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7.第637章 楚都盛宴,夜会辰南!

    【三更,求个订阅、月票支持..........】

    夜色渐深,江晨心神渐沉,进入了一种奇妙的空灵境界,世界在这一刻仿佛变了似的,他可以清晰无比的看见,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在扩大,远处山谷的的虫鸣鸟叫声,道路一边的溪水击石声。

    ?护卫们走来走去,楚月和楚钰两姐妹挤在一个帐篷里面嬉笑着打闹,此时的楚月一点也没有在人前的公主气质,也没有了那深沉的心机,也许,只有在面对亲人的时候,她才会收起自己的心机。

    诸葛乘风在打坐,一些劳累的护卫这个时候正睡的香甜,江晨看到了一切的一切,这是一种很自然而玄妙的境界,他没有刻意的去关注谁,也没有刻意的做什么,任由身心洗涤在这种空灵的境界之中。

    隔着一个帐篷,里面的辰南,却在这个时候眼眉紧皱,忽然之间好似感觉到了什么一样,眼睛猛地一睁,朝着江晨所在帐篷的方向看来,但是,半响之后,却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发现,他最终却也只能忍不住的为之一阵喃喃自语出声:“真是奇怪,怎么好似有种被人窥视的感觉,到底是哪位?”

    闻言,江晨不由得为之嘴角一咧,瞬息之间,便即从那种空灵心神的状态之中清醒过来,脸上不自觉的流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他知道,从这一刻开始,此方世界的命运巨轮已经开始缓缓转动,一切,都会以势不可挡的威势向前推进,而他要做的,就是在天道没有找上他之前,让自己变得足够强大。

    “唉!看来辰南这小子的灵觉已经觉醒了,不愧是天生灵根的人,凭着一点直觉,居然就发现了我的神识,难怪以后会变得那般的了不得!”

    一声感叹过后,江晨随即再次投入修炼之中,即至第二日,众人再次踏上了旅途,赶了两天的路,距离平阳城已经很近,只需再赶上半天的路就可以抵达。

    此刻从那逐渐变得宽敞了很多的官道,就可以知道距离繁华的帝都已经不远了,到了这里,官道之上也偶尔出现了一些商人,他们运着自己的货物贩卖,这两天楚皇五十大寿,一些寿辰有关的物品在帝都那可是大销量,来往的行脚商中不时就可以见到一些专门运输这一类商品的商人。

    行了半日,平阳城遥遥在望,那高大的城墙足足有数十丈,厚达数丈,且城池占地极广,四周一片平坦,远处望去犹如一只伏在地面的洪荒巨兽一般,整座城池都散发着一股迫人的威严气势。

    “果然不愧为三大强国的都城,就是有气魄!”即便是一路上与楚钰极不对付的辰南,这个时候也忍不住的为之一声感叹出声。

    走在前头的小公主回头骄傲的道:“那是当然,我们楚国可是三大强国之首,哼.......”言语间,表现的如一只骄傲的孔雀。

    片刻后,众人已经进了城门,守门的士兵认识两位公主,当下连忙带领一大群士兵下跪行礼,引着众人进城。

    进了平阳城,小公主楚钰顿时便是如进了快乐的乐园一样,兴奋的跟只见了鱼的小猫一般,路过每一处小吃的摊子都抓起一把,大吃着往前跑,也不付钱,面对这样的情况,楚月早就熟悉,摇头让护卫带着钱去给那些平白无故遭受“打劫了的商家”。

    众人还是第一次见到小公主这般模样,江晨与辰南二人都是忍不住的为之一皱眉头,不过,如今辰南受制于人,而江晨却是不想多管闲事,只是默然前行。

    楚皇寿宴,举国皆喜,帝都更是一片喜庆洋洋,众人白天赶回,晚间正是楚皇的寿宴,刚好赶的及时,楚皇见到两位自己最喜欢的公主安然而归,不禁为之老怀大慰。兼之楚钰奉上的烈火仙莲祝寿,她不惜千里迢迢采摘烈火仙莲为楚皇祝寿。这份孝心更是难得,席间老怀大慰的楚皇更是与诸位前来祝寿的各地名家大臣相互敬酒,整个帝都都充斥在一片喜气笼罩的气氛中。

    江晨进入帝都之后,便即被楚月恭敬客气的安排在了帝都旁边的一处宅院中,因为江晨提前表明,自己无意参加宴会,是以,即便在楚皇寿宴的时候,都无人敢在楚皇面前提及他的存在。

    站在自己的客院中,江晨遥望楚都皇宫,自从进入帝都之后,他便感应到了,这帝都之中存在着数个不同寻常的气息,以他的眼力,自然不难推断出,能够拥有这等气息的存在,至少都是六阶以上的高手。

    “嗯?其中应该有一位是那被辰南称之为‘老妖怪’的那位,就是不知道那剩下的数股气息到底是什么人?”

    江晨虽然微有猜疑,但也没有多大的意外,毕竟,偌大一个楚国,不可能只有一位六阶的强者坐镇,哪怕再多出几个人来,对于他来说,也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毕竟,就算是再多的六阶,全都绑在一起,也挡不住他的一只手,有的时候,差距就是差距,再多的外力也难以弥补。

    时间在无尽的喜气之中慢慢推移,三天之后,楚皇陛下宣布册封辰南为楚国奇士,居住在奇士府中,这一消息如重磅炸弹一样,迅速的在帝都之中蔓延开来,毕竟,小公主楚钰带回来的一个陌生男子被册封为楚国奇士,不明内幕的众人自然有长有短的猜测,不过辰南却从不出奇士府半步。

    这天,辰南正在奇士府中自己的住处,一个美女在给他使用针炎,他上半身的衣物都除去,露出里面就精壮有力的肌肉,此时背后上插满了银针。如此鼓捣了半天,女子方才忍不住的为之皱眉出声问道:“辰公子,不知道经过这几天的治疗,你是否感觉到筋脉之中有真气在流动?”

    辰南一副茫然神色,眼瞳深处,微不可查的闪烁而过一抹精光,随之,万分沮丧的应声道:“没有感觉到。”

    “一点也没有?”女子不由得为之娇眉紧皱,言语之间,多多少少也是蕴含着几分沮丧之意,显然,她对于这件事情很是上心,可是,当付出的一切没有丝毫的收获的时候,自然而然令她被打击的够呛。

    辰南对于这个女子的用心,不由得生出了一丝丝的歉意,但是,考虑到自己眼下所处的环境,他到底还是点了点头,应声道:“嗯,是的,一点也感觉不到。”

    “可能是耽搁的时间太长了吧,不要紧,我们明天继续。”女子只是短暂的沮丧之后,很快便是重新找回了信心,说着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朝着门外款款而去。

    辰南有些留恋的看着美女名医离开,心道:每天这样有美相伴,其实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然而,还不等他心中的臆想转过一个弯儿,他那超出常人百倍的灵觉,顿时便是感觉到在背后有人,他转头一看,顿时便是忍不住的为之吓了一大跳。

    来人一袭青衣,赤足散发,脸色漠然,看似平凡普通,但却似给人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尤其是像他这样天生灵觉强大无比的人,更是能够清晰地察觉到这种危险,实是令他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冷汗都止不住的冒出来了。

    自他从神墓之中爬出来起,这还是他遇到的第一个这样的恐怖存在,自然是令得辰南记忆尤甚,这正是他曾经做梦也想要超越的人!

    江晨淡淡然的看了他一眼,口中随之淡然出声道:“怎么,辰兄看起来好像很惊讶?莫不是不欢迎江某?”

    “呃........”闻言,辰南不由得为之一滞,顿时便是感觉到有些受宠若惊,赶忙正襟回应道:“前辈说笑了,小子只是有些好奇,不知前辈到访所为何事,若有什么需要在下的地方,在下绝不敢辞?”

    “呵呵.........不必如此,你我二人同辈相交就可以了,前辈二字,辰兄还是不要再提了,免得把我都叫老了。”江晨微微一笑,虽然眼前的辰南还没有与他论道高下的资格,但以后的就不好说了,况且,不看僧面看佛面,他可是很清楚这位的背后站在太多大能。

    “呃,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不知道江兄此番来找在下所为何事?”辰南毕竟是万年前的人物,和江晨平辈相交他心中自然是不会有什么芥蒂的,再者,如今他的灵觉复初,他坚信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那么,他在修行路上的成就,一定会超越所有人,这庞大的自信,倒也不是无的放失。

    江晨淡然一笑,将辰南身上的气息流转,全都看在眼里,口中淡淡然出声道:“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要紧的事情,只是江晨心中实在是有些好奇之意,按耐不住,所以来找辰兄求解一二。”

    辰南心中惊疑,口中却还是恭恭敬敬的出声道:“不知道在下能够为江兄解答什么?”

    江晨当即笑着道:“江某曾听人说过,后羿弓万年前在一场天大的祸乱之中已经被人封印,自那以后只有一支特殊的辰姓神之后裔血脉的人,才能拉开被封印的后羿弓,除此之外,一年中仅能拉开一次,但是这一万年来,却从未听说过有辰姓一脉的人出现,所以想要了解一下有关于辰兄的..........来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