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第327章 梁王府四宝

    【话说,求订阅、求月票,还有一章存稿,求大家给一个加更的条件嘛,五十月票或者飘个红,么么哒.........】

    乍闻下人来报,梁王世子驾临,梁川不由得为之眉头一皱,随即,口中带着几分不悦道:“连堂哥,不是说他近来在京城吗,怎么突然到这里来了?”

    他正疑惑间,旁边梁夫人却是满脸慈和的笑道:“连儿来了,还不快快请他进来。”

    “不用请了,叔母,我已经自己进来了!”话音未落,就见一个腰悬宝剑的锦衣青年大步跨进厅堂之中,恭敬一礼,口中道:“梁连拜见叔母大人。”转而方才看向梁川,笑着招呼道:“川弟,好久不见了。”

    “见过连堂哥。”梁川施了一礼,但言语之间,脸上浮现而出的神色,明显都带着几分不悦,可想而知,他与梁连之间的关系,并不怎么样,短暂的招呼之后,连最简单的问候都没有,便直接切入主题:“不知连堂哥此番前来,所谓何事?”

    “家父听说叔父身患重病,故特意命我前来探望。”梁连对此并无半点隐瞒,当即笑着道:“不知叔父现在情况如何?”

    闻得梁连问及梁思远的状况,梁夫人与梁川母子二人皆是忍不住的为之神色一暗,半响之后,梁夫人方才带着几分低沉应声道:“连儿,你叔父这一次怕是病的很严重,时至今日,尤未好转。”

    “叔母大人不必担忧。”梁连连忙宽慰道:“家父也知这一次叔父病得很严重,故命小侄前来之时,特意让小侄将梁王府的四件至宝带了过来,烈火神珠蕴含至真火力,可以去寒;羊脂玉净瓶所盛之人能够令枯木逢春,恢复生机;神钧天奏乐图,能够奏出绝世乐章,养护心神;至于时辰八卦炉,乃是按易经八卦原理制造,即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八卦,道家高士尝以此物炼制丹药,求得长生,如今拿来炼药,想必必能增强药效,治好叔父所患病症。”

    “此话当真!”闻言,梁川不由得睁大了眼睛,眼中满是希冀。

    梁连傲然应道:“自然当真,这可是我们梁王府世代传承的至宝,内中神奇奥妙,岂是常人可以想象的。”说话间,他挥手让人抬上来一口宝箱,打开之后,里面盛放着梁王府四宝,烈火神珠、羊脂玉净瓶、时辰八卦炉以及神钧天奏乐图,每一样都是宝光灿灿,光是看着也知非同凡响!

    “梁王府四宝神奇,我亦早有所闻,有连儿相借四宝,你叔父的病一定有救了!”见得梁王府四宝就在眼前,梁夫人不由得满脸激动欣喜,当下连忙转头看向秦牧之等人,口中沉声喝道:“你们都听见了,也都看见了,如今有梁王府四宝相助,还不快点想办法救我相公性命!”

    “夫人,我擅长导气,可以催使烈火神珠的炙热之力,帮助知府大人抵御身上的奇寒之气蔓延扩散。”

    “夫人,我善于配药,可以根据羊脂玉净瓶之中所盛圣水,调配出补益之药,帮助知府大人增强体内生命本源。”

    “夫人,我可以配置安神奇香,届时,香气散发蔓延,配合神钧天奏乐图,安定知府大人的心神。”

    “夫人,老朽手头上有一个药方,对于治疗寒症有奇效,只要借用时辰八卦炉来炼制,必能让药力大增,想必足以治好知府大人的奇寒之症.........”

    梁王府四宝,那可是闻名天下的稀世珍宝,传言,每一件都拥有非同一般的神异力量,如今四宝聚齐,光是那灿灿的宝光,就足以给人绝大信心,令得秦牧之等一众名医圣手顿时都有了底气,于是纷纷出声应答,都想借着四宝之力,为自己挣下一份足够享用一生的荣华富贵。

    可是,理想虽然是好的,愿望虽然是美的,但偏偏现实却有些太过残酷,因为,梁思远身上的奇寒之证远比他们预料之中来得更加可怕,而他们这些所谓的名医圣手,说到底都只是凡人,纵然有天地异宝在手,也无法真正激发出天地异宝的力量,所以,经过一连番的努力之后,梁思远的情况并未见有多少好转。

    见状,梁夫人和梁川母子二人不由得脸色一阵阴沉,就连大老远送四宝过来的梁连也大感丢脸,面上有些挂不住,他实在是没有想到,在他看来神异非凡的家传四宝,竟然救治不了梁思远的奇寒之症。

    “不是说能够治好我父亲的寒症吗?怎么会一点用都没有!”梁川当即忍不住的为之一声怒喝:“你们都在干什么,不会是在故意敷衍我吧?”

    众人闻言,不禁为之一阵心惊胆颤,这些名医圣手,大都是上了年龄的老人,最次也要是饱经风霜的中年人,这样的人,历经了太多的事情,早已成了人精,自然不会热血上头,不顾一切,他们每走一步,都战战兢兢,小心算计,宁愿一步不走,不愿走错一步。因为,很多时候,一步走错,就会万劫不复。就连先前借助四宝之力给梁思远治病的时候,他们各个也都有所保留,是以,此时此刻,当他们面对梁川大声喝问的时候,一个个的,不免都有些心虚。

    “看样子,你们是存心不将我们梁家放在眼里了!”梁夫人勃然大怒出声:“治不好我家相公,今日,你们一个都讨不了好!”

    面对勃然大怒的梁夫人、梁川母子,一众名医圣手们纷纷为之大惊,这个时候,他们是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好半响,才有众人之中最具名望的秦牧之站出来,硬着头皮回道:“夫人,我们都是大夫,治病救人,乃是我们的本份,既然受邀而来,自然会尽最大的努力,去给知府大人看病,可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梁知府的奇寒之症实在厉害,想要治好,绝非一日之功。”

    “嗯,嗯.........”其他一众大夫这个时候也只能硬挺,闻得秦牧之所言,连忙出言帮衬:“久病难医,大病难医,这向来都是正理,如今有四宝在,我们只要慢慢来,一定可以治好梁知府的奇寒之症.........”

    “不好了!不好了..........”

    就在这个时候,内侍忽然传来一阵惊呼声,随即,只见一个侍女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口中道:“夫人,少爷,不好了,老爷他的寒症开始发作了,浑身上下都冒寒气,连盖在身上的被子都结上霜了..........”

    “什么?!”闻言,梁夫人和梁川母子二人不由得为之大吃一惊,就连梁连也被吓了一大跳。

    “快进去看看!”众人连忙鱼贯进入内室,这时,整个内室里温度已然骤降到了极点,方甫进入,众人便就感觉到了一股瘆人的凉意,再看床榻之上躺着的梁思远,脸色铁青,眉须发梢间都是寒霜凝结,亏得方才一众大夫治疗之时,将烈火神珠搁在了他的胸口处,才勉强保住了他的性命。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一众人等纷纷为之惊慌失措,但眼前这一幕,着实令他们惊心莫名。

    “啊呀!”忽然,不知是哪个,口中一声惊叫:“三个时辰,现在是就是第三个时辰,那个游方道士!”

    梁连皱眉问道:“什么游方道士?”

    “是新近来到钱塘的一个游方道士,道号知秋,颇有些能为,听说还会治病,所以我先前将他请了过来,只是众位大夫和母亲都觉得他不过是一个骗子,所以将他赶走了。”梁川带着几分懊恼道:“他临走之前,留下话语,说三个时辰后,父亲一定会病发,现在看来,真是让他给说中了。”

    “那你还不快点去把人给请回来!”梁连口中连忙大声道:“要知道,佛道二派多出高人,照你所言,这个知秋道长必有能耐,说不定他可以救叔父大人性命。”

    “什么?把他再请回来?!”闻言,梁川脸上顿时一阵胀红,之前可是自己把人家给赶走的,而且话说的也非常不好听,对方更是留下话来,自己要再去求他,就要当面下跪请求,自己堂堂知府大人之子,怎能向一个游方道士下跪?

    “你堂哥说得对,川儿,你还是快去将那位道长请回来吧!”知子莫若母,梁夫人看着梁川脸上的模样,哪里还不明白他心里在想什么,当即寒着一张脸,口中沉声喝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犹豫什么,究竟你的面子重要,还是你爹爹的性命重要?!”

    “我..........”梁川眼中神色一暗,当即缓缓的低下了自己高傲的头颅,应声回道:“当然是父亲大人的性命重要。”

    “那你还不快去?!”梁夫人俏脸一冷,口中冷然道:“你此去,务必要好言好语,不管对方怎么刁难,别说是下跪磕头,就算是让你当牛做马,你也要把那位道长给我请回来,否则,咱们这个家就完了,你也不要再回来了..........”

    梁川显然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当即连忙应声道:“母亲你放心,无论如何,我一定会将知秋道长请来!”

    梁连也道:“我也一起前往,也许,我们梁王府还有几分薄面可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