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8.第808章 青山精神病院

    【早起更新,默默地求个订阅、月票支持..........】

    “这是赵吏?!”

    青山精神病院的后山草坪,江晨四人来到之后不久,王小娅当即见鬼似的指着不远处那个骑在木马上玩耍的男人,言语之间,满是震惊。

    “嘿嘿......嘿嘿.......”

    仿佛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赵吏忽地转过头来,投给众人一阵傻里傻气的憨笑。

    “吏哥哥,吏哥哥.........”

    眼见着赵吏现在的模样,花木兰的心顿时痛到了极点,当下,她连忙几个快步,奔到了赵吏的身前,一把将他搂在了怀里。

    突然被人搂在了怀里,赵吏看上去很不高兴,他奋力挣扎,挣脱了花木兰的怀抱,跑开几步,然后冲着他们做了个鬼脸,那模样,哪里还有一丁点儿灵魂摆渡人的气度,分明就是一个五六岁的稚嫩孩童。

    见状,夏冬青不由得满脸愁容:“赵吏.......他怎么会变成这样?”

    “感官封闭,如果我料想不错的话,这应该是灵魂摆渡人遇到危险时候一种自我保护的手段。”

    江晨淡然出声应道:“人类的思考,来自于外界的影响,这些影响通过自我意识,即视觉、嗅觉、听觉、触觉等一系列感官传递到大脑,被人分析、理解,然后做出反应,如今,赵吏的感官封闭,意识接收不到外界的信息,也无法支配自己的身体,只剩下一点身体本能,所以他现在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未开智的孩童,除了吃饭睡觉,估计什么都不会了。”

    “那他也未免太可怜了吧!”

    见到昔日的老板兼朋友居然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夏冬青心里顿时生出了无限的同情心,他伸出手来,轻轻的抚摸着赵吏的头。

    赵吏嘿嘿一笑,抱着夏冬青的腿不断地磨蹭着,如同一个与父母失散的孩童,重新回到了父母的怀抱。

    “唉,这赵吏都已经疯了,但是看样子,似乎还是没有忘记你呢!”

    王小娅感叹之间,忽然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蝴蝶发卡给赵吏带上,她拍拍手,满脸笑意的看着眼前的赵吏,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杰作:“你们看,多可爱啊,我觉得赵吏疯了以后,比以前可爱多了。”

    要是换做以前,王小娅敢这么做,哪怕她已经是九天玄女真身降临,估计赵吏早拔枪跟他干起来了,但是现在,赵吏却只是嘟着嘴巴,摇了摇头,脸上依旧满是憨笑。

    “我说,能别瞎闹吗?”

    江晨转首瞪了王小娅一眼,对于这个一点儿团结也没有队伍,他是一点儿信心都不抱了,想要靠他们救出赵吏,看来不比登天容易。

    额........好吧,虽然登天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你们........是这位病人的家属吗?”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看着四人围着赵吏打转,不禁皱眉开口出声。

    闻得声音,江晨等人当即齐齐转过头来,随之,目光所向,但见对方的模样,哪里还不明白对方就是这里的医生,而且,还极有可能就是赵吏的主治医生。

    果然,他们的猜测没错,只听这位医生道:“你们好,我是这位病人的主治医生,我姓林,你们可以叫我林医生,不知道哪一位,是这位病人的家属?”

    “他是我们的朋友,我们找了他好几天了,上午才得到消息,不知道他的情况怎么样?”

    夏冬青对这个林医生的第一印象算不上多好,感觉他的笑容很虚伪,一副十足的市侩嘴脸,不过,眼见着江晨没有搭理对方的打算,作为团队之中的唯二男人之一,出于礼貌,他还是热情的跟林医生交谈着。

    “唉,病人的情况很是棘手。”

    林医生拿着后面一个护士递过来的病历资料,叹气道:“经过我们的检查,这位病人的脑部应该有过创伤,而且我们手上也没有他之前的档案,不知道他这种问题是以前就有,还是因为大脑受到重创才出现的,所以这几天,我们院方也一直在试图寻找他的社会关系,可惜一直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收获。”

    “那个医生,我想问一下,他这种情况,要怎么样才能够恢复过来?”

    夏冬青焦急的问道。

    林医生推了推眼镜,说道:“这个就不一定了,现在是信息化时代,你们应该也知道,人的大脑极其复杂,脑域对于我们来说,依然是那么的神秘,所以就目前的医学程度来看,我们也只能够针对性的做出一些延缓,一切随缘吧。”

    闻言,江晨顿时乐了,一切随缘?看来这林医生将来就算不当医生,也能去天桥底下摆个摊,给那些对生活迷茫以及对未来惶恐的迷途羔羊测个字、算个命啥的,而且,生意绝不会差。

    对此,花木兰到无所谓,她知道赵吏是因为封闭了感官才变成这样的,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他叫醒,只要赵吏醒过来,他的意识就能恢复,是以,她当即出声道:“林医生是吧,麻烦你帮我们办理一下手续,我们要带他离开这里。”

    但林医生却笑着应道:“这位女士,不好意思,你的这个要求,恐怕我不能答应你,你们不能带他离开这里。”

    “为什么?难道你们医院只能进来,不能出去的吗?”

    关系到赵吏,花木兰的脾气很不好,听到这话几乎是要拔枪了,她也就对赵吏和颜悦色过,即便是对夏冬青等人,也没给过什么好脸色。

    然而,林医生却好像没听出花木兰语气中的不善似的,他解释道:“当然不是了,我们这里是正规的医院,怎么可能会做出限制人身自由的事情,只不过,这位病人有些特殊,他具有很明显的暴力倾向,发病期间,我们医院有十几名保安受到了他的攻击,按照规定,我们不能让他离开,直至他的病情有所好转为止。”

    “不是吧,医生,你说他打了十几个保安?”

    夏冬青指着那缩在地上哼哼直叫的赵吏,你要说这事是赵吏没疯前干的,他倒是相信,那时候的赵吏,凶起来比厉鬼还要可怕十倍,但现在,你要硬说一只兔子英勇无比的打翻了十几只老鹰,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不止是保安,连我们的护士都受到了他的攻击,小章,把你的伤口,好好给这几位看看。”

    林医生当即转头对着他右后侧的一个护士说道。

    江晨不禁好奇的看向了那个女护士,赵吏是灵魂摆渡人不假,可现在他把自己封闭了起来,和普通人没两样,不,以他目前的智商,或许连个普通人都不如,就这样还能干翻十几个保安,这医院的保安不会全是纸糊的吧,而且这护士看上去脸色红润,一点也不像受伤的样子,更是教人大感奇怪。

    那小护士估计刚刚才从学校毕业,脸嫩的很,她低着头,很腼腆的拉起了右手衣袖,露出了小臂上的那个伤口。

    江晨等人定睛一看,不由得齐齐傻了眼,他喵的,这哪里算得上是什么伤口?分明就是一个红红的牙印好不好,虽然有点肿,但实际上连皮都没咬破。

    “这也叫伤口?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人我是一定要带走的,你要是再拦着,信不信我拆了你这医院。”

    见状,花木兰不由得之大怒,此时此刻,她要不是顾忌江晨在侧,怕是当场就要发飙了。

    “那行吧。”

    林医生把手里的病例一合,当即笑着道:“麻烦你们先把费用结一下,然后就可以带他走了,不过走之前需要和医院签一份合同,证明这名病人已经不再受我们医院管理,如果将来他出了什么事情或者有什么人因为他而受到伤害,我们医院不负有任何法律责任。”

    王小娅嘟囔了一句:“本事不大,这推卸起责任来,倒是快的很。”

    夏冬青拉了她一下,连忙笑着问道:“好吧,请问医药费一共需要多少钱?”

    “不多。”

    林医生当即咧嘴笑道:“一共也就五万块而已。”

    “五万?还而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