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第264章 埋伏

    夜晚降临,车队停在一处开阔地,分成前中后三个区域安营扎寨,虽然这里不宜于防守,但同样,也不宜于遭逢偷袭,安营扎寨的秦军将整个驻地照得宛若白昼,而从远处看过去,那星星点点的火光则像极了是天上的星空璀璨。

    “叽叽喳喳.........”暗夜里,突兀的传来了一阵飞鸟惊鸣,紧接着,成千上万只飞鸟盘旋在了前军营地的上空,就像是在平静的湖面之上投下一粒石子一样,整个营地瞬间炸响,所有人都行动了起来,弩箭部队早已经将里面围成了一圈。

    虽然不是白天,但是,暗夜里,营地内的秦军依然可以看见,整个前军营地上方的天空,已经被密密麻麻的鸟群所覆盖,像是一朵巨大的乌云一样,将天上的月光都遮蔽,放眼天下,能够有如此能为的,只有聚散流沙四天王之一的白凤!

    “放箭,将天上的飞鸟都给我射下来!”显然,秦军之中不乏有见地的将领,没多久,便有一声让白凤感到颇为熟悉的断喝声猛然响起,随之,伴随着“嗡”的一阵整齐的弓弦之声,同样是一朵由弓箭所组成的乌云飞上了天空。

    飞鸟在夜间的空中很难射中,但是,同样杀伤力巨大的箭阵也有着无与伦比的威能,转瞬之后,便就见到无数巴掌大小的黑色小鸟噼里啪啦的从半空之中掉落下来,像是下了一阵急雨一般。

    只不过,被射死的飞鸟相对于整个鸟群来说实在是太渺小了,还不等下面的人射出第二轮羽箭,鸟群就已经在白凤的操控之下铺天盖地的飞坠而下,霎时之间,充斥了整个营地,令得秦军根本顾不上再继续射箭,一个个的,纷纷胡乱的拍打着周围乱飞的小鸟,试图将它们赶走或者杀死。

    “好机会!”眼见着下方的秦军已然混乱,至少,前虽然还有一些人正在试图维持秦兵的秩序,但随着有秦兵被飞鸟抓伤之后倒在地上,整个前军营地顿时变得更加混乱,看样子,至少在短时间内是无法恢复秩序了。

    白凤趁着这个大好机会,从天而降,借着夜色和鸟群的掩护,他轻而易举的潜入了前军营地之中,然而,得到的结果却让他感到很失望。

    “假的!”虽然白凤并没有亲自潜入到前军营地的撵车之中,但是,当他冲下来的时候,能够清晰的看见,整个营地的人竟然都已经被他的鸟群冲乱,撵车周围的护卫虽然看上去武功不弱,但也仅仅只是不弱,如果嬴政的四周只有这些护卫的话,那么只怕这位一统六国的始皇早已经死了不知多少回了。

    “真是晦气!”心中忍不住的为之一声抱怨,白凤随即冲天而起,聚集鸟群,飞速的向着中间营地冲去,时间紧迫,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之内,确定嬴政的具体位置所在。

    借着驾驭飞鸟之力,白凤来去非常顺利,在他离开之后,鸟群也纷纷撤去,只留下满地的黑色的鸟尸和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的秦兵,这些鸟的爪子上都涂着剧毒,哪怕仅仅只是抓伤也能够致人死亡,而且由于数量巨大,再加上前军之中高手的数量实在有限,所以营地里的秦军伤亡很大。

    但白凤并未因此而有半点的大意,因为他很清楚,嬴政能够一统天下,他所拥有的实力之强悍,绝对超乎所有人的想象之外。

    “怎么白凤还没回来?”埋伏之地,墨玉麒麟有些担心的出声问道:“嬴政身边高手如云,他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

    “这一次我们要做的事情,关乎聚散流沙的生死存亡,如果白凤死在这场战斗之中,那么,不是他的实力不足,就是他的命该如此。”卫庄淡然出声,言语之间,不带半点的情感波动:“不仅仅是他,其他人也一样,哪怕他死在我的面前,我也没有救他的必要。”

    闻得卫庄意有所指的言语,墨家一方脾气最为暴躁的大铁锤当即忍不住的大声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认为是什么意思呢?”赤练十分不满的瞥了天明、少羽、小黎、高兰等人乃至班老头一眼,口中忍不住的嘲讽道:“刺杀嬴政竟然还带着老老少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墨家是来逃命的呢!”

    “你........”大铁锤言语一滞,当即哼了一声,带着几分挪揄应声道:“我们墨家的事情不用你管!”

    “那好,到时候我们流沙怎么做你们墨家也没有资格管!”隐蝠说话间,伸出舌头舔了舔手上的铁爪,满脸都是狰狞神色。

    “大家都到齐了!”就在双方冲突将起的时候,忽然一道温和话语传来,随之,只见张良缓缓的从后方走了过来,与他一起过来的还有道家的逍遥子,以及跟在逍遥子身后的几位道家弟子。

    逍遥子是不下于晓梦大师跟盖聂的绝世高手,他手底下的弟子自然也都不是寻常之辈,各个都是不次于赤练之流的顶尖高手。

    “既然白凤已经去探听消息了,以他的能为,相信一定能够探知秦始皇到底在哪个车队之中,而距离车队抵达这里得时间已经不久,不知道大家有什么好办法可以让我们有更大的可能成功刺杀嬴政?”开口第一句话,是分析也是询问,张良轻而易举的化解了即将起冲突的两方人马。

    稍作沉疑,墨家一方的高渐离率先开口出声道:“子房先生足智多谋,还是请子房先生吩咐吧!”

    卫庄虽然没有说话,却也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张良的头脑精明,早在韩国的时候卫庄就已经非常了解,再加上除了流沙之人,这个联盟之中能让他信任的也就只有一个张良了,至于他的师兄盖聂,他从来不将其计算在内。

    “好!”张良点头应声,当即肃然说道:“既然大家都一致同意了由我指挥,就请大家不要出尔反尔。”

    大铁锤当先道:“子房先生你只管放心吧!我也是从燕国的军队之中出来的人,知道服从命令的重要性。”

    紧接着,其余己方势力的人也都表示赞同。

    张良这才语出惊人的道:“很好,既然如此,那我们明天就倾尽所有,全力突袭最前方的撵车!”

    “什么?!”闻言,不论是道家、墨家、兵家还是聚散流沙,所有的人都是满脸惊异,白凤去探查嬴政的具体位置还没有回来,在没有任何消息的情况下,张良就提出要倾尽全力攻打最前方的撵车,这让他们怎能不为之惊异更惊疑!

    张良将众人的惊疑都看在眼中,当即笑着解释道:“以秦军的严密防卫,白凤想要毫无察觉的就探听到嬴政的位置所在无疑非常困难,而一旦他的行动被敌人所察觉,相信秦军的部署一定会有所变化,以嬴政的个性,他一定会出现在第一辆撵车。”

    “不错。”盖聂当即应声道:“以我对嬴政的了解,子房先生分析的很有道理,我相信嬴政极有可能会这样做!”

    盖聂曾经是嬴政身边的第一高手,护卫了嬴政很长一段时间,对于嬴政的事情很是了解,连他都这样说了,众人自然也就不再质疑。

    而且,正如张良所言,这一次探查结束之后,敌人的部署一定会有所变化,他们又不可能再安排一次这样的行动,所以,不管是有意还是无奈,他们都只能选择依靠张良的计策应对。

    随着天色由暗转明,树林之中的气氛也越渐凝重,一时之间压抑到了顶点,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之间,一声高昂鸟鸣破空传来,瞬息之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白凤回来了,同时也带回了一个令人诧然的消息:“嬴政在最后一辆撵车之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