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第420章 青云变(五)

    【深夜加更,求订阅、月票支持......】

    五年前,天音寺普智大师前往青云门与道玄真人会晤,本想借着佛道双修,参悟长生奥秘,奈何道玄真人碍于青云门的门规,未曾答应,为了完成自己的心愿,普智大师不惜狠下杀手,屠杀了整个草庙村,因为,想让张小凡这样一个不论是身世还是资质都十分平凡的孩童投入青云,怎么样才能做到?只有杀掉所有村民,此事才算有了可能,否则张小凡岂能轻易进入青云。

    这是一个最令人不能接受的答案,但事实就是这样,谁能想到昔日的得道高僧,竟会是杀人凶手,而且一杀就是全村几百条人命,原来最不可能的人,反而成了凶手,事实竟会是如此骇人!

    “嘿嘿.......”到了此时此刻,整个玉清殿中,也就只有江晨还能笑得出来了,他的笑声之中,满含戏谑邪魅:“好一个天音寺,果然不愧是佛门正道的表率,诸位明知整件事情的真相,不但不主动站出来澄清,反而极力隐瞒此事,甚至还贼还捉贼的逼上青云门来,酿成现在的局面,为的不外乎是保住自己的名誉、利益,顺便借机中伤青云门,至于草庙村的数百村民乃至张小凡,皆成了你们随意舍弃的草芥,真是好心计,好修为啊!”

    一时之间,偌大殿堂之中,以道玄为首的青云门众人,皆是忍不住的为之脸色铁青,别的暂且不说,正如江晨所言,天音寺在知道一切事情真相的情况下还逼上青云门来追讨所谓的公道,无非是想要借机中伤打压青云门,毕竟,如果青云门内出了一个偷学天音寺不传之秘的弟子,那可真是名声大臭了!

    “啊!”林惊羽狂吼一声,终于忍耐不住,斩龙剑和身向著法相砍去,道玄急道:“快,快拦下!”不等他话音落下,田不易等人早将他拦下。林惊羽泪流满面,痛哭不已,在田不易等人阻挡下依然挣扎不止,嘶声道:“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天音寺以普泓、普空为首,众僧人尽数低头,面有愧色,低声颂佛号不止。

    张小凡一脸呆滞的站在了原地,身子晃一下,又晃一下,似乎随时会倒下,这一刻,他只觉得,天仿佛塌了下来。

    “张师弟,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未来的路还很长,节哀顺变!”眼见张小凡脸上神色有异,法相连忙开口劝说,一脸的诚恳。

    “你、去、死!”

    杀气腾腾的三个字,令得众人尽皆为之变色变色,惊骇的看着张小凡,此刻的张小凡完全就像换了一个人,浑身杀气腾腾,面部肌肉几乎扭曲,脸色狰狞无比。

    “张施主!”普泓大师霍的站了起来,他万万没有料到会这样。

    感应到张小凡的异状,烧火棍顿时一阵异动,道玄见状,微微一皱眉头,下意识的伸出手来,想要将之镇压。

    “呀!”

    突然,一声大呼,震慑全场,众人大惊失色,转眼看去,惊骇之中,只见道玄真人如遭雷击,大叫一声,将烧火棍扔了出来,如被烫了手一般。

    那烧火棍在空中闪过一条黑影,江晨看的分明,不知是何物冲了出来,烧火棍划过一道弧线,当当当响了几下,正好落在张小凡面前。

    也就在这个时候,那道黑影总算停在了空中,发出吱吱的声音,是一条手掌般大小的蜈蚣,色彩绚丽,尾部竟有七条分叉,着实怪异无比,此刻正在空中飞舞,张牙舞爪的,模样骄横之极。

    七尾蜈蚣!

    这赫然正是五年前暗算了天音寺普智和尚的七尾蜈蚣,此刻道玄真人右手颤抖,中指上赫然有个伤口,显然也是被那七尾蜈蚣所伤,这片刻的功夫,流出的血就成了黑色,更要命的是,一缕缕黑气正往上冒,霎时间道玄真人的右手便密布黑气。

    七尾蜈蚣以天下绝毒著称,便是道玄真人也受制于其,糟了此物的暗算。

    刹那间,道玄真人只感觉头昏眼花,气闷难当,但是他的道行何其高深,尤胜当年普智和尚,只见道玄真人立即定住心神,左手并指如刀,向近乎麻木的右手连点数下,左手凌空画符,登时那道黑气便被阻挡,不得寸进。

    苍松道人见状,连忙冲到他身边,紧紧扶住他的身体,满脸关切的问道:“掌门师兄,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道玄真人下意识的一声回应,然而,未等他口中的话音落下,便感觉到腹心一凉,瞬间剧痛传来,身子大震,原本移往右手压住毒势的一身精元,突然消散。

    “啊!”

    道玄真人一声大吼,左手倒切下来,苍松道人左手立刻迎上,两相撞击,苍松道人身子大震,倒飞出去,落到玉清殿门前,片刻之后,嘴角缓缓流下一道血痕,但神色间却在冷笑。在他右手之上,横握著一把短剑,晶莹如水,一看就知非是凡品。而此刻剑身之上,血痕累累,鲜红的血,从剑刃之上,缓缓地一滴一滴流了下来,滴到大殿上的青砖之上。

    刚才还一片混乱的人群,此刻又再度安静了下来,如死一般的寂静:感情,先前只是开胃小菜,现在才是真正的大戏上演啊!

    “你,你做什么?”道玄真人墨绿色的道袍,腹部之处转眼间已然变做了深色,他整个人的脸色也顿时苍白之极,只是,他此刻脸上的惊愕之色,却远远胜过了身体上的痛楚。

    “我?”苍松道人仿佛突然变做了另外一个人般,猖狂地大笑出来:“我在暗算你啊!你难道看不出来吗?”说著,他用手一招,半空中的七尾蜈蚣顿时向他飞去,转眼间消失在他袖袍之中。

    齐昊再也忍不住,声音中带著困惑与惊骇,大叫道:“师父,你、你疯了吗?”

    苍松道人向他看了一眼,随即目光又落到了站在齐昊身边但神色几乎与他一样的林惊羽,还有更多的龙首峰弟子,甚至于其他青云门各脉的弟子,都用一种看待疯子般不能置信的眼光望著他。

    “哈哈哈,疯了?是啊!我早就疯了!”苍松道人仰天大笑,神态仿佛也带著一丝疯狂:“早在一百年前,也是在这个玉清殿上,当我看到万剑一万师兄的下场之后,我就已经疯了!”

    “师父!”龙首峰的齐昊和林惊羽此刻的声音都已经带著哭腔,但在他们身后,围绕在道玄真人周围的青云门众位首座长老,身体却突然僵硬!

    万剑一,这个仿佛带著梦魇般的名字,带著浓浓的阴影,压在青云门的上空。

    道玄真人眼角抽搐,这个百年来从来都没有人胆敢在他面前提起的名字,仿佛也深深刺激了他一般。萧逸才搀扶著他的身体,却赫然发觉,道玄真人受创的身体忽然剧烈地抖了一下,甚至隔著那层衣裳,他也感觉的到,那突然在恩师身体里焚烧的火焰,竟是这般的炙人!

    苍松道人神态疯狂地站在那里,仿佛这许多年来积压在心头的恶气终于泄出,一时之间,竟无人上前捉拿这个伤了青云门掌门至尊的凶手。

    他指著道玄真人,又指了指在人群背后,那在阴影中的三清神像,大声地道:“你,你们,”他向著田不易、水月、曾叔常、商正梁等青云首座指了过去,“你们都给我凭良心的说,这个掌门之位,到底是该谁来坐?是当年的万师兄,还是他?”

    没有人回答,年轻弟子是不知所措,但田不易等人却铁青著脸色,一声不吭。

    大殿之上,只有苍松道人如同疯狂的声音回荡著:“怎么,你们不说话了吗?是不是心里有愧啊?哈哈哈,是啊!是啊!其实谁心里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样?可是如今,坐在这个位子上的人又是谁?”

    水月脸色苍白,望著与平日判若两人的苍松,缓缓道:“苍松师兄,事情都过了百多年了,你又何必如此执著?”

    “呸!”苍松道人此刻根本不顾及自己的身分,狠狠地呸了一声,面有不屑之色,冷笑道:“百多年?是啊!我忍了百多年,直到今日才有机会为万师兄伸张冤屈。当年青云门下,蛮荒之行,你、你、你!”

    他手指一个一个点了过去,连指了田不易、曾叔常、商正梁,冷笑道:“你们这百年来,当首座当的舒服了,可还记得当年万师兄不顾一切地救我们性命?可还记得当年是谁毫无吝啬地将修道心得与我们分享,让我们道行大进?还有你!”

    他赫然一指水月,冷然道:“你刚才居然说我如此执著?嘿嘿,嘿嘿,当年谁不知道你私下苦恋万师兄,而他后来救你爱你,想不到当日竟见死不救,今日却还来讥讽于我!”

    水月面色刷的惨白!

    “还有你,田不易!”仿佛是想把心中所有的怨愤之气都发泄出来,苍松道人狂笑著指著田不易,大声道:“你自己说,万师兄对你怎样,你又是怎么回报于他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