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4.第644章 看戏,入戏!

    “你说什么?!”

    冷然话语,蓦然回身,春三十娘凝满身妖氛肃杀,一双眼中透着凌冽寒光,似是欲要将空气都冻结,直勾勾的瞪向至尊宝。

    “我说.......怕你没那么长命!”

    身为一个强盗头子,至尊宝显然也不是什么胆小之人,面对春三十娘的威胁,他口中一声怒吼,当即抬起手中斧头,大步踏出,气势汹汹冲向了春三十娘,可惜,他忘了致命的一点,那就是.......他没有腰带啊!

    “哎呀!”

    惊闻一声惨叫,却见至尊宝踏步冲出的瞬间,裤子当即再度掉落下来,绊住他的脚步,整个人立时撞向了旁边的立柱。

    “砰!”

    江晨下意识的转过头去,实在是不忍心去看至尊宝如此神性的会心一击,随即,又听得“噗通”一声,水花四溅,却是至尊宝跌进浴池中去了。

    “杀啊!”

    就在这个时候,眼见着帮主已经动手的斧头帮帮众,纷纷抄起武器,向着浴池中的春三十娘冲杀而来。

    春三十娘冷冷一笑,抬手一掌击向水面,顿时,一道水幕跃然而起,伴随着她催使的劲力迸爆,横扫一众斧头帮众。

    “啊!”

    猛冲在前的斧头帮众,遭遇蕴含强横劲力的水流袭身,顿时如千钧锤击,纷纷惨叫着倒跌而出,摔在数丈开外。

    春三十娘眸凝冷笑,抬手间,抓过旁边衣架上挂着的一件红色纱裙往空中一抛,刺眼的轰,鲜艳如血,分外妖娆,更妖娆的是春三十娘的美妙身躯,旋身飞起,裹住纱裙的同时,玉脚轻踢,看似柔弱无力,却蕴含着无与伦匹的力量,直将围攻上来的斧头帮帮众尽数踢飞了出去。

    下方,浴池之中,至尊宝好容易破出水面,可惜,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落下身来的春三十娘一脚踏中脑袋。

    “砰!”

    又是一声闷响,至尊宝直接被踢翻,再次倒进水中,口中发出咕噜噜的声响,也不知喝了几口洗澡水。

    春三十娘却借力一跃而起,轻巧无比的落在了浴池边上,发丝上还有水迹欲滴,一脸美人出浴时候的慵懒模样,极具魅惑。

    江晨瞧在眼中,脸上满是戏谑笑容,于他而言,这就是一场大戏,里面的人,都是演员,而他则是一个看戏的人,而他更清楚的知道,暗中看戏的人,远远不止他一个,只是,所有人都很有默契的没有彼此冲突而已。

    “哼!”

    心下一声冷笑,江晨默默抬头,四十五度角,尽显装逼的角度,目光径直向着虚空某处看去,霎时,凌厉目光好似穿越时空极限,直逼虚空尽头的彼端,那里,一道模糊的身影,好似受惊的鸟儿一般,飞速遁走,眨眼之间,便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若非还剩下一点空间波动,竟似从来也不曾存在过一般。

    台面上的大戏,固然精彩,但很显然,幕后的角逐,同样令人期待,江晨缓缓转过头来,复又向着场中看去,只见那一群斧头帮众片刻之间,已经被春三十娘收拾的七零八落。

    这时,至尊宝终于从浴池里爬了上来,浑身上下湿漉漉的他,再遇春三十娘杀意威逼,当下便是一声冷哼:“想杀我哪有这么容易,问过我的兄弟们先!”然而,他话音未落,转头一看,却见此时此刻他的身后哪里还有半个兄弟,一个个跑得比兔子都快,斧头刀具满天乱飞,竟是连吃饭的家伙都不要了。

    春三十娘并没有急着追赶,反而饶有兴趣的扯过一条丝带系在腰上,嘴上含着淡淡的笑意,看向至尊宝的目光满含戏谑。

    “咕噜.......”

    下意识的吞咽了一口口水,至尊宝连忙向着屋外退却,这个时候,那群逃跑的斧头帮众又回来了,一个个全都乖巧无比的滚在院门口,头顶春三十娘散发的铜钱。

    “没义气啊!你们这帮吃里扒外的家伙!”

    至尊宝见状,不由得为之大怒,当下,把心一横,转过身来,冲着春三十娘大声喊道:“有本事你就把我们全杀光!”

    “不要啊!”

    闻得此言,不等春三十娘回应,二当家等一众斧头帮众已然纷纷出手哀求道:“饶命啊!女英雄,求你放过我们吧.......”

    至尊宝心中更怒了,一把扯过身旁的三当家便是一阵拳打脚踢,口中更是呼喊道:“你们这帮笨蛋,你们以为求她,她就会放过你们吗!快起来和她拼了!”

    就在此时,却见春三十娘缓缓从屋里走了出来,看似懒散的倚在门框上,口中满含妖娆魅惑的轻声笑道:“正所谓‘男儿膝下有黄金’,既然他们肯下跪求我,那性命就暂时寄存在我这。”说到这里,她转头看向至尊宝,脸上的笑意越来越盛,口中的话语却变得森冷:“至于你嘛.......你可真是有骨气啊!”

    “噗通!”

    话音方落,只听得一声闷响,却见至尊宝已然直挺挺的跪倒在地,甚至,他直接整个人趴在地上,来了个五体投地!

    “我去!”

    眼见着至尊宝的表现,不光是一众斧头帮众,就连不远处暗中关注这一切的江晨见状,亦不禁为之一阵目瞪口呆,怪不得至尊宝这家伙可以当上斧头帮的帮主,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武功最高,更是因为他的脸皮也是最厚的啊!

    “孺子可教也!”

    眼见着斧头帮所有人都跪倒在了自己的面前,春三十娘的脸上顿时浮现出几分满意的笑容,从头到尾,她都没有察觉到江晨的存在,哪怕此时此刻,江晨就身在距离她不足二十步远的小窗下。

    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了。

    春三十娘虽然是千年修行的蜘蛛精,一身修为可以堪比真仙级别的仙神,但对比江晨,两者之间,根本没有任何的可比性,哪怕江晨的天地玄黄真身受创严重,可是,就算单凭元神道修,江晨亦是混元散仙顶峰的强者,远远超越一般的仙神,唯有此方世界最顶级一列的神魔仙佛可以相比。

    不过,江晨既然有心的想要参与进这场大戏之中,自然不能这么一直隐身下去,当下,他自心念一动,浮现身形,脚下往后轻挪的同时,“一不小心”踩到了一块枯朽的树枝之上,发出“啪嗒”一声脆响。

    “什么人?!”

    突如其来的声音,着实把春三十娘吓了一大跳,毕竟,此番前来五岳山,她是有重大图谋的,行事看似张狂,实则小心万分,就在方才,她的妖灵已经扫视过周遭,明明没有半点察觉,但眼下却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冒出这么个大活人来,真是由不得她不紧张。

    转眼看去,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个模样普通的青年,虽是散发赤足,但一身青衣整洁,倒与一众斧头帮众大有不同,她微微皱眉,当即出声问道:“小子,你是什么人?!”

    “这.........”

    稍稍一愣,江晨方才隐下笑意,装作满脸感激的模样,口中回声应道:“回女英雄的话,在下乃是一个游方旅人,本想一览大漠疯狂,却没有想到在路过此地的时候被这群抢匪抓住,此番还要多亏女英雄相救,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女英雄若有吩咐,在下无所不从。”

    话说,江晨好歹也是个资深穿越者了,演技自然磨练的出神入化,这一番表现,莫说春三十娘,便是一众知道江晨底细的斧头帮帮众也被唬的一愣一愣的,至尊宝更是满脸崇拜的看向江晨,原来他以为自己已经够不要脸、够无耻了,但如今与江晨一比,他才知道,自己还差的远呢!

    只是,到底是以心狠狡猾著称的黑寡妇,春三十娘当即便是一声冷笑,随即,口中满含魅惑的出声道:“是吗?既然如此,那公子你可千万不要后悔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