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4.第314章 佛法无边,苦海无涯

    【这星期的最后一天,默默的求订阅、月票支持!】

    “铛——”

    钟声悠扬,回荡山中,是全新的一天。金山寺中,今日众僧汇聚,更有四方来宾,其中不乏官绅名士、或者名动一方的佛道大能,全都齐聚在佛堂大殿之中,欲要见证主持不痴大师的收徒盛典。

    不痴大师不仅仅是金山寺的主持,更是当今佛门一等一的顶尖大高手,一身佛法修为深湛,可谓名传天下。按理说,他身为金山寺的主持,门下应该弟子众多,但事实却是,他修行一百多年,竟是连一个弟子都没有收过。

    如今,不痴大师终于要收弟子,是第一个弟子也有可能是最后一个弟子,自然令人格外关注,相比于仅仅只是来看热闹的官绅名士,诸多佛道修行者们,则是想要看看,究竟是怎样的天资,竟然能够引得不痴大师破例。

    众人瞩目之中,只见以不痴大师为首的十余位佛门高僧在佛祖金身下依次落座,寺中僧侣居左而坐,观礼众人则坐于右侧,少顷,一小童双手合十缓缓步入大殿,虽然看上去很是年幼,但一身精纯佛力,落在有眼力之人的眼中,皆是忍不住的为之大感惊诧:

    “这小童好高的天资,好深的佛缘,难怪,连不痴大师这样百年不曾收徒的大德高僧宁肯破例,也要将之收录门下。”

    “不错,看这小童身上的精纯佛力,不出十年,便可成为当世第一等的佛门高手,金山寺到他手中,未来必将大兴啊!”

    “真是羡慕不痴这家伙的好运,如此资质,若是早让我遇见了,一定会将之收归门下,今天哪里还有金山寺的份儿..........”

    神识波动,传音议论,一众前来观礼的修行者们,脸上满是羡慕嫉妒恨,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一刻,他们都为眼前这小童的天资佛缘感到惊叹。

    但见小童缓步上前,来到不痴大师身前一方蒲团上跪下,先向佛祖叩首三遍,方才面向不痴大师,口中念乞戒文:“今请大德为和尚,愿大德为我做和尚,我依大德故,得受具足戒慈悲故.........”

    不痴大师缓缓点头,口中淡然出声道:“今尔识菩提,皈依我佛前,尽形寿不杀生是沙弥戒,能持否?”

    小童答曰:“能持........”

    话音尚未落下,忽见天际云光翻涌,随之,一道赤红流光呼啸着贯破长空,眨眼之间,便就泄落在大殿之前,显出当中一道黑衣人影,身着黑色道袍,背负赤红异剑,手持白玉拂尘,一派仙风盎然,席卷全场。

    “不痴大师,贫道来迟了。”来人一声轻笑,踏步直入大殿之中,埋怨道:“山高路远,你怎么也不等我就开始了。”

    “阿弥陀佛!”口中宣出一声佛号,不痴大师连忙道:“原来是知秋道长仙驾到来,因来客众多,不得已先行开始典礼,未能久等,是老衲施礼了。”

    “老衲?”来人满脸的古怪神色:“我说不痴小和尚,能换个自称吗?起码,面对我的时候,别用这个自称,感觉太过古怪。”

    “哈!”一声轻笑,不痴大师笑着道:“是小僧失礼了,竟在知秋道长面前称老,实是大不应当。”

    众人听在耳中,不由得纷纷为之大感惊奇,要知道,不痴大师如今可是已有一百二十余岁高龄,来人看上去至多二十多岁,竟然称不痴大师为“小和尚”,而不痴大师也欣然接受,这未免太过令人诧异。

    “这人是谁?来迟了不说,竟然还如此无礼?”

    “不痴大师就是脾气太好,若换是我,一定要给他个好看,哪里容得他如此嚣张?偏偏还以礼相待。”

    “放屁,你知道他是谁吗?也敢大放厥词!”

    “就是,黑衣修罗知秋一叶,乃是近两百年来,名传天下的道门高士,据传,他早已经跨过生死界限,修为神通,堪比陆地神仙,别说是不痴大师,就算是五台山的不嗔大师见了,只怕也要以晚辈自居。”

    “黑衣修罗,知秋一叶,原来是他?难怪...........”

    众人议论纷纷之间,明悟来人身份,一个个的连忙收敛了口中的不敬言语,那些所谓的官绅名士或许不清楚来人的厉害,但是作为修行之人,他们却清楚的很,这位绝对是当今天下最不可得罪之人。

    来人赫然正是江晨,此番前来,正是来了却与不痴大师之间的六年之约,盖因这个被不痴大师收录门下的小童不是别人,正是六年前江晨追杀千年蜈蚣精金钹法王时候,亲自送上金山寺寄养的那个婴儿,如今,他已经六岁了,早开了智慧,跟随着不痴大师修行,如今,却要正式入门了。

    事实上,对此江晨早已经有所预料,毕竟,一个在寺庙之中长大的婴儿,他的周围都是和尚,从小就接受佛法熏陶,再加上人为的刻意引导,出家当和尚,不过是顺其自然的事情罢了。所以,在接到不痴大师传信的时候,江晨没有半点意料之外的神情,御剑破空,直驰金山寺。

    以江晨如今的修为,御剑飞行的速度之快,纵然还未达到瞬息千里的程度,但剑光一闪,一百里的路程总是有的。是故,纵然以最慢的速度而论,江晨本也应该早就赶到金山寺了,可惜,他在路过清苑县的时候,为当地百姓求雨,耽搁了不少时间,以至于他赶到金山寺的时候,拜师大典已然开始。

    好在,虽然拜师大典已经开始,但也仅仅只是刚刚开始而已,倒也并不算太晚,不痴大师先叫那小童见过江晨,拜谢救命之恩,尔后方才继续先前的拜师大典,受戒仪式。

    “今尔识菩提,皈依我佛前,尽形寿不杀生是沙弥戒,能持否?”

    “能持!”小童毅然应声,话语之中,满是坚定,令人能够清晰无比的感应到其中的真诚实意。

    “尔今受我戒,今后当自持,不偷盗、不****、不妄语、不饮酒、不着华鬘好香涂身、不歌舞倡伎亦不往观听、不得高广大床上坐、不得非时食、不得捉钱生像金银宝物,此为沙弥十戒,尽行寿不得犯,能持否?”

    “能持.........”

    传授戒相之后,不痴大师当即又为门下这唯一弟子宣说出家的利益,使其了解这一身份的尊贵之处,以免妄自菲薄。

    其功德究竟多大?比须弥山更高,比巨海更深,比虚空更广阔,不痴大师以此三比说明出家功德之巨,难以描述。

    为何出家能成就如此功德?因为它是出离轮回、走向解脱的开始,是对生命的彻底改变,对痛苦的彻底根除。世人所有的努力,如成家立业、荣华富贵等,相比出家所成就的利益,都是有漏而暂时的。

    当然了,这些都只是佛门的说法而已,江晨对此却是不屑一顾的,虽然,佛门之中有不少的修行法门,让他很是眼馋,也愿意参修一二,取其中精髓,提升自己修为。但是,他却丝毫没有加入佛门的打算,相比之下,道门崇尚道法自然,在这一点上就好上许多,也更得他好感。

    仪式一步一步的进行,不得不说,这可比他当初在僵尸世界拜入茅山门下的时候要来得庄严严谨的多,从早上开始,一直持续到中午之前,方才进入到最后的尾声阶段,由师父为入门的弟子取一个法号,在道家,则被称之为道号。

    “尔身具佛荫天缘,借仙人之手入我沙门,日后自有无量前程,我今为尔一取法号,望你今后能够以无边佛法渡尽苦海苍生。”不痴大师轻抚小童头顶,脸上满是祥和微笑:“以后,你的法号便为:‘法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