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第251章 名家利嘴

    【此章赞公孙玲珑,求订阅、月票支持!】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

    自以为占得先机,却不曾想反落入对方算计,面对公孙玲珑的反驳言语,子慕支支吾吾了半响,终究找不出应对之法,无可奈何的输掉了第一场辩论。

    “好一个公孙先生!”只这一局,便让江晨等人对于这个外貌肥胖丑陋的女人有了极大的改观,当代名家,名不虚传!

    扶苏拍手道:“第一局胜负已分,下面开始第二局,既然辨和之论有胜有败,那么这一局便以胜败为题目。”

    “胜败?我喜欢!”公孙玲珑摇着手中的美人面具,娇声笑道:“不知道,这一回,儒家的那位帅哥想来作我的对手?”

    “小生子游,愿不自量力,上前一试。”虽然败了第一局,但很显然,儒家的弟子们虽然有些沮丧,并未因此而有半点气馁,是以,公孙玲珑一开口,便有儒家弟子应声而出,欲要找回败场。

    “又是一个俊俏的小哥。”公孙玲珑娇笑着问道:“那么,请问这位小哥,在你看来,胜与败是不是相反的?”

    子游深恐如先前的子慕一样,中了对方的圈套,所以,他并未在一开始就出言反驳,而是沉声应道:“是。”

    公孙玲珑再问:“那么生与死呢?他们是不是相反的?”

    “是。”子游依旧沉稳应答。

    公孙玲珑又问:“就像日出与日落,也是相反的?”

    子游亦再次应声答道:“不错。”

    公孙玲珑眼中浮现出一抹得色,随之口中娇声问道:“那么,你可知道,太阳日出后,何时开始日落?”

    “嗯?”一阵疑惑过后,子游皱眉应道:“应该是在黄昏之时吧。”

    “哈哈!这位小哥真是好可爱呀!”公孙玲珑一阵娇笑,随即言语一沉,落下判语:“可惜结论大错特错!”

    子游不解问道:“太阳在黄昏时分西斜,这是世人皆知的道理,你凭什么说我的结论大错特错?”

    “因为,太阳从东方升起的那一刻就开始不停地朝西方靠近。”公孙玲珑笑着道:“所以,太阳从日出的时候就开始日落,不是吗?”

    “这.........”子游一阵语塞,同时他的心中生出了几分不好的预感,他预感到,对方的真正的进攻将要开始了。

    果然,下一刻,就听公孙玲珑再次出声问道:“既然如此,那么,人的生与死的变化是否也是如此呢?”

    子游稍作思量,反口回问道:“未知生,焉知死?”

    不理会子游的无力反问,公孙玲珑却又径自问道:“世间生灵都逃不开一个死字,每多活一刻,就是在向死亡靠近一分,这话你可认同?”

    “认同。”虽然感觉自己已经落入对方的圈套,但子游还是老老实实的回声应道。

    公孙玲珑再接再厉,接着问道:“所以,当人类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开始死亡了,对不对?”

    子游觉得自己像是被对方牵着鼻子走,心中越来越烦躁,虽然努力平复心绪,回应之时,不免还是带上了几分不耐烦:“那又怎样?”

    “哈哈!”公孙玲珑一声娇笑,当即肃然开口:“你刚才也同意,日出之后太阳就开始日落,出生之后人类就开始走向死亡。那么,这场与我的辩论,从你带着想要获胜的希望开始,就注定将以失败收场,是否同意?”

    “这……这……”此时此刻,子游再也没有了刚上场时候的沉着稳定,满脸的焦急忧虑,但是心里越焦急,脸上越忧虑,他就越是无言以应。

    “哈!”一声轻笑,江晨饮下一杯美酒,口中道:“看来,这一局的胜负也已分明了,公孙先生,果然非同凡响!”

    这话是先前伏念先生形容公孙玲珑所说,言语之间,多多少少带着几分无奈与嘲讽,但这一刻,江晨再次道出,却让儒家一众人等感觉到了一阵窘迫。虽然有些不大情愿,但他们却不得不承认,公孙玲珑虽然长得奇葩了一些,但是,确确实实有着足够强悍的实力,非同凡响!

    第三局,第四局........公孙玲珑很快就通过他们公孙家族白马非马的诡辩之术,接连战胜了七个儒家的弟子。

    眼看着自家的弟子就要一败涂地,伏念心中不免涌现出几分担心,虽然这些弟子输给公孙玲珑也不算是什么,毕竟这些人都是晚辈,但是若是一直这么败下去,却也不是个事儿,日后传扬出去,对于儒家的名声总归不好。

    尤其是公孙玲珑在接连大胜之后还出言嘲讽道:“原来一向好为人师的儒家也不过只有这点能为而已!”说罢,她还妩媚万分的看了李斯一眼,差点看得李斯将隔夜饭都吐出来,方才带着几分笑意接着道:“莫要说是和李大人的法家相提并论,就算是和我们公孙名家也是多有不如嘛!”

    此言一出,顿时令得伏念、颜路和张良三人大感气愤,不过考虑到接下来还有一场论剑武斗,现在还不是他们下场的时候,当下,有张良一把将身旁的天明扯了过来,对他面授机宜一番,将他推了出去。

    “为什么又是我,每次遇见这样容易的对手你都推给我,一点挑战性都没有。”清脆的童音入耳,顿时吸引了全场的目光,公孙玲珑一双眼睛,更是恶狠狠的瞪了过去。

    “天明,是这小子!”江晨很清楚,虽然这小子是帝国通缉的要犯,但偏偏,在场的都是大秦帝国的高层人物,除了自己曾与对方打过交道,其他人,无论是李斯还是赵高,亦或是扶苏、星魂、晓梦大师,都认不得他。

    张良眼见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又见江晨的目光之中,分明带着几分看戏的戏谑,当下便放了心,随即笑着拍了拍天明的肩膀道:“好了!下一次一定会给你找一个强一点的对手,这一次委屈你了!”

    天明不情不愿的走到公孙玲珑的身前坐下,同时还不忘说道:“好吧!下一次不要忘了好好找一个像样点的对手!”

    公孙玲珑此时已经气的浑身直哆嗦,但是,以她的身份,要是让她直接和一个小辈去计较,不免又有些太丢面子,所以,这一刻的她已经暗下决定,等下在辩和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的羞辱对方一番,让他彻底下不来台。

    只是,她却不曾想到,当这一幕落在众人眼中的时候,无论是江晨还是扶苏,亦或是晓梦大师和李斯,都忍不住的暗自摇头,因为他们都清楚的知道,愤怒,是对敌之时最大的禁忌!

    天明径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手放在腿上悠闲的道:“他们都说我读的书最少,每一次碰到对手弱的时候就把我给派出来,你……一定是你们那里书念得最少的吧?”

    李斯在看到天明的坐姿之时,突然眉头一皱,因为对方的行为举止一点都不像是儒家的弟子,而且越看李斯就越觉得对方的面容颇为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当下,他自眉头一皱,抬眼看向了伏念。

    对于儒家弟子来说,坐礼是每一个弟子最开始就要学习的,而天明此时此刻看上去却一点规矩都没有,在场的人都在跪坐,而天明竟然大大咧咧的席地而坐,若不是有意而为,就是他根本没有学过。

    “哼!”公孙玲珑懒得回答天明的话。

    天明也不在意,当即嘻嘻笑道:“这位胖大妈请出题吧!”

    “这是哪里冒出来的臭小子?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今天非要让你颜面扫地。”公孙玲珑在心里暗暗的一声斥骂,脸上却满是笑容的娇声开口:“小兄弟年纪不大,我也不占你便宜,所以,我们还是以‘白马非马’为题!”

    “白马?”天明挠了挠头问道:“你是指那边的那匹马吗?”

    原来,在最开始辩和‘白马非马’这个题目的时候,公孙玲珑就让人牵上来了一匹神骏的白马,浑身上下一点杂毛都没有,一眼看去,便知是一匹千里宝马。

    闻得天明话语,公孙玲珑立刻抓住天明的漏洞回击道:“马?哪里来的马?踏雪分明是一匹白马,并不是马。”

    “你是说这匹白马不是马?”天明瞪大了眼睛指着踏雪问道。

    公孙玲珑笑着点头应道:“正是,白马非马!”

    天明也跟着点了点头,满是赞同的说道:“我觉得你说的话好有道理啊!”

    “当然。”公孙玲珑一声轻笑,正要乘胜追击,却不曾想,一个走神,眼前的小孩已经消失不见,她连忙转头找寻,只见天明不知何时竟然站在了踏雪的面前,正想要拿手去抚摸踏雪,惊得她连忙便是一声大喊:“住手!”

    诧然闻声,天明顿时被吓了一大跳,但他也算是经历过无数的风雨磨砺,很快就安定了下来,眼珠子一转,口中当即近乎夸张的大声赞道:“哇哦,我还从来没有见过长的这么漂亮的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