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1.第731章 故人重逢!

    “是我。”

    天下会秘殿之中,阔别十年的风云再会,来人淡然开口,言语之间,带着决然不同以往的超然:“昔年天山顶上一别,今日见到雄帮主身体康健,我心甚慰。”

    “是吗?”

    雄霸不可置否道:“相反,看到你活得好好的,我却大感失望。”他说话间,负在背后的一只手上,元气汇流,赫然凝化成一道沛然真流,森然肃杀,在无声无息之间,向着来人蔓延侵袭而至,

    “所以,雄帮主是打算一见面就要对我下杀手了吗?”

    来人一声轻笑,目光中,隐约可见一点金光乍现,顿时浮现出无尽波涛,宛若一片汪洋大海,掀起无边惊涛骇浪,强势吞没蔓延而来的沛然真元,磅礴气压恢宏,瞬息之间,充斥整个秘殿!

    “怎么可能........”

    雄霸脸上神色大变,直视眼前之人,眼中满是难以置信:“短短十年时间,你的修为怎么可能提升到这般境界?!”

    “雄帮主的武功进展也不差。”

    来人笑着夸赞道:“外人都只道雄帮主以三绝神功称雄,却不知雄帮主天资卓绝,已然悟出三绝合一,参悟出三分归元气这样的盖世绝学,假以时日,未必不能超越所谓的武林神话,成为真正的天下霸主。”

    “哼!”

    雄霸享受恭维的同时,但却从未放松哪怕半点警惕,因为他很清楚,眼前之人,十年之前就是他的劲敌,如今阔别十年再见,他虽自问武功精进,早已今非昔比,但通过方才一击暗中交锋,仍旧没有取胜对方的把握。显然,这十年之间,对方的武功亦是大有精进,丝毫不在自己之下。

    心生忌惮,当下,他自紧盯着来人,口中沉声道:“说出你的来意,十年久别,相信,你应该不是专程来找我叙旧的吧。”

    “雄帮主睿智。”淡然应声,来人随之缓转目光,落在一旁的泥菩萨爷孙二人身上:“我要带他们离开,相信,雄帮主应该不会阻止我吧?”

    闻言,雄霸顿时脸色一沉,但他绝不愧为一代枭雄,短暂的权衡利弊之后,当即沉声道:“你想带走他们可以,但你必须保证,他们爷孙不可将我的命运批言告知除在场以外的任何一人,否则,我就是倾尽整个天下会,也要与你拼个鱼死网破。”

    “哈!”

    回之一声轻笑,来人洒然应道:“虽然鱼死,未必网破,但如今的我,已不想再与你争斗,所以,你的要求我答应了,毕竟,这是属于你的命运,自然当归你自己掌握,我可没心思多管,这一点你尽可放心,告辞!”话音落,只见他抬手间,已然抓着泥菩萨和他的孙女,身形幻灭,直接消失在了秘殿之中。

    “可恶!可恶啊!”

    眼见着泥菩萨爷孙两人在自己的眼前被带走,身为天下会的帮主,雄踞北方武林的绝代霸主,此时此刻,雄霸当真是恼怒到了极点,口中一声怒吼,真气迸爆,狂卷而出,怒掀风云翻涌,直教山河失色。

    风已起,雨在落,风雨中,一道苍老身影正在缓步前行,生命,早已在飘零的风雨中渐渐枯萎,他在走向死亡,但是,越是临近死亡,他身上的剑意就越发强烈,他的眼神迷离,口中不住的喃喃自语出声:“剑二十三,剑二十三..........”

    这是一个禁忌的传说,亦是他前世今生的执着追求。

    他叫独孤剑,当代无双城主独孤一方的大哥,无双剑的传人,天生剑痴,五岁习剑,九岁成名,十三岁澈悟剑道,以圣灵剑法无敌天下,被江湖人称作剑圣,直到无名的出现,莫名剑法之下,他首尝败绩,从此退隐江湖,淡泊世情。

    但是,作为一个顶尖的剑客,哪怕已经不在江湖之中,他也从未放下手中的剑,这些年来,他潜心参悟剑道,不仅将圣灵剑法推衍至完美的二十二式,更在一个新近崛起江湖的盖世高手的指点下,逐渐堪透了更上一层的剑法:

    毁天灭地,剑二十三!

    虽然,为此他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但他丝毫也不觉得痛心,他只恨,恨自己的时间太短,所以,他只能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向天下会帮主雄霸提出挑战,他要在人生的最后时刻,让全天下的人一同见证属于他的无上剑道。

    “哗!”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赤色身影,冲破漫天的雨水淋漓,如同一团诡异的炽热火球,转瞬之间,便是已经来到了近前。

    ?“断浪拜见剑圣师伯。”来人十分恭敬的屈膝下跪行礼,口中恭声道:“师伯吩咐晚辈做的事情,晚辈已经做好了,雄霸已经接下了您的战贴,一个月之后,天下会山河大殿,他会在那里恭候您的大驾。”

    “嗯,很好。”独孤剑圣看似浑浊的双眼,时而流露出一抹骇人的精光,落在断浪的身上,漠然出声道:“你去了清凉寺,与不虚大和尚动手了,还有步惊云,怎么?是为了抢夺传说中的天地异兽火猴吗?”

    “是的,师伯。”断浪知道以自己的能耐,在剑圣这样的盖世强者面前,根本没有丝毫隐藏自身的可能,所以,他直言不讳道:“我想夺得火猴,以便相助师伯探问天机,增加一个月之后大战的胜算。”

    “呵呵........天机莫测,岂可轻叹,不过,你有这份心,也算是难得了。”独孤剑圣叹息道:“结果如何?”

    断浪惭愧道:“不虚大和尚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先天极境,大慈悲掌更是威力无穷,我不是对手,步惊云的武功也与我不相上下,更别说还有一个武功更强一筹的秦霜了,我非但没有得到泥菩萨,就连火猴也未夺得。”

    独孤剑圣皱眉道:“泥菩萨被天下会找到了?”

    “没有。”断浪应声道:“本来是秦霜和步惊云找到了泥菩萨,可惜,却在半路上被一个神秘高手劫走了。”

    “那个人,就是雄霸。”独孤剑圣漠然道:“他枭雄野心,妄图独掌天机,泥菩萨必然是被他暗中劫走了。”

    闻言,断浪不由得为之了然,口中忍不住的骂道:“可恶的雄霸。”

    独孤剑圣笑道:“你不必动怒,你帮我做事,我指点你一句,你的蚀日剑法已经近乎大成,现如今,却是需要一柄匹配的神兵,你可去闯一闯凌云窟,将你断家失落的火麟剑寻回,届时,必然可以更进一步。”

    “火麟剑?”断浪闻言不由得为之微微一怔,随之,大喜出声道:“多谢师伯指点。”

    “很好,你去吧,我也要在决战到来之前,去见一见我的一位老朋友。”随着对剑二十三的不断领悟,独孤剑圣对于剑气之机,却是感觉越发的明显了,顺着冥冥之中的莫名指引,他一步步的向前走着,走过一个黑夜,来到了一个名为中华阁的客栈之前。

    越过前厅,后面的一个院落之中,似是感应到了独孤剑圣的到来,一道中年身影凭风而立,左手提着一个酒壶,右手拿着一个酒杯。

    “无名?好久不见。”独孤剑圣没有想到,随着自己的气机感应,无名真的在此,言语之间,语气中透着隐隐的兴奋。

    “多年不见,一向可好,不如陪我喝一杯?”无名对着独孤剑圣举起了自己手中的杯子,淡然出声笑道。

    “不必了,酒是穿肠毒药,习剑之人不应该喝酒,老夫毕身从未沾过一滴酒。”独孤剑圣直接拒绝无名的邀请,只是目光凝聚,眼睛直直的盯着无名那优雅的姿态。

    “那太可惜了。”无名仰头豪饮一杯,点头出声道:“真是好酒啊!”

    独孤剑圣身上的剑意在不断地凝聚,几乎化成了实质,紧紧盯着无名,漠然出声道:“无名,二十年不见,你今日可否与我一战?”

    无名摇头道:“你如今已经是一柄残剑,但你却将毕生锋芒,都集于一点,是想应对与雄霸的决战吗?”

    “剑二十三。”

    独孤剑圣没有回应无名的话语,只是淡淡然的吐出了这四个字,顿时,天地之间时间、空间、万物轮回,皆在瞬息之间凝固。

    无名身子一震,忍不住叹道:“没有想到,你到底还是推衍出了这本不该存在的旷世剑招,好厉害的一招!”

    “可我终究还是输了,没有想到,你如今竟然已经领悟了天剑!”独孤剑圣整个人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几十岁,看着无名,淡然叹息道。

    “你的剑二十三,不输天剑,若能完全激发,则更是威力无穷,放眼天下,任何人都不能与之匹敌。”无名缓缓地走到院中的一张石桌前,斟满一杯美酒,口中淡然道:“老友,我们喝一杯怎么样?”

    独孤剑圣脸色变了几变,最后才一声叹息,笑道:“好,为老夫能在有生之年见到天剑而破例喝一杯。”说话间,他大步来到无名的身边,一把拿起桌子上斟满美酒的杯子,仰头豪饮,放声赞道:“果然是好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