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6.第726章 镇魔,黑手!

    “吼!”

    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神墓炸裂瞬间,一道高大身影昂然屹立而起,这是一个十二翼神灵,有着六对洁白羽翼的远古大神,高大的身影如山似岳,透发出一股宛如汪洋大海般的强横气息。

    驾驭拜将台在天,江晨心中有感,神念电转一瞬,俯视下方大地,赫赫目光,宛若洞穿了虚空限制,贯通了时间长河,直直的落在这第一个破土而出的古老神魔身上。

    一头金黄色的长发,在阳光的照射下光灿灿,不过长发掩盖下的脸颊却是如此的骇人,半张脸血肉模糊,露着森森颧骨与白惨惨的牙齿,另半张脸虽然皮肉还在,但却灰白无比,透发着阵阵死气,一双眼睛同样是灰白的,空洞无比,毫无生气可言。

    在他的胸口是五个指洞,五个指洞穿透了前胸,透过了后背,致使前后透亮。通过指洞,可以看到,一颗破碎的心脏静静的悬挂在胸膛中,早已停止了跳动。

    这个远古的神竟然是这样死去的,他竟然是被人这样毙掉的!一击致命,可以想象,他的对手必然法力无边,绝对是一个盖世通天之辈!

    这个高大的远古神灵,透发着无尽的威势,他仰望着高空中的拜将台,略显犹豫,想要跪拜下去,但是却又仿佛非常不甘,几经挣扎过后,他终究还是冲着上方恶狠狠的咆哮了一声,随后猛然冲天而起,向着高空之上的江晨扑击而来。

    “放肆!”

    见状,江晨口中漠然一声冷哼,随即,只见他轻轻一跺脚,拜将台上那两行触目惊心的血红色大字,突然倒映到了天空中。

    “亿万生灵为兵,百万神魔为将!”

    一横一竖,纵横交错,透发出无尽血光,自古老的神墓中第一个冲出来的远古神灵,直接被这两道血红的大字镇压而落。

    “轰!”

    一声巨响,赫见血字镇压之下,那尊远古大神直接灰飞烟灭,淹没在无尽的血光之中,竟是连点滴都未曾留下。

    “这.........”

    辰南等人不禁为之惊骇莫名:“不可思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江兄为何会驾驭这方拜将台将那尊十二翼的远古大神镇杀?!”

    这一刻,他的心中充满了疑问,看着周遭那一座座坟墓中舞动着的手臂、骨爪,他震惊到极点,口中不禁呢喃自语道:“为死去地神魔尸体都出现了异动?他们都早已失去生命。难道他们还能够活过来吗?明明没有半丝生命波动,为何能够挣扎着、将要爬出各自的坟墓?难道有人在召唤他们吗?这个人,会不会就是江兄?还是另有其人?”

    “吼……”

    神魔陵园内,各个坟墓中埋葬的远古神魔,似乎感应到了那个十二翼远古神灵的陨落,皆发出震天的咆哮之声。

    成片成片的坟墓颤动更加剧烈,似乎所有远古神魔的尸体都即将破土而出!

    高空之上,伴随着江晨的力量催动,那两道血红鲜艳的大字,在空中越来越亮,最后交叉盘旋,形成一片血色光幕,慢慢的向着神魔陵园压拢而下,血光翻涌之间,透发出一股磅礴到难以想象的庞然大力,如汪洋、似大岳,浩浩荡荡汹涌而下。

    辰南等人犹如那狂风中的几片落叶一般,被冲击的快速飞离了神魔陵园,澎湃的力量席卷着他们不断翻腾,直到冲飞出去十几里。他们才跌落在地面,早已远离方才的地域,只能飞腾到高空远远的望着神魔陵园。

    死去的远古神魔不知为何出现了异动,当许多神魔将要再次冲出坟墓时,那一片血色光幕已然彻底降临到了陵园之上,无尽地血光直冲霄汉,遮天蔽日,彻底笼罩了这片起于未知远古时代的神魔陵园。

    那一座座裂开的坟墓皆在剧烈颤动,一双双神手、骨爪在舞动,咆哮之声更加震耳。然而却再也没有一具神魔的尸体能够冲出地表,一股汪洋般的力量禁锢在神魔陵园内,在阻止着众多死去地神魔有所异动。

    “你还不准备出手吗?”

    蓦然,江晨淡漠开口,言语之间,一股无形无质的庞大灵压,宛若惊涛骇浪一般席卷开来,转眼之间,便就充斥了整个神魔陵园。

    “嗡........”

    回应他的,是一声急促的破空声响,随即,远天飞来一块高大的石碑,径直插落在神魔陵园的中心位置,它看起来比众多的神魔墓碑要高大的多,比众多的神魔墓碑更像墓碑,丝丝鲜红的血迹沾染在上面,令它看起来是如此的邪异,它看起来更像一个碑王!

    “镇魔石!”

    几乎一瞬之间,江晨就认出了这块石碑的来历,整片神魔陵园因为它的到来,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自镇魔石上所浩荡出是死气之浓、之烈,似乎要还要胜过这片神魔陵园,曾经伸出的骨爪与僵硬的手臂,都在慢慢的、悄悄的向着坟墓内退去。

    仅仅片刻工夫,所有爬出坟墓的神魔尸体,又都退回了地下,裂开的神魔墓都在一瞬间合拢了,倒下的墓碑也都在一股未明的力量下从新立起。

    神魔陵园变的静悄悄,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不过,如此不平常的死寂,实在让人感到心悸。

    此时此刻,远处的精灵圣女凯瑟琳、龙宝宝、痞子龙与小凤凰皆感觉到了一股难言的压抑,他们呼吸困难,一股恐惧之情在他们心中升腾而起,令他们不由自主一退再退,不断的远离神魔陵园。

    辰南身上却腾起一道圣洁光芒,将他整个人包裹在内,反而没有太大的压抑感觉,但这一刻,他还是感觉到了一股不平常的死亡波动,一股危险的的气息弥漫在他的心间。

    远远望去,只见江晨驾驭拜将台,已然与镇魔石形成了对峙。

    而镇魔石也不再静寂,在其碑体上的那些鲜红的血迹,更加的刺眼,更加的艳丽,透发出阵阵邪异的光芒。而后,一道道血迹开始自高大的碑体上流淌而下,猩红的血水将半边黑石碑都染红了,随之慢慢滴落到了地面之上,不多时,原本黑森森的碑体,现在已经变得通体血红,宛如一面血碑。

    “哗!”

    蓦然之间,一道血浪冲天而起,诡异镇魔石中,竟然浩荡出一股滔天血浪,逆空向上,森然吞没向拜将台。

    “哼!”

    江晨足下发力,催动拜将台,顿时,无边血光再现,携着无与伦比的威势,森然直向下方的血浪与镇魔石镇压而落。

    “轰!”

    滔天血浪一下子就被轰散当场,蒸发成了一片虚无,鲜艳的红色渐渐退去,露出了下方如碑王般的镇魔石。但随之,镇魔石上便就出现了极其异常的变化,血红碑体的四面方位分别映射出四个森森血红的大字:

    “绝、灭、杀、封!”

    恢宏浩瀚,威势森然,于半空之中与漫天血光撞击在一起,爆发出震耳欲聋的铿锵之音,毫无疑问,这是清晰的死亡之声!

    拜将台有江晨操控,镇魔石背后似乎也有操控者,短暂的交锋过后,惊闻江晨漠然话语,回荡天地之间:

    “藏了这么久,难道阁下还不准备出来吗?”

    冷漠的话语,无形的威压浩瀚,充斥整个神魔陵园,藏在暗处的人终究再难自持,赫见一阵黄雾翻涌,隐约之间,有一道身影浮现而出。

    “哒哒哒........”

    诡异莫名的身影,仿佛自无尽轮回中走出,踏在生与死的节点上,渐渐逼到近前,只见他一头红发艳如鲜血,红的刺眼,红的触目惊心,但其面孔却显得无比苍老,脸颊上的皱纹皱皱巴巴,堆积叠累,如风干了的橘皮一般。

    深陷的眼窝中,一双青眼分外森寒,比之黑暗中泛着绿光的野兽双眼还要可怕几分。干瘦的身躯如竹竿一般细高,没有半分光泽的皮肤包在那宛如骷髅般的躯体之上,当真称得上皮包骨,仅比骷髅多了一层皮的表象,让他看起来当真像一个来自地狱的活鬼。

    “卑微的人类,真以为我奈何不了你吗?在我的眼里,你不过像是个臭虫一样弱小,我随时可以踩死你。”

    神秘来人,踏空而起,立在高空之上,与江晨对视,开口之间,话语中不带丝毫感情,一双冷眼,杀肃紧逼,直迫江晨而来。

    “不知死活的家伙,难道你不是人吗?竟然这样诋毁人类,那你又到底算是个什么鬼东西呢?”

    江晨冷然开口,足下拜将台缓缓挪移开来,同时,一股莫名气息发散,竟将周遭偌大虚空无声封锁。

    “哼!”

    神秘人口中一声冷哼,面无表情的道:“不要拿那肮脏、弱小的种族安在我的头上,我早已跳出人类范畴,我是金字塔最顶尖的存在,而你,在我的眼中,不过如一粒般渺小,吹一口气,我都能够将你灭杀。”

    “将我灭杀?凭你?”

    江晨满含戏虐开口:“一个活在别人梦中的蝼蚁,别把自己整的跟高高在上的神灵一般,我就在这里,看你如何杀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