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7.第787章 琴音入心!

    【默默地求个订阅、月票支持!】

    “我感觉到了,他就在这附近,我们已经到了!”

    惊喜的呼喊,蓦然停住的公车,车门大开,眼前赫然是一片幽静的荒山,矮小的山丘,稀松的林木,一方算不得多大的水塘,但远离了城市的喧嚣,这里,却显得格外的幽静,仿佛让人的心也随之静了下来。

    “人呢?”

    夏冬青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声,他是真的很好奇,究竟是什么人的琴声,居然能够穿透空间的阻碍,打动冥王的心。

    “他就在那,我看到他了!”

    茶茶伸出手来,遥遥一指,众人目光所向,视线飞越了阻隔在众人身前的水塘,烟波袅袅间,赫然可见,水塘的对面,一个年轻人正在摸索着收拾一张古琴。

    “他是个人?而且,还是一个盲人?!”

    夏冬青惊异开口,他本以为,冥王阿茶要寻的应该是一个已经死去的人的灵魂,可是,没有想到,出现在他眼前的赫然乃是一个活人,而且,更让他惊疑的是,对方似乎还是一个盲人?!

    “没错。”

    对此,没有半点的遮掩,茶茶当即坦然应声道:“他就是我此行想要寻找的那个人。”

    “你想把他怎么样?”

    江晨忽然开口出声,他叹息道:“我是好心才会奉劝你一句,做事之前,最好想清楚再下决定,你想要给他的,他未必想要,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说的便是这个道理,相信,你不会不明白这一点。”

    没有理会江晨口中的言语,冥王阿茶缓缓踏步向前,眼前横阻在她眼前的水塘,根本无法阻拦她的脚步,她的眼中,早已不存在其他事物,只有那个背着古琴准备离开的青年,脚步,早已在不知不觉之间迈动。

    一步,一步,心中追求的就在眼前,冥王阿茶似是觉得有些忐忑不安,还有一段距离,她已忍不住的出声问道:“你要走了吗?”

    “有人?!”

    耳边传来问询的话语,令得那个青年心下一动,脚下的步伐已经停住,他手中持着的竹杖拄在地上,支撑柱他的身体,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缓缓转过身子:“我要回去了,我今天已经练完了。”

    “我喜欢你的琴声,我每天都在听。”

    冥王阿茶笑着,足下的步子不停,一步一步,逐渐向着那盲眼青年逼近。

    后面,江晨与夏冬青默默的跟随在后,江晨是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一幕,而夏冬青则是满脸惊异的发现,跟在江晨的身后,连带着他的身体,就好像是被一层无形的力量托住,踏在水面上,如履平地。

    落下的脚步,没有任何的声音,仿佛害怕打扰到了冥王阿茶与盲眼青年的交谈,这种害怕,不是因为双方有着身份力量上的差距,而是害怕破坏了眼前的这种氛围。

    闻得冥王阿茶的话语,盲眼青年微微一怔,脸上浮现出了几分诧异之色:“我还以为这里没有人会来呢。”

    “我从没有来过这里,但是,我能听到你的琴声,在那个黑暗的,孤寂的空间里。”

    冥王阿茶缓缓踏步向前,来到盲样青年的面前,她伸出手来,似是想要轻抚他的脸颊,但却又有些犹豫,伸出的手顿在半空,不知所措。

    “你真的喜欢吗?”

    说到这里,盲眼青年的情绪似乎有些低落,他道:“可是,我的朋友都不喜欢我的琴声,真的谢谢你,让我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喜欢我琴声的人,只是,今天我要回去了,明天,你还会来吗?”

    “明天?”

    微微一怔,冥王阿茶的言语同样变得低落:“明天我就来不了了。”她毕竟是冥界之主,冥界力量的加持,让她无比的强大,但同时,也限制了她活动范围,如果她一再进入人界,强大的力量便会干扰三界秩序的安定。

    “那后天呢?”

    盲眼青年再问,言语之间,分明带着几分期盼之意。

    “后天我也来不了了。”

    闻言,盲眼青年不由得愣在了当场,好半响,他才强打起精神,带着几分失落,还笑着安慰冥王阿茶道:“没关系,反正我天天都会来这里,你什么时候过来,都能看到我。”

    冥王阿茶低着头,言语间满是低沉之意:“过了今天,也许........我永远都来不了了,我们也不会再见面了。”

    沉默。

    盲眼青年一阵沉默,好一会儿,他才开口道:“那也没关系,高山流水,难遇知音,人生本来就是有聚有散的,你是第一个喜欢我琴声的人,既然这样,那么我再给你弹奏一曲,就当是,留个纪念吧。”说话间,他盘膝坐在了地上,将古琴横放在自己的腿上,双手轻轻按住琴弦。

    “等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冥王阿茶打断了他,她来到他的身前,眼睛里闪烁着妖异的光芒,额头之上,业火红莲印记再现:“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愿意跟我走吗?”

    “跟你走?”

    盲眼青年满脸都是疑惑之色,他忍不住问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走呢?”

    “跟我走,就不必生老病死,没有离别的痛苦,人生的苦你都不用经历,你的眼睛也可以重新再看到这个世界,你可以永远快乐的弹琴,不用为俗事而苦恼。”

    冥王阿茶看着眼前的盲眼青年,她的眼神之中,有着一股强烈的占有欲望。

    盲眼青年却拒绝道:“你一定要带我走吗?可是,我有父母亲人,我还有朋友,有爱我的人,也有我爱的人,我不能抛下他们,他们是我的牵挂......”

    “可是这些牵绊都是苦厄!”

    闻得盲眼青年的拒绝言语,冥王阿茶不由得为之勃然大怒:“人类的弱点和苦楚,乍看这些东西都是美好的,可是都会因为失去而变得痛苦,人活着就会失去,你失去的不会再来,你争取的永远都会失去,因为你无法抗拒时间!”说到这里,她的语气乍然转变,变得更具诱惑:“跟我走吧,我能帮你抵御时间的侵袭。”

    “那我是不是也就失去了时间?”

    盲眼青年笑着道:“人有七情六欲,欲求不得,才会觉得苦,但也正是因为这些,偶尔的甜才会让人感觉到美好,如果我有选择的话,请你让我留下。”话音落,琴音起,渺渺无尽,茫茫无穷。

    美妙的琴声,仿佛更激起了冥王阿茶的欲望,她猛然抬起手来,五指间,泛起幽幽蓝光,眼神也随之失去了先前的灵动,变得无比凌厉。

    “不要。”

    突如其来,一只手横空而来,无声无息之间,已然抓在了冥王阿茶的手腕上,这只手,看似平凡无奇,却好像拥有着无穷无尽的庞大力量,纵然冥王阿茶,也在瞬息之间,便被强行压制。

    “你.........”

    愤怒,不解,冥王阿茶蓦然转头看向这只手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江晨,此时此刻此地,能够拥有这份实力的,也只有他了!

    江晨没有回应她,只是缓缓的摇了摇头,冥王阿茶微微一愣,琴音入耳一瞬,整个人也随之安静了下来。

    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盲眼青年顾自弹着琴,渺渺琴音,能够穿透时空界限,进入人心深处。

    冥王阿茶缓缓闭上了眼睛,她沉浸在优美的琴音之中,额头上的业火红莲印记开始逐渐淡化,最终消失不见,像是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与此同时,江晨也终于打开了深藏在他心底最深处的一角,眼前,赫然一片血色大地,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一道黑衣身影,手持冷冽白骨魔剑,锋芒所向,直指江晨:

    “等了你这么久,你.........终于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