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3.第413章 禁忌之恋,正魔战起

    【默默的求个订阅、月票支持........】

    张小凡、碧瑶、田灵儿、宋大仁、杜必书,江晨真的没有想到,自己随便挑了一个偏僻点的地方,竟然能够看到这么一场精彩大戏,且不说宋大仁和杜必书两个配角,碧瑶见到田灵儿,那可真是妒火丛生。

    死灵渊下一场生死相随,自己被江晨抓走后张小凡的舍命追逐,后来,两人又在黑石洞见证了一对狐妖的生死相恋,满月之井,映照出此生心中最爱之人,再到最后的正邪诀别,像是一场梦,更是无解的劫。

    眼前的局面,就是最好的证明,田灵儿感应到了来自碧瑶心中嫉恨怒火,一言不合就要动手,宋大仁和杜必书担忧小师妹受损,紧紧盯着对面的碧瑶,慢慢逼近,虽然还未出手,但眼下毕竟是三对一,无需太多动作,已然稳占上风。

    张小凡眼见着双方剑拔弩张,心里不由的乱成一团,五指紧握,手心竟然渗出汗来,眼睛盯着碧瑶,气血翻涌之下,竟是一口血就喷了出去。

    “小凡!”

    田灵儿与碧瑶同时惊叫出声,宋大仁和杜必书原本紧盯着碧瑶准备出手,岂料这时候,猛然听到田灵儿和碧瑶的惊叫声,吃惊之余,连忙转头一看,便见到张小凡吐血到地的模样,心惊之下,也顾不上防范碧瑶了,连忙将张小凡扶住。

    “小师弟,你怎么样了?你怎么样了?!”毕竟是同门师兄弟,情谊深厚,眼见张小凡出了状况,哪里还顾得上争斗对敌。

    那边碧瑶显然也没想到会出现这一幕,惊叫声中竟是向小凡冲了过来,不过半路见到宋大仁抱着张小凡,马上停下了脚步,不过眼睛还是眨巴眨巴看着张小凡。

    张小凡在宋大仁、田灵儿等人的呼喊声中慢慢睁开了眼睛,其实他吐出来的本来就是淤血,刚刚他在半空之中生生受了碧瑶与宋大仁等人的合力重击,虽有真法护体及烧火棍在前挡去了大部分力量,但毕竟是以一敌众,虽然掉在海水之中,有湖水卸力,但还是让他胸中郁闷,而见到师兄师姐们与碧瑶就将生死一战,心情激荡之下,一口血就喷了出来,虽然夸张,却无大碍。

    不过田灵儿等人如何知道,她与这小师弟自小便极为要好,关心之下,立刻就跑了过来,不料身子甫动,眼看对面那魔教少女居然也是一脸焦急,跑了过来。

    田灵儿毕竟是女儿家,心思细腻,愕然停下。但宋大仁与杜必书看了,却是以为这魔教妖女要趁着小师弟受伤,趁人之危。一声大喊,宋大仁的“十虎”仙剑迎风变大,向着碧瑶当头劈下。

    碧瑶正自当心张小凡,心急中却被这大个子阻挡,一阵愤怒,但看这来势汹汹,倒也不能小瞧。她身子一扭,化做一道绿芒,居然在间不容之际,从十虎光芒中穿了过去。只是还未飞出一丈,忽见前方白光闪闪,一颗形状古怪的方形法宝飞了过来。

    碧瑶一时看不清这是什么东西,不敢硬接,只得停下身形,右手在风中一招,玉也似的指间出现了一朵洁白小花,正是她的得意法宝“伤心花”。

    伤心花随着碧瑶法诀,腾空而起,抵住了那颗怪东西。碧瑶定睛一看,不觉得又好气又好笑,眼看着前边这东西六面方块,上面还刻有点点数字,居然是个骰子,想不到正道之中,居然还有这种离经叛道的法宝,倒真是少见。

    伤心花白光一逼,登时把杜必书的骰子逼退了一丈之远,看来杜必行与碧瑶相比,颇有不如。不过杜必书修行不如宋大仁,但人却机灵的多,一见道行不够,也不硬碰,祭起另外两枚骰子,上下飞舞骚扰。

    三枚骰子飞驰如电,上打一下,下冲一个,转来转去,左右兼顾,虽然攻不进伤心花的范围,但碧瑶一时间也冲不过去,只耽误了片刻,背后的宋大仁却又已经冲了上来。

    碧瑶刚才与宋大仁交过手,知道这人修行深厚,真要单打独斗,自己还未必胜得过他,再加上前边这个鬼头鬼脑的家伙,另外旁边还站着一个张小凡口中的“灵儿师姐”,料想自己今晚决计讨不了好去。当下往张小凡处远远看了一眼,心中恨恨骂了一句:“臭小子!”

    宋大仁待要追上,却见正和杜必书交手的妖女突然身子倒飞回来,手中那朵花突然幻化出千百奇花,一时间遮天蔽日,心中一惊,急忙凝神守备,不料这只是碧瑶一个障眼法,万千花朵中,只见碧瑶绿色身影冲天而起,疾驰去了。

    宋大仁刚要去追,便听杜必:“大师兄,不要追了。”他闻言一愣,随即回过意来,连忙收起仙剑,和众人一起跑向张小凡处。

    湖对面,江晨将这一切从头到尾都看在眼中,而且,他已经知道,纵然因为自己的突然降临,更改了魔门正道的势力格局,但是,碧瑶与张小凡,到底还是跨越了那条不可逾越的禁忌界限。

    “张小凡,天命之子,诛仙古剑的命主,此方轮回世界最后的希望,希望你能够承受得住本座给予你的考验!”淡淡然的话语回荡在心间,飘散在风里,也许,这便是他本心与魔障最后的抗衡。

    伴随着他的身影消失在湖边,隔日,正魔两派又起纷争,这一次,在江晨的暗中操控之下,魔道高手尽出,正道联盟自然也不甘示弱,就连身上伤势还未痊愈的张小凡都跟随大队来到了战场上。

    争斗斗法之中,天音寺等有道神僧看见树木狼籍,森林中野猪野兔野狗野蛇等生灵涂炭,不免喟然叹息,诵念起往生慈悲咒来。念完之后,一声“阿弥陀佛”,佛指一挥,一记法宝石破天惊地打出,魔教中人闪身躲过,轰隆一声,又是一个小山头报销,生灵再次涂炭,只得又再念起往生咒来。

    “贼秃驴,死光头,有种的就闭上嘴过来决一死战,整日里在那儿叽哩咕噜念个鸟咒,老子不被你们咒死也被你们烦死了!”

    “阿弥陀佛,野狗施主,你罪孽深重,还不回头,只怕死后要堕入阿鼻地狱了!”

    “呸呸呸!贼秃驴,你还算出家人吗?居然直接咒我!”

    “........”

    江晨立身虚空之上,听的有趣,当下转眼看去,却是一个形似野狗的道人正站在魔教阵营前方,一脸怒容、口沫横飞地对着正道一位天音寺僧人戟指大骂,以他对魔教中人的情报掌握,自然认得那道人就是炼血堂的野狗。

    正胡思乱想着,江晨忽然感觉有人在看自己,抬头一看,却见正道众人中间那群容貌美丽的小竹峰弟子中站着一位有着绝世容颜、却又一脸冷傲的女子,不是陆雪琪是谁?

    陆雪琪微微抬头,有些呆呆的看着悬身虚空之上的江晨,神情竟是有些恍惚,过了老一会儿,才发现江晨也在看着她,心中一乱,强自镇定,缓缓移开了眼睛,不过原本白皙的脸上却出现了异样的红晕。

    江晨看着陆雪琪,想起自己与她相识之后所发生的种种,竟是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甩了甩头,抛开心头的念想,转头看向场中。

    此时那野狗已经和天音寺僧人的交手已经接近尾声了,不过显然那位僧人是位得道高僧,道法高深,一件金光闪闪的木鱼追得野狗到处乱跑。而野狗手中拿着一件古怪的獠牙一样的法宝,那法宝却光芒全无,看来多半是被那僧人给破了。

    这时,却见炼血堂之首年老大越众而出,出手援救。他的道行远在野狗之上,赤魔眼威力不小,那位天音寺的高僧也收起笑容,小心应付。野狗道人得了空隙,回过气来,大骂一声:“贼秃驴,几乎害了你家道爷爷!”骂声中,回身扑去,与年老大以二攻一。

    “无耻妖人,以多打少,法中大师,我来助你!”正道一方见状,当即有青云门大竹峰首座田不易独女田灵儿冲了出来,琥珀朱绫霞光阵阵,簇拥着她曼妙身影,腾起半空,与天音寺高僧合力对敌。

    法中大师与年老大可算得上是棋逢对手,势均力敌,但野狗却万万敌不过田灵儿,只见她把琥珀朱绫运用的是随心所欲,霞光万道之中,野狗道人头昏眼花,只觉得上下左右前后都是一条条一道道的朱绫,将自己生生给困在中间,冲不出打不破,再过一会只怕自己就要被这朱绫给包成粽子了。

    田不易见女儿露脸,脸上不由得显出得意之色,正道中人也多有赞叹之声。田灵儿本来就容貌端丽,比之野狗道人那副狗模样,自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到后来不只正道人士鼓掌,连魔教中人居然也有几个大声笑了出来。

    野狗听在耳中,恼羞成怒。他虽修为不深,对敌经验却远非田灵儿这初出茅庐的小姑娘家能比,眼珠一转,在田灵儿身上瞄了几眼,便看出这小妞多半是刚出来的新人,立刻便大声喊道:“臭丫头,看你样子倒还清秀,想不到你居然和这老和尚有了苟且之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