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第418章 青云变(三)

    【弱弱的求订阅、月票支持........】

    弱智还是傻子?堂堂天下三大正道门派之一的天音寺,怎能背上这样一个头衔?是以,闻得江晨言语之后,不等普泓大师开口,普空大师已然抢先应声道:“江先生说笑了,被人骗的颂出大梵般若经文,天音寺无人如此愚笨!”

    “那就好,”江晨不可置否道:“据本座所知,这位张小凡小朋友拜入青云门满打满算不过五六年的时间,入门前还是一名稚童,家住青云山草庙村。身家还算清白,不是什么魔门之后,但从他身上的大梵般若功力来看。少说也修习了有五年之久,也就是说,他至少在五年之前就开始修炼大梵般若了,普泓大师以为然否?”

    普泓大师点了点头,应声道:“不错,从他身上的种种迹象来看,这位张施主修行本寺的大梵般若至少已有三年时间。”

    “这就是了,”江晨邪魅一笑道;“张小凡小朋友当初乃是因为草庙村命案,才会被青云门收留,青云门一向有规定,倘若弟子未曾达到驱物之境,不得擅自离开,五年前上山有掌门道玄真人作证,五年未曾下山,有大竹峰首座田不易道友上下可以为证,相信各位并无异议吧,当然,如若不信,可以去查查草庙村命案!”

    普泓大师点头道:“有道玄道兄作证,还有大竹峰首座为证,五六年未曾离山,确实可信,近期离山也可排除得到大梵般若的可能,因为张施主大梵般若功力已深,短期内得到不会有此功力,江先生想说的,应该是张施主得到大梵般若的时间,应该在五年之前吧!”

    “知道是五年前得到,又有何用?”苍松道人不解道。

    “当然有用,而且是大用,”江晨笑着问道:“五六年前,这位张小凡小朋友不过十岁,还是个稚童,呵呵,试问他有何能力得到大梵般若?”

    在场众人纷纷大惊,经过江晨这么一解说,五年前张小凡不过是稚童,如何才能从各位高僧口中得知大梵般若,别说是五年前,就算今日也未必能做到,这么一来,貌似张小凡根本不可能得到大梵般若,可是他偏偏身负大梵般若,完全是自相矛盾的结果。

    苍松道人皱着眉头道:“这说不通啊,既然五年前他无法得到大梵般若,那他是怎么学会的?”

    “就是,说不通啊!”田灵儿也感到疑惑不已。

    “阁下不会搞错了吧?”云易岚阴阳怪气道。

    “搞错?本座可是人称神探狄仁杰、少年包青天的存在,岂会搞错这么简单的事情。”江晨淡然出声道:“不错,张小凡小朋友自己的确是没办法得到大梵般若,但是,如果有人传授呢,那一切就说得通了!”

    “对啊!”田不易恍然大悟,“那此人是谁,他为何要这么做?”

    说到这里,普泓大师终于变色,道玄真人则越来越疑惑,张小凡则是骇然,连这种事都能推出,甚至一丝不差,如何能让人不惊讶!

    事情到了这一步,距离真相便只剩下一线之隔,江晨冷然笑道:“想知道这人是谁,问问和张小凡小朋友同时拜入青云门的林惊羽小朋友,自然一清二楚。”说话间,他转头看向林惊羽:“五年之前,你可曾在村里遇见过和尚之类的人?”

    “和尚?”闻言,林惊羽皱着眉头,不断的苦思冥想,忽然,他的眼前一亮,口中随之惊诧出声:“对了!我想起来了!就在命案的前一日,村里来了一个陌生的老和尚,会不会就是他?”

    江晨等的就是他这句话,作为第二个见到普智老和尚的人,虽然年经日久,但是,由于时间太过特殊,所以林惊羽对此事一定会有印象的。他满意一笑,旋即追问道:“陌生的老和尚?很好,林惊羽小朋友,还请细说!”

    林惊羽仔细想了想,道:“是这样的,就在命案前一晚,我和小凡正在玩耍,那时我们还小,玩的有些过火,是一个老和尚制止了我们,因此我的印象很深刻!”

    江晨淡然出声道:“如此看来,张小凡小朋友的大梵般若应该就是跟这位老和尚学习的,而这位老和尚应该就是天音寺的人,这一点,各位应该不会否认吧?”

    众人尽皆不语,算是默认了江晨的话:会大梵般若的老和尚,除了天音寺的和尚,还能有谁?

    江晨淡然道:“既然是天音寺的人,想必不会无缘无故的跑到青云门的山脚下收徒,那么,他的目标应该是青云门。收徒,只是随手而为。”说到这里,他转向道玄问道:“道玄真人,五年前,不知可有天音寺的和尚前来青云门。”

    “这.......”微微一怔,道玄真人到底还是点了点头,随之,他转身看向了普泓大师:“普泓道兄,事到如今。我想我也该站出来了,张小凡毕竟是我青云弟子。若我不为他作证,难免他受些冤屈,有些陈年往事也该说出来了。”

    普泓大师忙站了起来,“道玄道兄言重了。倘若道兄知道什么,还请明言就是,此事势必要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好说,好说!”道玄真人点点头,随之向着天音寺众僧躬身一礼,方才出声道:“各位,五年前天音寺普智大师曾上山找我,乃是为了一件事,今日我便把此事公诸于众。如若有得罪天音寺诸位道兄的地方,还请各位大师海涵!”

    众人纷纷感到奇怪,为何还未说出来就如此做派。难道此事还有什么隐情,普智大师乃天音寺四大神僧之一,难不成是普智神僧所为,如若真是这样,那干系可就大了,牵扯到天音寺神僧。此事也变得越来越怪异,云易岚皱着眉头,暗自猜测其中奥妙。

    道玄真人道:“五年前,大概就是草庙村案发前一天,普智大师曾来找我,来过这青云山,他与我商议一事,当年普智大师有一心愿,就是破解长生之秘,普智大师曾与我谈及此事,当年普智大师曾言明,希望与我同时参悟两派道法,也就是我青云太极玄清道、天音寺大梵般若,借此悟出长生之道,可惜碍于规矩,道玄未曾答应此事,之后便不了了之,普智大师也下山去了,可是今日看来,那日普智大师并未放弃这个想法。”

    说完道玄真人看了看张小凡,普智大师的心愿,多半就寄托在这个少年身上,着实令人意想不到啊。

    乍闻此事,除了已经知道此事的江晨之外,在场所有人都忍不住为之一震,道玄真人是什么人,那可是仙林泰山北斗,从他口中道出此事,多半不会有假,未曾放弃的想法,多半就应在这个少年身上,此人正好身兼两家之长,多年前普智大师也来过青云山,加上之前两点推论,普智大师都已经具备,身为天音寺之人,自然懂得大梵般若,草庙村出现一名老和尚,普智大师说不清去过草庙村,再加上行事动机,普智大师的嫌疑变得越来越大。

    道玄真人转过身来,对普泓大师拱手道:“普泓道兄,既然出了此事,不如请普智大师前来当面对质,不知道兄意下如何?”

    田不易也站了起来,拱手道:“是啊,大师,这位林惊羽见过普智大师,如若请普智大师前来,定然可以认出来,如若不是普智大师,也好解除普智大师的嫌疑,不知大师可否通融!”

    青云门两大重量级人物相请,普泓大师也坐不住了,何况天下人都盯着,不论如何都得有个交代,天音寺若不出来澄清,那便会落人口实,身为天音寺住持,普泓大师也不得不站出来。

    只见普泓大师面带悲伤之色,“两位言重了,哎,可惜啊,普智师弟已经不在了,老衲也无法将人请来!”

    “什么?”田不易顿时大惊,他万万没想到,普智大师竟然不在了。

    不仅田不易感到惊愕,道玄真人也是如此,普智大师修为高深,断不会是因为寿元干涸而死,天下能将普智大师重伤致死者,两只手也能数的过来,更离奇的是天音寺神僧死亡,竟然没传出消息,实在是令人不解。

    江晨口中顿时一声冷笑:“嘿嘿.......如果本座没有料错的话,贵派的普智大师,应该是在五年前去世的吧?而且,去世的时间,应该距离草庙村被屠杀一案不远。”

    此言一出,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天音寺众僧的身上,普泓毕竟是天音寺的主持,岂能说谎,当下只得一声苦笑,应声道:“江先生所言不错。”

    “如此,本座倒是理清楚当年的事情原委了,且先将大梵般若之事放在一边。”江晨蓦然调转目光,带着一股森冷肃杀,直逼天音寺众人:“在此之前,我们还是先来谈一谈草庙村被屠灭一案吧。”

    “草庙村被屠灭一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