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第267章 隐秘,命运

    “这..........怎么可能?!”看着竹简之上记录着先天五行诀的文字,江晨一时之间感到万分的惊骇、疑惑,牵连着他身上的气息都在瞬间起了莫名变化,辇车之中,似是充斥了一股无形的重压!

    先天五行诀,虽然功法精妙,但相比于江晨容纳上清、玉清、妖修等诸多修行法门自黄石天书上五行仙诀也高明不到哪里去,两者之间,更是多有相似之处,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同源而出的功法一般。

    是以,这样的一门功法,单凭功法内容,是无法令江晨为之动容的,真正让他感到无比惊疑的是记载这门功法的文字,不是大秦小篆,也不是其他六国文字,更不是上古文字,而是来自后世的简体文字!

    “难道,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之外,还有别的轮回穿越者,能够拥有这等高深仙法,他的实力肯定不会太弱?他为什么要将先天五行诀传给嬴政...........”无法解释的疑惑,难以排解的困扰,江晨一时陷入了沉默。

    突然,陷入沉思的江晨似是想到了什么,他蓦然抬头,看向嬴政:“陛下这门先天五行诀确实高深非常,不自陛下是从何处得到如此功法传承。”

    嬴政笑着道:“这是寡人的先祖芈月传下来的功法,传说,当年七国争雄,寡人的先祖芈月本是楚国庶出公主,幼年时候,曾经遇到一位从天而降的仙人,得其教诲,在其庇佑下,方能在秦国危急之际,成为秦国太后,并带领秦国走向强大,这门先天五行诀,便是那位仙人传下来的功法,怎么样,江上卿研读之后,可有什么心得教于寡人?”

    “芈月,仙人降世,传功授道,看来,整件事情比我想象之中来得还要有趣的多........”心中思绪起伏,江晨脸上却自微微笑道:“心得虽然不多,但却也让微臣大概的了解到了陛下修行上的难关因由所在。”

    “哦?”嬴政顿时来了兴趣:“还请江上卿明言?”作为横扫六国、一统天下的秦始皇,他想要的可不仅仅只是成为一个单纯的统治者,他还要让自己成为天下最强者,这些年来,他以自身龙气修炼先天五行诀,修为已经深厚到了极致,虽然外功造诣有限,但内功法力,决不下于还未突破圣境的江晨,甚至比之阴阳家的首领东皇太一隐隐还要高出一线,否则,他也无法压制住阴阳家成为他的手下。

    “如果微臣没有看错的话,陛下应该是以龙气推动先天五行诀的运转,如此一来,虽然精进神速,但是,却也让陛下陷入了一个困境之中。”江晨笑着道:“自古以来,帝王牵系天下,身上的职责深重,本无法踏入修道之途,但陛下却强行打破了这个禁忌,但凡是过犹不及,陛下的身体已然到了一个承受极限,若想要再进一步,必须得谋求凤凰涅槃,蜕变重生!”

    闻得江晨言语,嬴政稍稍眼中一沉,但随即却突兀大笑出声:“江上卿果然好眼力,这也正是寡人多年来不遗余力寻找长生不老药的原因所在。”

    江晨笑着道:“那微臣可要恭喜陛下了,前段时间,天星降世,那正是炼制长生不老药的关键,阴阳家的云中君和道家天宗的圣女紫媛,如今正在蜃楼之上炼制长生不老药,或许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哦?”嬴政眼睛一亮,忍不住的急声问道:“江上卿此言当真?”

    看着眼前的不世霸主竟然也流露出了着急之态,这让江晨不由得为之一声感叹,人心贪欲,果然无穷无尽,穷的人想要变得富有,富有的人想要掌握权力、攀上权力的巅峰成为皇帝,皇帝掌握了天下,却又想着要长生不老,长生不老之后呢?

    连他自己在拥有近万年的长生不老的寿元之后,还想着要得道成仙,成为真正永恒不灭的存在,以己推人,他倒也不觉得嬴政的表现有些失态了,只是带着几分笑意不答反问道:“微臣敢欺骗陛下吗?”

    仿佛应证了江晨的话,就在他话音落下一瞬,一道黑色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了辇车之外,遥向嬴政禀道:“陛下,蜃楼方面有消息传来。”

    “蜃楼?”嬴政联想到江晨方才所说,当下连忙笑着出声,“进来说话。”

    “喏!”黑色身影应声而入,单膝跪伏在地,抱拳恭声道:“启禀陛下,蜃楼来信,云中君和圣女紫媛已经炼制出长生不老药,如今正派人给陛下送来,只是,路上遇到了叛贼阻击,恳请陛下派人接应。”

    “长生不老药,真的练成了?!”嬴政顿时动容,当下连忙传信道:“既然如此,传寡人之命,让蒙毅率领三千蒙家军将士前往接应!”这一刻的秦始皇,俨然如同一团炙热燃烧的火焰,谁要是想要挡在他的前面,就会被他的火焰彻底吞噬。

    “喏!”黑色身影应声退却,转眼辇车之内便就只剩下了江晨与嬴政二人。

    看着即将得尝夙愿的秦始皇嬴政,江晨不禁笑着道:“恭喜陛下,贺喜陛下,长生不老,指日可待!”

    嬴政亦是笑道:“传闻江上卿修为已然达到传说之中的无上圣境,正在向着天人蜕变,想来长生不老亦不远矣。”

    “承陛下吉言。”江晨笑着应声道:“微臣如今却也已经有了远超一般凡人的寿元,若能再进一步,长生不老,未必不能。”

    “江上卿果非凡人!”嬴政大笑道:“这样也好,千百年后,若你我君臣二人还能这般坐而畅论天下,岂非美事?!”

    就在二人畅论长生天下之刻,此时,车队之外,蒙毅却是接到了嬴政的命令,他下意识的看向了始皇所在的辇车,但这个时候的他想得却是一个女人,一个他永远都不能触碰的女人!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一去,他恐怕很难安全回来了!

    仿佛同起感应,一个女人从嬴政的辇车上走了下来,她遥遥的看向蒙毅所在的位置,眼眸中有泪光,隐约间隐现出了曾经的一幕,可是,命运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两人永远都不可能有结果!

    她是和亲的公主,他是迎驾的将军,哪怕他们经历了生死考验,彼此倾心,却终究只能将这一切,永远的埋进心中。

    她的身上,背负着自己的国家、子民的安危,他的身上,背负着忠君爱国的职责,她不能背叛自己的国家子民,同样,他也不能背叛自己的国家子民。

    遥遥对视的人,目光中道尽所有的离别衷肠,虽然没有任何的言语,但是,有这一道目光,一切都已经足够。

    “南宫将军!”收敛心神,蒙毅当即唤来了随行的心腹部将,沉声道:“我走之后,陛下的安危,丽妃的安危,全都交给你了。”

    “末将遵命!”南宫应声,脸上满是铿锵,他本是蒙家军的一员,曾在蒙恬手下任职,后在蒙毅手下为部将,孟家兄弟,是他由衷认可的人,也是值得他追随一生的人,哪怕为此付出自己的生命。

    蒙毅拍了拍他的肩膀,似是将一副重担架在了他的肩上,随后,转头看向已经集结的将士,扬声道:“蒙家军听令:家有父母者,出列;家有妻儿者,出列;家中独子者,出列;家有妻室而未得子嗣者,出列;父子俱在军中者,子出列;兄弟同在军中者,弟出列;凡出列着留守车队,凡未出列者上马听吾号令,出发.............”

    兵戈起,烽火乱,铮铮男儿骨,铄铄铁衣寒,将军百战黄沙染,壮士一去不复还,何惧生与死,保家卫国难.........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