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9.第369章 顶峰对决

    【标注一下,这是电影版的天山童姥剧情,别拿天龙剧情往上套,否则你就吐血了,顺便再默默地求个订阅、月票支持........】

    “轰!”

    冷冽剑光,磅礴拳劲,半空之中骤然交锋,迸发出一股庞大到了极点的可怕气浪,呼啸着向着周遭弥漫席卷开来。

    转瞬一击,两个人的身影,就没在了气浪最深处,这一霎,像是已经过了千百年之久,但是,却又仅仅只是一霎那。

    崩散的气浪蔓延,各自震退的两道身影,均是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惊赞之意。

    “你用剑?那我也以剑相应!”江晨朗声开口一瞬,抬手之间,赫见一道赤红火舌倾吐,转眼一瞬便就在他的掌中凝成一柄赤火之剑,正与逍遥子凝结的寒冰之剑成极致相对,伴随着他心念一动,火剑破空,直奔对面逍遥子怒袭而至。

    天山派的掌门,当世第一流的绝顶高手,逍遥子虽然还没有达到武破虚空的境界,却也已经相差不远,论及武道修为,实不在江晨之下,但这一刻,当他感知江晨飞剑来势,顿时心中一惊,抬手之间,冰剑锋芒乍现,逍遥剑诀,御剑逍遥!

    “锵!”

    震撼再交锋,赤火之剑呼啸破空,寒冰剑气冻彻太虚,再掀无边风浪,化作滔天气劲,如同飓风呼啸,向着四周波散蔓延。

    山顶楼阁之中,李沧海此时此刻方才推门而出,眼见二人已然动手,便是想要阻止也来不及了。

    论及武功修为,她或许只比江晨和逍遥子差了半筹,但论及攻伐手段,她可就差的太远了,这也是日后她在西域身亡的原因所在。是以,面对江晨和逍遥子两人的极端争斗,她纵然有心,也无力插手。

    “很好,再来。”江晨冷然开口出声,翻手之间,接住倒旋而回的赤火之剑,心一动,气自生,威赫剑势,冲天而起,席卷整个飘渺峰顶。

    “嗯?”逍遥子虽有不败之名,但面对江晨剑锋所向,却依旧不敢有半点小觑,口中一声得罪,随之,勃发力量,震颤手中寒冰之间,一片耀眼的银色剑光如水,绵绵剑气,携鲲鹏扶摇之神威,一击而出。

    “来得好!”仙道神通被限制,江晨的实力是有所减弱,但却也给了他一个机会,让他能够体会更加纯粹的武道之力,在这个世界,他就是一个纯粹的武道强者。面对逍遥子剑诀如神,他缓缓抬手瞬间,掌中赤火之剑横空直刺而出,一股强大无比的剑意自他的身上迸爆开来,火剑剑锋急转,顿时吞吐出一道凌厉剑光,截击鲲鹏剑势,瞬息间,整个缥缈峰顶的虚空都充满了无穷无尽的肃杀之气。

    当世最顶峰的高手,当世最顶峰的剑法,是加成的威力,划破暗夜天幕,令人震骇莫名,顿时,逍遥子的脸上,流露出了一股激动兴奋的神色,这是顶峰强者在棋逢对手时候才会流露出的无穷意兴。

    当下,吞吐纳气于一身,放开身上所有的真元,无需再顾忌一切,反手转动寒冰剑锋,锋芒所向,剑势尽起,无可言说的奇妙变化,是无上的剑道至理,被生生的化作了可怕的至理剑道。

    最上乘的剑式,最巅峰的强者,最强劲的交锋,胜负,生死,抛开所有的外物钳制,针锋相对。

    “锵!”

    冰火双剑交锋,火花四溅,一道道不断迸爆的气浪之中,这一刹那之间,整个缥缈峰顶周遭的云海虚空,在一阵恐怖的剧烈抖动震荡,齐齐为之轰然爆开,恐怖的天地元力,瞬间席卷开来,汹涌爆散。

    这就是真正的武道强者之争,将武道修炼到极致境界,一样可以获得破碎天地乾坤的强大力量,从来,武道不曾弱于仙道乃至神道半点。

    “好一个天山派掌门人,逍遥子,不差!”周身庞大的气息暴动,怒涌而出,刹那之间,将周遭的云海虚空都迸爆踏裂,江晨周身倾吐着庞大真元之力,隐约可见,他的身上,一道冲霄剑意,拔空而起,激荡长天。

    掌中赤火之剑剑锋不断震颤,不住的发出一阵阵的高昂剑鸣之声,层层剑气,如惊涛骇浪一般,呼啸着波散开来,天地之间,古老的吟唱之声,穿透古今未来,充斥在虚空寰宇之间,神秘不可测度。

    “天命剑道,剑气长空!”

    来自另外一个高武世界的绝世一剑,在江晨的掌中展露锋芒,只见火剑破空,锋芒所向,滚滚剑气浩荡翻涌,如怒涛激荡向前,斩破天地云海,刹那之间,无尽云气彻底崩碎,化作一道银色气流,全都杂在其中,横贯长空,径直向着逍遥子轰击而至。

    “好凌厉的剑,好厉害的人,数十年来,你绝对是我所遇到的最强对手!”逍遥子手握寒冰之剑,人与剑相合,鲲鹏剑意瞬间冲霄而起,凝结的剑气,剑势,层层叠叠的向上不断拔高。

    “扶摇九天!”

    面对江晨强势来袭,逍遥子不得不将一身北冥神功运转到极限,逍遥剑法极招现世,霎时之间,周遭寒气密布,温度骤降,赫见云气翻涌之间,一只鲲鹏展翅腾空而起,直直冲上半空,随着冰剑锋芒,化作无边利刃,划破乾坤,撕裂虚空斩落而下。

    剑上巅峰,极致交锋,兵戈烽火漫天下,此时此刻,一场剑斗已然衍生至生死之战,冰与火的对峙,是生与死的两端!

    逍遥子此刻已然知道,对方乃是自己生平仅见的强敌,内蕴北冥神功,起剑便是逍遥剑决的凌厉招式,寒冰之间,锋芒所向,携着北冥神功威能加持,剑气吞吐,可以分割天地乾坤,凌厉锋锐,势不可挡。

    江晨亦是不曾小觑自己的对手,独孤剑道、天命剑道、无名剑道、焚天剑道,好似天马行空,一出手,便是极致的旷世剑诀,每一招,每一式,看似杂乱无章,却是最精深的剑道至理,拥有着无与伦比的庞然威能。

    冰火锋芒,极端交汇,巅峰剑诀,渐趋白热。

    “轰!”

    伴随着惊天动地一声巨响,剑上争锋,交迸撞击的刹那,磅礴剑势,引动乾坤激变,偌大的力量惊涛骇浪一般的疯狂席卷撞击迸爆,连对决之中的两大高手,都吃不住这股大力,眨眼便被直接的掀飞了出去,各自后退。

    剩下的剑势依旧十分庞大,剑光硕硕,如涟漪一般,还在不断的向着周遭波散,风云都被直接一剑斩断,争相的爆发开来,纷乱的剑影流光,在云海虚空之中不断地闪烁着,向着四周蔓延延伸。

    李沧海与苏星河不得不往后退却,避开这可怕到了极点的力量冲击,看起来只是一点余力,但却是两大绝世高手力量的汇流,强自硬接,等于面对两大绝世高手的合力进攻,当今天下,怕是无人有这份能耐。

    “逍遥子,这就是你的极限吗?如果只有这样,那恐怕你是拿不到七虫七死药的解药了!”江晨话语森然,掌中赤火之剑吞吐焰芒,凌厉开锋,八面点落,剑气贯彻长天,横扫风云!

    “哈!看来,就算是为了自己的性命,我也该拿出自己的全力了!”逍遥子亦是没有半点后退之意,强敌难退,但是,这般强劲的对手,却又是每一个强者可遇而不可求的,当下,挥手之间,磅礴剑意流转,逍遥剑诀,威势再增,破入一个全新的境界:

    “鹏翼垂天!”

    无穷北冥,鲲鹏扶摇展翅,双翼若垂天之云,剑气亦如流云天幕,携无穷之威能,铺盖天地一般席卷而出。

    “很好!”眼见逍遥子施展出最强绝招,江晨当即一声大笑,随即,赫见他翻转掌中赤火之间,霎时间,焚焚烈焰当空炸开,惶惶剑势,透体而出,锋芒所向,笼罩周遭虚空上下,绽放出最耀眼的璀璨光芒,无上杀招,飒然应世而出:

    “天火初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