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第240章 风云汇聚桑海城

    【新的一月,求订阅月票支持!】

    咸阳宫,后花园,一座凉亭之中,两个对弈的人,嬴政,李斯,一个站在大秦帝国顶端的无上王者,一个谋算天下的丞相大人,棋盘上,交错厮杀的大龙,是心与力、智与计的战场,彼此交争,虽无硝烟,却更见凶险。

    就在棋局胶着进行到最高峰的时候,忽然,一名内侍太监匆匆捧着一卷竹简快步走来,来到台阶的下方,恭敬的道:“陛下,前方送来急报!”

    嬴政好像没有听到一样,手执一颗白子,仔细的看着棋盘之上的棋局形式,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他犹豫了半响,这一子迟迟没有落下。

    “我输了!”足足过去了好半响时间,嬴政终究还是忍不住的为之一声叹息,随即,反手将手中的棋子扔到了旁边的盒子之中。

    闻言,见状,李斯连忙带着几分惶恐出声道:“陛下,恕臣下冒犯了!”

    “李斯,看你的棋艺比起以前大有精进,说说,是不是下朝之后你都不做其他的事情,只在专心研究棋谱!”虽然早就知道自己在围棋棋艺上不是李斯的对手,但现在真的输了,嬴政的心中多少还是有些吃味儿。

    这就是属于帝皇的霸道,他们想要拥有整个天下,并期望自己什么都是天下间最强大的,权利、身份、地位、乃至各种能力.........哪怕明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陛下说笑了。”李斯连忙小心翼翼的开口回道:“棋艺不过只是消遣玩物,哪里比得上陛下统御帝国,日理万机。”

    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嬴政随即转向旁边的内侍太监,口中淡然出声道:“什么急报?念吧!”

    “江上卿已然扫平了草原部族,并俘虏百万人口,作为修筑长城、皇陵的劳力,目前江上卿已然行至桑海城,他的目标似乎是儒家,但动向不明。”内侍太监连忙将手中的情报念出:“另,国师公输仇主持建造蜃楼一事,立时数月,已然完工,随时迎候陛下前往巡游观视.........”

    “嗯?都是好消息。”嬴政笑着看向李斯,“寡人欲往蜃楼,丞相大人你想必已经做好了提前前往的准备吧?”

    “微臣随时都可以出发,为陛下探路!”不敢有半点的犹豫,李斯连忙开口应声,言语之间,满含恭敬。

    帝都风云将起,同时,桑海城中,海月小筑的烟波阁内,昨夜一场宴会,留下来的血腥之气还未完全消散。公子扶苏负手立于窗前,眺望着远处一望无际的汪洋大海,口中淡然出声问道:“章邯将军,昨日见闻,你觉得江上卿此人能为如何?”

    章邯闻言身子一颤,当即满脸的神情严肃,他没有半点的犹豫的沉声应道:“江上卿之能为,堪称深不可测!”

    “哦?”扶苏似是来了几分兴趣,口中似笑非笑的出声问道:“章邯将军也是有能为的,不知你与他相比如何?”

    “回公子的话,末将这点能为,哪能与江上卿相比。”章邯苦笑着回应道:“要知道江上卿可是立志要当海贼王的男人..........我呸!要知道,江上卿可是能够以一己之力攻破墨家机关城、摧毁整个草原部族的男人.........”

    “哈!”公子扶苏忍不住笑道:“我本以为,传言毕竟有所夸大,他能够攻破墨家机关城是因为有聚散流沙相助,摧毁草原部族是因为他借助了兵魔神的力量,但如今看来,他本人才是关键。”

    章邯沉声道:“江上卿确实一个能够主宰天下风云的大能!”

    “但愿,他这个大能能够为我所用吧,哪怕不能,也要站在我的立场这边,否则.........”否则怎样,扶苏没有说,不必说,也不敢说,那可能出现的可怕后果,他是半点也不想去领受,望着海洋的双眼,隐隐约约之间,一道卓然修长的黑衣身影浮现,渐渐的,多出了几分灼热。

    有的时候,机遇就藏在风险之中,而越是巨大的风险,往往都伴随着让人难以想象的巨大机遇,只要能够及时抓住,化龙九天,只在当下!

    而作为当下最富盛名的风云人物,帝国上卿江晨踏足桑海城,消息在传递开来的瞬间,顿时便是在各大势力之间掀起了难以言说的可怕风暴,其中,动静最大的,莫过于江晨的死敌:墨家!

    “庖丁刚刚传来消息,江晨已然在桑海之城现身,他叫我们格外小心!”墨家的一处秘密据点里,高渐离拿着一卷竹简沉声开口,言语之间,满是浓浓的忌惮之意,想到那个可怕的人,由不得他不为之感到敬畏。

    “什么?他也来了!真是可恶!”大骂出声的赫然正是墨家首领之一的大铁锤,他在机关城中被江晨击败,连自己的独门秘传雷神诀都丢了,此时此刻,再听到江晨的消息自然是愤怒无比,如果不是顾忌到对方的实力实在是太过深不可测,他现在都有立马去寻江晨拼命的打算。

    “嬴政东巡在即,阴阳家和罗网齐聚桑海,一张无形的网已经张开,如今又有这等高手来此,我们更要小心谨慎!”相比于脾气暴躁的大铁锤,班大师神情严肃,缓缓开口,语气沉稳,更显老练。

    雪女忍不住的叹息出声问道:“前任巨子曾经留下遗命,江晨此人不可力敌,让我们尽可能的查清他的来历,好拉拢牵制,现在还没有消息吗?”

    “没有。”高渐离道:“不过我已经联系了道家的高人,那江晨曾经说过自己乃是道家之人,也许,道家的高人能够给我们带来一些有用的消息.........”

    “可惜,让你失望了,那江晨虽然自谓是道家之人,但我已经查证过,无论是人宗还是天宗,均未有此人物的记载,所以,我们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何来历.........”高渐离话未说完,就被人当中打断,随之,众人目光所向,只见一个身形修长、头戴斗笠的黑衣人缓缓踏步走了进来。

    “见过逍遥先生!”一见来者,墨家诸人连忙齐齐拱手行礼。

    “墨家的诸位朋友,我们终于见面了!”来者取下头上斗笠,显露出真容,却是一个长发飘飘、形态俊朗的中年道人,与墨家一众人等打过招呼之后,他方才沉声言道:“江晨此人武功道法深不可测,为人更是难以捉摸,但依我看来,他此次来桑海,却并不一定是要与我们作对!”

    “这怎么可能?”大铁锤叫道:“如果他不是一心要与我们为敌的话,怎会帮助爆秦攻破了我们墨家的机关城?!”

    “他虽然破了你们墨家的机关城,但以当时的情形,他完全可以将你们一网打尽,但他到头来却什么事也没有做,便就放任诸位离开,甚至,连你们墨家的巨子,虽说败于他手,但真正的死因却是阴阳家的六魂恐咒。”逍遥子将详情摊开来分析道:“就连被她抓走的高月,似乎也不曾受到半点伤害。”

    “那他到底想干什么?”盗跖忍不住问道。

    逍遥子摇头应道:“他肯定是有自己的目的,只不过我们暂且还不知道,如今秦国势大,我们必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成就大事!”

    “逍遥先生说的是!”高渐离点头应声:“我们这些人,有的来自韩国,有的来自赵国,还有的来自楚国,燕国,魏国,但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就是推翻暴秦,为了这个共同的目标,我们需要一起努力!”

    “努力!”闻言,众人心头顿感一阵热血翻腾,当即齐齐应声大喊。

    高渐离点了点头,出声道:“江晨下榻有间客栈,我们墨家的据点已经不安全,明天就传信让丁胖子找机会送天明去儒家的小圣贤庄暂避........”

    “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