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6.第356章 惊佛

    【不知不觉间,本卷到了尾声了,求一下订阅、月票支持,下一卷是什么呢?是武侠类,屏蔽掉主角所有的仙道神道之力,只能用武力,是一部老电影世界,高武........】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黄昏下,院落中,静立的白衣僧人,英挺的修长身形,英俊的年轻面容,却自一派宝相庄严,周身隐隐透发着一股不断波动的佛力,七彩斑斓,虹光绚丽,照映四周天地,似都成了一片仙家异境。

    “法海小和尚,你的心境又失守了。”虚空一颤,伴随着一阵宛若水面涟漪一般的波动,只见一道黑衣身影,缓缓自无尽虚空之中浮现而出,脚下微微踏步,人已在无声无息之间,来到了白衣僧人对面。

    微风轻抚过处,旁边青竹摇曳,疏影映在一佛一道两个彼此对立的人身上,别有一番宁静禅意,回荡在晚风之中,清冷,透心。

    “你去见过我师尊的转世之身了?”蓦然转身,法海一双眼睛,猛地看在江晨的身上:“你想要干扰我吗?”

    “干扰?有必要吗?”江晨不可置否的应声道:“况且,这也不是我第一次见他,只是先前一时大意,怎么也没有想到,这许仙竟然就是不痴小和尚的转世之身,倒是大大出乎了道士的预料之外。”

    不错,以他如今的修为法力,在不受到天地规则限制的情况下,是有可能算出一个人的前生往世的,尤其,对方还只是一个普通人,前世更是他的熟人,双方身上还有几分善缘作为牵引。可是,打从一开始,江晨就没有想过窥探许仙的前生,因为,江晨始终只将许仙当作是一个值得钦佩的男人。

    是的,一个敢跟蛇做爱的男人,可谓男人中的男人,反正,江晨对他,由衷的感到万分的钦佩。

    可是,即便再钦佩,江晨也从来未曾想过窥探他的前世,所以,若非法海带来舍利佛珠,江晨只怕永远都不会想到,许仙竟是不痴那老和尚的转世之身。

    “不过,话说回来,瞧你那位整天只知道念‘阿弥陀佛’的师父,谁能想到,他转世之后,竟然会沉迷风月。”微微一顿之后,只闻江晨戏谑开口出声道:“你瞧瞧他现在,跟白素贞双宿双飞不说,还有一个妖娆貌美的小青为侧,正是羡煞旁人呦!”

    闻得江晨戏谑话语,法海脸上神色越渐阴沉,好半响,他方才抑制住自己内心即将迸爆的魔障,口中沉声道:“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将他度化!”

    “度化?”江晨嗤笑道:“我看难得很,任谁左拥右抱两个大美女,享受着齐人之福、锦衣玉食,都不会选择放弃一切,去跟你做和尚的。”

    “那两个是妖孽!”法海厉声道:“红尘色相,不过白骨骷髅,锦衣玉食,又怎比得上佛门功德浩广?那许仙既然是我师尊的转世之身,必然深蕴佛性,我相信,他一定会做出正确选择的。”

    “深蕴佛性?”江晨轻声笑道:“法海小和尚,你似乎忘了一件事情吧,你那师父在转世之前,已然将自己毕身的修为都传承给了你,现在,他哪门来得佛性?”

    “这........”法海闻言,不由得为之言语一滞,虽然他不愿意,却也不得不承认,江晨说的是现实。佛门传承可不比一般,当初他的师尊不痴大师将一身修为传承给他,不仅仅只是不痴大师一生修行积累的佛力,更包含了不痴大师毕生修为的感悟、佛法,否则,纵然法海天纵奇才,也不可能在短短二三十年的时间之内,就修炼到了佛我合一的境界。

    这其中,固然有法海资质非比寻常的原因,但更多的原因却是他的师尊不痴大师给予他的馈赠,让他从一开始,就踏在了比别人更加高的起步点上,再加上他从小寄养空门,佛荫深种,才能够进入无数佛门大能梦寐以求的境界。

    “别说我打击你,”江晨抬手之间,从一旁的竹子上摘下两片竹叶,放在自己的眼前,细细一番观察之后,方才淡然出声问道:“法海小和尚,你说,我手中的这两片竹叶是不是很相似?”

    “确实。”法海皱眉道:“道长究竟想要跟小僧说什么,不妨明言,毕竟,道长应该知道,小僧如今的状态不佳,压制心中的魔障,已经耗尽了我大部分的心神,让我根本无暇他顾。”

    “嗯........”闻言,江晨笑着点了点头,口中赞同道:“小和尚说得不错,倒是道士我失算了,既然如此,那我便就明言。”稍稍一顿之后,他方才娓娓说道:“两片竹叶可以很相似,但是,却永远都不可能一模一样,这个世界上,也从来不存在两片一模一样的竹叶,同理,自然也不可能出现两个完全一模一样的人,哪怕,是前世今生。”

    法海闻言,整个人不由得为之一阵沉默。

    江晨口中的话语依旧淡淡然,仿佛平缓的没有一点波动,却又透着几分不容置疑:“前世,他是不痴大师,今生,他是许仙,不痴、许仙,他们永远只会是两个人,哪怕,在未来或许他们的后世会悟通大道,得成正果,忆起往昔轮回,但这也并不能改变,不痴和许仙,永远都是两个人。”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轻宣,法海沉吟半响,终是难掩口中一声叹息:“罢了,罢了,既然轮回,今生终究不许前世,是我太过执着,多谢道长加以指点..........”

    与此同时,许仙在与江晨一会之后,兴匆匆的带着玉瓶返回家中,一路上,仿佛因为解开了心结,连脚步也变得轻快许多,到家之后,他当即便是拉着白素贞笑呵呵的出声道:“娘子,你可知道,今天我在书院里见到了谁?”

    白素贞下意识的问道:“谁?”

    “是娘子的朋友。”许仙笑着道:“说起来,你我成亲这么久,我还是第一次遇见娘子的朋友呢?”

    白素贞闻言,不由得为之心中一阵惊疑,好在,她生性聪慧,当即强压下心中的惊疑,笑着出声问道:“相公,但不知道是哪一位朋友来寻我?”

    许仙笑道:“是位年轻的黑衣道长,他说他的道号叫做‘知秋’,真是个好名,道气十足。”

    “啊?是他!”乍闻此名,白素贞不由得为之吓了一大跳。

    许仙连忙问道:“娘子怎么了?”

    白素贞强自稳定心神,笑道:“相公,我没事,只是乍然听到朋友的消息,稍稍有些激动罢了。”

    许仙也笑道:“看来这位知秋道长与娘子的交情颇深,对了,知秋道长方才告辞离开的时候,还特意为你留下了一瓶丹药!”

    “一瓶丹药?”白素贞脸上满是疑惑。

    许仙连忙将江晨临走之前留给他的玉瓶取了出来,笑道:“那位知秋道长说了,娘子你近来身子有些不适,所以特意留下这瓶丹药,说只要娘子你每三天服用一颗,便可保身子安然无恙。”

    白素贞将信将疑的接过玉瓶,随之便就感觉到了瓶中丹药药力惊人,蕴含着极为强大的温养之力,以她的见识,立时便就知道,这是极为珍贵的仙丹灵药!

    许仙见她发怔,忍不住问道:“怎么,娘子你在想什么?是药有问题吗?”

    白素贞回过神来,连忙应声道:“没,没有问题,只是我没想到,知秋道长竟会专程赶过来为我送药..........”

    应对之间,惊异之余,白素贞心中不免生出几分惊骇,她不知道,江晨是如何知道她已经怀有身孕,更不知道,江晨这么做的目的为何,因为,这瓶丹药的主要功用,就是让她在怀孕期间也能保持全力,显然,这是江晨有意而为,她的心中,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