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第252章 白马非马

    【或许我们不够帅,不够美,但我们要学会用知识美化自己,嗯,又是周一,求订阅,求月票支持!】

    “臭小子!算你识货!”是人都喜欢听好听的,公孙玲珑自然也不例外,闻得天明口中的夸赞言语,她心里稍感舒服了一些,但却还是不放过一丝一毫的进攻机会,拈着兰花指娇声道:“小哥你又错了,你应该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白马才对!”

    天明似是毫无所觉得赞道:“这匹白马它长得可真是好看啊!”

    公孙玲珑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当即娇笑着出声道:“你说的没错,这可是我们公孙家族一脉单传的传家宝哦!”

    一旁观战的儒家弟子们,在天明出场的时候,他们还以为这个少年或许有着必胜的把握,虽然这些儒家弟子根本不认识这个穿着儒家弟子服饰的少年,但至少对方是在代表儒家初出战,自然赢得了他们不少好感,可现在看来,这结果恐怕比之前面几人也强不到哪里去,无奈,他们一个个的都忍不住的大摇其头。

    看得这一幕,江晨不由得一声冷笑:儒家啊,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一个有着崇高理想的流派,可惜,自秦以后,儒家风骨尽失,一代腐朽胜过一代,最终的结果,沦为迎合君王的封建利器,一刀一刀,割去了华夏民族的根骨!

    不过,话说回来,在秦之前,儒家位列百家之中首屈一指的名门大家,弟子门人,出仕做人,多有其不凡之处,却是值得赞赏的存在!

    他自思量,却听场中公孙玲珑正满是得色的向天明介绍他们公孙家族的传家宝,“此白马名为踏雪,一生只生一胎,极为珍贵,从我家先祖公孙龙子起到现在正好传了十六代,天下间只此一匹哦!”

    “这么珍贵,难怪是传家宝!”天明闻言,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口中满是夸赞言语,表情更是夸张之极。

    “哼!真是个笨蛋,中了我的计都不知道!”公孙玲珑用面具遮挡了一下脸上浮现出的窃喜,待得神情平复下来,方才沉着回道:“那是当然!”

    天明却自绕着白马来回走了好几圈,脸上满是羡慕之色,就在公孙玲珑放松警惕的瞬间,他突然身子一斜,一掌拍在了白马的屁股上,他虽然人小,但内力深厚,又自江晨那里学得了排云掌,这一掌落下,虽然不重,却也着实不轻。白马受惊之下,当即高高的扬起了前蹄,向前疾奔而出。

    “踏雪!”公孙玲珑一声惊呼大喊,连忙招呼人想要拦截,但是,一时之间,却又哪里来得及。

    公孙家族世代相传的千里宝马岂是等闲?白马奔行如风,冲力如雷,一路上根本没人敢拦在前面,有能力的却也都不愿出手,所以,仍凭公孙玲珑一番大呼小叫,这匹名为“踏雪”的白马还是如风一般的冲出了小圣贤庄。

    天明见状,连忙缩了缩脖子,满含歉意的小声的求饶道:“胖大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这一次公孙玲珑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从地上站起来,居高临下的冲着天明大声喊道:“不准说人家胖!臭小子!你就是故意的,你辩不过人家就报复人家的马。”

    天明下意识的偏过头去,然后小心的提醒道:“是白马!”

    愤怒之下的公孙玲珑早已经失去了理智,将辩题都忘得一干二净,口中忍不住的大声喝斥道:“不管是白马还是黑马,它都是人家的传家宝!”不过,她到底不愧是当代名家之首,话一出口,便就感觉到了不对,环视周遭,见园中所有人的目光都焦聚在了自己身上,她连忙收敛心神问道:“此事因由全在小哥的身上,不知道小哥你有什么本事能够找到人家的传家宝?”

    “就那匹马?”天明连忙拍着自己的胸口保证道:“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找回来!”说罢,他径直向着外面跑去,不多时,他就在众人惊诧莫名的目光之中,牵扯一匹老弱的黑马走进园中,口中大呼小叫的道:“看,传家宝我已经给你找回来了!”

    “噗嗤!”闻得天明话语,江晨当即便是忍不住的一声大笑,说真的,现在的他对天明这小子真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荒唐!”公孙玲珑当即勃然大怒:“我的踏雪乃是一匹神骏的白马,你找来的却是一匹又瘦有老的黑马,你却骗我说这就是踏雪,实在是太过荒唐!”

    “什么又黑又瘦的老马,这可是我家的传家宝呢!传了五百多代就这么一匹!”说完天明眼睛一眯笑着道:“对了!它的名字叫踏人!”说话间,他不由分说的将将手中的缰绳递给公孙玲珑,口中道:“给!从今天开始它就是你们家的踏雪了!”

    “嗯.........”公孙玲珑气的全身都在发颤,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她现在早就把天明杀了千百回了:“你.......你简直就是一派胡言!公孙家又不是瞎子!这白马黑马明摆着的事难道还看不出来?”

    “唉.........”天明一声叹息道:“还真是奇怪了,按照你们公孙家的说法,这个不就是踏雪吗?”

    “胡说!”公孙玲珑毫不客气的反驳。

    “我可不是胡说。”天明撇了撇嘴道:“你听好了啊,我可是记得,按照你们的说法,这马不等于白马,所以白马也不等于马,对吧?”

    “对又怎么样?”

    “这就对了。”天明一副你是白痴的表情道:“你看啊!这踏雪是你们家的传家宝,踏人呢?是我们家的传家宝。也就是说,踏雪等于传家宝,踏人也等于传家宝,传家宝等于传家宝,所以踏雪就等于踏人喽!”

    白马非马,其实是偷换概念,换言之,这个词里面,前马非后马,虽然都用的马这个字,所指范围却发生了变化,严格地说是相同的一个字,表达了不完全相同的两个概念:前马是特指,后马是泛指。

    此时此刻,天明的这种解释虽然无法辩驳对方是错的,但是如此牵强的解释却让对方吃了亏,弄的公孙玲珑这时候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这........这.........”同样的语塞,出现在自己的身上,令得公孙玲珑脸色大变,变得十分难看。

    周遭的儒家弟子们却自纷纷鼓掌,冲着天明大声赞道:“好样的!真是好样的!说得真好!”

    “呵呵........”眼见着自己带来的人败阵,李斯当即皮笑肉不笑的赞道:“儒家果然藏龙卧虎,这一次也算是开了眼界!”

    “确实。”公子扶苏亦大笑着赞道:“常言道,英雄出少年,你们儒家这位少年弟子确实不同凡响!”

    “哪里哪里。”伏念连忙应声道:“不过就是耍点小聪明,玩玩文字游戏,让公子与丞相大人见笑了!”话说,作为小圣贤庄的掌门,先前眼见着自家弟子连战连败,若说他心里不火,那是连他自己都骗不过的谎言,所以,他这番应答,看上去是在谦虚,实际上却是在讽刺公孙玲珑那所谓的辩和之术不过就是文字游戏而已,但就算是文字游戏,她也没有玩过儒家的一位少年弟子。

    眼见着公孙玲珑欲要发火,李斯连忙笑着岔开了话题,口中道:“既然辨和之论已经分出了胜负,那么接下来是不是就该轮到以剑论道了,说真的,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识儒家的高超剑术了!”

    赢了辩合之论,伏念顿时放心了很多,当下出声问道:“以剑论道,却不知规则如何?”

    李斯笑道:“此次论剑以三局定输赢,每局上场人数不限,若有一方主动认输,比赛即刻停止,伏念先生,如此可否?”

    伏念却自向扶苏言道:“一切以公子之意为上!”

    “今天我们只是以剑论道,点到为止,且勿伤君子之仪!”扶苏则转头看向江晨:“不知江上卿意下如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