让人难以言语的出尘与悲凉,回荡在天宇之间,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空间之门自行打开,透发黄金神光万丈,自内而外冲出一个巨大的黄金钟,足有一件房屋那般大小,缕缕钟音不绝,无尽黄金神光冲天,围绕着辰南的沉沉浮浮,不断地旋转。

    紧接着一个青色的神鼓也出现在半空中,青色神鼓与黄金神钟合到了一起,一时之间,钟鼓齐鸣,黄金神光与青色霞光顿时冲天而起,向外荡漾开来,将辰南护在了里面。

    高天之上,钟声与鼓声越来越急促,他们围绕着辰南不断旋转。

    最后,周围那些空间之门全部大开,一片绚烂的光芒充斥在高天之上,一股花香鸟语的世界呈现而出,如海市蜃楼一般浮现在虚空中,奇葩盛开,五色神光闪耀,宝树摇曳,青碧神光照射,而辰南就在片圣境之中。

    “咚——”

    青色神鼓也告瓦解,化成一道道青色的神符。

    “当——”

    黄金钟光芒万丈,而后崩碎,化成一道道黄金咒符。

    “得晨钟暮鼓者,得宝藏!”

    白发三千丈的时空大神,在这片虚空中显现出幻象,而后如涟漪般渐渐消散而去。

    金色与青色神符缠绕在一起,向着本体辰南冲去,进入他的身体。

    高天之上像是漂浮着一个极乐世界,这处圣境内的仙葩透发着五色十光。照耀的的天空一片绚烂夺目,宝树更是哗啦啦作响,洒下漫天的神光,许多的小天使在里面飞舞着,若隐若现的琼楼玉宇隐伏在翠崖间。

    暮鼓晨钟地力量沟通了外在地天地,成为了辰南与外面时空连接地纽带,悬浮在高天地圣境,与他产生了奇妙的联系,恍惚间,他立身于一片虚空中。而后星光璀璨。漫天地星辰不断闪耀,一道道星光向着他****而来,随后风云变幻,不仅星光聚集而来。无尽地星辰也开始汇聚而来,声势当真惊天动地!

    渐渐的,辰南周围所有的小天使化成点点光芒消失了,而后传出阵阵天龙啸声,震的这片虚空都在颤动,一头由白光凝聚而成地巨大天龙,在辰南周围不断飞腾咆哮,上面端坐着白发苍苍地时空大神虚影,这是跨越千古地精神烙印所呈现出地能量光影。

    “留待有缘.......留待身残体废........与我最后命运相仿者.......”

    而后他便彻底地消失了,白光凝聚而成地天龙,爆发开来,化成一道道光束,扩散进辰南的内天地此同时辰南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包裹着,虚空中地身体渐渐淡去了,他进入了自己地内天地,此刻地内天地已经大变样,无比地广阔,早已望不到尽头,与那片融合进来地净土完美合一!

    晨钟与暮鼓化成一道道神符,没入了这片天地的各个角落,辰南并没有感觉获得任何力量,但是他惊异地发觉,自己似乎已经能够掌控时空前方,那一片片姹紫嫣红地鲜花,随着他地心念而盛开、而衰败,远处的神殿随着他地意志不断移换方位。

    一时间,辰南沉浸在自己地内天地中。感悟着这奇妙地变化。

    直至后来他终于明白了,所谓的时空宝藏就是时空地本源力量,而它们就蕴含在暮鼓晨钟与那片圣境中,融合了它们就等于融合了时空本源之心!

    此时此刻的辰南,本来难以动用自己本来的力量分毫,但是却能够控制周围的空间和时间,这种感觉,当真是玄妙无比。

    在江晨和梦可儿二人略显惊诧目光之中,高天的虚空忽然劈开一道恐怖的裂缝,而后胸襟染血的辰南突兀的出现在高天之上,他眼神不善的盯着江晨,手中多出一杆方天画戟诡异的消失在天际。

    几乎与此同时,在江晨的身后不远处,方天画戟从空中探出,朝着江晨劈下,没有散发任何能量,但是恐怖的空间移动无声无息,快速无比。

    梦可儿惊骇的看着这一幕,她居然一点儿也不知道辰南的移动方向,太快了,这是穿越时空的攻击,那杆方天画戟更是给人一股恐怖的感觉,这是天阶强者的直觉,那把画戟——恐怖,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神兵,但是此刻却散发着令天阶顶峰高手都感到心寒的力量。

    不过,面对辰南突如其来的进攻,江晨却是浑然也不在意,屈手一指弹出,一道劲气破空,点在方天画戟的戟刃之上,画戟顿时便被止住,虚空波动,显出辰南的身影,不过却又在霎那消失,一连变换数个方位,出现在江晨的四周,画戟带着恐怖的威能横扫而来。

    对此,江晨非但没有半点的惊怒,反而更平添了几分兴趣,这是时空大神的力量,就算是辰南不能够安全发挥,却也有十之一二的威能,他也正好看看,辰南如今的实力精进到了何等地步。也不见他如何动作,每每抬手之间,一道劲气破空,便将辰南的凌厉攻势全都接下,至尊强者的实力非同一般,方天画戟虽然威力不小,却又如何能够撼动。

    辰南本想着试探一下江晨的实力,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他的脸色变了又变,有些沮丧的出声道:“江兄的修为真是深不可测,让我佩服的很呐!”

    “呵呵......以辰兄的修炼速度迟早也要赶上江某,你又何必困扰,不过你这画戟不知道从何而来的?虽然比不上那些天地至宝,却也是一件十分罕见的神兵利器了,威力非同凡响啊!”

    说话间,江晨脸上,带着淡淡然的笑意,确实,此时此刻的辰南修为已经突破到了天阶中期,在加上时空大神这恐怖莫测的时空力量,至少可以和没有达到逆转乾坤的半步逆天境强者媲美了,要知道十多年前的辰南才是一个小小的一阶武者,看来,众多大神押宝在身和主角的光环还真是恐怖,与此同时,江晨倒是感兴趣,没有如原著那般斩杀太古七君王之一的颂赞布德,抢夺刺天神矛,辰南倒是如何弄到这杆看上去卖相不错的方天画戟的?要知道,这等神兵,可不是说有就有的,就算是他这样破逆天王的至尊强者,都不一定能够炼制的出来。

    “那就多谢江兄的宽慰了,我也相信,总有一天,我辰南一定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一步一步的踏上修炼的巅峰,成为独一无二的至尊强者!”

    得到江晨的言语激励,辰南收起了自己的战意,随之,目光落在自己的方天画戟之上,微微一笑道:“至于这方天画戟,乃是我在天界辰家宝库所得,想来,辰家家大业大,也不会在意这一点点的损失吧。”

    江晨拍手笑道:“辰兄这一番话,倒是令得江某大感开怀,不错,这想法不错,有机会的话,你大可将辰家的人形兵器也抢过来,那东西,才算得上是威力无比,毕竟,怎么说也是一个天啊!”

    闻言,辰南不由得为之一声苦笑,辰老大的修为深不可测,绝对达到了半步逆天境界,再加上人形兵器,自己哪有什么胜算,当下,只得苦笑道:“此事,先不说,还请江兄出手,解开我体内的封印。”

    江晨哈哈笑道:“此事,也先不说,相比江某动手,江某倒是觉得,你要是是凭着自己的实力突破本座的封印,相信修为一定会突飞猛进,为何不当这是天地大劫之前的最后一次试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