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0.第850章 意外的决杀!

    “锵!”

    伴随着一道尖锐刺耳的金铁交戈之声迸爆,江晨、独孤败天,逆天之战,王者交锋,崔灭万物的凌厉剑劲瞬间怒涌而出,可怕的力量,似要吞没一切,一时之间,周遭偌大的天地虚空,猛然崩裂开来,无数虚空碎片,化作流光闪烁,纷飞乱舞。

    破碎的虚空中,江晨凝视着眼前强敌,曾经威慑此方世界太古时代的第一禁忌大神,实力果然非同凡响,丝毫不在他之下,纵然现在只是一缕战魂,仍拥有着超乎常人想象之外的可怕力量,再加上神州祖龙地脉之力加持,更让他不敢小觑半分。

    “铮——”

    心念既动,但闻一声高昂剑鸣,似虎啸龙吟一般震慑长空,元屠杀剑,绽放血芒,磅礴的剑压蠢蠢欲动,仿佛远古时代的噬天凶兽突然觉醒,凌厉剑意浩荡,瞬息席卷八方,将万物侵染,进入杀戮魔境。

    “魔式:陨灭!”

    魔境开启,江晨运使魔剑,刹那之间,无边剑意融汇一体,化作一道数千丈的凌厉剑芒,自元屠杀剑之上爆出,呼啸着将天地虚空划破,化作一道红色的气浪,奔腾咆哮着直面独孤败天的战魂怒涌而至。

    面对江晨强势怒袭,独孤败天脸上也不禁浮现出了一抹凝重神色,显然,纵然是太古禁忌第一强者,也对江晨的实力,感到了巨大的威胁,抬手之间,一道苍茫厚重的剑光横断天宇,虚空之中,瞬息之间便是被他划开了一道巨大的缺口。

    可怕的力量,自虚空裂缝之中爆出,化作一片混沌。这足以陨灭一切万物的存在,如一张大口,生生的将那贯破虚空疾驰而来的凌厉剑光生生吞没,与此同时。他手中剑锋所向,剑气横断苍穹,力斩而出。

    铿锵一声,盖世双强,再度交锋,寸寸破碎的天地虚空中,赫见江晨一剑在手,整个人便是战天斗地的圣者,无所畏惧,无上剑道剑意所至,将独孤大剑的威能层层叠叠抵消,他吃惊之余,却也不得不对独孤败天的修为大加赞赏,但也仅仅只是如此而已,并不沮丧与气馁,更没有丝毫挫败感,双目微微一眯,随之,犀利如刀般的光芒,死死的打量着独孤败天那高大挺拔的不灭神躯。

    此时此刻,独孤败天并没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就那样面无表情的扫了江晨一眼,一双透发着幽森冷碧的光芒,似杀机,似死气、又似是寒芒,让人一见之下,便是忍不住的为之心胆皆寒!

    浩瀚磅礴的强大神力,似平静的大海下,那万丈深渊中,在剧烈涌动的能量暗流一般,又似那死气沉沉的活火山下,大裂缝中隐藏地滚滚沸腾的岩浆,渐渐发出了隆隆响声一般,随时可能会大爆发!

    “剑道,初界!”

    冷然声喝,只见江晨悬身半空,周身光华流溢,满头发丝飞舞,眼中神光斗射,手中神剑相和,体内的无穷力量,自内而外,不住的迸爆而出,体外的剑意汹涌澎湃,一道巨大的剑柱,呼啸着拔空而起,直冲九天,激荡乾坤寰宇,威势无穷!

    周身之上,无穷真元,全都聚拢在在元屠杀剑之上,吞吐出一道足足有成千上万丈的恐怖剑芒,呼啸着撕破了天地乾坤,化作一道耀眼的血红流光,奔驰过长空天宇,毫无任何花巧的,直接向着独孤败天战魂斩来。

    无边浩瀚力量,铺天盖地一般的席卷而来,快速的冲向独孤败天的不灭神躯,就在这个时候,一股神秘莫测的力量,突然自独孤败天的不灭神躯内爆发而出,挡住了那来袭的滚滚神光,而且霸道无比,瞬间便将之生生击散了!

    初界剑气破空,剑意不止,剑气不歇,连绵纠缠,成就无穷无尽,千万道汇聚成滔天洪流,浩浩荡荡的汹涌而至。

    “不差!”

    独孤败天口中一声冷哼,身上波散出一抹抹的涟漪激荡,无穷无尽的磅礴力量浩瀚无垠,似是有不可测度的力量自他的身上闪现,而后,那一双冷森的眸子,射出两道凌厉神光,在刹那与无尽凌厉剑光冲击在了一起,将之崩碎于虚空中,与此同时,他那可怕的不灭神躯之上透发出无尽的可怕真元之力,周围的天地元气大受影响,仿佛沸腾了一般,透发出的“势”太过庞大了!

    太古第一禁忌大神,威能无双,这等若静海深渊中的狂暴暗流冲击了上来,死气沉沉地活火山下的岩浆喷上了高空,方才,独孤败天不动,那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在这一刻他终于狂暴了起来,无尽的天地精元疯狂冲击而出,在这一刻,他所透发出地威势,足以让任何一位逆天王级的至尊强者都为之变色,仿佛是一尊远古噬天凶兽出世了一般,独孤败天变得有些可怕与恐怖起来!

    “铮——”

    宛若利剑一般的两道神光斗射,一个敢与天抗,似丰碑般地禁忌人物,如今似是动了杀机,这是一件无比可怕的事情,冷冷的回过眸子。恐怖的神光生生刺破虚空,而后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瞬间撞破了时空限制,冲了过去,手掌透发出耀眼的凌厉光芒,在刹那间笼罩向江晨。

    脚踏虚空,迎风而立,眼见着独孤败天强势袭来,江晨兀自沉吟不动,心中没有半点畏惧之意。周身无穷的剑意不断迸爆,激荡出不可阻挡的至强凌厉,元屠剑身不断地震颤着,迸爆出一股足以毁天灭地的凛冽剑气,涟漪一般向着周遭不断扩散。

    浩瀚剑意,如山海翻云,激荡九天十地,激起乾坤寰宇,无尽的变化。面对着不死远古战魂登峰造极的一剑,江晨的心性也在瞬间转变,如今,战意一起,气势凌霄,无上剑道剑劲勃发,呼啸着扩张开来,放眼看去,只见一道以肉眼可见的涟漪,迅速的在空中传播弥漫,波荡极炫,璀璨耀眼。

    “轰!”

    恐怖的剑意,凛冽的剑势,如同惊涛骇浪一般,咆哮着,疯狂的撞击开来,阻挡在周遭虚空之中的一切事物全都崩碎开来,这股力量实在是太过纯粹,太过霸道,似乎想要将阻挡在它面前的一切全都摧毁。

    “剑道,上邪!”

    身处在这一股恐怖力量的最中心处,江晨口中一声长啸破空,元屠杀剑当空一震,无边耀眼虚空天幕之中,翻云弥漫之间,一道道朦朦胧胧的剑影,正自不断地从无边天幕之中浮现而出,他们震颤着,嘶昂着,是主宰万物生死的极限利刃。

    独孤败天却自一声冷哼,双目之中神光流溢之间,缓缓探出一双手来,迎着无尽虚空混沌,慢慢划动起来,以一种玄妙莫测的轨迹慢慢划动着,同样是属于独孤败天的巅峰武道,尽数展现而出。

    逆乱八式一出,纵然江晨的无上剑道神威,却也再难持续压制独孤败天了,周遭凝聚的磅礴剑意,在这一刻开始传出阵阵喀嚓喀嚓的脆响,迷迷蒙蒙的混沌虚空渐渐碎裂了开来,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独孤败天双手划动出的不可复制的邪异而又恐怖的轨迹——逆乱八式!

    在太古时代的禁忌传说之中,独孤败天曾经演化千万遍,苦苦追寻探究,但因为这功法实在是太过霸道,即便是陨落太古之前,都是没能够真正开创出来,后来,知道千万年时间之后,他才终于创出了这门无上神通。

    上邪剑势如虹,不可断绝,有毁天灭地之能,那是谁都躲不过的浩劫,但独孤败天兀自不为所动,双目之中凌厉神光斗射,贯破寰宇长空,双手兀自不断划动着,以无法复制的玄妙轨迹,在虚空中不断变换着,逆乱八式正在展开!

    “轰!”

    只听得一声惊天动地的剧烈大响,一时之间,天地震荡,两大高手的强势交锋之下,周遭的无边混沌虚空彻底崩碎,偌大的天地,顷刻之间便是恢复成朗朗晴空,浩劫破天,逆乱八式,无上武道之能,当真是令人无法揣测!

    逆乱八式,堪称灭世之技,独孤败天心中杀念一起,这惊天动地的逆乱八式施展之下,当真是天地失色,风云变换,实在有无法言表之大神通。

    江晨虽是被动应战,但是,似他这样的盖世至尊强者,一旦出手,便是石破天惊,无上剑道锋芒所向,凛冽剑意,势可吞灭万物。

    这就是当今世上最为强大的逆天强者,这一瞬之间,周遭虚空都被彻底崩碎了,无尽的虚空全都在这一刻陷入了无尽黑暗之中,天地仿佛将要解体崩碎,重新再造一般!

    远处,观战的昆仑妖界众人,连带着命运之子辰南,全都目瞪口呆,看着九天之上不断迸爆的混沌天地,两大逆天强者的战魂由最开始的试探,到现在的正式交锋,所爆发出来的破坏力之强大,也是远远超乎了常人的想象之外,幸亏,双方都是在有意的收敛各自的杀伤力,但是,战况激烈,还是超乎想象。

    江晨脚踏虚空之上,周身无边剑意浩瀚激荡,生成惊涛骇浪,连绵不绝,孤独败天双目之中,自有无边神光,肆意斗射,无边虚空苍穹,都遮盖不住,被他以绝强到了极致的力量充斥,剑光,神芒,真元之力正在以一个骇然听闻的力道相互撞击,一时之间,偌大的天宇动荡不休。

    “是你动了太极神魔图?!”

    激战之中,独孤败天的战魂森然开口,森然目光紧盯着江晨,波散的神魂之力浩荡,震动九天十地。

    江晨一声冷哼,当即漠然回应:“不过只是取了一点生命泉水而已,江某并无恶意。”说话间,他身上战意升腾,元屠杀剑纵横所向,撕裂长空,与独孤败天激战一起。

    独孤败天双目之中,两道可怕的神光明灭不定,无边无际的精神波动浩荡充塞周遭偌大的虚空,口中淡然出声道:“魔主居然将你这等人物遗漏,看来还真是疏忽,今日就让我在太古神回来之前清理一下不确定的因素........”

    话音落下一瞬,正在激战之中的两个人,陡然之间分离开来,独孤败天抬手便是朝着天际之外抓去。那掌爪仿佛拥有这无限的魔力一般。空间在这一刻无形的崩碎千万次,时间停止,伴随着这可怕的一击,那天际之上一声惊恐的尖叫传来。

    江晨一声冷笑,那熟悉的气息,当初他在小六道中曾经探知到过,凭他所知的信息,不难推断出,这家伙必然就是隐藏在东方大陆之中操控诸多天道阴谋的幕后黑手:广元!

    作为混沌一族之中的绝顶高手,广元修为之高,已然登临逆天境界,曾经重创龙宝宝的前身大德大威天龙,更将天魔分尸封印,可惜,不幸的是,这一次他却招惹到了两个他忍不住的存在。

    独孤败天,这个神墓世界的太古第一禁忌大神,他的实力,绝对不是吹的,江晨也是丝毫不弱,在他们这样的逆天王级强者眼中,广元根本无所遁形,只是刚才江晨有所分心,才让独孤败天先一步的察觉到了广元的存在。

    在昆仑妖界以及辰南等人惊骇莫名的眼神中,天际之上,一阵宛若涟漪一般的虚空动荡,广元佝偻的身躯显现出来,此时的他狼狈不堪,满身鲜血凛冽,独孤败天岂是等闲之辈,适才那恐怖的一抓空间崩碎,广元的身躯已经被崩碎不知道多少次,这是绝对的力量,绝对凌驾广元之上的可怕力量。

    眼见着江晨和独孤败天两大逆天王者的身影浮现,广元不由得为之惊骇莫名,他下意识的想要抽身逃离这里,奈何,他既然已经暴露了身形,在两大逆天王者的眼前,是去是留,哪还容得他自己做主?

    独孤败天冷冷一笑,借着与江晨一场激战还未停歇的庞大战意,瞬间打出一击逆乱八式,恐怖的空间乱流完全被曲扭,瞬间将广元那一片天地淹没,招式的速度,快到了广元这等天阶顶峰强者都毫无反应的程度,恐怖的太古第一禁忌大神,这强势无比的手段,令人感到不寒而栗。

    “啊——”

    凄厉无比的惨叫声蔓延天际,绝对压倒行的力量,令得已经达到逆天境界的黑手广元完全发挥不出自身那毁灭天地的力量,就已经被重创灵魂,身躯被崩碎数百次。

    广元在那天际重组真身,但脸色却是已经苍白到可,他顾不得回身观看,亡命一般的朝着远处逃走,但是,似乎此时此刻的独孤败天已经再继续出手的意思,他只是背负双手冷冷的看着广元离去。

    眼见广元就要消失在众人眼前,江晨冷哼一声,终于还是忍不住出手了,元屠杀剑,闪烁着一抹耀眼的刺眼的血红,呼啸着划破虚空,剑气凌厉,无坚不摧,瞬间斩碎广元的身体,恐怖的力量将天空破碎成为一片混沌!

    可怜的广元完全承受不住两位逆天王者的追杀,仿佛知道今天在劫难逃一般,他凄厉的咆哮一声,量天尺化作一道惊天巨尺,从那洪荒天际朝着地面打下,空间崩碎,混沌翻滚,浩荡的力量余波震碎数座山峰,朝着江晨砸来。

    在那遥远的上古时代,传说在天地动荡或者玄气弥漫的时候都会有出现一个恐怖而神秘的黑手。他‘控制’着天地的众生,参与了博弈,他以神秘的黑手身份推波助澜,是世间恐怖的博弈者之一。

    他拥有着一件绝对神兵的武器,叫做量天尺,在那大破灭时代,曾经从天道之下“偷来”的神器,他是真正的偷天者。

    江晨转过头来,眼见独孤败天没有继续动手的准备,掌中元屠杀剑带着恐怖的剑意,浩浩荡荡的席卷天地八方,一道血色剑气瞬间破碎虚空,逆天而上。

    剑气浩荡,恐怖的力量震碎天空,那庞大的足以量天的惊天巨尺,在这一道血色剑气之下,纷纷崩碎,广元直接被庞大的力量冲击的变成炎炎白骨,再一次遭受重创。

    从头到尾,这根本就是一场不对等的战斗!

    恐怖了力量碰撞在这片空间发生,但是却被一股神秘的强绝力量禁锢的仅仅在数里范围之内,并没有波及远处,那是独孤败天的手笔,逆天王级的绝对禁锢!

    对此,江晨毫不在意,手下更是没停,元屠杀剑呼啸着划破长空,一道凌厉无比的剑气横断天宇,再次朝着艰难重组真身的广元斩去。

    此时此刻,广元的脸上满是惊恐无比的神色,眼见着江晨斩来的可怕剑光,口中不由得为之失声叫道:“怎么可能?!你的剑..........竟然能够斩灭神魂?!”

    “诸天万界,至宝无数,一柄能够斩灭神魂的剑又算得了什么?”

    面对满脸惊诧的广元,江晨当即回之一声冷笑:“隐藏在大千世界之中的偷天者,混沌一族的幕后黑手,广元你当诛,今日绝不会放你安然离去。”

    无天之日后,魔主汇集天地强者进入第三界,欲要修复六道轮回,迎回太古诸神,与天道开战,这便意味着,天地即将进入无休止的大乱之中,破灭时代将要来临,江晨也不想留着广元这等黑手的因素存在。是以,即便他并不是属于神墓大千世界的人,此时此刻,灭杀广元之心也是坚定无比。

    “可恶!”

    广元大吼一声,拼命催动量天尺,恐怖的尺芒照耀大地,崩裂天地,再一次朝着江晨扫来,事关自己的性命大事,纵然是明明知道对手不是自己可以抗衡的,广元也是卯足了劲出手,准备搏命一冲。

    “我要杀你,容得你反抗么?!”

    冰冷的话语出口瞬间,只见江晨一步踏出,整个人当即消失在了原地,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广元的身后。抬手间,元屠锋芒所向呼啸着划破天地长空,无坚不摧的血色剑光,直将广元的身躯和灵魂撕扯的粉碎,恐怖的力量天地动摇,即使有着独孤败天的禁锢,空间依然粉碎一片。

    “啊——”

    广元凄厉和不甘的嘶吼声传遍天地,但是魂魄却在此刻灰飞烟灭,一位强势无比的逆天强者就这般被斩杀,如此的干脆凌厉。

    天际之上,即便是号称太古第一禁忌大神的独孤败天也不由得为之动容,但他的顾忌很快便是被一抹森冷代替,他冷笑着出声道:“虽然不清楚你的目的,但是,可以肯定,未来你不会站立在对立面,只可惜,你貌似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嘿嘿........”

    “仅仅只是因为江某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你要和我宣战?还是说,你已经预测到了江某要和天道联盟与众生为敌?”

    对于独孤败天能够看透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本质,江晨并不觉得奇怪,但即便如此,他也丝毫无惧,当即冷然出声反问。强大的实力足以给他绝对自信,反掌,即便打不过,他也可以从容离去。

    这并不是无的放失,修为到了他们这一步,即便是独孤败天真的纵横无敌,也未必能够阻止他离开,而且,江晨还清楚的知道,与祖龙地脉之气链接一处,此时此刻的独孤败天不可能为了他而跨界追杀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也就是说,他有绝对的自信逃出这一片被禁锢的天地。

    沉闷的空气,封闭的空间,时间都被禁制在一瞬,不再流动,仿佛跨越千古,在两人之间不住的回旋激荡。

    无声的对峙,却比之前的连番大战,更加让人觉得心惊肉跳,令得一边的辰南和妖族众人仿佛看到了两头足以吞噬天地的洪荒凶兽在对持,犹如那百万神魔的对持,沉重的威压,如天倾地陷,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精神在不断地波动,禁锢的天地之中,别人根本无法探知江晨和独孤败天两大至尊强者的交谈,就算是那至高无上的天道,也不能!

    片刻之后,独孤败天的战魂似是知道了什么,当即,他微微一笑出声道:“想不到,你竟然和他达成了交易?”

    江晨漠然道:“魔主那个老不死的,纯粹就是一个无良奸商,你可知道,因为那次交易,江某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独孤败天哈哈大笑道:“你既然帮助了我们,那么,你会如愿得到你想要的,魔主虽然行的是唯我魔道,但是,他说话向来都是算话的,这一点,你可以无需担忧。”

    “但愿吧!”

    独孤败天沉声道:“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告诉他们,千万不要泄露我的行踪,否则,我不介意会出手,将所有知道我存在的人全部杀光。”他说话间,双目之中,闪烁着可怕的凌厉杀机,恐怖的凶厉光芒,迸射斗冲,威势无匹!

    “包括辰南吗?”

    江晨嗤鼻道:“你们的安排,虽然精密,可也存在着极大的风险,辰南是你们的最后一张底牌,可是,纵然你们做出天大的牺牲,不能明悟自我,脱去枷锁,他的成长始终还是太慢了。”

    “唉!”

    独孤败天叹道:“命运之子,自然有他的命运之路,我不需要干涉他的人生路途,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亦或是未来。”说话间,他当即转过身来,向着身后的混沌而去,瞬间消失在那九天之外,空气变得轻松,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一样,唯有那残碎的山脉证明着,这里刚才发生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旷世大战,唯有那残留的血腥表明着,这里,刚才有一个绝世强者陨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