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第330章 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还差十几月票,求给个加更的机会啊,订阅、月票支持!】

    钱塘,梁府,江晨二次登门,请他来的还是梁川,但是,作为邀请者,发起者两次邀请的心情却是天差地别,尤其,他身后的下人还抬着他那尚在昏迷之中的堂哥,来自梁王府的世子梁连。

    此时,秦牧之等一众给梁思远治病的名医圣手们都还没有离去,他们眼见着江晨再一次步入大厅,尽皆忍不住的为之神情大变,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好似笼上了一层寒霜,脸色难看的吓人:

    身为名医圣手的他们都没有看好的奇寒之症,一个走江湖、卖膏药的游方道士能行吗?难道说,他们的医术还没有一个游方道士高吗?

    这一刻,众人都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尤其是秦牧之,他可是梁夫人亲口请来的,那个游方道士也是他开口赶走的,可是,现在对方竟然又被梁家人请回来了,而且,还是在他和一群名医圣手都没能治好梁思远身上病症的前提下。

    不过,心中虽然感觉屈辱,愤怒,但这一刻他却没有开口,其他那些大夫们也都没有开口,因为,眼下还没到开口的时候。

    江晨何等人物,自然能够清晰无比的察觉到这些人对自己的怨念,不过,他对此显然并不在意,毕竟,作为一个强者完全没有必要对一群完全威胁不到自己的弱者在意,就像是一个人,根本不会在意一只蚂蚁一样。

    跟随着梁川来到内室,江晨随之就清晰的感觉到了一股森然寒气,以及四股不同寻常的神异宝气。

    神钧天奏乐图,时辰八卦炉,羊脂玉净瓶以及还放在梁思远身上的烈火神珠,梁王府四宝,江晨没有想到,事情远比他想象之中来得更加简单,原本,他还以为自己想要得到这四件异宝,非得让梁府拿梁连做文章,好好跟梁王府谋算呢,现在,他只需要取走这四件异宝和寒月宝珠,至于剩下的事情,就交由梁家跟梁王府扯皮去吧,他倒要看看,对于姓梁的来说,到底是兄弟情谊重要,还是四件异宝重要?

    循着烈火神珠的气息,江晨向着床榻看去,先见到的自然是守在床边的梁夫人,此时此刻,她两眼通红,显然不久之前才刚刚哭过。

    感应到了江晨的目光,梁夫人连忙站起身来,对着江晨福身一礼,口中满含歉意的道:“知秋道长,刚刚真是对不起,还请知秋道长看在妾身乃是一介无知妇人的份上,莫要多加怪罪。”

    “无妨。”江晨毫不在意的应了一声,而事实上,他也确实并不在意,就像他不在意那些所谓的名医圣手一样,因为,从一开始,双方就不是一个层面之上的存在,他也无需多浪费自己的情绪。

    梁夫人的道歉到底有多少诚意,恐怕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眼见江晨脸上神情似是真的不曾在意,她不禁暗暗松了口气,随之诚恳道:“道长大量,令人钦佩,我家相公的病,还要拜托道长多多费心。”

    “好说,好说。”江晨带着几分戏谑应声道:“正所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令公子付出了莫大代价作为诊金,我自然会全力以赴,争取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治好梁知府身上的奇寒之症。”

    梁夫人闻言,顿时放下心来,但她开口说话,仍是十分的礼貌客气:“既然如此,那我就端看道长施为了。”

    “嗯。”点了点头,江晨挥手道:“还请夫人让开,让贫道好好给梁知府把一把脉,看看他的具体情况。”

    “好,道长请。”梁夫人连忙让开了身体,露出了病床之上躺着的病人,那是一个中年男子,他就是梁川的父亲、杭州知府梁思远,此时此刻,他正静静的躺在床榻之上,身上足足盖了五六层丝被,浑身依旧散发着浓烈寒气,连带着整个房间的温度都下降到了一个骇人的低点。

    缓缓踏步上前,江晨随即便将床上梁思远的模样完全看在了眼中,他看上去约莫有四五十岁,身形消瘦,皮包骨头,双眼深陷,须眉长发上面结满了晶莹寒霜,脸上更是一片铁青,不见半点血色,整个人病怏怏的,几乎已经到了弥留之际。

    “唉.........”

    口中忍不住的为之一声叹息,他虽然料到阴寒之气爆发之后,梁思远的病情会很严重,但是,却也没有料到,梁思远的病情竟然会严重到了这般程度,用“病入膏肓”四个字来形容,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

    侧身在床榻旁边的锦登上坐下,江晨随之伸出一只手,按在了梁思远的脉搏之上,这脉越是诊着,他就越是忍不住的摇头:这家伙,可真不是一般的倒霉,意外激发了寒月宝珠内蕴藏的寒气被侵袭得了重病不说,而且,还给那一帮所谓的名医圣手乱七八糟一番医治,虽然,他们开得都是对症之药,可是,想用凡人的手段医治天地异宝带来的创伤,无疑是天方夜谈。

    那些药和手段,虽然起到了一些作用,但更大的作用却是激发了来自寒月宝珠的阴寒之气,更快更疾的扩散,尤其是当他们以梁王府四宝加以治疗的时候,因为他们身为凡人,无法激发异宝真正的威力,以至于非但不能药到病除,反而让得梁思远体内的阴寒之气彻底爆发,将他逼到了生死一线的交点上。

    生死一点的交点,稍有偏差,就是死亡,想要生,就只能静静的呆在那一点上,等待天赐生机。

    梁思远的生机,就是烈火神珠,江晨看得很清楚,若非有人误打误撞的将梁王府四宝之一的烈火神珠搁在了梁思远的胸口处,那么,此时此刻,他早就一命呜呼了。

    纵然是杭州知府又如何?纵然是权力在握又如何?在生老病死面前,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脆弱,不堪一击。

    他已经不止一次遇见过这样的情况,但是,直到如今,他每一次遇见,都还忍不住的为之叹息,更坚定了他寻求不老不死的决心。

    梁夫人和梁川母子二人此刻正直勾勾的盯着江晨,眼见着江晨上前,还未给梁思远把脉,就先叹了一口气,不由得齐齐为之身子一颤,一颗心瞬间就如被悬了一根丝线,紧紧的提了起来。

    “难道...........”未完的猜测,不敢置信的猜测,这一刻,梁夫人和梁川已经紧张到了极点,恍惚中,他们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可怕绝望,只觉得眼前的视线都开始变得黯淡,仿佛有一层黑云笼罩在他们的头顶。

    “母亲!”无声的安慰,梁川轻轻握住了梁夫人的一只手,这一刻,他并不敢出声,生怕打扰到了江晨给梁思远诊脉,他只能用这个方法,给予母亲一点安慰。

    梁夫人亦是强忍着不敢出声,只是眼中蕴含的悲伤,却犹如决堤的洪流一般,再也无法阻挡,泪水汹涌,哀到无声,痛到心抽,滴落的泪水,顺着脸颊,一滴一滴落在地上,摔得粉碎,仿佛将他们最后的希望也摔成了一片粉碎。

    对于梁夫人与梁川母子二人悲伤绝望的表现,江晨不是没有察觉,但是,他却并不在意,对他来说,与其花费时间去在意不必要的人和事,不如好好集中精神,想想有没有什么简单方便的治疗方法来救人。

    半响之后,他方才松开了把脉的手,还未起身,便听梁川满含紧张的出声问道:“知秋道长,我父亲他现在病情如何?”

    “很严重,寒气受到牵引全面爆发,说句不好听的话,令尊他已经病入膏肓了。”淡淡然一句话,顿时便将梁夫人与梁川母子二人打入了无间地狱,但是,紧接着,却又闻江晨转了语气道:“不过,你们也无需一味的伤心,说起来,也算是你们好运,在病发之后知道第一时间就来寻我,所以病人的生机虽然悬于一线,但到底没有完全失衡,所以,勉勉强强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