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4.第334章 天生石胎

    【深夜加更,感谢大家支持,求订阅,求月票,七月最后一天,月票还留着干吗嘛,速来砸我!】

    古剑,如意,印章,玉牌、石球,梁夫人为了换回梁王府四宝,命其子梁川取来了梁家珍藏多年的奇珍异宝,一时宝光灿灿,耀眼非常。

    久年传承不断,千古世家确实有着足以让任何人都为之侧目的丰厚底蕴,即便是江晨这般已经渡过雷霆天劫的散仙亦毫不例外。

    古剑神兵,如意奇珍,印章堂皇,玉牌神异,每一件都是难得一见的奇珍异宝,无论是在凡俗世界,还是在修行世界,都有不小的价值,但真正让江晨最为心动的,却是看上去最不起眼的七彩石球。

    石球本身,虽然也算得上市一件奇珍异宝,但从表面上看,价值远不如其他四件,尤其是很有可能藏有仙法传承的玉牌,但是,石球内部,却隐藏着一个足以让人为之惊诧无比的天大隐秘,因为,其中赫然孕育着:

    一具石胎!

    江晨洞开天眼,堪破虚妄,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神秘七彩石球之中,孕育着一具石胎,一具俏似人类婴儿一般的人形石胎。

    七彩石球,乃是天地造化而生的奇珍异宝,自然成形已经过去了不知几千百万年,经年岁月,感日月之精,受天地之灵,交泰玄黄,阴阳相融,最终赋予了石球灵性,令得内中孕育出一具灵胎,四肢分布,七窍俱全。

    原本,似是这样的天地灵胎,一经孕育圆满,伴随天地异象出世,便能够拥有堪比天界仙神的庞大力量,但很可惜,这七彩石球不知怎么被人发现,以致流落世间,灵胎也失去了原本的出世之机!

    好在,七彩石球本身具有聚拢天地灵气的作用,所以,灵胎虽然枯萎,但却还保留了一丝生机,没有完全断绝。也正是因此,才会让江晨欲念大动,因为,这具天生石胎,让他看到了真正重生的希望。

    虽然,现在他所使用的肉身并不差,但是,毕竟受限于轮回,并不属于他,他总是能够感觉到,自己与这具身体的契合度有些牵强,这一点,伴随着他的修为不断提高,也逐渐变得越发明显。

    但他纵然有心,却一直都无法改变这个结果,因为,虽然他可以凭借散仙元神,强行夺舍他人,但是,他这一身的能为,有大半都在这具肉身上,如果找不到适合的方法,放弃了肉身,就等于放弃了他努力许久的成果。而且,最关键的是,夺舍来得身体,未必就比现在的身体更具契合性。

    力量,契合性,潜力,这许多的先天条件,对于江晨来说,每一种都是制约,但江晨却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因为,他还想回到属于自己原先的世界;因为,那里有着他还在牵挂的家人;因为,这就是他的执念........不管有多少缘由,归结起来,合在一处,其实说到底就是三个字:

    放不下!

    正是因为这放不下,他才会持之以恒的努力修炼;也正是因为这放不下,他才会坚持不懈的找寻真正的重生。皇天不负有心人,他的努力似乎没有白费,因为,他的追寻似乎已经有了结果。

    天生石胎,潜力无限!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可以用自己的生命本源、辅之以天地精灵之气,孕养这石胎,使得石胎不仅能够与他的神魂达到完美契合,更能够完美继承他这一身的能为,不朽魔身、龙象神力等等。

    当然,这些是有前提的,那就是,他必须拥有这具天生石胎,换而言之,也就是他必须要拥有承载这具天生石胎的七彩石球。

    眼见着江晨目光变化,梁夫人脸上不禁浮现出一抹自得笑意,随即,她笑着出声问道:“怎么样,知秋道长,不知你是否满意这几样东西,不是我自夸,这些可都是梁家千百年来积累的珍藏,纵然无法与梁王府四宝相比,但每一样都是不可多得的奇珍异宝。”

    是的,对于普通人而言,这些仅仅只是奇珍异宝罢了,远不如时辰八卦炉、神钧天奏乐图来得神奇奥妙,但对于江晨这样的修行高手来说,正好相反,两者之间,其实并未有多大的价值诧异,甚至更高。

    “不错,这些都是难得一见的宝物。”瞬间收敛了所有的表情,江晨漠然出声问道:“说吧,夫人你想怎么交换?”

    梁夫人试探着出声问道:“妾身想拿这五件宝物交换回梁王府四宝,不知知秋道长意下如何?”

    “不如何。”江晨嗤鼻一声冷哼,似笑非笑的看着梁夫人道:“夫人莫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妾身哪敢。”梁夫人连忙出声道:“若我方才言语有失,还请知秋道长明言,道明其中原委。”

    “要我说真话吗?”江晨略作沉吟,当即沉声道:“我不否认你家这五件宝物的珍贵,但是,对我来说,不是每一样都有用处,所以,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拿神钧天奏乐图和时辰八卦炉跟你交换玉牌和石球,不知夫人意下如何?”

    “这.........”梁夫人带着几分希冀道:“不能全都交换吗?我只是希望能够换回梁王府四宝,毕竟,这是我相公大兄家的东西,他好意借来给我相公治病,我们怎好据而不还,还请道长成全。”

    “我还是那句话,要么拿玉牌和石球跟我换取神钧天奏乐图和时辰八卦炉,要么一拍两散。”江晨淡然道:“夫人可以好生考虑,反正我是不着急的。”

    “唉,罢了,罢了。”梁夫人想着能拿回一样就先拿回一样,稍作犹豫之后,终究忍不住的为之一声叹息,随之应声道:“那就依知秋道长所言,妾身先拿玉牌和石球跟道长换回神钧天奏乐图和时辰八卦炉。”微微一顿,她又道:“不过道长可否应允,如果我们梁家找到合道长心意的宝物,还请道长容许我们换回剩下的那两件宝物。”

    “可以,不过我得给你们一个时限,一年,一年之内,如果你们找到能够打动我心意的宝物,我不介意将烈火神珠和羊脂玉净瓶还给你们。”江晨只稍作犹豫,便就应下了梁夫人的请求,毕竟,他也知道,梁思远和梁王虽然是同胞兄弟,到底已经分家,所以,梁王府四宝算是他人之物,如今被梁川私下里拿来跟自己做交易,一旦梁王怪罪下来,绝对是一个不小的麻烦。

    不过,江晨应允这个条件,也不过就是让双方面上好看一些,毕竟,梁家千年珍藏,能如的自己法眼的,除了传家至宝之外,也就只有一块玉牌和七彩石球,想要在短短一年之内找寻到堪比梁王府四宝的天地奇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交易吧。”淡然开口,江晨翻手取出了神钧天奏乐图和时辰八卦炉,跟梁夫人换取了玉牌和石球,并顺势提出了告辞:“此间事情已了,贫道也是时候该回去了。”

    梁夫人连忙出声挽留道:“道长何必急着回去,您治好了我相公身上的奇寒之症,救了他的性命,我还想着要设宴款待,好好感谢道长。”

    “不用了。”江晨摆手道:“我给梁知府治了病,你们已付给了我足够的诊金,正所谓钱货两清,道谢什么的,就免了吧。”

    “道长慢走。”梁夫人见挽留无用,当下连忙招呼梁川道:“川儿,你还不快点去送知秋道长。”

    “是。”不情不愿的应了一声,梁川当即沉着一张脸向江晨伸手虚引,口中带着几分怨愤阴沉道:“知秋道长,你不是要走吗?这就请吧。”

    “那贫道就先行谢过梁大公子不辞辛劳,陪同相送了。”对于梁川的表现,江晨没有半点在意,当即似笑非笑的应了一声,随之便再梁川的陪同下,先后出了内室,直奔外间的大厅走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